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纯校花沦为胯下玩物 每走一步就故意顶一下

凤清婉思来想去都不甘心,娘,你想想办法,难道咱们就这样受凤清杨那个小贱人的气,任她欺压?

婉儿你别气,娘给你想办法。老夫人说的对,时间还长着呢,咱们慢慢来,不要轻举妄动。二夫人安抚着凤清婉。

母女俩回去的路上又咒骂了凤清杨和陈氏一番,才没再说话。

凤清杨本身倒是轻松的很,陈氏身上的毒解了,现在没什么事让她担心的了。

鹅黄,给我沏茶,端盘点心过来。凤清杨推开门,让外面的人进来。

是,郡主。鹅黄听了,拉着绿意一起去。

赵嬷嬷看着凤清杨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没有说话。

鹅黄和绿意一人端茶,一人端着一碟子点心进来,凤清杨问:你们竟然真的端来了点心,厨房的人可为难你们?

为难了,但是郡主和王爷的名头不能没用不是?鹅黄笑道,仿佛刚刚在厨房里,威胁厨娘的人不是她。

凤清杨也不在意,有的吃就好了。娘,你也吃点,这些日子我让人给你准备药汤,再清清余毒才行。

娘听你的,怎么着都行。陈氏欣慰的笑道,她女儿可比凤清婉好太多了。

凤清杨笑笑,转头对靛蓝说道:你和桃红去把若雨和若云叫进来,身为二夫人派给我的大丫鬟,这会儿竟然找不到人了,若是做了什么事,不得摊我头上,还说我管教不严。

奴婢领命。靛蓝笑着应道,脑袋里想着等会儿怎么把那两个人不动声色的教训一顿才好。

桃红和靛蓝在院子外面找到了她们,并且还听见她们嚼舌根。靛蓝拉住桃红,听她们到底再说什么。

……二小姐这样可怕,还被封为郡主,咱们若是像往常一样,会不会被责罚。

想想小翠的下场,咱们就是不与她们是一起的,也不能阳奉阴违,要不是咱们的下场会更惨。

二夫人那里怎么办?若云有些担心的问道。

若雨也不确定,二夫人也是个厉害的人。

靛蓝和桃红两个人听的差不多了,两人站在她们后面,说道:郡主找二位,和我们一起回去吧。

我们才是二小姐身边的大丫鬟,你们来了也只能成为小丫鬟,用什么语气和我们说话呢!若云高声道。

她只知道这二人是新来的丫鬟,不知道是什么来历,若雨刚才跟在凤清杨身边是清楚的,立刻拉住了若云。

若云说话不知分寸,两位姐姐见笑了,我们跟你们回去。若雨瞪了若云一眼,她才安生。

靛蓝忍不住提高了声音:谁是你姐姐!我肯定比你小好吗!

事实证明,女人无论年龄多大,都会在意这个,更何况若雨长相一般显老,看起来说是靛蓝姨母姑姑一辈的,都会认为是理所当然。

靛蓝让桃红押着若云那个丫头,生气的往回走,到了门前,脸上一点儿的情绪都没了。

凤清杨打量了一番,问道:怎么押着她回来?

她出口不逊。靛蓝回复道。

凤清杨点点头,也没有问原由。她站起来,用帕子把手擦干净了才抬头。

娘,您先歇会儿,等会儿我再陪你用膳。凤清杨说道。

陈氏赶紧让她回去,你呆了这么久怕是累着了,快回去歇会儿吧,晚上也不用来了,你在自己院子里吃吧。

好,那我先回去了。凤清杨笑道,精致的脸上,没有丝毫阴霾,陈氏看了脸上也不自觉舒展笑容。

凤清杨指着她们说道:绿意,桃红,还有李嬷嬷,周嬷嬷在我娘这伺候。靛蓝,鹅黄,齐嬷嬷还有赵嬷嬷跟我回去吧。若雨和若云从此降为二等丫鬟,你们四人提为一等,至于小翠,打个杂算是抬举她了。

喏。众人齐声应道,若云本想问她是二夫人点的大丫鬟,一抬头看到如今家中的掌权人,咽下了想说的话。

回到院子里,凤清杨遣散了众人,只留赵嬷嬷一人。

赵嬷嬷想说什么话说吧。

郡主敏锐,老奴有一事相求。赵嬷嬷跪在地上,给凤清杨行了个大礼。

嬷嬷有事直说,不必行此大礼。凤清杨把她扶起来,请她坐下。

赵嬷嬷也不矫情,直接说道:王爷三年前中了毒,这三年皇宫和王府的人,遍访名医也无人可解。听闻药王妙手回春,医术精湛,能让人起死回生,不知您对氵肖魂散可有办法?

氵肖魂散?凤清杨惊讶道,氵肖魂散不是奇毒,什么时候这么烂大街了,前些日子她救的那个人也是中了氵肖魂散。

是,氵肖魂散,无数名医束手无策,只能减缓病症。赵嬷嬷心疼道,这三年没隔半个月,王爷就要遭受一番疼痛,偏偏只能忍过去,用了药都不行。

嬷嬷放心,氵肖魂散我会想办法的。凤清杨说道。

让郡主您费心了。赵嬷嬷松了一口气,脸上都不自觉的带上了笑容,王爷有救了。

凤清杨半开玩笑的说道:怎么说王爷都是我未来夫君,不能让他继续受苦的,我自然会尽心尽力的,

郡主放心,王爷是个很好的人,外界传言不能信。

外面传夜王是什么样,赵嬷嬷自然清楚,怕凤清杨听了会吓到,便解释道:那不过是震慑四方散布的消息罢了,王爷打小儿都很善良,长的又俊俏,您一定会喜欢的。

嬷嬷说什么呢。凤清杨脸红道。

赵嬷嬷没有再说,和凤清杨又说了几句话,便一身轻松的出去了。

凤清杨靠在凳子上翻了个白眼,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不过氵肖魂散……当真这么巧吗?

人走干净了,凤清杨吩咐不让他们进来,自己要待会。她懒散的斜靠在椅子上,出声道:都来了,就出来吧,都没人还躲什么躲。

主子净会说瞎话,刚才还有个人呢。一个清亮的男声,从屋顶上传过来。

主子说没有就没有,你反驳个什么劲儿!这女声娇娇柔柔的,说出的话却不怎么娇柔。

凌霄,竹茹,快下来,房顶有什么好呆的!凤清杨喊道。
查探的怎么样了?凤清杨让药王府影卫去查探陈氏中毒一事,这么多年的一直下毒,一定和侯府的人有关系。

怀疑人不过就是那几个,不过细节还是要查探。

什么事,我怎么不记得了。凌霄插着手说道。

凌霄,你有本事再说一遍?凤清杨抬眼看她,凌霄果真又重复了一遍。

竹茹一巴掌拍在他傲娇的头颅上,怎么不好好回复主子的话,傲娇个什么劲儿。

竹茹,你就向着她吧,哼!下回不带你去吃阳春面了。凌霄哼哼唧唧的威胁道。

我不向着她难道向着你啊!竹茹是凤清杨捡回来的,她那时候被她的父母扔了出来,说她是个赔钱货。她其实还挺感谢她父母,没有直接把她卖给牙婆或者青楼,还被凤清杨捡了回去,让人教导。

凌霄是知道这回事的,没有反驳,凤清杨乐呵呵的看着她们俩拌嘴,呀,怎么不吵了,我还想看呢。你们俩感情可真好,没事吵吵更健康。

谁吵架了。凌霄白了她一眼,不乐意的说道,他们俩感情可好了。

药王楼的影卫护卫侍女都是两个人一组,竹茹来之前,凌霄特别羡慕别人两个人形影不离。

所以竹茹来的时候,他也没有嫌弃她是个女孩儿,而且两个人性格相投,相处的很好。

好好好,感情不好好了吧。凤清杨非常敷衍的说道,不过你们俩在我这个孤家寡人面前秀感情,真的不太好。

凤清杨说话,竹茹向来不反驳,这次凌霄竟然也没有反驳。但是凤清杨发现凌霄白嫩的脸上有可疑的红晕。

呵,男人。

行了,说正事吧,有什么发现?凤清杨一脸严肃,没了刚才随意。

药是从哪儿流出来的不知道,但是应该是夫人平时用的香料里的。香料是管家统一购买,然后分配的,没看见谁动了手脚。至于其他的还没查清楚。凌霄说道。

大量的药神不知鬼不觉的给人使用,也是有本事,我们会继续查探和监视的。竹茹说道。

好,没事,慢慢查,彻查,所有牵扯的人都查出来。凤清杨面上一片冰冷,既然他们中了恶因,自然要尝尝恶果。

是。两人抱拳应道。事情也没有什么好吩咐的,他们俩就是负责这件事的,其他的不用他们过问。

凤清杨看着他们俩笑道:行了,没你俩的事了,可以双宿双飞了。

主子,您这什么比喻,我和他没有关系!竹茹义正言辞的说道。

凌霄看了她一眼,一脸不情愿的说道:她说的对,我和她暂时没什么关系。

什么暂时!竹茹锤了他一下,凌霄反驳她,就是暂时!说完凌霄冲凤清杨抱拳离开了。

竹茹也告辞,追凌霄去了,你给我说清楚。

凤清杨见他俩这么自然,也呆了,这什么影卫。

辛夷,半夏。凤清杨唤道。

主子。两个人立刻出现在她面前,两人皆是一脸淡漠,像个真正的影卫。

查毒一事,你们二人跟着看着点,那两人不靠谱。凤清杨吩咐道。

属下知道了。半夏和辛夷二人领命之后便消失了。

凤清杨感叹道:都是影卫,差距怎么这么大。

等她们都离开之后,凤清杨才让进来服侍。

赵嬷嬷和齐嬷嬷已经对院子休整了一番,若雨和若云被两人使唤的已经疲惫不堪。

靛蓝倒是干的高兴,去花园里挑挑拣拣,剪了好多枝花准备插在瓶子里。

这花儿不错,里面有个白瓷瓶,给我挑一枝插在里面。凤清杨夸奖道。

是吧,奴婢也觉得好看。靛蓝高兴的说道,挑了一支最鲜嫩的花插上了。

做的不错。凤清杨说道,等会儿用膳的时候,桌子上也插一束,增加增加情调。

靛蓝自然很高兴。晚膳的时候,凤清杨看着隔两三盘就一束花,眼角忍不住抽了抽,兴致真高。

鹅黄笑道:靛蓝最大的爱好就是辣手摧花。

我明白了。凤清杨应道。

沐浴之后,凤清杨就让人都离开了,毕竟睡觉周围还围着这么多人,她真的不怎么习惯。

半夜,微风吹开了窗子,吱呀吱呀的响着,凤清杨半梦半醒。觉得有点吵。

不知打哪来的轩辕天冥从阴影处走出来,走向凤清杨的床。

凤清杨的睫毛动了动,翻了个身,没醒。

呵,再装睡,我就亲你了。轩辕天冥淡笑道。

凤清杨一下子坐起来,推开弯腰看着她的人。

是谁!她眯着眼睛,通过月光看清了面前的人。

你怎么来了!凤清杨瞪大了眼睛,手捏着被子往后退了一点。

上次调戏不成反被调戏的经历,历历在目,更是奇耻大辱。

轩辕天冥正好坐在她腾出来的地方,笑道:原来娘子这么欢迎我,我还怕吓着娘子你呢。

谁欢迎你了,赶紧走!凤清杨踢了她一脚,收回来的时候发现脚收不回来了,恼怒道:你放开!

轩辕天冥竟然真的松开她,然后起身。

谁知他起来只是把外面的小灯端进来,放在一旁。

他拨了拨烛火,漂亮的脸上烛光的影子晃来晃去,好看的不可方物。

你……凤清杨还是还是败在美颜盛世下面,没有恶语相向。

娘子,看得见我了?他停下手中的动作,又坐在床边,双手撑在凤清杨两边。凤清杨能感觉到他呼吸的温度,脸红了。

轩辕天冥拉出她的手,摸了摸她手上的戒指,笑道:戒指果然还在娘子手上,娘子真听话。

呸!闭嘴!你给我拿掉。要不是她怎么使劲都弄不下来,怎么可能还允许这么一个不明物体存在。

轩辕天冥一脸无可奈何,让我闭嘴只有一种方法,你是知道的,如果你愿意,我不介意闭嘴的。至于这个,不行,你得戴着。

我,我怎么知道。凤清杨死不认账。

啊,正好,我可以让你重新知道的。轩辕天冥慢慢靠近凤清杨,凤清杨竟然有点紧张

不过凤清杨还是拒绝道:你不准非礼我!

好。媳妇不愿意能怎么办,只能宠着,轩辕天冥的觉悟很高。

凤清杨脸都憋红了,发现轩辕天冥真的退后了,才松了一口气。

轩辕天冥原本只是来看看凤清杨的,没想到她醒了。

不过时辰不早了,他不能打扰她睡觉。

临走之前,轩辕天冥亲了她的脸颊,摸了摸她的头,笑道:睡吧,媳妇。

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凤清杨发现自己枕头边多了一张纸条。

她拿起来看了一眼,发现是那男人昨天走时留下来的,上面之后只有短短的几个字,说是拿走了她的一样贴身之物当做纪念。

看到这个凤清杨一下子炸了。

就算她是穿越来的也知道,古代女子的贴身之物不能随便赠给他人,尤其是她现在还有了婚约。

要是让那什么夜王知道她的贴身之物被其他男人拿走,必定会很麻烦。

她从床上跳下来,几步来到梳妆台前,想要查清楚对方到底拿走她何物。

虽然最近她得了不少赏赐,但她穿戴的还是平常习惯的那些,所以她很快就发现,自己昨天戴过的一对耳环不见了踪影。

可她明明记得昨天他走的时候,自己还没有睡着,所以他到底是什么时候把耳环顺走的?

越想越觉得生气,她用手敲了敲面前的桌子,都出来!

她话音刚落,空荡荡的屋子里就多出了四个人,凌霄打着哈欠问道:主子,你一大早的把我们都叫出来干什么呀?凑桌打马吊啊?

打马吊也不叫你好吗?凤清杨没好气地回道。

主子,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见自家主子成功地被凌霄带歪,竹茹无奈地把她拉回了正题。

哦,对!被她这么一提醒,凤清杨这才想起自己叫他们出来的目的,你们几个昨天晚上就没发现有人闯进我屋子里吗?

有人闯进来?听到她这么说,其他几个人都是脸色一变,就连凌霄都收起了傲娇的样子,正色问道,是什么人?

你是影卫我是影卫?凤清杨被气笑了,不光有人闯进来,而且你主子我还丢东西了,难道你们不应该好好地反省一下吗?

旁边一直安静当背景板的辛夷,听见这话皱眉问道:主子丢了什么东西?

倒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关键……凤清杨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说才好,哎呀算了,这件事我自己处理吧。

那是不是就没我们的事了?凌霄说着又打了个哈欠,他昨天追查陈氏中毒的事到后半夜,

想得美!凤清杨不满地冷哼一声,你们身为我的影卫,却保护不了我的人身和财产安全,难道不应该受罚吗?

属下甘愿领罚!四个人异口同声道。

凤清杨目光在他们四人身上转了一圈,可是我身边也不能没有人,所以只能罚你们其中一个,正好我这里缺了味药,不如你们谁自告奋勇回去拿一下?

我去吧。竹茹主动站了出来。

行,那就辛苦你了!凤清杨点点头,见凌霄也要跟着她一起离开,连忙出声阻止道:你给我回来!

凌霄停下来看着她,主子还有其他的吩咐?

我让竹茹自己一人回去,你跟着凑什么热闹?凤清杨说道。

竹茹瞪了一眼凌霄,你留下来保护主子。

不行!凌霄却不同意,反正这里还有辛夷和半夏在,也不缺我一个,我要跟你一起回去拿药。

如果让你也回去的话,那还算什么惩罚?凤清杨不悦地眯起眼睛。

凌霄还想再说什么,却听到她又说道:竹茹,你在药山待够十天再回来。

是!

知道主子是故意的,凌霄顿时不敢再开口了,他绝对相信只要自己再多说一句话,主子还会故意继续延长竹茹离开他的时间。

看着他一脸憋屈的样子,凤清杨心情总算好了一些,站起身拍着他的肩膀安慰道:如果你想尽快见到竹茹的话,就去给我查清楚昨天晚上那个人的身份将功补过,懂吗?

知道了。凌霄答应着,不情不愿地离开了。

挥手让辛夷和半夏也退下,凤清杨低头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这才拉开门叫来桃红和靛蓝给自己梳洗更衣。

梳洗完时辰已不早,凤清杨带着两个丫鬟准备去见陈氏,却不曾想在路上遇见了二夫人。

原本想装作没看见,但二夫人却不想就这么放过她,目光挑剔地将她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你这是刚刚才起身?

凤清杨眉头一扬,正要说话却被她身边的丫鬟巧儿打断了,二小姐这就不应该了,就算在庄子里时不用守规矩,可现在都已经回到侯府了,二小姐难道不怕被人看笑话吗?

主仆两个一唱一和,话里话外说她没规矩,凤清杨冷笑一声,看来经过昨日那些事,你们两个还是没有学会怎么跟我说话。

你……二夫人见她目中无人,下意识就想要发作,但是转念想到前日老夫人跟自己说的话,她又只能咬着牙强忍了下来。

巧儿平时跟着她作威作福惯了,完全不知道什么叫做收敛,对着凤清杨继续叫嚣道:本来就是,侯府每日晨昏定省都有严格的规矩,怕只有那些乡野人家才能睡到日上三竿起身。

你给我闭嘴!这次没等凤清杨再说什么,二夫人就厉声喝止了她,怎么跟二小姐说话的?马上跟二小姐道歉!

巧儿没想到会被她骂,嚣张的气焰一下子灭了。

我说的话你没有听见是不是?见她站着不动,二夫人气得直接上手掐了她一把,二小姐是何人,能轮到你一个丫鬟多嘴多舌?

她说完又用力打了巧儿几下,边打还边偷偷瞧凤清杨的脸色,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她这样分明就是故意做给凤清杨看的。

凤清杨又不傻自然看得出来,她非但没有出声阻止,甚至还抱起双臂看起好戏来,反正也不要钱,不看白不看。

这边动静闹得不小,不远处的陈氏闻声而来,看到眼前的此番景象不由得惊住了,这是……发生了什么事?

没事,二夫人和她的丫鬟怕我在府里这些日子无聊,便唱戏我看。凤清杨走到她身边,毫不客气拆穿了二夫人的把戏。

听到她的话,二夫人差点儿没有气得动了肝火,这个野丫头是把自己当成戏子了吗?要不是她今天还有更重要的事,肯定要撕烂这丫头的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