以性为主的世界学校文推荐 娇宠1v1小蓝莓

夜,深。

欧式风格的卧室内,偌大的双人床上,一个男人躺在那,齐整的黑色短发下是一张菱角分明的脸庞。

他紧闭着双眸,剑眉微蹙,皮肤泛起不同寻常的红粉色,额头上密布着细汗。

即便是昏睡着,也帅的令人窒息。

杨小姐,这就是我们少爷。

李管家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站在床前,杨凝安看着已被下了药,浑身泛红的男人,眸光微闪。

原来,他就是传说中的纪承洵,海城只手遮天的人物,全国女性票选最想嫁的男人。

不知为何,看到他这一刻,杨凝安莫名的紧张了起来。

李管家,我……

杨小姐,你是老夫人挑选出来最匹配纪家基因的人选,别忘了你已经嫁进来了。

李管家打断她,友善的提醒了句,而且是签过合约的,一年内必须怀上纪家的孩子,以此来抵你父亲的医药费。

……

杨凝安垂下脑袋,想到了医院里生命垂危的父亲,手指绞着衣角,许久后,点头,好,你出去吧。

是。

李管家转身离开。

‘砰——’

房门关上。

杨凝安挪动着脚步,缓缓走到床边蹲下,伸手轻轻的拂过男人帅气的脸庞,纪少……对不起了。

小凝!

纪承洵猛地抓住了她的手臂,难受的呢喃出一个名字。

杨凝安心口一颤,原以为他在叫自己。

却不想,他下一句:为什么要离开我?

……

杨凝安怔了怔,这才意识到自己想多了。

深吸了口气,她挣脱开被他抓住的手,站起身来。

纤细的手指绕到身后,一点一点的拉下了裙子上的拉链……

—— 

次日。

晨曦的阳光透过层层窗幔照射到了纪承洵的眼睛上。

赫然睁开眼眸,入目,是一张清丽秀气的脸庞。

一个陌生的女人就这么躺在了他的床上。

停顿了两秒,昨夜模糊的记忆涌入脑海中。

怒火涌上心头,下一秒,他猛地坐起身,一把揪起了身旁的女人……

啊!

还在睡梦中的杨凝安猝不及防的被拎了起来,惊慌的叫了声。

当对上那双几近喷火的眼眸,她怔了怔,纪……纪少,你醒了。

是你给我下的药?

紧握着她的手腕,纪承洵漆黑的双眸蕴藏着阴鸷和暴戾的气息。

……

杨凝安心口颤了颤。

正想着怎么解释昨晚的事情时,纪承洵薄薄的嘴唇突然勾勒出冷血的弧线,微微向上翘起的嘴角透出一丝冷笑。是呢,我怎么忘了,在昨天之前我们还没有任何关系,所以,是奶奶在帮你?

领证、上床。

一天之内,夫妻之名,夫妻之实,全都有了。

我……

我警告你,别以为有奶奶帮你,爬上了我的床,我就会承认你的身份!想做我纪承洵的妻子?你还不配!!

话落,纪承洵毫不留情的甩开她的手,翻身下床。

盯着他愤怒的背影,杨凝安皱了皱眉,想叫住他,那个……
话音未落,他穿好衣服,猛然的回过头来,凌厉目光再次袭来,从今天开始,我出现的地方,一百米内,你不准出现!否则……休怪我不客气!

说罢,连多余眼神都不再给她,摔门而出。

‘砰——’

房门被重重的关上,杨凝安吓得颤了下。

等回过神,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经历过什么……

一百米内,不准她出现??

这不是开玩笑么!

她的任务就是要和他造娃,不准靠近他,那还怎么造?

杨凝安后悔刚刚没有及时开口反驳。

急忙翻身下床,双脚刚沾地,一阵酸痛袭来,她踉跄了下,瘫坐在床边。

靠,她的腿呀……

‘咚咚咚——’

这时,房门被敲响。

杨凝安一怔,他又回来了?

……

舒缓了下,杨凝安急忙穿上衣服,连鞋子都来不及穿,就跑到了门口,打开门。

你……

话未说出口,在看到门口的李管家,杨凝安把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少夫人,早安。

李管家的视线扫过她没有穿鞋的脚,礼貌的改了称呼。

见是他,杨凝安在心底默默的叹了口气,扫了他一眼,转身往卧室里走,早!

少夫人,少爷已经走了。

我知道。

杨凝安无精打采的应他。

一大早,出师不利,这任务真比想象中的难……

见她颇为沮丧,李管家轻笑了声,跟上前,宽慰道:少夫人,少爷的脾气一贯如此,你也别灰心。另外,这份东西,是老夫人给你的。

说着,他将一份行程表递了过去。

杨凝安接过,扫了一眼,发现上面记录的全是纪承洵接下来一个月的行程。

老夫人希望,少夫人能尽快怀上孩子。所以,这段时间,你的主要目的,就是多和少爷接触。至于你父亲那边,费用已经续上,就不用你多操心了。

李管家的言下之意,就是让她专心的追着纪承洵跑。

直到怀上孩子为止……

不知为何,听到这,杨凝安面色有些凝重。

同时也感觉手中的行程表沉甸甸的。

如若换做今早之前,她倒不觉得怀个孩子是什么难事。

可在真实接触过纪承洵后,她才知道,想轻而易举的睡到他,比登天还难。

少夫人,少爷要出去阳城出差一个月,今晚就起飞,你得抓紧订机票,赶过去才是。

李管家好心的提醒她。

闻言,杨凝安点头,知道了,你转告老夫人,我不会让她失望的。

好。

李管家得到了满意的答复,转身离开了。

等他走后,杨凝安失神的坐在沙发上,盯着手上的行程表,嘴角扬起一抹无奈的笑。

她这辈子,还没试过这么不要脸的追男人。

想来,接下来的日子,一定会过的异常艰难。

不过,为了爸爸,她能认输!

紧握了握拳,眸光一闪,杨凝安深吸了口气,换了个心情,随即打开了手机,正准备订机票,突然,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屏幕上跳出了大狗熊这三个字。

杨凝安呼吸一滞,咽了咽口水,接通,喂,主编呀
杨凝安!!!

愤怒的吼声透过手机听筒传出,震耳欲聋,你还想不想干了??无端旷工三天!整整三天!!你要是不想干,趁早回来收拾东西,交接工作,给我滚蛋!!

……

早已适应了他如此暴躁的怒吼,杨凝安等他一股气的发泄完,这才敢将手机贴近耳朵,讪讪一笑,解释道:不是的主编,我这几天在追踪一条很重要的线,很快就有成果了!

她了解大狗熊的脾气,所以,不能让他知道,自己是为了父亲病情告急才旷工的。

你少他妈糊弄我!谁不知道你是咱们杂志社最差劲的狗仔,你能挖到什么大料!

大狗熊显然不相信她说的话,此刻正怒火攻心中。

真的,我真的挖到了一条很重要的料。

杨凝安再三保证。

大狗熊见她这么坦荡,也不想真的错过大新闻,只能咬了咬牙,松口道:那行,明天!最迟明天!你要是没拿到新闻,就永远都不用回来了!

话落,‘啪’狠狠的挂断了电话。

听着手机里传来的忙音,杨凝安一改刚刚谦卑的模样,对着手机怒骂:大狗熊,死狗熊!吼什么吼!就你嗓门大?就你厉害了?

可恶!

气愤的扔掉手机,杨凝安沉着脸,眉头紧蹙。

好一会儿,平息的怒意,她看了一眼放在那的行程表。

前天她得到线报,说今晚她跟的那条线会浮出水面,要是不去的话,一准错过了。

可是,如果她去忙了别的事情,又会耽误她去追纪承洵的事。

一边是工作,一边是任务。

这可怎么办?

紧紧的拧着眉,杨凝安沉思了好一会儿。

最终,她咬了咬牙,心一横,决定先忙完工作再说。

毕竟,相对于工作而言,纪承洵的事情一时半会也急不得。

想到这里,杨凝安将行程表收好,急忙拿出手机查询前几天跟踪的最新线报……

海城会所……

看到这个名字,杨凝安眸光闪了闪,随即,又在手机上搜索了起来。

这一忙,就是一天的时间,除了下楼用餐之外,她基本上没出过房门。

一直到晚上,天黑了,她这才换上衣服,离开了纪家。

与此同时。

纪氏集团。

总裁办公室内,特助祐阳在汇报完公务之后,再三斟酌,这才小心翼翼的启口:boss,行程的事情,已经安排好了。老夫人那边,应该已经收到了关于您的假行程,以为您要去阳城出差了。

……

办公椅上,纪承洵听到这话,手中的签字的钢笔一顿,剑眉紧蹙。

这些年来,奶奶曾不断的催促他结婚生子。

奈何,他心中一直在等着那个人,所以每每提及此事都极其敷衍。

却不想,由此激怒了奶奶……

一想到昨晚发生的事情,纪承洵就莫名觉得烦躁,知道了。

见他心情不太好,祐阳思索了下,建议道:boss,要不,今晚与黎少在海城会所的会面,还是推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