够了够了太多了已经满了小说 肉肉描写很细致的黄文

那女子长发披散,精致的容颜上透露了一丝的不耐烦,眉头紧锁。桂婆,快告诉我,那个女人怎样了?死了没有?

叶烜靖眼中平淡无光,就连脸上也是毫无表情。

桂婆摇头,略带褶皱的脸上闪过一丝愤恨,将这些日子白若雪到王府里面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话音刚落,杯子碎裂的声音就在这空荡的屋中回响起来,桂婆抖了一下,瘫软一般跪在地上。

不可能!林姝媛狠狠的揪着手中的帕子,脸上出现了那么一丝的狰狞,白若雪那个泼妇,绝不可能这么冷静!

桂婆抖着身子,不敢抬头,小姐,老奴这可是用半条命换来的,千真万确啊!

哼。

一声极轻的冷哼,打断了林姝媛下面想要说的话。

叶烜靖轻揉着林姝媛的手,眼神望向桂婆,既然如此,我明日过去一趟,我倒是想瞧一瞧,这传说中的王妃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林姝媛与桂婆相识一眼,忽的沉默了下来。

翌日。

一大早,睿王府外面停了一辆马车。

王有德上前看了一眼,匆忙跪地行礼,奴才给宁王请安。

马车中的人轻拉帘子,探出了头,去禀告你们王爷,就说宁王来访。

是!王有德从地上爬起来,转身的一刹那,眸子凝重起来,脚下速度也加快了许多。

宁王和睿王素来不和睦,这次怕是无事不登三宝殿。

书房里,叶修晨把侍卫送来的信件仔细看了一遍,确定白若雪就是白家那个嚣张泼横的千金小姐,没有被掉包。

奇怪。他自言自语到,一个嚣张跋扈人瞬间改了性子,这怎么可能……

门外脚步声临近,王有德跪在台阶上,王爷,宁王来访,您见不见?

他来找我做什么?叶修晨思绪被打断,有些不悦,停顿了片刻,先把他带到前厅,我一会儿过去。

王有德点了点头,又以极快的速度退了出去。

书房里,叶修晨来回走了几趟,忽然笑了一声,迈步向外走。

该来的总会来,只是他没想到,叶烜靖会这么急不可耐,他之前好像高估了他。

叶烜靖进来时,就看到了坐在正上方的叶修晨,眸中的凌厉瞬间闪过,又迅速敛去,皇弟近日新婚,过得可好?

劳烦皇兄挂念了。叶修晨招了招手,丫鬟把水果和茶点摆上,退了出去,这是今年新采的茶,味道不错。

茶香袅袅,弥漫在大厅里,让人闻了心旷神怡。

叶烜靖拿起茶杯,轻抿了一口,满意的点头,是不错,清香宜人。

皇兄若是喜欢,可以带一些回去。叶修晨没有绕弯子,直接开口,皇兄难得来弟府上一次,有话不妨直说吧。

呵,皇弟,前天你娶了王妃,皇兄有事未曾过来道贺,所以今日特意登门。来人,将贺礼送上来。

厅前的院子里,几个仆人抬着十几个大箱子。看这派头,倒像是来提亲的,而不是过来道贺了。

叶烜靖侧脸观察着叶修晨的脸色,只看到无波无澜,叶修晨表情纹丝未动。

等仆人退了下去,叶修晨才拱了拱手,

如此,多谢皇兄了,只是,我这王妃生性散漫,怕是露面会冲撞了皇兄,日后若是有闲,皇兄再过来就是了。

他站起身来,准备送客,忽然听到有凌乱的脚步声靠近,心里生出不好的预感。

果然,一个倩丽的身影突兀冲进了前厅,毫无形象可言。

叶修晨瞬间脸色就暗了下来。

王爷,这件事你得说清楚,不然……话说一半,白若雪才发现前厅里还坐着一个外人,瞬间就停下了话头,大眼睛带着询问看向叶修晨。

这是宁王,你唤做皇兄便可。

就算私下有恩怨,也不能在外人面前丢了睿王府的脸面,这个道理白若雪也懂,微微福身,原来是皇兄,方才匆忙,一时不察,请皇兄勿怪。

叶烜靖早就听闻白若雪的出身,刚才听声音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劲,这会儿她彬彬有礼的样子,反而让人诧异了。

她和外面传言的描述,没有半分相符。

无碍,本王来的匆忙,此事不能怪你。皇弟,你这王妃当真是美丽,不怪你单身多年,最后竟是折到在了她的身上。

叶若雪轻笑一声,不用回头,她就能猜到叶修晨这会儿,脸上是个什么颜色
皇兄说笑了,王妃出身不好,尽人皆知,本王只是遵循圣上旨意成亲而已。

叶修晨甚至不想靠近白若雪一步,这样的态度让她顿时恼火了。

你这话什么意思?我是个土匪出身不假,那也是你八抬大轿从山寨里娶回来的……

放肆!

话没说完,就被一声呵斥打断,叶修晨冷着脸,谁给你胆子这么和本王说话?忘了府中的规矩了?

府中的规矩,她还真不知道,更别说忘了。

换做旁人或许已经被他的冷脸吓到了,可惜,白若雪不是旁人,她是个有仇报仇有怨报怨的混不吝。

王爷这是恼羞成怒了?她随意坐在上方的椅子上,对着叶烜靖,皇兄,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我家夫君性子冲动,不识大体。等我把他调教好了,再让他去皇兄府上请罪。

……

叶修晨差点一口血从嘴里喷出来,调教他?这女人是胆子长毛了吧!

叶烜靖也差点没忍住,但还是憋住了笑意。这样看来,反倒是白若雪很懂事,叶修晨显得不懂事了。

叶修晨只觉得心中的怒气不停往上涨,可脸上仍是一派风清,嘴角甚至还搭上了一抹浅笑。

白若雪一点都不怕,拿起茶杯装模作样喝了一口。

爱之深责之切,王爷对我的爱比海深,我自然是明白的,只是今日,我们不要让皇兄看了笑话吧。

放下杯子,看叶修晨强忍着不能动怒的样子,白若雪忽然觉得心情舒畅了。

原来快乐很简单,就是看到欺负自己的人不快乐了,快乐自然就来了,这种感觉倍儿爽。

另外,这个宁王是几个意思?

她刚进门的时候,这家伙打量她的眼神明显不对,惊艳固然是有,但眼里也明显揣着什么算计。

宁王前日不来,今天带着贺礼上门,要说没点小算盘,谁信呢?

正盘算着怎么套一套这个宁王的话,门外就有下人跑了进来,王爷,宫里传来消息,老太妃让您带着新王妃,进宫一趟。

话落,叶修晨心里一紧,刚才的怒气损失散去了一半。

老太妃吃斋念佛,早就不过问佛堂外面的事情了,怎么会忽然召他进宫,而且把白若雪也带上?

知道了,你先下去吧。叶修晨深呼吸了一口气,挥了挥手,下人以极快的速度退了出去。

白若雪也站了起来,这是……让我进宫?虽说不怕,但第一次去皇宫这种地方,她总觉得心里很不踏实。

就像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一样。

叶烜靖也站了起来,嘴边带着一丝温暖的笑意,刚好,我也很久没有进宫看望老太妃了,不如和你们同去吧。

叶修晨点了点头,将眼神看向白若雪。她额头之处落下了几缕碎发,看起来倒是多了几分朦胧。

半个时辰后,两辆马车停在了皇宫外。

白若雪端着身子,清水从马车上拿下了一个小凳子,随后放在地上,将手掌递了上去。

白若雪目光直视,将手搭到清水的手掌上,踏着小凳子走下来。

这一副作派,像足了皇宫中的小姐们。

白若雪心中吐槽,没吃过猪肉,她还能没见过猪怎么跑的?清宫剧看了那么多,若是还学不会的话,那可真是脑子瓦特了。

好歹也能学出七分相似,够用了。

按照礼节来说,王爷和王妃应当是走在一起的,可叶修晨就好像是故意冷着白若雪,率先走在了前面。

带路的丫鬟见到这一幕,看向白若雪的眼神明显就变了。可她只是一个丫鬟,就算有想法,也只能憋着,主子们的事情不是她能插嘴的。

白若雪轻勾唇角,看起来丝毫都不在意,叶修晨这样就想让她难堪?也太过小瞧她了。

叶烜靖视线从两个人身上往返了几次,心里豁然开朗了。叶修晨看起来并不喜欢白若雪,娶她也仅仅是因为圣旨。

这样想,所有事情都合情合理了。

几人匆匆赶路,不消一会儿就到了老太妃的宫殿之中。

带路的丫鬟退下,白若雪快行了几步和叶修晨并肩,小手环住了他的手臂。

叶修晨几乎是下意识的就想甩开她,但是白若雪力气很大,死死抱着他的手臂,像黏体动物一样不松开,还拿眼睛瞪着他。

王爷,这可是皇宫里,你要敢不给我面子,别怪我一会儿也不给你面子,让你在老太妃面前出丑!
她踮起脚尖,努力凑近叶修晨的耳边,用尽全力才能小声音低语。

叶修晨听到她带威胁的话,第一反应是想掐死她,第二反应是这女人真的和传言不一样,很有趣!

见他不再用力把自己甩来甩去,白若雪翻了个白眼,果然男人都是属驴的,欠抽!

在外边做什么,来了就进来吧!

这时宫殿里想起了老太妃的声音,三人对视了一眼,匆匆的进去行礼。

白若雪余光能很明显的看到,老太太眼神落在两个王爷身上,满是慈爱。但是撇过自己的时候,却透着一丝的不满。

果然,这一趟进宫就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快坐吧,你们两个一路过来,也累了吧?老太妃的话自然是对着叶修晨与叶烜靖说的。

白若雪在旁边撇撇嘴,心里想着这种时候必须给他们添点堵,太妃多虑了,不过是一段路罢了,两位王爷都年轻,怎么会累到呢?王爷,妾身说的对吧?

叶修晨难得一次点了头,心里的好奇更重了。

他很想看一看,白若雪在这太妃的宫殿里,能翻出什么浪花来。

老太妃极为不满的眼神,丝毫没有遮掩的落到白若雪身上,哀家与王爷说话,轮不到你插嘴!府中礼仪是怎么教你的!

呵斥声很响亮,就连宫门外的丫鬟都能清楚听到。

老太妃身份尊崇,就算斥责白若雪不懂规矩也没什么,可白若雪偏偏就听不得这样的话。

太妃教训的是,可我毕竟是睿王府的王妃,也不至于接一句话的资格都没有,太妃说可对?

这话就是摆明了在反呛老太妃了。

啪!

老太太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心里压抑的怒气,似乎要喷出一团火烧向白若雪。

她虽然出身不好,但如今和睿王府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就凭这一点,老太妃也不会真的把她怎么样。

况且……她低着头,嘴角带笑偷看叶修晨的脸色,就不信这种时候他还能沉得住气。

果然,叶修晨瞪了她一眼,压下心里的怒气,太妃勿怪,白氏是匪寨出身,入府时间尚短,所以府中没有嬷嬷教导礼仪。

这话给老太妃留了足够的面子,把所有罪责归结于白若雪身上匪气未脱,她就算做出什么不合常理的事情,也是可以预料的。

有了台阶下,老太太也没有抓着不放,转而安慰叶修晨道,娶了这么不知礼节的王妃,也是委屈你了。

老太妃手里拿着一串佛珠,不停的转动着,发出规律的响声。这声音让一些人听了心静,也让一些人听了心烦。

她没有反驳老太妃的话,随她怎么说都行,总归不能从自己身上咬下一块肉吧。

白若雪坐在叶修晨身侧,拿起茶盏用长袖遮掩,这个喝茶的举动做足了礼仪。

她懂得适可而止的道理,若是真的吵嚷起来,她做小辈的难免吃亏,这种往火坑里跳的事情,傻子才会去做。

丫鬟奉了茶点,老太妃和两个王爷闲话家常,说最近抄了几卷经书替他们祈福。

白若雪打着哈欠,有点搞不懂老太妃故意把她晾在一边的意思,直到外面进来一个俏丽的身影。

女孩眉清目秀,一看就是名门培养出来的大家闺秀,白若雪和她一比顿时就相形见绌了。

晨哥哥,你是来看我的吗?

期待的目光,别人或许注意不到,白若雪却看的真切,这女孩对叶修晨有爱慕之意!

她猛地看向老太妃,开始有点明白老太妃这一趟的用意了。

明珠,快来哀家这边坐。老太妃朝着那女子挥了挥手,宠爱的意味不言自明。

女孩微红着脸收回视线,乖巧的坐在老太妃身旁撒娇,太妃,我可想你了呢!

你这傻孩子。太妃握住女孩的手,笑的很开心,前两日刚来看过我,有什么可想的?我看啊,你不是想我这个老太婆,而是想你的心上人吧?

老太妃刮了一下女孩的鼻子,女孩顿时羞红着脸,攥紧老太妃怀里了,太妃,你又在取笑我了!

白若雪看戏的心情都没有了,这两人也太明目张胆了,根本就把她这个王妃当成摆设呀!

怒气在心里一节节攀升,将要失控的时候,她忽然对上了叶修晨戏谑的目光,顿时所有的怒气都烟消云散了。

老太妃这是摆明了在激怒她!

叶修晨也等着看她的笑话!

傻子才上当!

心里像是出现了一个黑洞,瞬间把所有情绪全都吞噬进去。她重新平静下来。

想看她出丑?

抱歉,这种事情是不可能发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