趴下让老子爽死你 破云肉车长文

唐梦醒来好一会儿后,接到消息的郭湘才匆匆赶到。

你胃不好,吃东西应该特别小心才是啊。郭湘一米八的大高个,跟个老婆子似的叮咛。

宝贝辛苦你一个人送妈咪来医院了,来干妈抱!郭湘一把搂上去,把唐以宁闷在胸口直透不过气。

干妈,你别趁机吃我豆腐,唐以宁嫌弃地皱着眉头,把脑袋从郭湘肩头探了出来。

小气!

宁宁,那位好心的出租车司机去哪儿了?唐梦嘴唇发白,声音很细很虚弱。

她失去意识前,是那个司机抱着她进医院的。

他的怀抱似乎很宽阔,很暖。

唐以宁把名片掏出来递给了唐梦,妈咪,那个叔叔不是司机。

什么?

唐梦柳眉微微拧起来,看过名片上的字样后才问:他是陆枭寒的助理?

很巧对不对?他说改天我们要付医药费和车费就联系他,唐以宁坐到旁边的椅子上,晃动着自己的小短腿来。

旁边的郭湘瞪大眼睛,粗暴地一把将名片抢了过去,没想到这个陆枭寒瞎了眼,他手下的人倒是比他有眼力见,有良心。

陆枭寒喂你吃炸药了?唐梦云里雾里的。

郭湘算是目前国内记者界的金字招牌,可据说陆枭寒很少接受采访,两人连面都没见过,哪儿来这么大仇。

我……

郭湘正要说什么,扭头见唐以宁在盯着她们看,于是从包里掏出两张毛爷爷,把他支去给她买东西了。

他本人是没得罪我,只是他那个未婚妻,我见一次就想剐一次。

你知道他未婚妻是谁吗?郭湘恨恨地唾了一口,唐雨菲。

闻言,唐梦脸上的表情凝滞住。

唐雨菲?

四年不见,她竟然摇身一变成了总裁夫人。

他俩不知道什么时候搞到一起去的,现在女儿都能打酱油了。他斥巨资把唐雨菲捧成超模,两个人成天上热搜。

这么恩爱咋不结婚啊?说到底还不是因为他陆枭寒那方面不行,自卑得很。也不知道当年睡唐雨菲的时候染上了什么怪病!那女人多脏啊。

听完郭湘一席话,唐梦嘴角轻轻勾起抹弧度来。

你笑什么?郭湘没好气。

你不觉得这很有趣吗?四年前唐雨菲想让我死,可四年后的今天,我活得好好的,还进了她未婚夫的公司。

郭湘拍手叫好:我能想象得到唐雨菲气得嘴歪的样子了,解气!

唐梦扭头看向窗外,嘴角的笑意渐渐深了起来。

桦城,我回来了。

四年前他们把我逼得走投无路,现在我功成名就回国,血债血偿以命抵命,唐家人欠我的,我势必都要拿回来。

想到唐家那三个人的嘴脸,唐梦的眼底只剩下一片寒霜……

……

唐梦办出院当天,郭湘也把找好的公寓钥匙交到了唐梦手上。

为了庆祝你出院和欢迎你和我干儿子回国,我们去吃顿好的?郭湘建议道。

唐梦摇摇头,我和柏杨先生约定好九点在皇冠假日酒店见面,你还是带宁宁先回去吧。

酒店?

郭湘作为记者有着超强的嗅觉,他是不是想对你图谋不轨?你等着,咱们里应外合,我扛上相机去挖他老底。

果然是蛇鼠一窝,这个助理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是酒店楼下的茶餐厅。

助理说陆枭寒在酒店谈生意,如果她非要付医药费和车费直接转账就行,但是她拒绝了。

这勉强也算是救人于水火的恩情,她好歹也得请人吃顿感谢饭。

郭湘眼珠子直转,默了片刻才拍唐梦的肩膀:那行,我带宁宁回家,你去吧。

唐梦点头,俯身在唐以宁额头印下一吻,转身往外走。

干妈,妈咪是路痴。

眼看着唐梦快走出医院大门,唐以宁忧心忡忡地呢.喃起来。

虽然妈咪可以打车去酒店,但妈咪的美貌有点危险啊。

郭湘笑眯眯的牵起他的手,你妈路痴,可我俩不是啊。

干妈的意思是……

唐梦比约定好的时间要早到十分钟。

坐到靠窗边的位置上等了没一会儿,身后响起一道不确定的男声:唐小姐?

唐梦回头的那刻,柏杨着实惊艳了一把。

面前的女人素面朝天,脸蛋虽然不加修饰,可五官却极其精致好看,在阳光掩映下肤色白得发光。

他有些怔楞:是……唐小姐对吧?

早上他忽然收到唐梦的短信还以为是诈骗,听老李说过后才知道,原来是陆总之前大发善心救了个女孩。

他着实惊奇,平时陆总方圆两公里都没有女人敢出现,这是怎么了?

我是,你是柏杨先生吧?唐梦伸出手来,笑得得体大方。

柏杨忙伸出手,跟她握了握后才坐下。

之前小孩不懂事,将你错认成司机,你不但不计较还送我去了医院,实在是感谢。

唐梦态度很诚挚,让柏杨有些不自然地咳嗽了两声;无妨,无妨。

这功他不敢随便邀啊。

实在是陆总身份尊贵不适合见她,这才派他来的。

要不这样,柏杨先生中午有空的话,我请你吃午饭……

唐梦话还没说完,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抱歉,我接个电话。

手机那端传来局促的小奶音,妈咪,错了错了。

什么错了?

那个好心的叔叔错了,不是他,要比他还帅。

听唐以宁这么说,唐梦迅速反应过来,转过身往酒店外看,压低声音问,你和干妈不是回去了吗,怎么跟我过来了?

这个郭湘。

唐以宁跟着郭湘在酒店外的停车场后待着,半天只等来个陌生的男人。

没办法,他只能暴露自己,不能让妈咪受骗。

妈咪,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唐以宁话说到一半,眼尖地看到酒店大厅电梯口里出来的男人,话锋急转,妈咪,电梯!电梯里出来的那个叔叔才是!

唐梦几乎是本能地回头。

入眼的男人被一位老者扶着,他一袭黑色暗纹西装,双腿惊为天人的修长,比例堪称男模。浓郁黑发下脸庞棱角分明,可脸色却有些惨白,但那双鹰眸却尤为锐利。

气场逼人般的凛厉!
陆枭寒?

郭湘盯着不远处的男人,嘴巴不自觉张大:小家伙,你确定是那个男的救的小梦?

怎么可能?

陆枭寒出了名的冷面阎罗,人情味这东西他根本没有!

是啊,唐以宁点点头,不过干妈你刚说他是谁?

唐梦将两人的聊天内容听得一清二楚,嘴角渐渐勾起几分笑意来。

所以是陆枭寒救的她吗?

那恐怕这件事情就会变得有意思许多。

她大胆地盯着陆枭寒,可他的目光却只是从她的身上一扫而过,仿佛不认识她般,独独老李经过唐梦身边时老脸白了白。

她不是……

当年跑的那姑娘吗?

老李,去开车。陆枭寒凛声打断,君王般摊开手,柏杨立刻狗腿地凑上来扶好了他。

陆总这是怎么了,脸色这么差啊?唐梦笑意盈盈,往前走两步。

语气听起来像是慰问,可她的表情却看不出来丝毫宽慰,反而有几分嘲笑的意味。

陆枭冷着面孔,一个凛厉眼神,柏杨加快步伐,走着走着还回头来冲唐梦抱歉地点了下头。

唐梦笑意不减,走得可真急。

妈咪,要不要我们过来?当手机听筒里再次传出唐以宁的声音时,唐梦抽回了思绪。

不用,你们回去,我临时有点事要去办。

陆总您放心,我已经吩咐厨房自查,今天但凡经手了海鲜的都有责任!送陆枭寒上车时,柏杨能近距离看到他眉间的汗珠。

五星级餐厅厨房就这水准,海鲜不干净,把陆总尊贵的肠胃都吃坏了。

柏杨正要关上车门,一道身影却咻的一下蹿进了车里来。

谁!柏杨威严地摆出格斗姿势。

唐梦坐到陆枭寒身边,笑得特别甜:陆总吃坏了肚子要去医院吧?我对去医院特别有经验,我陪你们一起。

这……柏杨收了手,惴惴不安地看向陆枭寒。

陆枭寒薄唇抿成直线,凛厉的侧颜绷紧,浑身都透出不耐:下车。

言简意赅,掷地有声。

唐梦兀自关上车门,倒也一点不见外,别啊姐夫,咱是亲戚,你之前照应了我,我今天照顾你,所谓你来我往互相照应嘛。

此话一出,柏杨震惊地瞪大眼睛。

姐夫?!什么鬼!

唐小姐,唐雨菲……

难道……

姐夫,再拖下去你得送急诊了,那我姐姐不得哭得昏天黑地啊?唐梦看向前排,麻烦开车吧。

陆枭寒紧阖双眸,唐梦的阴阳怪气让他腹痛加剧,他冷声:柏杨,换位置。

好的陆总。

柏杨合上惊讶的嘴巴,正要起身又被唐梦给霸道地摁了回去。

姐夫你太见外了,你看我们两个跟医院也挺投缘的,再说我从小胃不好,你也肠胃不好,缘分不是?

陆枭寒唇角猛地抽了下,脸上的烦躁和厌恶更重。

肚子越发不适,他也无暇再跟唐梦打嘴仗,难耐地朝旁边挪动了下时,肚子却合时宜的在这时咕咕叫了两声。

唐梦双眼放光,掐准时机说:很难受吧?

姐夫是要放屁吗?

此话一出,陆枭寒终于睁开了眼,狭长凤眸狠狠地扫视而来。

柏杨和老李也都是一惊,柏杨几乎惊掉下巴,老李差点没握稳了方向盘。

唐雨菲小姐这个妹妹,也太敢说话了吧!

停车,滚下去,陆枭寒嗓音凝沉。

不能停,这附近应该没洗手间吧。唐梦挤眉弄眼的,又做作地退开两分,姐夫,我们是一家人,你放吧,我可以当做没听见。

说着,她伸手捂住了耳朵。

把她给我丢出去,陆枭寒眼底一片寒芒,命令的口吻不容置喙。

而此时,车外是一片车水马龙。

如果真把唐梦丢出去,得碾成肉酱。

太……太残忍了吧陆总?柏杨弱弱地说。

前排的老李也发话了:先生,好歹唐小姐也是唐雨菲小姐的亲妹妹,如此是否有点不近人情了?

虽然唐小姐说话冒进了点,但心肠看起来并不坏。

两人都同时维护这女人,倒显得他不近人情,陆枭寒目光扫过他俩,嘴角斜斜勾起一抹弧度,点头:很好。

柏杨只感觉背脊蹿上来一股寒意,他抱起胳膊:陆总很快就到医院了,你先休息下。

唐梦虽然捂着耳朵,但他们说的话,她都听到了。

她眨着一双大大的桃花眼,委屈地说:虽然不知道姐夫为什么不待见我,但看在姐姐的份上我今天也得照顾好你。

你要是不乐意听我说话,我保持安静就是了。

果然,直到车停在医院门口,她没再说过一句话。

陆枭寒身份尊贵,好几个主任医师都围进病房里,两小时下来啰里吧嗦一大堆专业名词,到最后就简单五个字——急性肠胃炎。

陆总……

待医生都退出去后,柏杨犹豫再三,还是汇报:唐雨菲小姐不知从哪儿得到消息,听说您住院了,正在赶来。

陆总是公司的顶梁柱,随便什么小病小痛传出去都能被传成绝症,对公司影响巨大。

今天已经全面封锁了酒店的消息,合作商也承诺不会外泄,可不知道这唐雨菲小姐怎么知道的。

洁白的病床上,陆枭寒唇色泛白,可与生俱来的强大气场却不容置喙。

吩咐下去,我不见任何人。

柏杨立即点头:明白,那陆总我现在赶回公司,这里就由老李……

我来,我来。

唐梦合时宜地进来,手里拎着一个开水瓶,笑得眉眼弯弯:姐夫你也真是的,姐姐担心你来见你,这是爱情啊!你拒绝什么?

陆枭寒听到唐梦的声音就觉得浑身不适,目光直直落在柏杨脸上。

柏杨会意,陆总明显是要他轰唐梦出去。

唐小姐,陆总需要静养,您……

我会安静如鸡的,我就照顾到我姐姐过来,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唐梦大气地摆手,冲洗起水杯来。

柏杨:……

陆枭寒深眸锁定在她的小脸上,沉吟片刻竟也意外的点了头:那就让她留下。

姐夫这才对嘛,唐梦笑得更欢乐些,笑意比窗外的阳光都要耀眼。

那天一别后,借着跟好友在酒吧一聚的机会,他难得没扫大家的兴,同意兔女郎接近自己。

结果那女的手指都还没碰到他的衬衣衣领,他就被她身上刺鼻的味道恶心得胃里剧烈翻滚,一把抓起她手腕丢得远远的。

所以,他没有痊愈。

他还是厌恶女人。

那这个唐梦是怎么回事?如果说之前两次是意外,可今天,他仍然不抗拒她。

你用的什么香水?

唐梦刚倒好水,身后就传来极其冷淡的声音。

她回头,陆枭寒正望着她,眼尾轻轻上挑,颇有种睥睨的高傲感。

姐夫,我可从来不喷香水的。相比于他的冷漠,她笑得比三月春风还要暖。

陆枭寒收回视线,不置可否。

医生嘱咐要多喝热水,姐夫你要是自己喝不方便,我喂你,她走到床边,作一脸关心状。

我不渴。

不渴也得喝,本来身体就差,热水是万能的,多喝没坏处,唐梦看上去心疼得很,愣是把水杯往他嘴巴前面凑。

滚开!唐梦过于热情,陆枭寒板着一张脸冷声喝去,跟着就是大手一挥。

水杯里的水直接洒出来,扑向他的颈项。

灼烫的温度让他表情略显得狰狞,唐梦也有一瞬间差点没反应过来。

她的确是故意过来搅和的,但陆枭寒跟她萍水相逢还帮助过她,她是真没想对他怎么样。

这可倒好,烫坏他了。

抱歉,我不是故意的,唐梦急忙扯过床头柜上的纸巾,俯身帮陆枭寒擦拭起来。

陆枭寒恹恹抬头,一把扣住唐梦的手腕。

唐梦疼得闷哼了声,而此刻入他眼的,却是她因为微弯身子而悄悄敞开的领口,顺着她小巧的锁骨往下,雪白的肌.肤几乎晃花人眼,尤其是她敞开的衣领之内那若隐若现的……

喉结,不自觉地上下滑动。

她身上自然清甜的香味,再次混进他的鼻息当中。

而与此同时,陆枭寒浑身的力量分作两股,一股将她的手腕扣得死紧,另一股则往下腹某处汹涌地冲去。

他狭长的凤眸危险地眯紧。

他……

竟然对她有了反应。

衬衣里面也有,都湿透了,唐梦大脑一片糊,也没想那么多,自顾自的去解开他的纽扣。

一颗,又一颗。

陆枭寒鬼使神差的没推开她,他目光锁定在她身上,她的指腹每每擦过他胸膛,都带起一阵触电般的感觉。

身下反应更猛烈了些,他黑眸也愈发深邃。

陆先生,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