翘着光屁股趴在办公室 小sao货水好多真紧

妹妹这是落魄成什么样子了,这几十万的车也好意思开出去吗?唐雨菲款款而来,随意的瞥了一眼唐梦的新车,便忍不住瘪瘪嘴。

要是缺钱可以和我说啊,这买的是什么破铜烂铁啊。要不要姐姐带你见识一下真正的车。她眼神示意唐梦往不远处的地方看去,那里停了一辆蓝色的车,顶配版的兰博基尼。

我买车花的都是我自己的钱,一不靠父母,二不靠男朋友,又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有什么不好意思?唐梦抬起头来看着她一脸讥笑的模样,就忍不住的想要怼回去。

唐雨菲顿时语塞,她确实是一直靠着父母和未婚夫德全,这一点是没法反驳的。

靠父母也好,男朋友也罢,至少过的都是有钱人的生活,不用买辆几十万的车开出去丢人现眼。

她的脸已经红成了猪肝色,过了好一会儿才慢慢的说道,:呵,什么时候自力更生竟然成了丢人现眼了。

唐梦冷哼一声,忍不住向后撤了一步,看着自己的爱车,那是越看越满意,唐雨菲尴尬的杵在原地,过了好一会儿才慢慢的回过神来,试图转移话题。

你从回国以后就没有回过家了,什么时候回家看看吧,爸爸他们都很想你。

哼。

听到这些虚伪至极的话语,唐梦忍不住轻嗤一声。

想我?我看是想我早点儿去死吧?当初他们做的那些事情都还历历在目,给她的心灵造成了不可磨灭的创伤,是不可能轻易改变的。

况且,她并不认为那一家人会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欢迎她回去。

妹妹你怎么这么说话呢?我们都是为了你好。毕竟你……唐雨菲见有外人在场,还是硬着头皮充当起了贴心好姐姐的角色。

剩下的话虽然没有说出来,但是意思却是再明显不过了,几年前谁不知道唐家二小姐生了一个野种啊,况且还是死胎。

当年可是闹得沸沸扬扬的,这让唐家成了名门贵族的一大笑话。

你放心,我过段时间就会抽时间回去的。她当然得回去,自己的仇还没有报,可不能就这样轻易的算了。

妹妹能回来就好。唐雨菲知道她不待见自己,此时也没有心情再自讨没趣了,再说了两句便离开了。

柳影看着款款而去的身影,不由的摇了摇头,陆枭寒的眼光真的是不怎么样,搞不懂他怎么就看上这么个白痴女人了。

你姐姐和你比真的是差太多了。过了一会儿,柳影实在是忍不住的对着唐梦说道。

唐梦笑了笑,没有,她从小就这样惯了。

柳影不禁更加的心疼唐梦了,在那样的环境下长大,可想而知她受了多少苦。

看出他心中所想,唐梦摇了摇头,没事儿,都过去了。

行吧,我还有工作没有完成,就先离开了,你自己注意安全。

虽然碰到唐雨菲算是她今天最糟心的事情,但是转过头来一想,才回国不久,一些生活用品还是不齐全。

她径直正好今天也没有什么事情,唐梦决定去商场大肆采购一番,她驱车来到了最大的商场里面。

在商场的转角处,她突然就停住了脚步,透过橱窗,她看到里面挂着不少婴儿的衣服,还有许多小孩子的玩具。

就被这家母婴店给深深吸引住了,思绪在她的脑海里一阵阵的涌动着,她不禁想起来自己那个夭折的孩子,心渐渐弥漫过一阵痛。

那孩子要是还活着,估计也和以宁一般大了吧。

好在自己还有以宁。不然真的是不知道才失去孩子的那一段时间应该怎么熬过去,以宁就是上天给予她的补偿。

唐梦轻声安慰着自己,鬼使神差的走了进去,里面的东西都是十分的精致可爱,半天也挪不开目光。

您好,请问您需要什么吗?一位长相十分甜美可爱的销售迎了上来,语气十分温柔。

唐梦不好意思的笑了下,我随便看看,谢谢。

她看着这些衣服,总觉得每一件都适合自己的孩子,要怪只能怪自己的孩子命薄。

好的,这些都是店里到货的新款,您随便看看,有什么需要的话再喊我。

唐梦点了点头,拿起一件粉色的小衫,幻想着自己的孩子穿上它的样子。

陆总,这个项目我们……身后的柏杨还在不停的向陆枭寒汇报公司新研发的一个项目。

他却突然顿住了脚步,一双鹰眸死死的盯着前方的一家店。

柏杨见他突然停住了脚步,以为他有什么事情,便住了口等待他的吩咐。

但过了好一会儿他都没有说话,柏杨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就看到了四周笼罩着一层阴郁的色彩的唐梦,拿着孩子穿的小衣服,静静的放在胸.口处。

与那个喝醉酒就不停的往他身上扑的唐梦仿佛不是一个人一样。

她怎么在这里?男人低沉的声音幽幽的传了出来,让柏杨突然摸不着头脑。

您刚刚说什么?这样的他,柏杨还是第一次看到,一向高冷的总裁,竟然还有会心心念念女人的时候。

柏杨的声音,让陆枭寒收回了思绪,没什么,你继续说吧。

男人傲冷的顿了顿脚步,便离开了。

这个女人还真的是有趣!陆枭寒想着,不禁嘴角微微上扬。

你好,帮我把这个包起来吧。兴许是心里的执念,唐梦还是将这件小衣服给买了下来。

销售连忙点了点头,便装了起来。

小姐,您的眼光可真好,这件衣服啊,是我们店里的断货款,好多时髦的父母都喜欢给自己的孩子买这件衣服穿。销售连连的恭维着唐梦。

这要是换作她之前的性格,早就回应了几句,兴许还可以落一个眼熟,下次来买,指不定还可以打折呢。

但是,今天,压抑的心情让她挤出一个苍白的微笑,便拿着打包好的衣服,离开了商场回到家里,唐梦稍作休息,而后按照唐雨菲给出的的条件,思寻着改了方案,和策划有些许偏差。

因为唐雨菲的助理说得按主角来,唐梦虽然有自己的想法,但也觉得她说的不无道理,无奈之下还是照改了。

她有点困,到厨房给自己泡了杯咖啡,然后全神贯注的工作了起来,时不时看一下手表。

到了唐以宁放学的时间,唐梦收拾了一下,准备去接他。

到了幼稚园门口,孩子们刚好放学,陆续涌出了校门。

唐梦尽量避开往这边跑来的孩子,在校门口张望了几下,就看见人群中那熟悉的小身影。老师站在一旁,笑眯眯地看着孩子们扑向家长的怀抱中。

唐梦冲唐以宁挥了挥手,以宁,这边!

唐以宁抬眼,就看见唐梦站在车门旁,笑着喊他。

唐以宁回头,看见老师正注视着他,朝她吐了吐舌头,而后便从人群中挤过,踉跄着走到唐梦身旁。

老师看着他嬉皮笑脸的样子,咬牙切齿地瞪了瞪眼珠子。

唐梦见唐以宁行动有些不顺畅,拉了他一把,今天怎么样?

唐以宁的班主任看见唐梦,皱了皱眉,往那边走去,想跟唐梦反应一下唐以宁在学校里的情况。

还行。唐以宁撇了撇嘴。

其实根本无聊透顶。

那就好。唐梦一直担心他不适应学校里的生活,听他这么说倒是松了口气,那有和小朋友们好好相处吗?

嗯嗯。唐以宁毫不犹豫,笑着点了点头。

老师刚走过去,就听见他们的对话,看见唐以宁脸上像花一样的笑容,嘴角的笑意敛了敛,刚到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

这跟在学校里的时候,简直判若两人。

在她印象中,唐以宁简直就像个小恶魔,可以随意切换角色。连她这么个大人,都拿他没辙。

她做了这么多年的老师,还是头一次遇到这样的学生,令她头疼不已。

今天晚上想吃什么?唐梦拉开车门,看着唐以宁进去,我们待会儿去超市买。

牛排和炸薯条!唐以宁想了想,笑嘻嘻地说道。

唐梦点了点头,嘱咐道,你在车里乖乖地,我去交一下学费,马上回来。

看着唐以宁乖巧的模样,唐梦舒了口气,放心地去交了学费。

老师见唐梦往学校里走去,往车子这边走来。

唐以宁眯了眯眼睛,眼疾手快的摁下按钮,车窗便缓缓合了上去。

老师扯了扯嘴角。

这小家伙,八成是故意的。

老师想着就这样打道回府不免有些尴尬,更何况对面只是一个小孩,只好硬着头皮走去,从车窗向里看去。

放学时间正直太阳最大的时候,本就看不清楚的车内更加显得昏暗。

唐以宁不屑地看着老师那张放大的脸,在车窗上蹭来蹭去,不由弯了弯嘴角。

她傻吗?

唐以宁见她看不见自己,转了转眼珠子,忍不住朝她做了个鬼脸。

老师在车外观察了半天也没看见什么,倒是有一大群人注视着她怪异的举动,让她脸上像灼烧一般。

她清了清嗓子,超车内胡乱瞪了一眼,悻悻离去。

唐梦交完学费回来,就看见老师离开的身影。她想追上去,无奈被涌出的人群挤到了车旁,只好作罢。

她拉上钱包的拉链,打开车门,老师找你有事吗?

没事啊。唐以宁毫不在意的耸了耸肩,他可能只是在找人。

唐梦将手放在方向盘上,回过头,半信半疑的看了看他。

毕竟这孩子有时候举动会不像同龄的孩子,引起老师的注意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妈咪不相信我吗?见唐梦怀疑的样子,唐以宁委屈地眨了眨眼睛。

他无辜的样子,让唐梦的心一下软了下来。

好吧。唐梦踩下油门,那我们现在就去买食材。

不过唐以宁再怎样与众不同,也终究只是个孩子。

大概是她想得太多了吧。

车子在超市门口停下。唐梦牵着唐以宁,寻着路往速冻食品区走去。

陆可可和管家在超市里买东西,突然看见唐以宁。见他和身旁的女人有说有笑,她不由得愣了神。

唐以宁从开学第一天给人的印象,便是不苟言笑,冷若冰霜,性格恶劣,脾气暴躁,像个小大人一般,极其不好相处。

虽然头脑十分聪明,但却没有人愿意跟他做朋友。

原来他也会笑啊。陆可可禁不住喃喃自语,突然起了好奇心,便挣脱开管家的手,往那边走去。

她一定要和他成为好朋友。

唐梦挑选着牛排,回头一看,就发现唐以宁早就不见了踪影。她连推车也顾不上拿,焦急地寻找着他的身影。

以宁,你在哪里?唐梦在附近找了个遍,也没有看见他,急得焦头烂额。

她想着他也许已经回了原来的地方,便往回走去,果不其然,唐以宁站在推车旁边,嘴微微撅起,显然已等待许久。

我找你找了好久。唐梦松了口气,抚着他的脸庞,你去哪里了?

我去上了个厕所。

下次要跟我说。明白吗?唐梦轻轻抱了抱他,心依旧剧烈的跳动着,你不知道我有多害怕……

唐以宁垂下脑袋,点了点头。

另一边,管家发现陆可可离开,急忙把她抱了回来,不能乱跑。

陆可可回头看了眼唐以宁,只好点了点头。

没关系。反正每天都能在学校见面,做朋友是迟早的事情。

到了家里,唐以宁要帮忙做饭,妈咪,您去休息吧,我来洗菜。

唐梦笑着摇了摇头,我不累。你快去看书,学习才是要事。

唐以宁摸了摸鼻子,家里的书我都看完了。

唐梦看了眼茶几上的书,说道,我给你新买的,去看吧。

唐以宁见唐梦如此精神的模样,只好乖乖应下,坐在沙发上,拿着书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

没看多久,他便觉得有些无趣。

这么简单的知识,他早就会了。就算有新的内容,也是一看即懂的类型,根本不需要多加思量
第二日清晨,唐梦早早的起了床,在储藏室里翻找着小零食。

唐以宁本就睡得不深,被阵阵嘈杂声给吵醒,有些疲倦地来到储藏室。看着地上零零碎碎散落一地的东西,拧了拧眉,妈咪,你在干什么呀?

唐梦回头,看见唐以宁穿着睡衣,站在门口,睡眼惺忪,便站起来说道,还早着呢,你再回去睡一会儿……是不是我把你吵醒了?

唐以宁揉了揉眼睛,站在门口不动,不是,我本来就睡不着。

发生什么事了吗?唐梦看着他,眼眸里充斥着担忧和关心。

没有。唐以宁乖巧的摇摇头,示意她不用太担心,走到她身旁,蹲下身,你要找什么,我来帮你把。

我在找糖果。唐梦一边翻找出几颗五颜六色的糖果,把它们放进盒子里,一边说道,幼稚园的小朋友们肯定很喜欢吃,家里太多吃不完,你带过去分给他们。

唐以宁一听,脸上陡然多了一道黑线。

啊,真麻烦。

为什么要让他给一群幼稚无聊的小p孩送吃的?

简直有辱他的智商。

见他停下了动作,唐梦扭头问道,看见他异样的脸色,不由关切地问道,以宁,怎么了?

唐以宁隐去眼里的不耐,笑了笑,说道,没什么,我先去上个厕所。

唐梦眨了眨眼睛,看着他离开的背影,不明所以地抿了抿唇。

到了上学的时候,唐梦开车把唐以宁送到幼稚园门口。

唐以宁有些不情愿地提着袋子下了车,里面的盒子里装满了糖果,沉甸甸的。

唐梦从敞开的窗口伸出手去,见他有些不高兴,摸了摸他的头,乖,我去上班了。记得把糖果分给他们哦。

唐以宁叹了口气,只好无奈地点了点头,在唐梦的注视下进了校门。

他看着纸袋里满满的糖果,用五彩斑斓的包装纸精致的包裹着,原本充盈着笑意的眼眸逐渐暗淡下去,被淡漠和疏远取而代之。

一路上碰见几个同班同学。看见他们看向他时异样的目光,他也毫不在意,冷冷地瞪回去,就把他们吓得撒腿就跑。

看着他们的反应,唐以宁渐渐觉得上学好像也不是那么无聊,便饶有兴致地弯了弯唇角,大步走进教室。

老师看见他手里提着的大袋子,好奇地瞟了一眼,就看见里面装满的糖果,微微一怔。

难道说……小恶魔良心发现,要变成小天使了?

老师想着,感动地看着唐以宁走到位子上坐下,鼻子忍不住一酸,眼泪差点要掉出来。

唐以宁被她盯得心里发毛,本不想浪费精力,但只觉头皮发麻,不得已只好回看过去,眼里充斥着不耐。

看见他眼底一如既往的冷漠,老师咽了咽口水。

刚才那些,就当她没想过吧。

她在琴键上按了几个音,拍了拍手,好了,上课了,大家都坐下。

……

校门外的唐梦坐在车子里,看着那个小小的身影渐行渐远,直到消失不见,勾了勾唇角,将车窗关上,随即踩下油门,放心地往公司的方向驶去。

让他学会分享糖果,也是一件好事情。

那孩子,估计也没几个朋友。

车子很快行驶到了公司楼下。唐梦停好车,踩着高跟鞋走进大厦。

到了办公室,柳影便立刻走进来,为她说明了今天的行程。

唐梦一边将包里的电脑拿出来,开机,一边耐心听她说完,好,我知道了。你先去忙,有事找你。

柳影点了点头,和她一起出了办公室。

唐梦拿着改好的漫稿,来到策划部门,敲了敲门。

这是什么?策划部的职员推了推眼镜,扫了一眼唐梦递给她的东西,微微皱眉。

这是我按照唐雨菲的意见,修改完后的稿子,您看一下。

哦,我想起来了。职员看向她,想了想,既然是唐雨菲要用的,那不应该交到我们这里呀。

那……

你拿去给陆总吧。职员说道。

唐梦无奈,只好走出去,轻轻关上门,来到陆枭寒的办公室前,深呼吸一口气,敲了敲门。

陆枭寒喝了一口咖啡,看了看门口徘徊的身影,语气带着威严,进。

陆枭寒看见唐梦进来,眉头及不可查的拧了一下。他接过她手里的东西,仔仔细细地看过。

唐梦有点紧张,站在他跟前,等待他发话。

看完后,陆枭寒皱了皱眉,两腿交叠在一起,靠在转椅上,抬眼问道,为什么跟原定的策划稿不符?内容相差太多了。

唐梦绞着手指头,指甲嵌进掌心里,顿了顿,朱唇轻启,这是唐雨菲的要求。

陆枭寒听罢,又随意翻看了几下,摇了摇头,这个不行,全部重改。

唐梦眼里的失落一闪而过,接过稿子,嘴角依旧是那抹明媚的笑。

虽然不是自己的想法。但好歹也是自己努力做成的,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难免会有些难过。

毕竟要以公司为重。陆枭寒看了她一眼,看见她脸上的笑容,抿了抿唇,指尖轻轻敲在稿件上,紧接着补充道,你想啊,你这样改,明显是在突出模特,而不是我们公司。

唐梦明白他的意思,点了点头,一边转身往回走去,一边拿出手机,打了通电话。

唐雨菲。唐梦尽量压低了声音,从办公室走出,陆总说你提出的方案不行,要重改。

啊,为什么啊?此言一出,唐雨菲一愣,俨然有些惊讶,但更多的是不悦。

她的想法,难道不好吗?

难道比不上唐梦的吗?

你等一下。唐梦回到办公室,在包里找了一下,想起原稿在柳影那里,便给她发了条短信,让她把原稿找出来给她看看。

还好她当初有保留自己的想法,否则再重新改的话,不仅浪费精力,还浪费时间。

有这点时间,还不如给自己放个假,好好放松一下。

唐梦无奈地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