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养崽失败后肉车 巨肉np车站

护士听到动静过来,结果只看到唐梦掀开被子帮陆枭寒脱衣服的画面,惊得杵在那儿也不出去,下巴差点掉下来。

陆枭寒恢复理智,绷紧面孔扬开了唐梦的手。

他力气很大,唐梦一个踉跄差点摔到地上,她唇角猛地扯两下,再看向陆枭寒时,却好死不死注意到了他的某处。

他陆枭寒那方面不行,自卑得很……

郭湘之前说的话还在耳侧回响,唐梦呆愣地阖了两下眸子,忽然觉得好笑。

在护士的注目礼下,她从包里翻出十张毛爷爷来:既然陆总现在不太方便,那我只能先走了。

说着,她把钱拍到了陆枭寒的枕边,还有意无意的朝他尴尬的位置瞄了一眼。

陆枭寒脸色爆沉。

恨不得要吃了她。

她却熟视无睹地转身,走到门口时拍了下目瞪口呆的护士肩膀,柔声说:妹妹,陆总就麻烦你好好照顾了。

她扭着纤细的杨柳腰,慢慢从陆枭寒凛厉的视线中淡了出去。

你看错了吧,陆先生不是那方面有问题吗?听说连他未婚妻跟他都没有感情生活的。

唐雨菲刚出电梯没走两步,就听见了护士站的窃窃私语。

我对天发誓,我亲眼看见陆先生对着那个女的有反应了,那个女的临走前还给了他钱!小护士红着脸,想到刚才看到的情景就心突突直跳。

陆先生不缺钱啊,难道两个人……有护士大胆猜测,她们睡过了?陆先生给了她封口费,她不要钱,她只想当总裁夫人!

听到这里,唐雨菲再也冷静不了,走上前伸出脚,把那多嘴的护士绊倒在地。

几名护士齐齐看向唐雨菲,个个面如菜色,噤若寒蝉。

护士在原地哆嗦着问:陆……陆先生您没事吧?

滚。

一个字,吓得护士屁滚尿流。

而此刻,医院楼下停着的一辆保姆车里,唐雨菲刚补好妆。

朋友路过酒店恰好看到陆枭寒被老李扶着往外走,连忙给她打了电话,她刚好结束广告拍摄,为了赶来见他,还特地洗去了一身的香水味,甚至画了个淡妆。

他不喜欢太重的脂粉味和香水味,她是了解的。

菲姐,杨导是国内的金牌导演,他的片子都很火爆,助理把包递给她,你要真想进军演艺圈的话,陆总是很好的跳板。

陆氏虽然主打房产项目,影视这一项稍微弱点,但这次斥巨资请来杨导打造新片,明显有要抓紧影视方面的势头。

而且菲姐,这次还有个国外的人气漫画作者加入,杨导和她的合作已经足够炒爆国内外的话题,而你,当红名模的荧幕处女首秀,效果一定不用说!

唐雨菲听到这里,轻巧地拨弄自己的卷发:还是得看枭寒的意思。

您可是陆总的未婚妻,他肯定支持您啊!助理顺着说。

唐雨菲眼底含笑,就这么上了医院VIP楼层。

你们护士就是这么背地里议论病人的?唐雨菲咬牙,目光淬毒一般。

竟然敢在背地里嚼她和陆枭寒的舌根。

如果她不是公众人物,面前这几个碎嘴子,她一人十巴掌都嫌少。

唐小姐,对不起!护士爬起来道歉。

唐雨菲不屑地睨着她,红唇轻启:你刚说什么女人?

这……

见她吞吞吐吐的说不出个好歹来,唐雨菲寒着一张脸,越过她径自走向病房。

她才不信陆枭寒会对其他女人有反应。

他明明是不行的。

只是,当她推开门看到陆枭寒就躺在病床上时,如护士所说,他那处正不太淡定地昂扬着。

唐雨菲眼里闪着光,垂在身侧的拳头跟着握紧。

四年时间,她想尽办法诱他,他都没给过丝毫反应,而现在,究竟是哪个女人能让他如此兴奋!

唐梦离开后,屋里似乎还残留着她的味道。

不是香水味,而是一股甜甜的淡淡的清香,陆枭寒浑身紧绷得难受,闭上眼睛后,脑海中都浮现出她笑吟吟的,一口一个叫着姐夫的样子。

那是伪装的笑容。

真不知道撕破她伪装的面具,狠狠占有她的时候,她会是怎样的表情。

陆枭寒就这么不受控制地在脑海中勾勒出画面,直到门被推开,他扯过被子盖上,冷厉地吼:出去!

枭寒,是我。

唐雨菲压抑住内心的嫉妒,收敛眼底锋芒,扯出柔和的笑容要进去:你住院不能没人照顾,我来陪着你。

唐雨菲,你别忘了我说过的话。

发现来人是唐雨菲时,陆枭寒脸色更沉,别靠近我方圆五公里的位置,否则连可可你也别想再见到。

他恶心她身上的味道。

尤其是此刻,更甚。

说起可可,唐雨菲就咬了咬牙,语气变得楚楚可怜许多:我是可可的亲妈妈,你除开每年她的生日外都不让我见她,她长大后会跟我疏远的。

枭寒,你不能这么自私,说着,她还打算靠近。

你再走近一步试试?

陆枭寒警醒的口吻,终究还是让唐雨菲顿住了步伐,忍着满腹的委屈,她意识到脚底下似乎踩到了什么东西。

她低头,只看到一个耳环吊坠。

那瞬间,她眼底划过一抹阴森的狠意。

唐梦?!

那天在飞机上,唐梦便是戴的这对耳环,果然,她还是想方设法勾.引上陆枭寒了。

当年的事情她已经做得万无一失,唐梦肯定是不知道那个男人是陆枭寒的,所以如今她找上他,只能是故意跟自己作对。

唐雨菲紧攥双拳,手指甲狠狠地没入到皮肉里。

不远处的女人哭哭啼啼,陆枭寒满眼恹恹:给你十秒钟,再不走后果自负。

他的嗓音冷,沉,像是在对待一个陌生人。

唐雨菲不肯死心,问他:枭寒,你是不是有其他女人了?我是可可的妈妈,她还小,你要是玩玩,解决下工作方面的压力我能理解,但你不能给可可换妈妈,好不好?

唐雨菲。

陆枭寒冷冷地叫出她的名字,锐利的凤眸扫过来时,让唐雨菲心跳狠狠一滞。

她知道,自己越距了。

我还轮不到你来指点,陆枭寒倒数,七,六。

唐雨菲擦掉眼泪:我走。

你注意休息,我改天再来看你。

她说着往外走,身后传来他不带感情的话音:不必。

唐雨菲死死攥着拳,走出病房后又恢复了平日里趾高气昂的模样,走出女王般的架势。

可只有她自己才知道,她对于陆枭寒来说,只有孩子妈妈这一个身份。

她在他面前卑微至此,都是拜唐梦所赐。

那个贱人,不好好收拾她,她就不叫唐雨菲。

唐雨菲刚上车,助理就一脸复杂地把平板递到了她的手里:菲姐,你的妹妹是不是叫唐梦?

听到唐梦的名字,唐雨菲阴戾地看去:别跟我提她!

不是的菲姐,只是我刚刚了解杨导新片的阵容,意外发现国外来的那个漫画作者也叫做唐梦。

助理着急解释,让唐雨菲脸色一僵。

你说什么?她一把抢过平板来,看到屏幕中唐梦笑得一脸灿烂的照片后,她狠狠把平板扔了出去。

平板砸到车窗,发出重重的声响,把司机和助理都吓得大气不敢出一口。

唐雨菲气得红唇直哆嗦。

唐梦,你果然长本事了,消失四年再回来,竟然进了陆枭寒公司。

你以为你做到这份上,他就会属于你吗?我可是他亲生女儿的妈妈,斩不断的血缘关系。

他和你玩玩而已,你还当真了。

不知想到了什么,唐雨菲的嘴角忽然挂起一抹嗜血的笑意来,助理见状,怯怯地问:菲姐,你没事吧?

唐雨菲摆手:开车。

司机急忙驱车,助理再看向唐雨菲时,她笑得风情万种:听说明天是陆氏的剧本讨论会,我能参加吗?

助理愣了愣,这才说:菲姐可是准女主,您不参加谁参加啊。

唐雨菲满意地笑。

……

唐梦到陆氏上班第一天,就在会议上脱颖而出。

她在国外待了四年,且还是漫画作者,思想跳脱却不突兀,尤其是在会上她行云流水的灵感和构思,折服了好几个前辈。

梦姐,我叫柳影,以后我就是你的助理了!

唐梦走出会议室时,一个穿着格子衣,看起来很本分乖巧的女孩追了上来。

她点点头:做我的助理会很辛苦,你没问题吗?

柳影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手指头竖到脑门边上:梦姐,你刚才在会上说的那些话大大震慑了我,我现在是你的迷妹了,你说啥我就做啥,绝无二心!

唐梦浅浅地笑:好,往后我不懂的地方,还得你照应点我。

柳影摸着脑袋傻笑:好……好啊。

不远处的会议室门口,一个女人站在那儿不出声,就眼光直直地看着唐梦的背影。

肩膀上被人拍了下,她才回过神来。

杨巧,你发什么呆呢?同事的语气带几分宽慰,她唐梦大二就进GM实习了,有能力还是海归,你这次转正没成功也怨不得她。

也是作孽,她和杨巧一起进陆氏实习,从编剧助理低三下四地混到今天快三年了,好不容易有个转正的机会,杨巧业务能力强,转正本来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却没想到半路杀出个唐梦来。

GM和陆氏达成战略性的合作,唐梦作为外派的职员空降到陆氏工作三个月。

这都是命啊。

杨巧咬着牙,挤出笑容来:我没事,我去倒杯水。

到了茶水间后,杨巧捧着茶杯,沉默片刻后她转身上了电梯,摁下54层的按钮。

三年了,她已经受够了

凭什么她的机会要让给唐梦,大家都是第一次做人,她还是公司老职员,凭什么!

今天无论如何,她一定要见到陆总,不让她升职,那这份工作她也做不下去了。

杨巧捏紧拳头走到总裁办公室门口,还没来得及敲门,却透过窗户看到,坐在办公桌前的陆枭寒把几张钞票给了对面坐着的人。

杨巧心下一紧,慢慢的将视线往旁边移。

当她看到那个女人的侧脸时,她瞪圆了一双眼睛。

竟然是……

唐梦回到工位上不久,柳影就捧着杯热咖啡笑眯眯地跑了过来。

小柳,我不喝咖啡的,你喝吧。

唐梦胃不好,向来是不碰这个的。

柳影表情明显愣了愣,然后才把杯子端回去:那梦姐喜欢喝什么,我明天给你准备。

唐梦这才放下手里的工作,看向她:小柳你是我的工作助理,但不是生活上的,你明白吗?

明……明白了。

唐梦满意地摸了下柳影的头发,去忙吧。

柳影刚走不到一分钟,唐梦又听到身后传来脚步声,埋头看文案问:怎么了,还有什么事吗?

唐小姐,总裁有请。

一道很熟悉的声音。

唐梦回头,微微惊诧:柏杨助理。

柏杨摆出请的姿势,唐梦怔了怔,陆总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总裁的事,我不过问。这是规矩。

当然,他也觉得唐梦就是GM外派来的那位人气漫画作者,这事简直太巧!

早上他跟陆总一道进电梯时看到唐梦挤电梯,还差点以为自己看错了。

唐梦嗯了一声,跟上柏杨的步伐。

按理说她作为外派员工,来报道的第一天是理应跟陆枭寒报道的。

唐梦被柏杨领进办公室时,陆枭寒正在看文件,几乎是不抬头的让柏杨出去了。

顷刻间,偌大的空间内就剩下唐梦和他两个人,气氛有点让人不寒而栗。

唐梦勾着两分笑意,率先开口:姐夫,早啊。

听到她这声姐夫,陆枭寒签名的动作一顿,倏地,鹰隼锐利的眸朝她逼视而来。

他实在烦透了她笑着叫他姐夫的样子。

这是公司,这种近乎还是不必套了,他口气极其淡漠,还夹杂着几分不耐。

唐梦依旧笑盈盈的,拉把椅子坐到了他对面:那陆总,找我有何贵干?

不知怎的,听她叫陆总,他仍然不太爽。

唐梦手放到办公桌上,静静端详着陆枭寒的脸。

不得不说,这个唐雨菲勾人还是有本事,陆枭寒这极品的身材和脸蛋,怎么说也得是喜欢男人的那块料才对。

她都可以想象得出陆枭寒壁咚床咚另一位美少年的画面了。

不对,等等。

陆枭寒之所以对唐雨菲没有生理反应,难道他真喜欢男的?想到这里,唐梦又摇了摇头。

不是,上次在医院他对她明明也……

只是看着我的脸,就让你如此脸红心跳?耳边幽幽传来他的嘲讽时,唐梦猛地回头,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脸很发烫。

她倒是厚脸皮,微微抬起下巴和陆枭寒对视:陆总风华绝代面如冠玉,这样的容貌我要是不为吸引,那就是我的大不敬了。

言下之意,她看得光明正大。

牙尖嘴利。

陆枭寒也不是没遇见过看他入神的女人,包括唐雨菲在内,但凡被他察觉,那些女人要么低头道歉,要么故作羞涩。

但像唐梦这样的,第一次。

唐梦手托着腮,直直看着他:不过陆总,我听说你和我姐都订婚好几年了,怎么还没结婚?

你现在是在跟我话家常?

不敢不敢,只是陆总叫我上楼来又不说是干什么,我还有好多工作等着做,跟你聊点别的转移下注意力而已。唐梦笑得很甜。

陆枭寒这才把十张人民币转手于她。

这是?唐梦刚问完,立刻意识到这钱的来源。

我还不至于缺这一千块钱,陆枭寒把钱摊开,里面夹着一个秀气的耳环吊坠。

东西拿上,你可以走了。

耳环失而复得,唐梦惊喜地拿了起来:没想到是掉在陆总那儿了,我一通好找。

这是她去年生日唐以宁送她的礼物,她很珍惜,上次回到家里才发现丢了,她难过到不行。

唐以宁还安慰她说再给她买一对,被她给拒绝了。

也不管干净不干净的了,唐梦从外套里翻出另一只耳环,跟这只一起戴上。

她拨弄精致小巧的耳垂,巧笑倩兮的模样,都落入陆枭寒的眼底,他浑身的血液又平添了几分燥热。

他转过椅子去背对着她。

该死。

什么时候起,他变得这么不受控制?

唐梦戴上耳环,盯着他的背影:陆总,这耳环是很重要的人送给我的,谢谢你帮我保管,改天请你吃顿感谢饭。

说完,她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而她那句很重要的人,让陆枭寒眸光沉了些许。

重要?

男朋友?

唐梦回到文化部前接到了唐以宁打来的关心电话,当她说起找到耳环时,小家伙显然也有些雀跃。

梦姐,出大事了!

唐梦电话还没打完,一位女同事跑过来,满脸焦灼地把手机竖到她眼前。

屏幕上,正是刚才陆枭寒给她钱和耳环,她欣然收下的视频。

梦姐,你跟陆总真的是那种关系吗?同事一脸复杂地看着唐梦。

在多数人看来,唐梦能力出众容貌姣好,简直是活成了她们最理想的样子。

可这背后,如果还有陆总这样的金主,那性质就不一样了。

这是交易,恶心的身体交换。

唐梦的脸色并不好看,她把手机还回去:你认为我真的和陆总有染,会光明正大去办公室找他,还不拉窗帘?

同事被反问得一愣。

这段视频是谁发出来的?她的口吻染上几分寒霜。

是……是柳影。

什么?

唐梦走进文化部时,四面八方投来的都是异样的眼光,而不远处柳影的工位上,她趴在桌前哭得很大声。

唐梦径自走到她身边,她起身疯狂摇头:梦姐,不是我,不是我
柳影,敢做就得敢认啊,有同事在旁边阴阳怪气的,就算唐梦是你的上司,但如果她底子不干净,你曝光就是做好事,怕她干什么?

唐梦瞥了那人一眼,目光看似柔和,柔和中又带几分锋芒。

那同事扯了扯嘴角,立马闭上了嘴巴。

你们别胡说八道,我觉得梦姐不是那样的人!柳影哭得妆都花了,眼圈糊成一坨还不忘维护她,究竟是哪个王八羔子用我的账号把视频发到群里的,听到没有,敢做就要认,给我滚出来!

这不是新闻部,捕风捉影的事瞎干啊!柳影捶胸顿足。

唐梦眯着眼看她,她其实也不信是柳影做的,虽然和柳影接触才不到几个小时,但她看得出来这不是个有心计的姑娘。

柳影,你跟她才认识多久,这么维护她,农夫与蛇的故事你听过吗?

你别这么说,我也觉得梦姐自己就很有能力,不需要做小三上位,这其中肯定有误会。这位第二个帮唐梦辩白的,正是杨巧。

她走到唐梦身边,温柔地问:梦姐柳影,你们要不要解释一下?

我解释个什么劲啊,我就是看梦姐被陆总叫上楼,以为是剧本的事情,帮梦姐送了一趟剧本上楼,结果听秘书说不是因为剧本我又回来了,我根本连手机都没带,我怎么录视频啊?

有同事开始奚落:谁知道你带没带手机,但你自己也说了唐梦上楼不是因为剧本,她才刚来公司,和陆总之间的话题还能有什么?

这……柳影无语了,又忍不住哭了起来,梦姐你说句话啊,真的不是我,不是!

唐梦环胸站在一旁,嘴角始终挂着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

此刻奚落她的同事们,之前在会议室里个比个态度恭敬,可真是有趣。

倏然,她揽住柳影的肩膀,护犊子般的:我相信我的助理,她不至于蠢到用自己的账号爆料。

大家对我抱有怀疑的,不妨上54楼质问另一位当事人陆总,各位都是公司老职员,比我来公司早,他不至于不给大家面子。

说完,唐梦把柳影摁回到椅子上,扯过纸巾递给她:别哭了,妆花完了。

真的吗?那我现在得多丑啊,柳影继续哭唧唧,不是梦姐,现在重要的是我的妆吗?

唐梦失笑,没关系的。

这人也是胆儿大,调侃她倒没事,可戏弄了陆枭寒,指不定还会惊动唐雨菲,那就好玩了。

剧本讨论会开始了吗?

唐雨菲蹬着高跟鞋走进部门时,总觉得里面看似和谐的气氛有些怪异,但又说不上来哪儿不对劲。

唐梦回头,和唐雨菲的视线就这么直直地对上了。

她轻勾起嘴角。

可真是说曹操曹操到。

唐小姐,您来了。

各位想到唐梦和陆枭寒之间的关系,现在正主也来了,一个个都等着看好戏。

唐雨菲依旧笑得风情万种,自然而然的往唐梦身边走:我对你们的新片很感兴趣,想来听听你们的研讨会。

这位就是外来的那位人气漫画作家吧?唐雨菲走到唐梦面前,笑容更灿烂了些。

唐梦也冲她笑了笑:是啊,唐雨菲小姐。

我这两天也看过不少你的漫画,算是你的一枚小粉丝了,唐雨菲轻轻笑着,你们大家先忙,我想跟我偶像说两句话。

于是,大家各自回到工作岗位上,可心思却都落在唐雨菲和唐梦的身上。

正主干小三,稳赢啊!

妹妹,这四年你去哪儿了啊,我都快翻遍整个地球找你了,我和爸他们还差点以为你……唐雨菲抓起唐梦的手,故作焦急。

以为我死了是吗?唐梦的嫌弃溢于言表,把手抽出来,让你们失望了,我活着,活得好好的。

见她这态度,唐雨菲眼底掠过一抹戾色,还是强装淡定:妹妹你说的什么话?

人话而已,你应该听不懂,我不怪你,真的。唐梦可怜地看着唐雨菲,像看一只落魄的野狗。

唐雨菲脸上的表情再也绷不住。

既然唐梦话里句句带刺,她也不用腆着脸装姐妹情深了。

我奉劝你,不要打枭寒的主意,你的那些历史,配不上他,唐雨菲嘴唇贴到唐梦的耳边,警告。

唐梦嘴角挽起笑容:是吗姐姐?看起来你挺为我和他的事情费神的,不会是因为夫妻.生活不和谐,得不到你想要的吧?

你……

姐姐你的担心和怀疑是合理的,唐梦打断她,笑说,姐夫之前抱过我,好像对我一点都不排斥呢。

唐梦的一番话,无疑是狠狠地刺激了唐雨菲。

四年时间,她使尽浑身解数诱惑陆枭寒,可他从没给过她反应,甚至都不让他靠近他三米以内的位置。

可他却抱了唐梦,吻过唐梦,还跟唐梦做过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

四年的憋屈涌上头,唐雨菲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一巴掌狠狠地朝着唐梦的脸上甩去。

唐梦本来可以躲开的,可当她不经意看到站在部门门口的那道身影时,她生生受了这巴掌,甚至浮夸地往后退了两步,摔到了地上。

其他人听到动静都看过来,或惊讶,或暗爽。

在多数人看来,像唐梦这样的货色,只是一巴掌完全便宜了她!

唐小姐,你过分了!柳影一心忙着找证据证明自己的清白,一个不留神自己的老大就被人打了,她气得跑过来推了唐雨菲一把。

梦姐,柳影又忍不住哭了起来。

唐梦摸了摸她的脑袋,宽慰说,你别哭啊,我没事。

还说没事,脸都被扇肿了!

唐雨菲冷冷地睨着面前姐妹情深的两个人,正要讽刺两句,身后响起一道清冷男声,唐雨菲。

她的眼底闪过一抹惊慌,转过头去笑得有些拧巴,枭寒,你怎么……

听说你来公司帮我教训员工了,我来看看。陆枭寒视线掠过她,垂直落到了唐梦红肿的脸上。

唐雨菲的心沉下去,苦笑说,你听谁说的我是来教训人的?我不过是听说杨导的新剧很不错,我想来旁听研讨会,没想到见到我妹妹了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