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天师下山》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沈浩沈虎小说全文

我扯住了二叔的袖子,不让他离开。

我看出来了。

二叔的面色挂着青气,这是典型的青上顶堂,是犯了煞气。如果执意要出门,冲撞了煞,那打底都是撞血的血光之灾。

我看的很真切。

以往我爷不让我说这些东西,我也很少嘀咕,因为旁人把我看做灾星,是阴生子。不过现在我爷没了,我成了年,出了道,哪怕是还没挂堂口,但也算是挂了仙儿。

何况,满嘴胡咧咧的二叔人不错,他为我好,我不能看着他招灾惹祸,平白撞了煞。

除了我爷,二叔是仅有几个关心我死活的人了。

“神神叨叨的,胡咧咧什么。老子这叫青光满面,升官发财,你小子不懂就别瞎叫唤。何况在这一亩三分地儿,虎爷我说的才算,哪个不开眼的敢招惹你叔?”

“你这混小子,怎么跟你爷当初一个样。难道也指望着后半辈子吃斋念佛?”

二叔压根就不信。

他高昂着头,鼻孔中喘着粗气,一副天老大他老二的架势。我伸手想拉,可二叔的力量哪里是我这么一个小身板能拦得住的?

我眼睁睁的看着他离开,只能叹了口气。

青上顶堂,面挂黑,这是犯了煞。索性青气不弄,黑不遮面,二叔了不起就是破财破相,和性命无虞,我也没再管。

蹲下身,我开始从箱子里一件一件的往外拿东西。

我的东西很少,除了几件衣服之外,说实话,没什么能够入眼的东西。反倒是我爷的遗物倒是有不少。从小跟着我爷一起长大,他没了,这些东西就归了我。

又不是什么价值连城的金银财宝,家里人由得我带到了城里。

里头有很多道家的法器,雷击木鱼,桃木剑,法印,天蓬尺以及我爷自己挂堂的令旗。这些玩意,我再清楚不过,小时候没少拿这些当玩具。

唯独挂堂的令旗我也怎么也不让碰。

我知道,那时候我还没有出道,不能碰这些东西。但其实我也明白,我爷早就帮我打了窍,他留着令旗,是想传给我……

胡乱的收拾了一下宿舍,二叔的房间很小,也很杂乱。

毕竟是活了三十多年的老光棍,没个女人照看,能凑合一顿就凑合一顿的二叔压根就是个不修边幅的闲汉。

我掉着**收拾了一圈,累的气喘吁吁。

坐了好久的火车,这又是我第一次出远门,早就累的不行,眼瞅着房子收拾的差不离,我倒头在木板床上呼呼大睡。

这一觉,我不知道睡了究竟多久。

睡梦中,我总好像看到一个穿着古装的女人在我的眼前晃来晃去。

她白衣纷飞,气质高雅,但我却根本看不清她的任何表情,只是觉得每一眼都感到风情万种,每一眼都是全新的脸,让我沉溺其中,却往而不可及。

这不是我第一次做这个梦了。

在我十二岁之前,我几乎每个晚上都会做这个梦,它几乎陪伴了我整个童年。当初我问过我爷,问他梦里的那个漂亮姐姐是谁,我爷没告诉我,只是抻着脸。当天晚上同样的梦境中,我爷出现了。他不知道做了什么,说了什么。

从那天开始,这个梦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后来我爷给我打了窍,如今我又出了道,自然清楚,那个姑娘就是我的道。我爷当初压着她,不让她出来,如今我爷没了,梦再次复苏。

只是她在哪里?

我毫无头绪。

打了个哈切,我伸着懒腰站了起来,重复的梦境,让我一整晚都陷入其中,简直比跑了一千米还要累。一晚上没吃饭,我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了,我穿了衣服,刚准备出门去觅食。

可刚打开宿舍门,便见到二叔顶着个红眼珠子,死死的盯着我。

我吓了一跳。

二叔一把就拽住了我的衣领子,表情跟吃人是的。

“妈了个巴子,你小子眼睛怎么长的,你怎么知道老子有血光之灾。草,虎爷嚣张了一辈子,没想到竟然在自个儿的一亩三分地儿翻了船。”

“那几个喝多了的小崽子脑子是长了泡?喝了几口马尿,把气撒在了他虎爷的头上,真是出门装了鬼,真特娘的晦气。”

二叔口灿生花,骂骂咧咧。

他头顶裹着纱布,隐隐能够看到里头的血迹,明显是被人开了瓢。

“二叔,早就劝过你,昨天不让你出去,可你偏要不听。不过这也是好事。”我开了口,试图安抚二叔的情绪。

“狗屁!有他娘的被开了瓢的好事?王八羔子,你拿你二叔消遣不是?”

二叔瞪着眼,一听脸就绿了,他抬手就要打我,可举着半天却给了自己一个轻飘飘的嘴巴子。“算球,命里该着,老子走了背字儿,怪不了别人。谁让老子自己凑上去找不自在?不过有句话你小子可得给老子讲清楚,这他娘的也算好事?”

二叔瞪着我,仿佛只要我说出个道道来就要和我比划比划。

“真是好事儿,二叔,你信我!”

“青上顶堂,面挂黑,这是撞了煞。而面不挂黑,未遮面,这是青煞,最多也就是血光之灾,算不得大事,起码性命无虞。”

“你如今撞了煞,见了血,这煞也就散了。”

我看着二叔缩了缩脖子,二叔人不错,可这驴脾气太差,我可不想平白无故的挨顿打。何况,我也没说假话。

我是出道仙,和出马的不一样。

我爷说过,虽然我还没找到自己的道,那是因为还没碰到自己的仙儿。但我是阴生子,天生带了慧眼的,不会看错。

二叔嘀咕了一句,他皱着眉疙瘩瞅着我,直到看的我心里发毛。他这才捏着下巴,斜着眼。“你的意思是说,你会看事儿?”

二叔问的很直白,也难怪,县城靠近东北。

这地方出马的人不少,更信这个,城里头就有专门跳大神的盘子和堂口,我这话说的也玄乎,自然让二叔联系到了一起。

出马的弟子讲求的请仙儿上身,老话讲的是‘请野仙’,也叫‘顶香头儿’。狐黄常莽,请的是山里的精怪成仙儿,习惯帮人看事儿。

可我是出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