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艳春色 使劲真大用力再深点

他害羞什么?

王爷,我……

桂婆羞愧难当,昨晚她是故意膈应白若雪,才将话说的那么难听,哪知这不知羞耻的货色,竟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来,一点都不觉得丢脸!

桂婆,这话你可别不承认。我院子里的人都听见了!白若雪一句话堵的桂婆说不出来话。

够了!叶修晨神色冷沉地开口。

脸颊上可疑的红晕褪下,他重新恢复了寡情的模样,桂婆年纪大了,难免犯糊涂,王有德,送桂婆回去休息。

然后呢?这就算了?白若雪不悦,一句道歉都没有?这话传出去,我王妃的脸面还要不要了?

提到脸面两个字,叶修晨忽的露出嘲讽的凉意,你拦我轿子的时候,可曾想到脸面二字?

你!白若雪气急。

叶修晨瞥了她一眼,没事人似的出府去上早朝了,在场的下人见王妃吃了瘪,全都绷着脸不敢笑出声,肩膀抖阿抖,忍的好辛苦。

白若雪气鼓鼓回了屋子,脑袋里一直想着一个问题:桂婆昨晚说的那句,她家小姐没有金贵的福气,被鸠占了鹊巢。

什么意思?她家小姐又是谁?她就是那只占了别人窝的鸠?

你们几个,给我说说,这个桂婆是什么来头。白若雪进了屋,点了几个丫鬟进来,逐个问。

几个小丫鬟都是战战兢兢,没想到她会问这个问题,眼神躲躲闪闪,半天说不出话。

白若雪眼睛一眯,她何等聪明,一眼就看出来……这里面有猫腻!

不动声色挺直腰杆,她端着茶盏,眼神却无声地给出了压迫感,几个丫鬟垂着脑袋,连手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清水看这情形,站了出来说道,王妃一向喜欢清净,这大热天的,院子里人太多,难免扰得您心烦,不如奴婢挑几个丫鬟拖走得了……

白若雪淡淡一笑,茶盏放下的声音虽轻,却恍如一块大石头砸在丫鬟心头上。

噗通!

几个丫鬟齐刷刷跪在地上磕头,王妃,奴婢们也不太清楚桂婆的来头,只怕说错了话。王妃若是不怪罪,奴婢定会知无不言。

好,你倒是个聪明的。白若雪掀起眼皮子看过去,唇角牵起一抹赞赏的淡笑,那就把你知道的,说出来给我听。

小丫鬟战战兢兢地匍匐在地上,不敢抬头。

回王妃的话,三年前,王爷有一位喜欢的姑娘,只可惜那位姑娘没福气,没等到王爷娶进门…人就没了!这桂婆正是那位姑娘的奶妈,王爷对那位姑娘有愧,才会将桂婆带进府中,礼遇有加…

没想到,这叶修晨也是一个有情有义的痴情种?

白若雪抬起丫鬟的下巴仔细瞧了瞧,随口问道:长得倒是清秀,你叫什么名字?

回王妃的话,奴婢名叫清秀。丫鬟额上挂着细密的汗,下巴被王妃抬起,她是大气也不敢喘。

白若雪愕然,模样长得清秀,连名字也叫清秀,有趣!

我身边不需要这么多下人伺候,清秀留下,其余的丫鬟,各自赏银十两,去找王管家要回你们的奴契,出府奔前程去吧。

清水领了命,领着其它丫鬟去操办了。

响午时分,天气闷热。

王有德恭敬地站在门口迎接叶修晨回府,王爷,您先用膳,还是先沐浴?

叶修晨只平静问了一句,她可有闹?

和昨天问的话一样,王有德干笑道,王妃没闹,这会儿大概是无聊了,正在四处找乐子呢。

找乐子?哼!男人眉头微蹙,抬脚进了府。

另一头,白若雪把整个王府溜达了一遍,出了满身汗。听清秀说,王府有一间极好的浴房,便让清水和清秀备了衣服,三人往浴房去了。

这府中的回廊雕工精致,比山寨里面强多了,除了总有人跟在屁股后面不自由,其余一切都是寨子比不上的。

只是,越往前走,看见的丫鬟仆人就越少,建筑也比后院越发精致宏伟了。

白若雪进府后,一直不知道叶修晨住在哪里,莫不是在这里?

来到一间低调却严肃的院子前,清秀不敢往前走了,白若雪没什么好顾忌的,一脚踩了进去。

小院子不大,耳朵动了动,这里好像有动静。

白若雪含住食指,沾湿了往窗户上戳去,就见一个人站在水中微微侧身,白皙的身材上是紧致的线条,让人忍不住想流口水。

事实上,她真的发出一个吞咽的动作。

咕噜——

细微的声响惊动了屋子里的人,叶修晨猛地回头看向窗户,目光如炬宛如狼
哗!

屋内水花四溅,男人硕长的身体从水花中跃出,长臂一捞取下屏风上衣物迅速皮上身,一个呼吸间白若雪就啥也看不到了。

靠,应该早点来!

白若雪惋惜之下一拍大腿,啪的一声,却更加暴露了自己的位置。

谁?叶修晨速度极快,抽出长剑纵身跃来。

白若雪还没反应过来,只觉胸口一紧,身体悬空而起,一阵天旋地转过后,重重一屁股摔在屋内的地板上。

叶修晨一手持剑横在她的脖子上,另一只手慢条斯理的束着自己的腰带。

白若雪哪见过这阵仗,吓得魂都飞走了,稍安勿躁啊夫君,冲动是魔鬼!你的手千万别抖,不然你就要做鳏夫了!再说,你身材这么有料,让我看两眼也不会掉一块肉,昂?

看这男人没有杀她的意思,白若雪才镇定下来,伸出食指轻轻推开脖子上的剑,陪着笑脸,不正经的目光在他身上游走。

叶修晨微眯了眼睛,手一动,利剑拍开她的手,剑刃更加贴近她的脖子,冰凉凉的触感让白若雪瞬间起了鸡皮疙瘩。

王爷!这这,这是王妃啊……剑……您的剑……

清水急忙跑过来,只见主子色眯眯地盯着叶修晨,居然连横在脖子上的剑都不管了,真真儿急坏了!

叶修晨无动于衷,白若雪笃定他不敢伤自己一根汗毛,眨了眨眼睛,道:夫君,你这么凶,人家怕怕……

叶修晨:……

她这是娶了一个假王妃?

他脸色铁青了起来,猛的收回剑转过身去,冷沉沉地开了口: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再有下次,当心的你项上人头!

白若雪悻悻地摸了摸脖子,不要脸地凑上去,夫君,你看我来都来了,就让我伺候你沐浴吧,人家是你的王妃,伺候你是分内之事啊!

想到她刚才打量自己的眼神,叶修晨已经自动把她等同于女流氓了,脸色不变,耳根却可耻的浮现出一抹红晕。

他眸色阴沉地瞪了白若雪一眼,正想赶人,外面就响起敲门声。

进来!叶修晨把剑归鞘,给了白若雪一个警告的眼神。

王有德一个趔趄跑进来,差点摔倒在地上,王爷,不好了,桂婆她……没了!

白若雪停了步子,眉头一蹙,人没了是哪种意思?出门右拐走丢了?

心里正疑惑着,王有德忽然朝她看过来,眼神带着很深的暗示意味,显得忒古怪。

叶修晨皱眉,声音倏而冷了下来,死了?

死了!王有德补充说,桂婆是被人杀的!

叶修晨沉默下来,深深看了白若雪一眼,紧接着,迅速整理服饰抬步离开浴房。

白若雪眯了眯眼睛,看着这一前一后的主仆,感觉自己好像糊里糊涂掉进了一个陷阱。

可她才刚到王府一天,怎么会得罪人呢?

旁边的清水早已脸色苍白,小姐,奴婢觉得,这事……这事有蹊跷,像是冲着您来的……

闭嘴,有话回去再说。白若雪瞬间就冷静下来,打断清水的话,转身向外走。

小姐,要不要派人回山寨,告知老爷一声?

不必!这点小事都要回山寨搬救兵,她就真的成废物了。叶修晨本来就看不起她,不能再留下话柄。

她拧着眉,跟着叶修晨一路来到后院湖上的亭子里,据说这亭子是叶修晨给那位心上人修的,名字就叫相思亭。

桂婆躺在池塘旁,尸体有一半泡在冷水里,脸上被刀片划得稀巴烂,死相十分难看。

禀报王爷,小的刚才来的时候就看见这池塘边上有一个人趴着,走近一看才发现是桂婆,探鼻息的时候,人已经是没了。

叶修晨嗯了一声,亲自上前指挥人把尸体捞出来,用白布遮住。

府中下人不敢靠近,都在远处围着,白若雪站在人群里一句话都没说,就感觉大家的视线纷纷聚在她身上。

王妃白氏。叶修晨忽然开口,目光穿过人群落在白若雪身上,声音宛如冷刃,这件事情,你作何解释?

白若雪面不改色,瞥了一眼地上的尸体,平静的把视线收回来,反问道,解释?我要解释什么,请王爷说清楚一些。

桂婆昨日和你起了冲突,今日就无辜丧命,本王需要一个解释,现在,给你一个狡辩的机会。

狡辩?白若雪被他逗笑了。
说她狡辩,这是连调查都免了,直接给她定罪吗?

白若雪毫不避讳的对上男人的视线,我昨日刚打了她,她今日就死了,不仅王爷需要解释,我也需要一个解释!

死寂的气氛险些让围观的下人闷死在池塘边。

风顺着微暗的暮色来,将男人的衣袍吹动翻飞,叶修晨脸庞上清冽寡淡,始终没有一丝波澜。

从这里到桂婆的住处,必须经过本王的浴房,王妃今日好兴致,刚进府第一天就寻到了本王的浴房?真是巧!

是啊,真是巧!

白若雪也轻笑着,这王府我是第一次来,就这么巧的提前知道桂婆会经过这里,又这么巧的出手杀了她,还不让府中下人发现。

她回头,眼中有了丝丝冷意。

杀人越货,那是白家祖传的手艺,整个天耀皇朝无人不知。王妃盛名在外,又岂会不懂这祖传的本领?

叶修晨声色冷冽,步步紧逼,像是认定了白若雪就是凶手。

王侯犯法与庶民同罪,王妃也不能例外,先禁足贤淑院,事情调查清楚之前谁也不能放她出来。

叶修晨神色凛冽,一锤定音,那些离得近的下人一个个避让开,甚至看向白若雪的眼神,倶是鄙夷和厌恶。

王妃出身土匪窝,这下更证实了土匪本性。

白若雪没理会那些人的目光,走过去掀开白布。没人知道她要干什么,叶修晨也拧着眸子。

她如玉的小手摸了摸桂婆的脖子,把显眼的指痕盖住,王爷,桂婆是不是我杀的,你一看便知。

叶修晨不肖走近,眼力自是极好,将白若雪的手与桂婆脖子上的掌痕大小对比,不一致的细节看的清清楚楚。

桂婆不是溺死在池塘里,而是先被人掐死,又扔进了池塘。

和白若雪的小手对比,凶手更有可能是一个男人,或者上了年纪的女人,绝不会是府中这些刚及笄,身体还没长开的丫鬟或白若雪。

叶修晨抿着唇角,深邃的眸子幽深莫测,扫过在场的人,吩咐王有德,将尸体收敛,好好安葬。

一场闹剧无疾而终。

白若雪冷笑,背后的凶手陷害她不成,这下桂婆白死了。

不过,叶修晨并没有当众为她洗脱嫌疑,不管她走向哪里,府中下人都战战兢兢的跑开,缩在一旁不敢靠近。

回到住处,白若雪一言不发。

王妃,王爷是什么意思?不仅不忙你,还故意使坏!清水忍不住了,憋了一肚子气,奴婢这就回山寨一趟,让老爷给您撑腰,小姐可不能让他们随便欺负!

白若雪没有理会清水,继续看着手里的帕子。

这是她从湖边发现的,按绸缎和绣样,这帕子的主人肯定是个有钱人,刺绣的功底极好。

她没有交给叶修晨,是因为她要自己查,叶修晨恨不得把她赶出王府,肯定不会帮她,说不定还会借着这个机会落井下石呢。

你会做女红吗?她问清水。

不……不会!清水红着脸,小姐,咱们是土匪出身,又不是大家闺秀,我学这个干嘛?

说的也对。

这下白若雪开始头疼了,从没学过刺绣,让她鉴定这帕子,就等于牛嚼牡丹。

问了也是白问,清水搅动着自己的手指,王妃,您舞刀弄棒还行,这赏花的事……还是别为难自己了……

夜深,一个黑影从王府中溜出,朝着另一个方向跑去。

细细瞧去,竟是白日在王府中死去了的桂婆!桂婆在路上还不时往后看一眼,像是在忌惮什么。

在巷子里绕了几个圈,确定身后没有人跟着,桂婆才迅速停下来,从宁王府的后门溜进去。

守门的侍卫没阻拦,像是已经习惯了桂婆这样半夜进出。

什么人?府中一个丫鬟起夜,刚巧看到了桂婆,立刻上前拦住。

桂婆在这宁王府中,显得安分了许多,被小丫鬟截住也没发脾气,只是贴近了轻声说道,你速去禀报宁王和小姐,就说桂婆来了。

你在这里候着,不要乱走动。那丫鬟看了她几眼,向府中深处去了。

桂婆连连点头,站在原地踱步,脚步声在寂静的夜里有些凌乱,让人听着烦躁。

不消一会儿,那个丫鬟就回来了,看着桂婆轻轻点头,桂婆,王爷让您去,请跟奴婢来吧。

桂婆急忙点头,随着那奴婢往前走,入眼是一片假山,越过假山,后面还有些树木以及流水,但这里似乎是封闭的,四周尽是死寂。

到了,桂婆自己进去就好。那奴婢福了福身子,未等桂婆发话,就端着步子离开了。

桂婆心中不满,撇了撇嘴,但也分得清是非,急忙走进了屋中。

上方的椅子上坐着一男一女,桂婆一见这两个男女就跪了下来,眸中满是恭敬。

宁王,小姐,奴婢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