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员工的滋味 异地恋见面三天不下床

萧清蕖被下人扣住拖走的时候才反应过来要发生什么,一时惊慌哭泣,泪如雨下不住的求饶:祖母,祖母,不要啊祖母,饶命啊!

然而老太君丝毫没有心软,直接摆了摆手,让下人将萧清蕖拖走了。

萧苌笙看着这一切,心中略有些感慨。

当年这般被拖下去的,可是她自己,她受的是三十大板,直接将她打得月余都没能下床。

老太君对萧清蕖还是有些疼爱,才打了二十大板,然就算老太君心中有不忍,她也绝对不会在客人面前姑息,这板子,萧清蕖是吃定了。

而前世她所遭受的种种苦难,她必将一一还回去!

林茹卉瞧着自家女儿哭得那般可怜,更是焦急,老太君,蕖儿,蕖儿是我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啊,这……

这蕖儿的不教,是母亲和我这个姐姐的过错,婉儿和娘亲回去之后定然对蕖儿严加管教,还请祖母息怒。萧清婉急忙拉住林茹卉,冷冷的瞥了她一眼,眼中满是警告的意味。

林茹卉这才收住心思,反应过来,不敢再求情。

老太君脸色这才见了一丝好转,看向萧清婉时面上已有了一丝笑意:还是婉儿懂事,但此事与你无关,你无须自责。

萧苌笙看着这一幕没有说话,她很清楚萧清婉在老太君心里的地位,现在虽能动得了萧清蕖,但要想对付萧清婉,她还远远不够。

还是需要韬光养晦,徐徐图之。

慢慢来,她还有时间和她们玩。

品鉴完绣品,萧瑾文就立即带着景墨辰和长孙翎去鉴赏长恨歌,而这边自然也该散场了。

离开时,林茹卉看着萧苌笙的背影,眼里满是憋屈和怨恨。

她本想借着长安第一才子景墨辰的名号,再一扬萧清婉的美名,却没想到因为萧清蕖,这一切都为萧苌笙做了嫁衣。

萧苌笙离开贤德堂,刚是走到玉妗苑,就瞧见赵玉梅站在玉妗苑门口,一脸担忧的望着外头,不住的走来走去,生怕萧苌笙在品鉴会上发现,受罚受委屈。

萧苌笙心中感动不已,几步走过去握住了赵玉梅的手:娘亲……

还没等说完,嬷嬷就带着老太君的赏赐到了。

一对玉如意,一对玉簪,一对玉镯,两套夏制绣裙,一把冰纱流风团扇。

萧苌笙安抚的拍了拍赵玉梅的手,迎上去接过赏赐,十分客气地道:劳烦兰姑亲自跑一趟,这点茶钱请一定要收下。

老太君身边的人哪怕不能交好,也绝不能得罪。

兰姑暗自掂了掂,竟还有些分量,没想到这四小姐如此大方,表现得便亲热了些:四小姐客气了,老太君今日可高兴了,方才还念叨四小姐呢,这不,立即催着我将赏赐给四小姐送来,四小姐若是有空,可多去看看老太君,亲近亲近。

自当日日向老太君请安。萧苌笙浅笑,宠辱不惊的送走了兰姑。

兰姑一走,赵玉梅便忍不住问道:苌笙这是怎么回事,你未曾受罚么?怎的还送来了赏赐?

萧苌笙笑而不语,清秋会意,声色并茂的将贤德堂发生的一切说了一遍,最后还不忘骄傲的夸赞道:我们小姐可厉害了呢,连那个景公子都主动询问我们小姐的芳名,老太君还十分欢喜,送来了赏赐,可喜欢我们家小姐了呢。

萧苌笙但笑不语,未显一丝一毫的骄傲。

她心里十分清楚,老太君赏赐她,是因为看到了她的才情,而她们这些大家闺秀,要有才有貌,才能嫁得好,为萧家谋取更多的利益。

老太君看到的,不过是她身上可为萧家带来的好处,若是她之后无用了,老太君必定会毫不犹豫的将她舍弃。

所以,她势必要一点点占据老太君心里最高的位置,让老太君觉得她是嫡小姐中最有用的千金。

这可太好了,苌笙,有老太君喜欢你,娘亲也就放心了。赵玉梅一脸欣慰,忍不住眼眶湿润,默默抹泪。

她自知三房式微,护不住萧苌笙。能得老太君看重,萧苌笙以后在萧府里也就能好过一些。

娘亲,您就放心吧。萧苌笙劝慰道,握着赵玉梅的手,另一只取出赏赐里的团扇递给赵玉梅,笑道,这团扇名为冰纱流风扇,用冰晶蚕丝绣成的扇面,比起一般的团扇更凉爽。如今已是将要入夏,这里夏日最是闷热,到时候您和鸿儿正好能用上。

萧苌笙记得自己前世,吝啬得连多余的一块糕点都不屑给他们,一家人过的如同仇人,如今便把这赏赐中最金贵的东西挑出来赠予给娘亲和弟弟,借此也表意自己的愧疚和补偿。

苌笙,这东西价值千金,只怕整座萧府也没有几把。老太君赏给你的,你便留着自己用吧,我和鸿儿不要紧。赵玉梅又惊又喜,急忙拒绝。

萧苌笙瞧着娘亲这般小心的模样,心中又是一阵酸楚,将团扇硬塞在她手中,劝道:娘亲,鸿儿体弱,受不得半点热,您若不想要,那当做这团扇是我送他的礼物便可。娘亲我想去看看鸿儿,现在便去,可好?

苌笙,你……你愿意看鸿儿?赵玉梅毫不掩饰自己的惊讶,心中惊喜宽慰各半,满腔复杂。

她半年前携萧鸿归来,本想趁此补偿女儿,却未曾想萧苌笙极其不喜欢她们母子,且从她们回来后就从未踏进他们院子的门槛。

这一切,自然是归功于大房的挑拨离间,前世的萧苌笙受大房教唆才会如此。

不过,重生一世,萧苌笙自然不会这样了。

前世赵玉梅去世之后,萧苌笙和弟弟相依为命,感情也变得很好。

只可惜爹爹回来时,已经错过了弟弟最后的治疗时间。那时候穷尽霄武侯府的财力寻找名医良药,但都于事无补,萧鸿只能一直瘫痪在床。

而最后的治疗时间也只剩这一年,必须在爹爹回来之前为弟弟寻得名医,否则就迟了。

可是真正的神医,可遇不可求,就算遇上了,治病用的贵重药材又该去哪里凑齐?

想到这些,萧苌笙重生的喜悦渐渐消失。

如果重生一世,还要眼睁睁看着弟弟变成瘫痪,那她也太无能了!

突然,萧苌笙眼前一亮,想到了前世至关重要的一个事物。

霜华令!

她获得这枚霜华令的日子好像就是近期。

她记得是前世某日夜晚,有个黑衣人逃避追兵躲进她的房间,她当时年幼,加上性子怯懦,当场便被吓晕了过去。等再次醒来,那个黑衣人已经走了,只剩地上留下一枚霜华令。

萧苌笙觉得这霜华令应当是黑衣人躲藏之时,无意间掉落的。毕竟她当时昏过去了,并没能帮助对方什么,便不可能是对方为了答谢留下,

霜华令,乃是大宴第一皇商天涯商行的信物。

前世诸皇夺嫡之乱时,天涯商行依旧保持着超然的地位,后才被人查出它背后竟是有当今圣上做靠山,诸多皇亲权臣扶持,即便是皇帝去世之后也自成一股势力,连欧阳昇也要忌惮三分。

任何得到霜华令的人,都可向天涯商行提出一个要求,任何要求,商行都会满足,且是无条件的。

世间便有这么一个说话,从乞丐变成人上人,得一枚霜华令足矣。

前世她本想用这个为霄武侯府博一线生机,结果被萧清婉骗走了。而今生,她便想用霜华令,给自己弟弟换一名神医!

霜华令十分珍贵,人人想要得到。

但是对萧苌笙来说,没有她弟弟的性命珍贵。

她回想了一会儿,记起了得到霜华令的具体时间,前世那段时间,她刚被老太君打了板子,因为卧床加上虚弱,才会被吓晕。

今生被打板子的虽然是萧清蕖。但时间是一样的。

这么说的话,那黑衣人这两天就会出现了?
一想到这里,萧苌笙心就放宽了许多,只要有霜华令,弟弟的病肯定就能得治。

萧苌笙便牵着赵玉梅和她一同到了赵玉梅和萧鸿居住的枫华苑,进去就瞧见了坐在屋内门口的弟弟萧鸿。

姐姐。萧鸿站起身,怯生生的唤了萧苌笙,一副想要去亲近却又怕惹她生气转身离开的模样,犹犹豫豫,又有些不安。

萧苌笙看着面前瘦瘦小小的萧鸿,心中一阵刺痛,前世好不容易和弟弟关系变好了,却被萧清婉害死,她更是和杀弟杀母的仇人互称姐妹!

可恨前世她临死前才知道!

今生,她必定能保护娘亲和弟弟,不让任何人伤她们一根毫毛!

萧鸿今年已经十二岁了,但因为先天之症,发育不良,就跟七八岁的小孩一样。脸色苍白,极其瘦弱,每天大部分时间都只能卧床休息。

赵玉梅怜爱的将萧苌笙送的冰纱流风扇递给了他,还专门告诉他,这是姐姐萧苌笙送给他的。萧鸿听了高兴的捧在手里,爱不释手,小脸上都是笑意。本来有些怕萧苌笙,在跟萧苌笙玩闹了一会后,胆子渐渐大了,牵着她的手不放。

萧苌笙看着瘦小的弟弟,心里暗自下定决心,不论用什么手段,她都一定要拿到霜华令,治好弟弟!

如果无法挽回娘亲和弟弟的悲剧,她重生一世就算能手刃仇人,报仇雪恨,没了最亲近的人,那还有什么意思呢?

报仇必不可少,只不过比起弟弟的未来,暂时先靠后。

和弟弟玩了一会儿她便回到了玉妗苑。

又过了两日,而这两日萧苌笙却有点茶不思饭不想的。

按理说她应当十分舒心才对。

萧清蕖被打了二十大板下不了床,又被关了禁闭,虽对她怀恨在心,但一时半会也没办法做什么动作。

之前的赏赐,萧清婉和萧苌笙是完全一样的,萧清雪的差不多,但是没有那把冰纱流风团扇。冰沙流风团扇整个萧府总共才只有三把,剩下一个在老太君那,萧清婉得到扇子倒是合理,但萧苌笙得的这把扇子却引起许多人眼红。

毕竟她之前可是一个没有用的四小姐。

这两日,萧苌笙每日早上准时给老太君请安,回来之后就去枫华苑看娘亲和弟弟,陪娘亲做刺绣,教弟弟功课。

但奇怪的是,天色近黄昏她就闭门不出了,一个人闷在屋里,把丫鬟们都支使开了,就留着清秋守门。

别人虽奇怪,但一个大家闺秀待在屋里也算合理,便也无法置喙什么。

但只有萧苌笙自己知道,她闭门不出,是在等那个黑衣人。

她深怕自己错过黑衣人,错过能救弟弟性命的霜华令。

但是连着三四天,对方都没有来。

这一日,萧苌笙又将自己关在了屋里,等了一阵子后不由得坐在案桌前叹了口气。

按照前世的时间,黑衣人早该出现了才对,难道因为自己重生发生了变化?不可能啊,她并未做什么改变历史的大事,不过就是改变了一下挨板子的人,其他情节都未曾改变才对。

历史并未有变,但那个黑衣人,怎么就是不出现呢?

萧苌笙长叹一声,刚打算起身去睡觉了,窗边突然响起异样的声音,如同谁快速的打开又关上了窗户。萧苌笙立刻转头望去,便见屋中多出了一个身穿夜行衣的男人,戴着漆黑而狰狞的面具,手中一柄长剑寒光凛冽。

萧苌笙震惊看着黑衣人,内心却止不住的狂喜。

来了,真的来了!终于来了!

她的霜华令有着落了!

可算让她等到了!

黑衣人进屋便看见了萧苌笙,也没心思看她惊讶的神情,身形微动,一瞬间便移动到了她的身边,萧苌笙还没来得及反应,黑衣人已经一手勾着她的肩膀,手中的长剑也架在了她的脖颈上。

敢出声,我就杀了你!声音是伪装后的低哑难听,十分明显。

萧苌笙被他抱入怀中,两人脸几乎贴在一起,隔着那一张墨色的面具,萧苌笙只能看见他的眼睛。

一对墨色的双眸闪烁着冷冽的幽光,如同坠入魔道的黑菩提,是诱人的奇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