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指在湿润的缝里滑动 风流教师黄强 金银花露小说

毕竟,她才不会蠢到做这种没有意义的牺牲。

唐梦将手机夹在肩膀和耳朵之间,拉开几个抽屉,发现里面都是满满当当的,塞满了各种各样、杂七杂八的文件夹和笔记本,根本没有画稿的容身之地。

她想了想,只好把改稿随意地扔在桌子上,走了出去。

毕竟改稿不是很重要。说难听点,这种不被认可的废弃的稿子,丢掉也无所谓了。

唐梦走出办公室,便往柳影那边走去,一边跟电话另一边焦急等待她回话的唐雨菲说,抱歉,我还有急事,回头跟你说明原因。

什么?听着她淡漠的口吻,甚至带有一丝丝嫌弃,电话另一头的唐雨菲不乐意了,声音明显表现出不满,不,唐梦,你不知道我很急吗?我要你现在就说。

刚刚还说让她等着,现在又说挂就挂,这不是在玩她吗?

唐梦忙不迭把手机移开,免得刺耳。

真是麻烦。

她想怎样就怎样,自私自利的对他人下达命令,还真把自己当成什么千金大小姐了。

她最看不惯的就是这种人。

你够了。唐梦不由自主的提高了音量,带着些许怒意说道。

你说什么?电话另一头,唐雨菲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不免觉得有些好笑,冷冷地说道,你居然嫌弃我?

唐梦不想再多费口舌,刚想利索的拒绝唐雨菲,一回头就看见底下员工纷纷看向她。

她讪讪的笑了笑,急忙走出去,压低了声音,我要去看原稿,先挂了。

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揉了揉眉心,大步往回走去。

真是个难缠的女人。

听到电话另一头没了声音,唐雨菲气得攥紧了拳,脖子上青筋登时暴起,她唐梦以为自己有多了不起,把自己的方案给毙掉不说,居然还敢无视她的问题?

既然意见不一致,那就要去争取啊!凭什么说不行就不行?明明她的方案也有很多可取之处。

唐雨菲愤懑地紧咬着嘴唇,气息有些不稳。

肯定又是她在陆枭寒面前添油加醋的说了什么,才会让她的方案没有结果。她想了好久,也做了万全的考虑,怎么可能就这样轻而易举的失败。

唐雨菲不甘地闭上眼睛,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助理走进来,给她端了杯水,时间差不多了,雨菲,先化妆吧。

……

柳影见唐梦快步走来,连忙把原稿递给她,询问道,唐梦,是改文有什么问题吗?

问题挺大的。唐梦翻看着稿件,确定无误且没有遗漏后,草草地解释了一下,陆总说,我们现在要以公司为重,而不是把注意力都放在模特身上。而唐雨菲助理的这个方案完全与他的意思相违背。所以……

虽然说是唐雨菲助理提出来的新方案,但八成是因为唐雨菲的私心而改动的。

说完,她就听见底下一群员工议论了开来。她揉了揉眉心,谢过柳影,而后径直往办公室走去。

她按照唐雨菲的意见改,好不容易改好,却又得全部推.翻了重新改。

她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眉眼间尽显疲倦。

她改了很多遍,也有些乏了,早知道当初应该坚持自己意见的。

陆枭寒看了看之前的漫稿,觉得唐梦办事周全,眼里浮现一丝连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赞许。

唐梦看着陆枭寒面无表情的脸,不由觉得好笑,问道,你为什么不依唐雨菲?

陆枭寒抬眼,只是一瞬间,眼眸便变得十分冰冷,薄唇微启,淡淡地反问道,那你呢,你为什么要处处帮她说话?

唐梦心里冷哼一声,扯了扯嘴角,故意恶心陆枭寒说,因为我们是一家人。怎么,聪明绝顶的陆总,不会连这都不知道吧。

倒是他,轻而易举的回避她的问话,倒是显得心思不纯。

看着她嘴角的笑意,陆枭寒眼里划过一丝玩味儿。

嘴皮子到挺溜的。

唐梦见他不语,拿过稿子,径直离开,眼里兀自沉静如雪,似乎刚才的对话没有对她造成半点影响。

看着唐梦干脆离去的身影,只留下一股清冷的气息,陆枭寒嘴角不禁弯了弯,心里愈发想知道她的真面目。

他已经腻烦了她的假笑。

他一定会拆穿她,他倒要看看那不近人情的面具下,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女人,能让他如此的好奇,发了疯似的想要一探究竟。

……

唐雨菲正在化妆。身旁的助理知道她嫌弃自己画的不够好看,硬要自己完成,便也识趣的躲到一边,百无聊赖之下看了看手机上发来的消息。

她犹豫了一下,还是告诉了唐雨菲,雨菲,唐梦发来消息说,漫稿没改成是因为陆枭寒不同意我们的方案。

唐雨菲倏尔一愣,手微微颤抖,一个不留神,妆化花了。

给我看看。她大步流星地走到助理身旁,一把夺过她手中的手机,瞪大了眼睛浏览着聊天记录,心尖发颤,气得直发抖。

这个臭女人,一定是她觉得自己的提议不好,想要换成自己的,就在陆枭寒面前说了什么不利于她的话语,好让他改变想法。

不然她这么好的提案,怎么可能会被否决掉?

这不可能!

这都是那个女人的错!唐雨菲将手中的眼线笔摔在桌子上,吓得一旁的助理一个哆嗦,条件反射地往后退了一步。

唐雨菲两手撑在化妆台上,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眼角的眼线弯弯曲曲,十分丑陋,更觉烦躁。

她攥紧了拳,指甲深深地前进肉里,连疼痛也感觉不到。

她不会就这样放弃的。她要变得更加强大,彻底击垮她!她要让她知道,太过狂妄自大,目中无人的下场是什么!

唐雨菲在椅子上坐下,双手环抱在胸前,心里有了盘算。

助理看着她一惊一乍的,好不容易又没了声音,偷偷舒了口气,趁她不注意溜了出去,再在她身边待下去,她本人没疯,她这个做助理的恐怕是要命不久矣
喏,这些糖果,我分给你们吃。唐以宁一到幼稚园里面,就立马把妈妈给自己的一大捧糖果给分发了出去。

一群小孩子这个时候见到了糖果,心里面自然而然是高兴的不行了。立马就哄的上前去抢,这一下子,整个幼稚园却也显得格外的欢乐。

老师瞧见各位小朋友手上都拿着糖果,又看到了唐以宁手上拿着的东西,立马就笑意盈盈的上前:哎呦,我们以宁过来给朋友发糖果啦。人缘真好,真不错!

老师接着就拍了拍唐以宁的肩膀,仿佛特别高兴一般。

唐以宁听完了这句话,却只是在一边嘟哝着说道:这也,这也只是妈妈让我带过来的,她说,她说,要跟朋友们处理好关系。所以,所以就让我过来把这些东西给大家!

那老师却又像是压根没听到这话,接着就上前去哄其他的小朋友了。

等到发完了糖果,唐以宁就在一边撒手不管了。心里面想着,反正妈妈是让我把糖果发出去,我只需要把糖果送出去就行了,其他的事情,就不用多管啦。想到这儿,他还立马喜滋滋的笑了起来,仿佛完成了一件重大的使命。

陆可可这时候看到了他笑,却也是立马就跑了上来,奶声奶气的,手里面还拿着刚刚唐以宁给自己的糖果:你的糖果味道真不错,我觉得很好吃。

唐以宁听了这话,拽拽的气息仿佛就像是从小养成了,不知道是遗传还是怎么:那是当然,这可是我妈妈从国外带回来的糖果。在外面都买不到呢,所以,你看,好吃吧?

陆可可点了点头,小小年纪的她,或许现在还不懂的,所谓的眼缘究竟是怎么回事。可是此刻她看着自己面前的唐以宁,却也是莫名其妙的,就涌出了一起亲切的感觉。

陆可可接着就主动的上前给他问好着:那既然是这个样子的话,我爸爸也说,不能够白白的吃人家的东西。那,那……

唐以宁一下子被勾起来兴趣:那,那又怎么样?你说啊?

陆可可接着就接腔着说道:那,那我们就做好朋友吧!

唐以宁听完了这话,却也是依旧臭屁起来:切,谁要跟你做好朋友啊。说完了以后,就立马跑到了另外一边去了,只留下了落寞的陆可可在原地。

陆可可回到了原先的那个地方,旁边有两个好事者这个时候就立马说道:唉,我都跟你说了,他啊,看起来就是很不好惹的样子,我都叫你不要去惹他啦。你非不相信,我爸说,我爸说,这是叫什么来着,自取其辱!

小小的年纪,或许不懂得这个词语究竟是什么意思,但是小朋友的话跟语气,就已经是把人放置在了一个十分尴尬的境地当中了就算陆可可再怎么大大咧咧,没心眼,她都能够体会的到,她这个年纪仅存的自卑感和落寞感。

陆可可确是死犟着,仍旧不愿意松口,却只说道:没有,这都是没有的事情。我当时看到了,我看到了他笑好不好。

唐以宁进了幼稚园这么久以来,这人的脸就像是一个移动的冰块一般。整个人就毫无表情,能够看到他有表情的人,说的不好听一点,都是见了鬼了。

一群小朋友的脸色,慢慢的就从不相信转为错愕,再转换为佩服。就只说着:原来如此啊。旁边小朋友就加上了一句:那你们的关系,还,还真不错!

陆可可接着就笑了,眼睛里面全部都是满满的得意。

陆枭寒此刻还在上班,就接到了陆振国的电话,陆枭寒心里面不解。

只听到陆振国在电话那头说道:今儿个晚上,你接着可可,还有唐雨菲。把她们两个带回来,带回老宅来吃饭,知道了吗?

陆枭寒听到父亲这么说,心里面满满的都是疑惑?这又是怎么了,莫名就让她们两个人回来吃饭?他不是,一向都不怎么喜欢他们的吗?

陆枭寒思绪一直游离着,等到过了许久才缓回来。

陆振国心里面却想着,无论如何,这可可都已经是陆家的人了。自己也不能够不承认这一点,血缘至亲,是谁都没有办法能够否认的。

就算他再不喜欢唐雨菲的工作,认为唐雨菲的工作再怎么不正经。可是唐雨菲的身后,是整个唐家,只要能够跟唐家牵扯上关系,这也能够给陆氏带来莫大的助力!

说完这一大通话,陆振国仍旧恢复了自己说一不二的作风:反正跟你说清楚了,自己好好的把她们今儿个晚上接回老宅吃饭,我提前让厨房的人准备!

可可,爸爸过来接你了咯。陆枭寒接到了陆振国电话之后,忙完就赶紧过来接陆可可了。

陆可可在幼稚园的一堆积木当中听到了陆枭寒的喊声,整个人欢呼雀跃的不行:爸爸,爸爸我在这儿呢。

她立马就挥舞着自己的小手,赶紧就往门边跑了过去。这会儿陆枭寒瞧着自己的女儿,眼睛里面满满的都是爱意。

陆枭寒只轻声的跟陆可可解释着说道:今天咱们去爷爷家吃饭,好不好?

陆可可略微一思索,爷爷虽然每天都板着个脸,可是,爷爷家里面的饭菜还不错。他们也不凶自己,那,这也挺好的。

陆可可点了点头,陆枭寒接着就带着陆可可转身就走。却眼睛里面瞟到了站在后面一堆积木里面的人儿,忍不住好奇就问道:可可,那个小孩子是谁啊。

爸爸,那个小孩子,就是,就是唐以宁,他,他今天给我们都发了糖。说是他妈妈在国外出差,给他带回来的。

陆枭寒点了点头:好呀,那既然如此,你要好好的谢谢人家。

陆枭寒接着就带着陆可可出了幼稚园的门,心里面却想着,这孩子,怎么跟可可也长的有些相象。而且,还是越看越像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