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手抚大(po)泱暖 第章梅开二度岳

转眼离清风苑闹剧那晚已过了两日。涉事二人已被关押至大牢,殷如也禁足宫中,但段锦鸢还是有些心神不宁。前世里殷如的势力盘根错节,只动一个亲信,怕是连伤筋动骨都还算不上。

不过倒还真的很想知道,饮了那杯下了媚药的飞觥酿之后,自己这个皇姨娘又是如何自处的呢?

也能如中了媚药还卖弄心计那般轻易摆脱媚药的功效吗?

这日,段珣求了父皇,以担心段锦鸢受惊为由,入宫探望。

寝宫清心亭上,段锦鸢正设了简宴,招待段珣。摈退了左右,兄妹二人浅浅饮了两杯酒,心不在焉的举箸夹菜。

这两日段锦鸢无时不刻不在关注着事情的走向,按皇兄段珣的话来说:当时的情景可是那么多人看在眼里的,更何况殷如也自请禁足寝宫中,同外界失了联系,还能翻出什么天来?

禁足宫中就与外界失联了吗?自己这个哥哥有时候还真的是单纯的紧啊。叹息一声,段锦鸢忧虑道:但愿如皇兄所说吧,只是父皇…父皇他…

欲言又止,段锦鸢神色还未有多少变化,段珣已经明白了她的意思。当下便紧皱眉头,忿忿道:就算那殷如受宠如此,父皇也不能强行庇护吧!

那日事后当自己的妹妹将事情的经过告诉自己时,段珣几乎气的将牙咬碎,心中十分后悔丢马那日没借着偷马贼这一由头将苏蓦北给废了。若是自己的妹妹有个什么闪失,那苏蓦北这人渣就算是有十条命也不够赔的。

如果是废了,顶多承担后果,比这往后的事,不知道要简单多少。

不过他不知道的是,如若事情由着殷如和苏蓦北的控制,就算他堂堂珣王一身武功,也护不住自己的妹妹,甚至自己也会被废去武功,求死不能。

我看那日父皇对殷如也并未深责,之后更是借着那女人抓紧卖乖的机会,为她脱罪。父皇已受其迷惑如此之深,皇兄,你要我怎么不去担心呢!

长此以往,我段氏皇朝都要被这妖姬把持了!

段锦鸢心里暗道,这皇姨娘差不多已经把控朝政了,还需等到长此以往吗?但是这话她又没法对段珣直接说出口,看了一眼皇兄,意气风发器宇轩昂的少年郎啊,暗自下定决心:皇兄,往日都是你庇护我,今后,小妹保护你,决不让那些情形再演!

想到这里,段锦鸢目光莹然:皇兄勿忧,往日是小妹不识好歹误会了皇兄的一片苦心,今后一定明辨是非,再不惹你生气了。

段珣心中一暖,笑道:小妹,皇兄怎会生你的气,你只要好好的,皇兄就心满意足了。更何况如今你如此懂事,母后在天之灵也会深感慰藉的。

正要回话,却听得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不多时,一宫女已行至亭前,正是段锦鸢新近起用的心腹半夏。半夏疾步上前施礼道:公主殿下,霜柔已于天牢内悬梁自尽了!

呼吸猛地一窒,段锦鸢惊得险些失态,四下看了看,低声道:你过来说话。

段珣惊疑不定:此事还未有定论,怎的这宫女竟在牢中自尽了?陡然后背一寒,冷声道:是那妖妃?

点点头,段锦鸢道:我遣人去牢中,本抱着策反的念头,未曾想计划还未实施,人就先被灭了口。扭头问身边的半夏:几时的事?

回公主,两个时辰之前。

两个时辰之前?那岂不是朝会的时候?段珣哑然。

段锦鸢却道:两个时辰之前的事,怎么此时才回报?出了什么事?

公主,奴婢按您的吩咐今日再去天牢,霜柔口风已经有所松动。不多时狱卒就来了,说是有人前来探查,让奴婢快些躲避。半夏小心的看了一眼段锦鸢,发现后者神色平静,并没有责怪之意,当下大着胆子说下去:奴婢赶忙避开,但公主的吩咐奴婢不敢耽误,过了半个时辰再去的时候,狱卒却说霜柔已经悬梁自尽了。奴婢看了尸体…确实…确实是…

好了,本宫知道了。段锦鸢柔声道,一个弱女子看见这样惊悚的情景,半夏,难为你了。事情办得很好,这是赏给你的。说话间拿出一封金饼递过去,半夏惶恐接过,心中不由生出几分感激。暗叹自己这主子还真是转了性子,不复往日刁蛮任性,更兼赏罚分明,对这些下人也渐渐体恤起来。看来自己今后的日子,颇有可以期待的地方。

接了赏赐,半夏便知趣的退开。

段珣默然半晌,陡然道:今日朝会之后,我跟随父皇至养居殿,有大臣为苏蓦北求情了。

嗯?段锦鸢深感意外,霜柔倒还有法可想,他苏蓦北如何开罪,竟有人为他求情?

段珣恨恨道:嗯,当时皇兄还未多想,如今看来,怕是那妖妃使的手段了。

压着怒意,段锦鸢沉声道:前脚涉案宫女自杀,后脚就有人为苏蓦北求情,父皇难道不会觉得这事情太巧了吗?话说到后来,已是带了压抑的厉声。果然她段锦鸢还是低估殷如了,身处禁宫中依然有本事不知不觉杀人灭口。就连那进谏的朝臣,怕也是受她殷如所控制。

咱们这个母妃还真是好手段,一桩污秽后宫、构陷公主、违犯宫禁的案子,差不多要被她翻过来了。可惜皇兄这边却无甚证据死咬苏蓦北,按这个走向,父皇怕是要将这事大事化小了。

段锦鸢黯然道:皇兄不必自责,是我大意了。那苏蓦北狼子野心诬陷于我,此时霜柔已死,他大可将事情全数推到她身上去。皇兄若是贸然出手,恐怕还会被这疯狗反过来咬一口,得不偿失。

这副模样看得段珣难受,自家妹妹受了委屈,主凶之人居然眼看就要脱罪。他段珣何曾受过这种委屈,连自己妹妹的仇都报不了。

看段珣一脸忿恨,段锦鸢心中暗叹,宽慰道:皇兄,苏蓦北脱罪恐怕已成定数了。

段珣憋着气道:这朝廷之上,难道由着那些人乱说吗?他们都是瞎的吗?那天晚上的事呢?

皇兄,你也知道,这是非黑白,本就不是由眼看,而是凭一张利口颠倒黑白,凭一双手翻覆事实。

你不明说我也明白,这朝臣,怕是大部分都被殷如笼络,后宫她更是只手遮天。妹妹,且不说咱们两人的处境,就算是这段氏皇朝,恐怕也…

说到这个,段珣便忍不住切齿痛恨,奈何那罪魁祸首深受父皇宠爱信任,空口白话,又怎能清君侧呢?

只是这才两天,那险些毁了段锦鸢清白的苏蓦北居然就要被释放了,父皇是真的不在乎妹妹怎么想吗?这些都不论,那凭空深入禁院的罪过和幕后主使呢?这些父皇都准备不追究了吗?

还真是受蒙蔽至深啊。
正忿忿中,听得段锦鸢说道:皇兄,如今的情形凭我们二人恐怕难以成事,须得有强援才好。

段珣摇摇头道:妹妹不怕那所谓的强援之后反而坐大吗?

段锦鸢自嘲一笑,经历过前世那些羞辱,那种非人的经历,她心性都已改变很多,当下淡淡道:那就看看到底是谁的手段高明了,强援乃是远忧,我们还有慢慢筹谋的可能。但是这宫墙之内,卧榻之旁,潜伏着的可是一条毒蛇啊!

随即懊恼道:小妹往日太过蛮横张狂,以至于树敌众多,对这机谋之事又一窍不通,实在是有心无力…

听了段锦鸢这些话,段珣像想到了什么似的双眸一亮,紧接着又暗淡下来:我当时便是出于此间考虑,欲要拉拢沈逸,哎…只可惜…啊,小妹,我没有要怪你的意思。

皇兄说的哪里话,本就是小妹的错。段锦鸢回话道,心思却已经开始活动开来。

段珣有些吃惊,这个妹妹果真是与以往不同了,从前的她口中哪里会说出都是我的错这几个字来?

二人不约而同的思虑起了沈逸。

段锦鸢肃然道:皇兄觉得,沈逸怎么样?段珣见她说的严肃,有些讶异:我知道妹妹的考虑,但是沈逸…他这个人恩怨分明,睚眦必报。那ri你羞辱于他,又打碎了他最心爱的白玉盏。他害你还来不及,怎会帮你?

段锦鸢长叹一声,清冷的眸中有几分隐忍:小妹何尝不知啊,只是,我们没得选择。

是啊,没得选。谁让偏偏处于生死存亡之际,而这之前又开罪了唯一能够与殷如抗衡的沈逸,谁让自己势单力薄往日仇敌众多,谁让这都是自己造下的孽呢。

既是如此,不管多难,都得自己来还。纵然要践踏自尊、付出惨痛的代价,那也没得选。

那是我段锦鸢欠他们的。

段珣沉吟道:可是,你打碎的那只白玉盏,于沈逸来说非比寻常。虽无人知晓其中由来,但人人都知道,那可是比沈大都督性命还要重要的物件。为兄知道你心意已决,但是,沈逸绝不是那种轻易改变心意的人。这人心思毒辣,手段狠厉。恐怕到时候妹妹你去求他,即便受他百般折辱,他依旧也会翻脸无情。

顿了顿,段珣忧虑道:更何况,即使他肯原谅你,以这人的心性,只怕也是为了日后折磨于你。我的妹妹乃是天之骄女,不能因为此事,去受这般委屈。皇兄会再想办法的。

轻轻摇头,段锦鸢清冷绝伦的面容上浮现出一丝无奈:皇兄所言甚是,但正如我方才所说,我们已经没得选了。她站起身,纤手抚上亭柱。前世,这双手已是斑驳粗糙不成形状。

她不会让那些事再发生的。

目光灼灼的看向段珣:皇兄,小妹知道分寸的。她知道,依自己这位皇兄的性子,断然不会让她去求沈逸。他的这份关心宠爱,这时怕是要成为自己计划中的阻碍了。说不得,也只有将紧要的一些事瞒着他了。

沈逸那日话里话外的意思段锦鸢推敲了良久,那双满带玩味的双眸中的暗示,又有几分是真的呢?

纵然有一分是真的,也值得自己去尝试了。

还请公主拿出诚意来。这句话虽然历经了时日,却依然在耳畔,甚至就连那日沈逸说这话的时候那玩世不恭带着调笑的气息也还原了个十成十。

这个人是比殷如更可怕的人物。

既然他等着自己拿出诚意,那么自己就给他。

什么都可以,哪怕是自己。

决心已下,剩下的便是寻找突破口了。诚如段珣所说,泼酒犹在其次,自己打碎了他的白玉盏才是最致命的错误。那么这突破口,还得从这白玉盏上找。

段珣说道:小妹为何不说话?是在想法让那沈逸原谅你吗?

段锦鸢不置可否的啊了一声,口中喃喃:那个白玉盏…于他而言真就那么重要吗?

段珣闻言顺口接道:依皇兄所见,咱们就别从白玉盏上入手了吧,打都打碎了,就算再找个一模一样的,也不是他所看重的那个了。

嗯??段锦鸢正苦苦思索,听了皇兄的话满脑子只是那句…再找个一模一样的…是啊,虽不能一模一样,但是也足够证明了自己的诚意吧!

想到这里,段锦鸢紧皱的眉眼终于舒展开来,温言对段珣道:皇兄,小妹有一事求你相助。

有事只管告诉为兄便是,怎么这般生分了?

还请皇兄替小妹寻几个能工巧匠,小妹想复原那白玉盏。

段珣哭笑不得,自己这个妹妹还真的是倔的厉害。也罢,就让她去试试吧,总没坏处的。

当下应允下来,眼见日头偏西,这才告辞离开。回去便命人招揽能工巧匠。

过了几日,皇帝段鹤那边便有明旨诏书下发,释放苏蓦北。这之前段锦鸢虽尽力寻找殷如苏蓦北二人破绽,奈何竟一无所得,只能由着事情发生。

苏蓦北爱慕十三公主此事为人所利用,恐有人想借此事离间皇上同贵妃娘娘、公主之间的感情,涉事宫女畏罪自杀,苏蓦北无罪开释。宫内严加整顿。段锦鸢喃喃复述着事情的结果,想起自己的娘亲,心渐渐沉下去。

果然苏蓦北被释放了,想必殷如也要被解除禁足了吧。明着自己的父皇决心追查到底,谁不知道他其实是袒护那个妖妃呢。甚至还被她找准机会,来了个大清洗。

自己前世也真是极蠢,才只一味的胡闹。那般小孩似的撒泼,也只能称其为泄愤。若是自己再早醒悟一些,提前暗中布置自己的势力,就能扳倒这妖妃了。

收拾起这些胡思乱想,段锦鸢看了看天色。此时天刚过午,有些许阳光从云层中透出,天色却有些暗沉。

一副山雨欲来的模样。

方才她接到了皇兄的飞鸽传书,说是白玉盏还原得有眉目了。段锦鸢当即令人前往养居殿同父皇报备,自己却是急匆匆出宫寻兄长段珣去了。

本来段鹤不是很喜欢段锦鸢时常跑出宫,但是一想到前些时日自己的宝贝女儿凭空受了许多委屈,心早已软了。况且段锦鸢也只是言明要去看皇兄段珣,再加上性子乖顺了许多,又念及段珣段锦鸢一母同胞,终是不忍,多往皇兄那里跑,也是情有可原。遂允她一月内去段珣那里不必请求他的旨意。

刚到段珣府邸门口,就看见王府的管家在门口候着。一见她,立时迎上来恭敬道:公主殿下,王爷在等您。

段锦鸢也不耽搁,这一月来她几乎日日往这里跑,为了还原那白玉盏耗费了不少心血。如今已有眉目,岂不心急想要一观?
大堂上,段珣坐在上首,手中捻着一个精致的白玉盏。见妹妹来了,原本严肃的神情顿时舒展开来。

小妹,你来看。

段锦鸢按捺住激动地心情,缓步上前,接过那白玉盏细看。

精致剔透,虽不完全相似,却也算得上是能尽的最大努力了。长舒一口气,段锦鸢小心接过白玉盏,放入旁边管家捧过来的一方精致的锦盒内,盖好。

殷如对她的行踪早已生疑,已经来不及打造一个更好的了。

皇兄…

段珣像是知晓段锦鸢心中所想,挥挥手止住段锦鸢的话,笑道:皇兄明白,跟我来。说罢便领着她穿过府邸,来到一处偏僻院墙底下。这才正色道:这里有一处暗门,为兄再派两个心腹暗中护着你,殷如的眼线想必盯着正门呢。

看段锦鸢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段珣摇摇头,揉了揉段锦鸢的头发,温言道:小妹,一切小心。为兄还是那句话,办法是人想出来的,不行还有为兄呢,切莫委屈了自己。

段锦鸢鼻子一酸,颤声道:小妹知道。

去吧,这边为兄帮你遮掩着呢。

嗯。

段珣不知在何处按了一方按钮,围墙上顿时缓缓露出一扇小门来,仅容一人通过。段珣身边随从一人当即一矮身子钻了进去,段锦鸢随后。另一随从进入之后,段珣小心的关闭了暗门。

有了段珣随从的护送,段锦鸢轻易就到达沈逸的府邸。

你们在外面等着本宫吧,遣一人回去向皇兄报信。段锦鸢说完便提起裙角,一步步拾级而上。

沈逸的府邸不算奢华,大门也建得古朴厚重。门两侧各有四名将士持刀站岗,同一般都督府邸不同,门前护卫好似并不刻意追求姿容雄壮,反而散发着一股漠然的冷意。

其中一面容遭毁的士兵见她上前,当即往前一步,滔天杀气自然渗出,沉声道:此乃沈逸都督府邸,来者何人,通报姓名!

段锦鸢暗自心惊,方才她险些被这气势给镇得心神震荡。暗道,沈逸果然是从尸山血海中拼杀出来的,看门儿的也一股子杀气。平常人还真未必受得住。当下收拾心情,不卑不亢道:本宫乃十三公主段锦鸢,有要事求见沈都督,还请这位…兄弟通报一声。

那士兵闻言顿时皱眉,沉下脸来,口中说道:你便是十三公主?另一旁的侍卫闻言纷纷转过头来,盯着段锦鸢上下打量,神色极是阴沉。

毁容侍卫嘴角有一丝不屑,好整以暇的就那么看着段锦鸢。

段锦鸢被看得有些不自在,虽然在来的时候已经做好了许多心理准备,未曾想这些跟着沈逸从地狱里爬出来的士兵竟然这般可怕,却也愈发坚定了不计一切代价也要求得沈逸原谅的心思。

于是姿态放得更软:还请这位兄弟通报一声。说着,这边递上一盒细软。

那侍卫嗤笑道:十三公主的兄弟?我等低贱的武人可不敢当。看都不看段锦鸢手中的那盒细软,人却转身朝里走去。

段锦鸢暗暗舒了口气,强自忍着焦灼看着那士兵往里走的背影。

周围其余侍卫却是笑开来,纷纷道:阿七说不敢当十三公主兄弟这一身份,我等可不怕。

是啊是啊,他读过几天书,咱们可不是。

嘿,十三公主的兄弟,那可不是皇子吗?

咱们也应当封王不是?

哈哈哈,说的是,咱们封王,主子就是皇帝。

那劳什子皇帝,呸,狗东西,忠奸不辨,若不是咱们主子在,哪有他这安稳天下坐?你说是不是啊十三公主?

段锦鸢听了这些粗鄙之言,心中虽怒,面上却不敢表露出来。说她也就罢了,侮辱她的父皇,那可是万万不能。但如今的情形,也只能将这般侮辱生生咽下去了。毕竟更难咽的刀子她都吞过,还会在乎这些吗?

当即微笑道:这位兄弟话说的不错,没有你们这些将士拼死厮杀,哪得国中安宁呢?

那几个侍卫倒是没想到一向跋扈的十三公主居然会这般说话,愣了愣,神色有些晦暗不明。

但转眼又粗鄙笑道:哦?没想到你个小娘们,倒是还挺识大体。今日到我主府上作甚?

旁边一人放肆笑道:女人来找男人还能是做什么,自然是找相好了。

哈哈哈

哈哈哈

公主殿下,我等可是听说过你当时所放的狂言,不知道公主殿下您贵人还记得否?

说的是说的是,什么…就算做驴被人驾骑,也绝不会求我们这种武夫粗人,我呸!小娘皮。

既不是求我家都督,今日所来为何?

肯定是来求着爬上都督的床榻啊,哈哈哈!都督向来对咱们极好,他老人家尝过之后,说不定还能分赐与我等。

这辈子尝到公主的滋味,哈哈哈,那他娘的也值了!

公主殿下,听闻你和那苏家的小子相好,怎的如今又来寻我家主子了?

怕不是那小子功夫不行吧哈哈哈哈!

段锦鸢只是微笑,并不答话。

不远的一处阁楼,沈逸左手持壶正畅饮,一边看向大门。旁边被唤作阿七的侍卫低声道:主子,是否要…

沈逸淡淡道:不必。

那毕竟是…公主殿下。

哈…仿佛像是听见什么笑话似的,沈逸嗤笑道:阿七,你何时竟在意起皇室来了?

属下惶恐,属下是…

好了,我知道你的意思,无非是怕我被刁难罢了。他回头看向阿七那张丑脸,冷着脸道:本都督只对自己的弟兄负责,至于流言刁难。呵,阿七,只要拳头硬,有那些人说话的份吗?你看看你自己这张脸,跟我出生入死多少回,还有其他死去的兄弟,你难道忘了吗?他们只能仰仗我们,都是些废物罢了。废物还要求什么尊严,笑话。

沈逸语气冷冽至极,狭长的眸子邪气更甚。

属下明白,那十三公主…

沈逸听到这个名号,罕见的勾起玩味的笑容来。无所谓道:让她吃点苦头也好,不然皇室的糖吃太多了,怕是会把牙崩坏。

低头想了想,又道:看着差不多了,便去放她进来吧。啜饮一口酒,喃喃自语:我倒要看看,十三公主,你要怎样拿出诚意。

阿七敏锐的发现,自家主人眸中闪过一丝冷厉。心中森然,不由暗中同情起那位十三公主来。以他对主人的了解,每当沈逸露出这样眼神的时候,无不是将对方利用完之后狠狠的玩弄致死。

更何况这个十三公主,之前还不知天高地厚的得罪了主人。

那个白玉盏,可是主人看得比性命要重要的物件。若不是铆足了劲要彻底摧毁这十三公主,他当时会就那么放过那个蠢女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