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吃你的糖 大杂乱小说目录阅读

我能……帮你做什么事?抿了抿薄唇,路小优原本担忧的眼神忽地坚定了几分,为了爷爷的安危立马加上一句,你说吧,只要我做得到,我什么都愿意答应你。

除了答应,你有资格讨价还价吗?君夜寒冷峻而高贵的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保持垂眸,嘴角却仍旧冰冷,你最需要做的,就是做好你一个妻子,君家太太的本分!

君家太太的本分……

就只有这件事吗?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路小优倏地上前一步,杏眸中渐而浮现出了一丝惊喜。

本以为,君夜寒会让她做什么难堪的事情,却没有想到只是这么简单的一句话。

这是你求来的,现在,跟我装作听不懂吗?完全忽视路小优的提问,君夜寒冷傲俊美的脸上更是薄凉。

路小优不明白,原是自己过于天真!

我听懂了,我答应你,会做好君家太太的本分。路小优轻咬了一下樱唇,看着君夜寒抬起来的凌厉眼神,身子就像是被大雪扫过一遍。

坐下,吃饭。

是。路小优乖乖坐下,尽管对眼前难以捉摸的君夜寒还有疑问,但一想起他那句食不言,寝不语,只能低头机器般地把饭菜往嘴里喂。

君夜寒见状,阴鸷的脸上眸光略微敛了敛,随后先一步放下碗,起身朝着楼上的方向走去。

这么快就吃完了?

路小优讶异地抬起头,撂下筷子,想都没想就追了上去,君夜寒,你等一下。

你叫我什么?

君……对上那双回过来的眼神,路小优的声音如蚊蝇一般降了下去。

君夜寒转回身,蓦地朝着路小优贴了过去,大手一扬地放在路小优的下巴上,不曾用力却让身下的人为之一颤,我刚跟你说的话,这么快就忘了吗?

没……没有,我是说,老公……

简直要羞死人了,路小优感觉自己的脸上如火烧一般滚烫,那双怯怯的眼睛更是不敢往上看一眼。

不料,君夜寒深邃的眼眸一沉,他轻手往上,将路小优的下巴微微抬起,身子更是贴近了一步,看着我,再叫一遍!

不得不四目相对,路小优如星河般璀璨的眼眸眨巴几下,最后定定地落定,心一横再次开口,老公……

呵,还算识相。没有下一步亲密的动作,君夜寒倏忽松开手,恢复了之前阴鸷的眸光,还有什么事吗?

我想知道路氏什么时候才可以得以挽救?壮着胆子一口气问道,路小优才不关心路氏是否可以更上一层楼,在乎的只是危在旦夕的爷爷,虽然君夜寒已经答应,但是爸爸和姐姐一天不看到结果,爷爷就随时可能有性命之危。

路小优,你是在质疑我?

多余的盘问简直让君夜寒一瞬间怒不可遏,这个女人居然敢怀疑自己说过的话?眼中狰狞得有些发红,君夜寒冰冷的嘴角溢出一道粗粝低沉的嗓音,你信不信,我现在就让你一心相求的路氏,结局更为惨烈!

不,不要,你听我解释!路小优惊得慌乱地伸出手,忙不迭想要抓住君夜寒的衣袖,不料脚下一滑,整个身子忽然轻飘飘地往下仰了下去。
柔软无骨的身体背朝地板,眼看重心越来越低,路小优的脑子瞬间一片空白,可当她害怕地闭上双眼,准备好迎接疼痛的时候,身体却忽地被一双指节分明的大手牢牢托住了。

一点一点睁开杏眸,惊魂未定的路小优目光往上,眼前缓缓出现一张轮廓分明却带着愠怒的俊脸。

怎么样?

君夜寒的黑眸深沉似海,眼底似乎一闪而过一丝惊慌。

可这样低沉的语调让路小优微怔,没……没事。

起来吧。恢复往常的君夜寒说着便准备抽回手去,好似刚才不过是条件反射。

路小优纯美的面容上挂起两团红晕,这才紧忙从君夜寒的怀里起身,连声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君夜寒淡漠地冷哼一声,转身抬起欣长的双腿,继续往上楼的方向走去。

等等。不依不饶的路小优再度向前,小跑着到了君夜寒的面前,纤弱的双手快速拦住了君夜寒的去路,君夜寒,你等一下,我还有话没有说完。

我的话,好像说的够清楚了。淡淡地扫一眼路小优红晕未散却倔强的脸,君夜寒的视线顿了顿,然后缓缓往下。

肤白凝若雪,娇嫩地暴露在空气中。

路小优迟疑了两秒,感觉到面前的视线有些许不同,才迟迟发现自己的衣服因为刚才的意外,露出左肩及前胸的一大块肌肤。

啊!

低呼一声,路小优紧忙将自己的衣服拉回原位,两条手臂蓦地收了回去,紧紧地贴在胸口上,我就是想以君家太太的身份,再跟你聊一聊路氏的事情。

垂头掩饰着自己的尴尬,路小优心里悬着的那根弦始终不敢放下,只要一想到爷爷那张苍老虚弱的脸,说什么路小优也不敢再拖下去。

晚点再说吧,现在我要上楼。

该死的女人,还敢跟自己讨价还价。君夜寒淡漠地说完,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路小优愣在原地,望着君夜寒器宇不凡的背影暗自咬牙,脑子一下子没转过弯来,可还想跟上去的时候主卧的门关上了。

在厨房忙活了一上午,最终还是得到个摇摆不定的答案,谁叫他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君夜寒呢!

路小优苦恼地瘪瘪嘴,失落感和疲惫感一下子涌了上来,好累啊,得找个地方休息一下。

四下张望了一会儿,路小优才恍然发现在君府,除了君夜寒在的主卧,好像没有别的房间给她休息,不然今天醒来就不会……

难为情地找到管家叔叔,路小优红着一张俊脸开口:管家叔叔,你能不能带我去找一个客房啊?

管家叔叔忍不住惊讶了一下,夫人,您要这客房做什么呀?

没有,我就是问一下,我先上去了。路小优忽然想到不能这么贸然地说出来,毕竟现在自己已经是君夜寒的老婆了,跟管家叔叔说分房,肯定会被笑话的。

路小优想到这里,不好意思一般往楼上跑去,可是到了君夜寒的房间门口,咬着樱唇却怎么都不敢敲门。

刚才君夜寒这么凶,这会儿恐怕还在生气吧?
还是先找个别的房间休息一下,路小优将视线转移到了君夜寒隔壁的客房,关上的那扇门静静地立在角落,看上去好像没有人住一样。

吱呀一声。

缓缓推开客房的房门,里面干净得没有一点灰尘,路小优里外打量了一圈,发现整个房间都是粉调的,床上铺上的也是价格不菲的粉色丝绸和蕾丝。

这么少女心的房间,难道是为自己准备的?

路小优倏地愣了一下,但很快纯净的脸上就露出了笑容。

原来君夜寒早就做好了跟她分居的准备,那真是太好了,之前还在想怎么面对睡觉这个问题,看来现在是不用愁了。

暂且放下之前的种种,实在是累坏了的路小优将疲软的身体往柔软的床上一放,很快就阖上了杏眸。

客厅。

夫人,在哪里?低沉的嗓音宛转一圈,君夜寒抬起的脸上满是阴鸷。

不太清楚,我立马去问。沈庄忙严肃地回答,转身召集了佣人们。

可是一番盘问下来,几乎所有的人都说没有看到,从午餐结束之后到现在的好几个小时里,都没有再看到路小优的影子。

这时,管家叔叔唯唯诺诺地张了张口,不知道当说不当说的他,最后噤了声。

君夜寒幽冷的眼眸快速捕捉到这个动作,厉声命令:说!

是,之前夫人问我,能不能带她去找一个客房,然后又说不用了,随后就上了楼。管家叔叔恭敬地说完,眼睛里却闪过一丝畏惧。

君夜寒眸子冷了又冷,这个女人在搞什么!找,里里外外给我找一遍,找到她在哪为止!

是。君夜寒的一声令下,所有人噤若寒蝉,立马在君府寻找起路小优的影子来。

可所有人迅速在君府上下找了整整一圈,却没有半点路小优的踪迹。

一个大活人,生生的消失在了别墅里。

君夜寒眼底闪过一丝危险的气息,随后抬眸望向了二楼角落的那个房间。

那个房间,君夜寒曾明文禁止过,除了佣人定期的清理卫生之外,任何人都不能进入。

既然找了一圈都没有找到路小优,那唯一的可能……

嘭的一声巨响。

门被遽然踹开,动静之大很快便吓醒了床上的路小优。

路小优揉揉惺忪的眼眸,还没有看清楚周围的情况,就被一只大手快速拉起,拽到了床下松软的地毯上。

地毯再柔软,整个人被这么一重摔,路小优还是磕得双腿生疼,她抬起不解而惹人生怜的水灵眼眸,君夜寒,你在做什么?

谁让你进这个房间来的?厉声中夹带着毫不掩饰的怒火,君夜寒的眼神几乎想杀人。

路小优不知道自己闯下大祸,转过头发现除了满脸阴鸷的君夜寒之外,沈庄、管家叔叔乃至全部的佣人,都站在门外意外却同情地看着自己,这到底是怎么了?

我自己随便找的房间,这难道不是给我准备的吗……细若蚊吟,路小优愈发没有底气。

殊不知,这句话更加激怒了面前的君夜寒。

都给我滚出去。

被君夜寒一声吓到了心脏,门外的沈庄和佣人们迅速要逃离阵地,可就在沈庄要将门带上的时候,君夜寒再度开口,把她用过的东西,全部扔出去!

路小优瘫坐在地,不解的眼眸瞬间滞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