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蚤货你是不是欠c 现言很肉到处做

二小姐回来,最近儿瞧她威风的很,连二夫人和大小姐近来都避其锋芒,你可不要往前凑,小心惹恼了她。

放心,我岂是那般不识抬举的人,还要多谢你的提醒了,不过咱们还是少说话好,隔墙有耳,若是被人听了去告状,咱们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这是自然,咱们快些走吧,不然嬷嬷责罚了就不好了。

嗯,走吧。

胡说!隔着花草树木,要去找凤清杨麻烦的一行人听见这话更生气了,偏偏还不能揪出来,要不然就是坐实了传闻。

二夫人气的拽掉一朵花踩在脚底碾碎才好受一点。

找到正在惬意的歇着的凤清杨和陈氏,二夫人冷笑着走到她们面前。

姐姐最近威风啊,听说下人都害怕了。只怕是姐姐这样肆意打骂下人,是不是不太合适?二夫人一副我很善良的样子,但单单那脸上的刻薄相就破坏了这些冠冕堂皇的话。

凤清杨轻轻推推陈氏,这次她没有亲自出面。

陈氏见状,反应过来,淡定道:你既然称我为姐姐,就该知道这些不是你应该过问的。更何况几个以下犯上的丫鬟,我还打骂不得?

哟,这才几日,姐姐即变得这么能说了?二夫人气道。

那凤清杨呢?信不信我现在就让人把她送走,让你再也见不到她!

你敢!凤清杨是陈氏的逆鳞,二夫人又是这般威胁她,陈氏冷声道:清杨乃是长安郡主!岂是你一个妾室可以任意摆布的,一个贱妾胆敢冒犯郡主,还不谢罪!

凤清杨看着陈氏有模有样,心里很是愉悦。

好,好,好!二夫人见陈氏竟然都敢呵斥她了,连称了三声好。姐姐怕是忘了,侯府是谁管着的,就算是郡主,在我这里,都得听我的!

凤清婉见陈氏竟然敢呵斥她娘,也气不过的骂道:大夫人最近威风了。说话都带底气了。之前给本小姐的钗还有允诺的东西,怎么还不双手奉上!没有那个命,就别摆那个谱!

坐着听娘亲大显威风的凤清杨从凳子上起来,一脸瞧不起的缓步走向凤清婉:是不是对你太温和了,不长记性,竟然这么对我娘说话。

二夫人气不过,一把推开凤清杨。若雨,按住陈氏!让你逞能,不顾及你娘,呸!

若雨不知该如何动作,陈氏却一把她推出去。

若雨没有站稳,撞到二夫人她们,吓得立刻跪下谢罪:夫人,奴婢不是故意的。

二夫人一脚踢开她,责问她:姐姐这是什么意思,看我们母女俩不满么!来人!给教训回去!

嗤,老奴我活了这么多年,还真是第一次看见这样的好戏呢。

赵嬷嬷同刘公公一同过来送丫鬟,她让已经出现过在侯府的刘公公在那等会儿再过来,自己进来瞧瞧,没想到一过来就看见这么出好戏。

你个老奴才!打哪儿来的,胆敢嘲笑本夫人!二夫人呵斥道。

赵嬷嬷没理二夫人,先是对陈氏和凤清杨行礼,故意道:见过夫人小姐。

嬷嬷不必多礼,请起。陈氏见赵嬷嬷气度不凡,又是过来帮她们的,连忙虚扶道。

二夫人气的发抖,这是当众打她的脸!

她身边的丫鬟巧儿见此连忙当二夫人的嘴,哪儿来的奴才!眼瞎了见着我们夫人小姐不行礼,还口出不逊,快来谢罪!

放肆!赵嬷嬷冷呵道:是谁给你胆子这般说话的!

巧儿连忙看向二夫人。夫人…

二夫人气的心肝疼,挥手道:掌嘴!给我打!这个看东西,打的她知道该怎么说为止!

还不快去!凤清婉踹了丫鬟一脚。

嗤!凤清杨没见过这么没有眼色之人,她走过去,看着准备动手的众人讽刺一笑:脑子是个好东西,只可惜你们没有。

你!二夫人气的差点吐血。

这时候刘公公带着侍女嬷嬷们过来,向凤清杨行礼之后,乐呵呵的说道:这里怎如此热闹,不知道有什么喜事能让杂家也乐呵乐呵?

二夫人见刘公公过来了,立刻平复了怒气,扯出来一张笑脸对刘公公说道:不过是老奴才以下犯上罢了,不值得公公您费心。

老奴才…?刘公公看着站在陈氏身边的赵嬷嬷,不会说的是她?

刘公公甩了甩拂尘,不动声色的问道:是哪个老奴才,竟敢以下犯上?

凤清婉立刻指着赵嬷嬷,一副快意的模样。就是她,以下犯上,不知礼数,之后我们会教训她,就不用公公费心了。

哦。刘公公笑了,确是,还能站着挺不容易的。

那是我娘心慈。凤清婉说道:这些就您就不必关心了。

是了,杂家不该关心的。

刘公公走到凤清杨面前说道:杂家身后都是王爷给您挑的侍女嬷嬷,您先瞧瞧?他们也快来了。

凤清杨知道刘公公说的他们是谁,便认真的看了起来。

放眼望去,都不是简单的丫鬟,从神色和姿态上,一眼就能看出都有武功底子。

凤清杨笑着拱手道:有劳您费心了。

应该的。刘公公甩了甩拂尘,没有再说话,等候着不远处匆匆赶来的凤淮阳和老夫人。

侯爷,老夫人。刘公公行礼道。

老夫人笑着说道:劳烦嬷嬷和公公走这一趟了。

来之前,便以从下人口中得知,此次公公还有嬷嬷是为何而来。

不麻烦,还能看见我刘全半辈子都没见过的闹剧,甚好。

刘全虽然这样说,但是面上却没有一点笑意:方才看见二夫人和贵府小姐辱骂长辈,骂赵嬷嬷老奴才,还扬言要收拾王爷的奶娘,能这般大开眼界还真是第一次。

老夫人闻言魂都丢了好几魄,这惹谁不好,竟惹王爷奶娘,立马阴森着脸对不争气的二夫人嚷道:你还愣着?还不赶快给赵嬷嬷赔礼道歉!

二夫人心里发慌,腿都被吓软了,才呐呐的向赵嬷嬷行礼。方……方才出口不逊,不知嬷嬷身份,这厢赔礼了,还请嬷嬷大人有大量。

呵,老奴不过是个奴才,担不得二夫人的道歉。赵嬷嬷嗤笑道。

二夫人闻言不敢再说话,心里想着这下该如何是好,只能和凤清婉站在一旁不再出声,以免说多错多。

老夫人见二夫人道歉不好使,便拉着笑脸和赵嬷嬷说话:小辈不懂事,还请嬷嬷不要介意,回去自会好好教诲一番的。

赵嬷嬷没说话,就算这个事儿过了。

老奴不过是个奴才,骂过也就算了。但,王妃这事可不能就么算了。赵嬷嬷不会捏着这件事不放,但是王妃的事儿,哪这么容易过?
还有什么?老夫人疑惑的问道,至于刚刚说的二夫人教训陈氏和凤清杨,老夫人觉得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赵嬷嬷惊讶道:原来贵府辱骂郡主和王妃,竟然可以如此不当回事,不知道贵府哪来的胆子!

嬷嬷这句话就严重了!老夫人肃着脸说道:姐妹吵架,算不得辱骂,还有郡主,这里没有郡主,谈何以下犯上?

贵府真是忘事,前些日子咱俩刚替圣上宣读圣旨,这才没过几天,就算不得数了?刘公公在一旁冷笑道,双手抱拳遥敬皇宫的方向。

凤淮阳连忙赔罪,家母近日身子不好,没有过问府内之事,多有得罪,还望海涵,刘公公别记在心里。

刘公公见凤淮阳这副模样,奉劝道:侯爷应该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不仅你该知道,家中妇人孩童也理应知道,若是冒犯了上面,便是天王老子也救不得你们。

多谢刘公公提点。凤淮阳心中一惊,刘公公这句话什么意思,是上面对他不满了吗?

老夫人沉默不语,心中却是恼怒了二夫人。

老身现在知道了,多谢二位提点。老夫人微微行了一礼。

赵嬷嬷哪能这么轻易放过,她暂时要在这里住下,不立威日后谁都能拿她作威作福。

她面上一副奉劝的模样,实则讽刺道:贵府的规矩着实上不得台面,日后面见圣上,见王爷,就以这副妾位训妻的规矩见吗?不知道圣上王爷会不会省事,尊不尊卑不卑,一点规矩都没有,日后丢的是王爷的脸。王爷的脸,就是圣上的脸,不知道贵府的人,敢不敢丢。

方才的那阵仗,老奴我还真是头回见,身为妾的抬手就敢打主母训嫡女,庶女辱骂长辈,为所欲为。丫鬟更是了不得,见着老身就骂,抬手就打。这侯府,日后老身是不敢进了,怕出不去。

赵嬷嬷讥笑,老身这身子骨,经不起折腾。

老夫人和凤淮阳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听见她们竟然敢与赵嬷嬷动手,气的都想打骂她们一顿了,看她们日后还敢这么肆意妄为。

赵嬷嬷,您别生气,姐姐还小,不懂得分寸,您就别和她一般计较了,气坏了身子可不好。凤清杨见赵嬷嬷一心向着她,关心道。

长安郡主这般说,倒是显得老身咄咄逼人了。赵嬷嬷面上平静,不知到底心情如何。

见状,老夫人只能看着陈氏,严肃道:陈氏,你倒是说说,事关侯府脸面,不得乱说。

方才我与清杨在这里喝茶,清婉过来砸了我的杯子,清杨说了她一番她就让她离开了。陈氏神色淡然,她也不看其他人的眼色,说道:没多大会妹妹就过来找我们理论,赵嬷嬷过来说了几句话,就被他们说了,若不是清杨拦着,婆婆来怕是要直接请大夫了。

凤淮阳惊讶陈氏竟然敢这般开口,而不是之前的那般怯弱胆小怕事。

听她所言,除了赵嬷嬷的事情,关于她们母女俩的都简单掠过。

所以二夫人和他使眼色,他当做没看见。

老夫人脸色也好了些,陈氏还是个拎的清的,至于赵嬷嬷,当事人在这,怎么说都一样。

老夫人赔着笑给赵嬷嬷道歉,让二夫人给她们赔不是,二人不敢反驳,又赔了一次不是。

老夫人笑道:咱们在这里,也不像那么回事,不如移步前厅喝口茶歇歇脚。老身年纪大了,站了这么久,都快站不稳了。

赵嬷嬷和刘公公没有反驳,带着侍女嬷嬷跟在在场身份最高的凤清杨后面。

众人移步到前厅,老夫人刚准备上座,赵嬷嬷便开口道:郡主请上座。

老夫人迈着的步子停下来,凤清杨说道:祖母是长辈,理应上座,都是自家人,不用太讲究。

老夫人最后还是坐在上面,凤淮阳坐在旁边,凤清杨和陈氏坐在下首,赵嬷嬷做了凤清杨下面。

众人坐下,丫鬟端着盘子一一奉茶。

赵嬷嬷端起茶还没喝就放下,看着陈氏关心道:夫人方才身上是撒了茶?还没换衣服吧,身上怕是不舒服,不如先去换件衣服?

陈氏刚想推辞,凤清杨就替她应了,娘你快去吧,我想祖母和父亲不会怪罪的,身上黏糊糊的多不舒服,周嬷嬷,带夫人去换衣服。

是。周嬷嬷应道,陈氏见是女儿关心,便起身告辞了。

等陈氏离开,凤清杨笑着说道:嬷嬷比我细心多了。

哪里,老奴只是个上不得台面的奴才而已,伺候人自然细心些,郡主谬赞了。赵嬷嬷说道。

凤清杨闻言惊讶道:赵嬷嬷身为王爷奶娘,怎么会是上不得台面的人,是谁乱说,该掌嘴!

郡主严重了。赵嬷嬷笑着说道,咱们王府规矩多,老奴恐怕得在贵府叨扰一些日子了,把王府的规矩好好给郡主您说说。

那麻烦嬷嬷了。凤清杨笑道:我是从乡下来的,规矩不好,日后劳烦您了。

郡主言重了。

两人一唱一和得把刚才二夫人的话都说了一遍,二夫人一脸惊恐,老夫人哪里还能不明白,偏偏又不能打断郡主和赵嬷嬷说话。

啊,老奴不该与诸位同坐的,怕脏了二夫人的眼,老奴是不是不该在这里呆着了。赵嬷嬷叹了口气说道。

我没有这样说!二夫人眼看着一句一句她说的,不是她说的都指着她,忍不住反驳道。

赵嬷嬷看着老夫人说道:贵府的规矩可不太好,要不然麻烦公公去皇宫里请几个教导嬷嬷,一一教导什么场合该说什么话做什么事干。

闭嘴。老夫人呵斥道,二夫人脸一白,没有再说话。刘公公在一旁悠悠的说道:贵府这样,日后作为王爷的岳家,可不行啊。

公公所言甚是。凤淮阳尴尬的笑着,心中甚是愤怒,却又不能说什么。
陈氏一回来,便见老夫人笑脸迎她,收拾妥当了,孩子不懂事,你也别和她太计较了。

是。陈氏本来就没打算计较,不过是有人没眼色一直挑事罢了。

赵嬷嬷奇怪道:老夫人对孩子有什么误解,王爷三岁开始便举止有度,没在外人面前做什么过分的事,看来还是老奴见识少了,头回知道这样的孩子。

更何况,二夫人,算不得孩子吧,大小姐都不小了。

赵嬷嬷讥笑道,她当王爷奶娘这么久,见过的达官贵人也不少,像这样在外人面前做事都没分寸的人,倒是很少见到。

姐姐打小被捧着长大,不像我一直与乡野为伍,她娇气点儿自是正常,哪像我糙惯了。

凤清杨笑道,她举止有度,虽不是穿金戴银,就那从容旁人就不会轻看。

再看看精致长大的凤清婉,坐没坐相,看样子是学了规矩,但没学好。

身上的东西倒是精细,然不适合的东西再精致也是无用。

赵嬷嬷暗暗比较了一番,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想来乡下养人,郡主娇嫩细腻的肌月夫,不知会让多少人艳羡。

两人一来一回,倒是没了别人的事。

刘公公也是乐得清闲,时不时应付一番凤淮阳便好。

老夫人看着相处甚欢的赵嬷嬷和凤清杨,最后还是下定决心,说道:清婉她娘今天做事不妥,有失颜面,今儿老身我便做主,从此刻起,由陈氏掌家。

她淡淡的看二夫人一眼,警告道:若有不满,等会私下与我说,不得当着贵客的面,失了分寸。

二夫人一听没了掌家之权,哪还能听清老夫人什么意思,她慌张的给老夫人行礼,老夫人,媳妇做错了什么,要媳妇让权!

赵嬷嬷淡淡的说道:只有正房嫡妻才能称媳妇,为妾不过半奴。

老夫人见二夫人如此,失望至极,赵嬷嬷又添油加醋,她呵斥道:你行为不妥,难为后宅之主,陈氏乃嫡妻正房,掌家名正言顺。故没有让权之说法,事已至此,你还不反思,只知争权夺利,还不退下!

侯爷……二夫人希翼的眼神看向凤淮阳,祈求他能够替她说几句。

凤淮阳抬头看见陈氏淡然,面上不显露分毫,或者对此事根本就不在乎,他原来真的没了解过她。

凤淮阳说道:此事乃后宅之事,母亲之意便为我意,你掌管中馈多年,想来近日疲倦,不如歇着罢,让陈氏接管,也是理所应当。

凤清杨惊奇的看着转性的凤淮阳。她这个便宜爹,今儿怎么不继续偏心了?

侯爷!二夫人忍不住抬高了声音,他怎么能偏心陈氏和凤清杨那两个贱人!

二夫人竟然不听老夫人的话,老夫人看二夫人还不甘心,不高兴道:今儿你听与不听,中馈暂时都不会归你管了。

这样的私事,老夫人不愈在外人面前丢脸了,她转而看向刘公公。

公公来了这么久,还没有好好喝杯茶,若是不急,不如在府里用顿饭?

刘公公本来打算拒绝,但是想起这出戏他还没有看完,便应了,既然如此,杂家叨扰了。

事已至此,老夫人见管理中馈一事必须得落实,她干脆喊来管家等人,当着大家的面宣布。

掌家之权,从此归大夫人所有,日后尔等要听她差遣,不得阳奉阴违,须尽心尽力。

诺。众人齐声应道,当下各人心思各异,不足以为外人道也。

陈氏端坐,看向众人:日后劳烦各位尽心,为侯府效力。凡事与之前一样,日后若是需要休整,会通知各位如何去做。

此乃我等本分。管家恭敬道。陈氏让众人退下,各人观看,心思各异。

凤清杨为她娘竖大拇指,不愧是她娘亲,做事果然有魄力。

事后众人一起用了膳,刘公公也不瞧热闹了,回宫复命。

临走之前,不忘夸奖凤清杨,长安郡主生的就是人中龙凤,做事稳当。想来圣上也安心,王爷被郡主照顾,郡主放心,日后世人都只会敬您,谢您,畏您。

公公谬赞了。凤清杨谢道。

刘公公一脸笑意的离开,他这夸的明明白白了,郡主有皇上赏识,王爷护着。

不过长安郡主从始至终的淡然也做不了假,这样的人,怎会被区区一个这样的侯府掬着做不了事。

嬷嬷之前说留下,当真?刘公公离开了,赵嬷嬷还在这,老夫人不能当做看不见,直接问道。

赵嬷嬷站起来对老夫人行礼,道:王爷怕王妃进了王府,觉得生疏,便让我过来伺候,顺便与郡主说说王府。所以在郡主出嫁之前,我都会在贵府。

嬷嬷尽管住下,不必客气。老夫人笑道,她以为她只住几天,想着捋了二夫人的管家权让她长长记性,没想到会住这么久。

我累了,便先回去休息了,清杨,带着赵嬷嬷回院子吧。老夫人说道。

好的,娘。凤清杨挽着陈氏离开,呆在他们旁边看他们虚情假意的,其实挺难受的。

路上只剩下了自己人,凤清杨看着几个丫鬟,想着等会留几个伺候陈氏。

凤清杨问陈氏掌管中馈有何感受。

还不是劳累命,咱们又不指望着掌管中馈,就能捞东西贴自己身上。陈氏其实也不是很想管事。

但是娘得为你着想,若是一直让二夫人管着,咱们可是吃穿都不会好。

没事,麻烦点也就罢了,反正我平时没事,娘出嫁之前也是学过的,这么久没接触只不过手生罢了,不至于一头懵。

陈氏看得倒是很开,凤清杨很乐意看见陈氏这个样子。

她夸赞道:娘,你刚刚好看极了。

陈氏闻言笑得很开心:就你嘴甜?

我说的是真话。凤清杨不高兴的说道。

陈氏现在虽然看起来还是柔柔弱弱的,但是气色很好。

想想陈氏年轻时一定是很好看的,不然怎么会有凤清杨这么好看的姑娘。

陈氏温柔的笑了笑,没和凤清杨继续争执这个无意义的东西。

不过她想着,过两天得让自家女儿过的像个正常人家的小姐。

至于二夫人会使绊子这种事情,陈氏不在意,不找麻烦她才这么要小心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