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缠乡村玉米地 总裁的私有宝贝 祸水泱泱

过来好一会儿,老太妃没听见回应,悄悄看了一眼,白若雪脸上无悲无喜,平静的没有一丝波澜。

明珠郡主从进门开始,目光就围着叶修晨转悠,完全忽视了坐在他身侧的白若雪。

四个人以很奇葩的视角,陷入安静,气氛有点怪异。

叶烜靖轻咳了两声,悄悄观察着白若雪的脸,就算明珠郡主已经这么露骨的表达对叶修晨的爱意,她还是正襟危坐,完全不在意的样子。

传闻她从初见开始,就对睿王爷痴心之极,不惜用白家当年的从龙之功,向皇帝换了一个恩典,奉旨嫁入睿王府。

怎么现在看来,她并没有传说中那么喜欢这位睿王爷?

老太妃剜了白若雪一眼,还是不甘心,明珠丫头,看你这明晃晃的眼神,真当哀家不知道你的小心思?去你晨哥哥身边坐吧,反正你的心也不再哀家这儿。

明珠郡主一听,顿时就兴奋的站了起来,紧接着迈着小碎步跑到了叶修晨右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眼中满是倾慕。

晨哥哥,这些日子我可想你呢。你有没有想我呀?她从头到尾都忽视了白若雪,眼里只有叶修晨一个人。

白若雪视线四处飘,老太妃手里拿着佛珠,桌案上摆着经书,还有未干的墨迹。

若不是怕出丑,她指定笑的前仰后合。这也太自欺欺人了,平生不办好事,去佛堂里念几句经文就成了善人?

叶修晨还是冷冰冰的样子,明珠郡主已经习惯了,热心的在旁边给他添茶,嘘寒问暖。

白若雪不接招,老太妃就拿她没办法。她倒想看看,这些人还有什么招数没使出来。

睿王妃,按理说,明珠见到你理应行礼的,可她最近身子不适,你应该不会怪罪的吧?

老太妃微眯眸子,将眼神看向了一脸平淡的白若雪。

白若雪淡淡的笑了两声,随后就点了点头,太妃说的是。郡主既然身体不适,那就不用行礼了。妾身想,万一妾身哪天身体不舒服,在太妃面前不行礼,太妃您也同样不会怪罪的。

先给老太妃带了一顶高帽子,老太妃以为她这是服软了,随后就被她后面那句话给噎住了。

你……你放肆!老太妃瞪着眼睛,今天已经连续两次被她反呛,脾气说来就来,这里是皇宫,别说行礼,就算哀家心情不好要罚你,你也得受着!

老太妃骂完,气的直喘气。

明珠郡主匆忙拿着手帕给老太妃擦额头,太妃,您别生气,气坏了身子不值得。

手帕从白若雪眼前一闪而过,忽然有个光影略过脑海,等她想去抓的时候,又完全记不起来了。

明珠郡主瞪了白若雪一眼,很懂事的安慰太妃,刚才晨哥哥说了,王妃是匪寨出身,尚且不懂规矩,您别和王妃计较。

就在这时,白若雪忽然想起了刚才从脑海里闪过的画面。

明珠郡主的这个手帕,和桂婆被杀那日她在湖边捡到的手帕,一模一样!
之前她以为是睿王府中的其它下人对桂婆不满,借机杀人,然后栽赃给她。

现在看,这件事远没有她想的那么简单。

白若雪掩饰住了眼底深处的震惊,却也留了一个心眼,桂婆的事情绝对与明珠郡主脱不开关系。

闺中女孩善绣,但每个人绣出来的风格必定是不一样的,绝不会有两块完全重样的手帕。

老太妃拍了一下明珠郡主的手掌,眼中带着一丝的赞赏。

白若雪坐在旁边没有再说话,心中惊涛骇浪,表面看起来仍像是一副贤良端庄的样子。

晨哥哥,我上次托人给你送了我亲自做的桂花糕,你吃了没有?好不好吃?

不管叶修晨有没有回应,明珠郡主一直围着他叽叽喳喳,有说不完的话。

叶修晨没有在明珠身上花太多心思,再次把视线投向白若雪,她完全撒手不管的架势,一个人低着头,像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其余什么都看不见,也不在意。

这个态度,让叶修晨忽然有些恼火,她为什么不吵不闹?为什么不像刚才一样,站起来维护自己睿王妃的地位?

嗯,很好吃。

叶修晨忽然莫名其妙说了一句话,明珠郡主愣了半晌,才意识到他说的是桂花糕,开心的像一朵花一样。

真的吗?晨哥哥,那我下次再做给你吃,好不好?我还会做好多好吃的呢……

白若雪没听见,脑子里还在想两条手帕的事情,完全没注意到叶修晨怨恨的视线。

明珠,快别缠着你晨哥哥了。老太妃在上面调侃了一句,可这语气之中却是听不出来半分的责怪之意。

明珠郡主这才委屈巴巴的回到老太妃身边,一开口就带了哭腔,我对晨哥哥的心意,您又不是不知道……

喜欢了这么多年,如今他娶了王妃,她怎么能不难过。

明珠郡主低下头,轻轻的擦拭了一下眼角并不存在的泪水,肩膀轻轻颤抖着。从老太妃的方向看去,分明就是在掩饰着自己的哭泣。

她顿时就心疼了,清咳几声,眸中带着威压望向白若雪,睿王妃,你应当知道,你是睿王府的王妃,但睿王府将来不可能只有你一个妃子。

太妃说的是。白若雪点头。

哀家看你也是个识大体的,哀家准备向皇上请旨,让明珠嫁入睿王府为侧妃,你看如何?

等了一会儿,没有听到她的回应,太妃有些不悦了,哀家在问你话!

白若雪抬头,眉心蹙起,若有圣旨,妾身自当遵从。

太妃准备在睿王府给明珠郡主安排一个位置,那是举手之劳,就算她不同意,太妃也能找到别的借口。

况且,这里不是二十一世纪,不讲究一夫一妻制,叶修晨是王爷,娶妻纳妾都轮不到她来干涉。

可惜了我的明珠丫头,只能屈居侧位之位。睿王妃,你要明白,虽说正妃执掌中馈,可明珠是我看着长大的,身份比你尊贵的多。你若是亏待了她,哀家可不答应。

白若雪淡淡的笑了一下,将眼神看向了叶修晨。

太妃,此事妾身无法替王爷做主,太妃不如直接问王爷的意思吧,若是王爷同意这桩婚事,妾身这就回府替王爷筹备迎亲。

此话一出惊呆了在场的几个人。

叶烜靖暗想这一趟没白来,这个女子不仅不废,还是个脑子机灵的。

她若是私自回答这个问题,不说惹不惹得叶修晨不喜,就算她真的同意了明珠郡主当侧妃,也只会给自己添一个对手。

把问题直接抛给叶修晨,不论明珠郡主有没有进府中当侧妃,那都是叶修晨的事。

叶修晨对明珠郡主没有心思,之前每次太妃提起此事,都被他拖延过去,这次没有直接开口反对,是料定白若雪会跳出来捣乱,把事情搞黄。

可白若雪又一次没接招,把问题抛回他身上,自己摆出一副三从四德的贤惠端庄模样。

真气人!

晨哥哥,我的心意你是知道的,我不在乎正妃还是侧妃,只要能和你在一起,我什么都可以不在乎。

明珠郡主希翼的目光紧紧的盯着叶修晨,那般爱恋展露无遗。

可叶修晨只是微微的皱了一下眉头,明珠,以你的身份,嫁给另外一个王爷当正妃绰绰有余,不必嫁给我当侧妃,委屈了你自己。

我不委屈!叶修晨拒绝的话刚落,手臂就被明珠郡主抱住,明珠郡主眼中带泪,满是委屈,晨哥哥,我一点都不委屈,你就答应了太妃好不好?

叶修晨不喜欢别人的触碰,有些不悦的皱了皱眉头,可在老太妃面前,也不好直接发作,只能隐忍。

白若雪听到这句话,险些就要笑了出来,可她却是用宽大的袖子捂住了半张脸,让人看不出来她这时候的表情。

叶修晨瞥她一眼,那意思是她该开口说话了,白若雪视而不见,她何必接这烂摊子?还是安稳看戏吧。

求助无果,叶修晨只好沉下脸,明珠,你知道,我这辈子只喜欢一个女人,心里再也容不下其他人。

此话一出,几个人都怔住。

可……可是……太妃想说,可是那个人已经死了,你不能永远活在阴影里。话到嘴边愣是说不出来。

叶修晨站了起来,走到太妃面前,弓了一下身子,请太妃体谅,也请太妃收回刚才的话吧。

冷冰冰的模样,一下子就刺痛了明珠郡主的心。刚才装哭是假的,如今她真的哭出来了。

晨哥哥,你真的对我没有一点感情吗?我不信!

叶修晨弓着身子,看起来,太妃若是不答应,他就一直这么站着不起来。

晨哥哥不回应她的话,明珠郡主恶毒的眼神落在白若雪身上,说了不会再喜欢任何人,可这个土匪之女还是堂而皇之嫁入了王府,不是吗?

她难道还不如一个女匪?

几位王爷都已经到了成婚的年龄,若不是半路杀出一个白家之女,这个王妃之位早就属于她了!

白若雪一脸无辜,她原以为叶修晨不会驳了太妃的面子,没想到,他就这么直截了当的拒绝了。

还把一个死人拉出来当借口,真奇葩!

也好,白若雪松了一口气,这下不用两女共侍一夫了,她可没有那种癖好。

老太妃叹了一口气,明珠郡主的委屈模样让她心疼,可感情的事情没办法勉强。叶修晨不愿意,她也不能强迫。

再一次沉默了,没人说话,也没人注意到,一个身着明黄色衣袍的男子就站在殿门口,静静的看着他们
一声轻咳,所有的目光全都聚集在了门口。

站在门外的人是皇帝,叶楚风,他踱步走了进去,轻轻的弓了个身子,见过太妃。

老太妃脸上惋惜的表情微微僵硬了一下,随后就点了点头,指了指旁边的位置。皇上不用多礼,坐吧。

叶楚风点了点头,随后就坐到了叶烜靖的身旁。

其他人都站了起来,朝着叶楚风行礼,见过皇上,皇上万安。

叶楚风轻点下巴,为刚刚所听到的话心烦不已,但是这一刻却也只能将这种情绪压了下去,轻轻的抬起了手。

你我都是兄弟,没有外人的时候不必多礼,快起来。

两个王爷起身落座,白若雪心中却是再次生出不对劲的感觉,这个皇帝肯定不像表面看起来的那么简单。

不说别的,就单单是从这个皇帝刚开始进来的时候,看着叶修晨和叶烜靖眼神里面的阴狠,就绝对不是装的。

但是那一抹阴狠消散的太快,所以导致其他人都没有捕捉得到,包括叶修晨本人。

老太妃身体前倾,笑道,皇帝,刚才我与两位王爷在商量,明珠嫁入睿王府当侧妃的事情,这件事情你怎么看?

方才在场的人顿时就愣了一下,原以为这件事情已经翻过去了,没有想到老太妃还不死心,又旧事重提。

叶楚风淡淡的笑了一下,随后就朝着上茶的丫鬟轻轻点头。

太妃,您就别蒙蔽朕了,方才朕站在门口已经听到晨弟的话,晨弟不愿意,朕这个做皇兄的怎么能勉强?就算下了旨,他们也不会幸福,所以太妃还是打消这个念头吧。

婉拒的话语让老太妃的脸色瞬间就变换了几下,出现了那么一丝的不满。

叶楚风借着用茶的功夫,掩饰掉了脸上的表情。他怎么可能同意叶修晨迎娶明珠郡主?

下旨让叶修晨迎娶白若雪过府,那是因为白若雪出身土匪世家,身后没有朝堂势力,不足挂齿。

叶修晨功高震主,叶楚风不会再给他扩大势力的机会,不然就等于给自己添堵了。

明珠郡主委屈的眼神不停的望着叶楚风,欲言又止,最终也就只能独自掉泪。

白若雪看着眼前几人,心里觉得有趣,每个人都带着面具,心里又都怀着小算盘,这就是宫廷么?

叶楚风这时,将眼神看向一旁假装自己是透明人的白若雪。

睿王妃新婚,不知嫁到王府的这些日子过得如何?若是晨弟欺负了你,尽管说就是了,朕替你罚他。哈哈。

叶楚风看似玩笑的话,显得兄友弟恭,一团和气。

白若雪谢恩,谢皇上关心,臣妾很好。说完看向叶修晨,含情脉脉的样子,倒是有了几分传说中为睿王痴狂的样子。

她握住叶修晨的手,叶修晨也没有挣脱,心里都明白,这是做给外人看的。

叶修晨即使现在没有谋反的心,但是权力会使人蒙蔽双眼。他手中的势力不容小觑,早晚会威胁到叶楚风的地位。

看到两人之间相处融洽的样子,叶楚风自然是轻松了许多,最起码,叶修晨没有通过联姻获得朝堂上的助力。

皇上放心,王爷对妾身很好,在王府里面的日子,可以说是妾身这一生中最开心的日子呢。

叶修晨嘴角抽了抽,没有开口。

他撇了一眼这个时候满脸笑意的白若雪,总觉得她是故意寒碜自己。

老太妃恶狠狠的眼神,瞬时就扫向了白若雪,那般厌恶的眼神太过明显,让其他人都不由得紧紧的皱起了眉头。

太妃,府中还有些事情,儿臣先行告退了,改日再来向您请安。叶修晨拉着坐在位置上的白若雪站了起来,躬了躬身子。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再待下去,指不定还要出什么事情。

老太妃见自己的规劝没有任何用处,此刻也已经觉得有些皮累了,挥了挥手。

随你吧,我这老婆子已经留不住你了。老太妃话语之中颇有一种叶修晨不孝的错觉。

叶楚风瞬间笑了一下,随后就走上前去,轻轻的拍了一下叶修晨的肩膀。

晨弟,我们兄弟也好久没见面了,不若明日再来宫中一趟,与朕对饮几杯,如何?

他背在身后的拳头,此刻已经紧紧攥住,但是很巧妙的隐藏在袖子之中。

既有周瑜,何生诸葛?

既然先皇已经把皇位传给他叶楚风,为什么还要再来一个叶修晨!

叶修晨思索几番,直接拒绝不妥,赴宴又不知道生出多少事端,便将眼神看向了白若雪,希望她能再聪明一次。

白若雪没有让他失望,走上前挽住叶修晨的手臂,恭敬向叶楚风行礼。

皇上,明日王爷还要陪臣妾回门,请皇上体谅,臣妾在这里向您赔罪了。

说完就要下跪谢罪,叶楚风哪能真的让她跪下,抬了抬手,既然如此,朕若强求就不合适了。

谢皇上。白若雪就坡下驴,站在了叶修晨身后。

太妃未起身,看着白若雪就来气,见明珠郡主还在落泪,对叶修晨也多出了几分怨念,觉得他被狐狸精迷惑了。

白若雪对此视而不见,就喜欢看这些人心里愤恨,有没办法干掉她的恼火样子。

郡主又如何?不过是这宫墙里的一个怨妇,寄人篱下的可怜人。

叶楚风看叶修晨和白若雪相处的还不错,心里更觉得踏实了,舒畅的笑了两声,晨弟,你明日尽管陪着王妃回门,咱们对饮的事情,等你哪天有时间进宫再说。

叶修晨告退,带着白若雪离开太妃宫中。

门口,没等叶修晨放手,她的小手就很滑溜的抽走了,还不留痕迹的在衣服上擦了擦,像是嫌弃他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