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钟小姐她光芒万丈》小说全集阅读 钟柠顾时寒小说免费完整版全文

耳边不断在凌清冽那句“我最爱的人是苏楠雪”的话,钟柠感觉自己宛如经历了几道雷劫,整个人都懵了。

一个是她多年的闺蜜,一个是她追逐十三年的男人,他们……

是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她和凌清冽订婚三年,却从来不知道这件事情。

凌清冽保持着跟她的婚约,却和苏楠雪深爱,他们当她是什么?

他们地下恋情的保护伞吗?

钟柠整个人都崩溃了,许久不能回神。

接下来的两天里,钟柠一直都浑浑噩噩不在状态。

高烧未退,膝盖的伤也没有医生处理,却还要每晚都被迫去跪在苏楠雪的房门外。

钟柠不服,去找凌清冽理论,“苏楠雪伤跟我没有关系,不是我做的,你凭什么找我撒气?”

“你当我瞎吗?”

凌清冽言语冷冷,他都亲眼看到了,她竟然还狡辩!

“不是我!”钟柠声嘶力竭的辩驳,“她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怎么会对她做那样的事情?”

“谁知道在你看似善良的外表下,藏着一颗多恶毒的心?”

他出口的每一个字,都像是锋利的刀子,一刀又一刀划伤钟柠的心脏。

钟柠做梦也没想到,这话是从她深爱多年的男人口中说出。

失望又愤怒,钟柠崩溃咆哮,“凌清冽你若不信我,就喊苏楠雪出来对峙,你问她,她的腿究竟是不是我伤了的?”

却不料,这话激怒了凌清冽。

他五官扭曲一步冲过来,狠狠捏住她的下巴,咬牙出声,切齿怒道,“你明知道楠雪现在是什么情况,你还喊她跟你对峙,钟柠,是不是你在楠雪醒来后,对她做了什么?”

“你……你说什么?”

钟柠惊慌,惊恐于凌清冽的猜测想法。

她的颤抖声音,在凌清冽看来,却像是她间接承认了他的猜测。

“钟柠,你……你好样的,你,怎么不去死?”

说完,盛怒之下,凌清冽捏着她下巴的手狠狠甩开,钟柠被他的大力摔得站立不稳,重重跌倒在地上,额头碰在了茶几一角,顿时血液流过眼睛,视线里的一切,都变得通红。

大脑里一阵翻涌,空白得宛如是劫难降临。

耳边,是凌清冽阴冷的声音,“钟柠你听着,你欠楠雪的,我要你加倍偿还!”

他之前竟然没有想到,苏楠雪的神志不清,极有可能是钟柠对她做了什么!

钟柠学的专业就是心理催眠和药理,当时她又被安排跟苏楠雪同一病房。

钟柠醒得早,完全有机会对苏楠雪做什么。

他怎么能这么疏忽,怎么能让医生将钟柠那个蛇蝎女人安排在同一病房?

凌清冽无比自责,折身离开就去了苏楠雪的房间。

这两天,苏楠雪的情况没有半分好转,不吃不喝,连睡眠都会很快惊醒。

“楠雪对不起,是我害了你。”

凌清冽深深的愧疚,拉着苏楠雪的手,亲吻着她的手背,“都怪我,若不是因为我爱着你,那个该死的女人就不会视你为敌人,你就不会变成这个样子。”

“楠雪,我的命是你救的,我等你好起来,你一定要好起来……”

钟柠膝盖上的伤还没好,额头上又添新伤,她就那样躺在地上,目光空洞的盯着天花板。

被血液晕染的视线,看什么都泛着红。

她没有去理会流血的伤口,也没有理会伤口的疼。

此时此刻,再疼的伤口,都不及心上的万分之一。

十三年的追逐和倾心,在此刻看来,更像是一场滑稽的笑话。

她是有多蠢,竟然没有看出凌清冽的心中住着别人?

因为高烧反复,钟柠晕了过去。

再醒来时,已经是半下午时分,她在一个布置简单却不显空旷的卧室里。

这是凌清冽的卧室,也是结婚那日,他们的婚房。

钟柠疑惑了,莫不是之前经历的,都是一场梦?

她从床上坐起,膝盖处传来剧烈的疼痛。

伸手触摸额头,却是摸到了包扎伤口的纱布。

伤是真的,凌清冽为了苏楠雪迁怒她也是真的。

可是为什么,她会出现在凌清冽的房间?

正当疑惑之际,房门打开,凌清冽跨步进来,宛如移动冰山,带着一身风雪。

钟柠看到男人的眼里,弥漫着浓烈的厌恶和嫌弃。

之前的一切,都不是梦!

“你……”

刚开口,凌清冽便出声打断,“老爷子晚上会过来,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需要我教你?”

听闻这话,钟柠瞬间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凌清冽的卧室里了。

他想要做一出好戏给凌家的人看。

钟柠的手,紧紧的攥在一起,愤怒又绝望的盯过去,“凌清冽,我要离婚!”

这个男人她要不起,也不敢要。

若是早知道他心中所爱是别人,她也不会满心欢喜嫁给她,换来这么一场笑话。

只是一听她说要离婚,凌清冽的眼中,就浮现出一抹残忍。

他逼近床沿,“钟柠你觉得,这个婚是你说想结就结,想离就离的吗?”

“你,你是什么意思?”强大的微压迎面袭来,钟柠下颌颤抖起来。

“若不是为了折磨你,我会让你名正言顺来我身边?”

男人的话森凉刺骨,似能够冻结钟柠浑身的血液。

见她失了言语,凌清冽冷冷勾唇,“想走可以,除非楠雪好起来,否则,我会叫你生……不如死!”

轰!

这几日,每天钟柠的心脏,每天都如同是在遭遇雷击,每次的绝望,都比上一次更加浓烈。

看着钟柠眼中的神色,渐渐由绝望变得破釜沉舟起来,凌清冽猜到她在想什么,凉凉的提醒,“等下,有人来教你怎么说应付老爷子他们,你可以不配合,我在阜城虽然不能只手遮天,但要遮住你钟家的一片天,还是轻而易举的。”

说完,凌清冽便转身离开了。

“凌清冽你回来,你不可以……”

钟柠被他的威胁吓得六神无主,挣扎着要下床,却是直接从床上跌到了地上,扯动了膝盖上的伤。

等她忍着伤口上的剧痛抬起头来时,卧室里已经不见凌清冽的身影了。

钟柠绝望的伏在地上痛哭起来,她后悔了,万般后悔。

她为什么要跟这个男人相遇?

为什么会爱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