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潮湿的肥厚李雪梅 把女人干到不能走路

大娘,苌笙冤枉。自从月余前祖母说要交一副绣品,检验女红,苌笙便一直闭门不出,精心练习,准备绣品,因此才未能给祖母请安。今日突然想起检验之日已到,匆匆忙忙出门,却不想太着急,一时不慎踩空落入池塘,以致来迟。都是苌笙不是,请祖母责罚。萧苌笙十分乖巧的福身认错。

萧清婉心下闪过一丝惊讶,看了一眼萧苌笙。

萧苌笙从前一向嘴笨,还有些木讷,任人欺负不说,还眼巴巴的把人家当姐妹。今日竟有些巧舌如簧的模样了,一番陈词恳切,口口声声是为了老太君,诚心诚意的认错,丝毫不提自己是被萧清蕖绊倒的。

然而萧苌笙早已不是当初的萧苌笙,重活一世,她比任何人都想的周全。

被陷害落水这件事,毕竟没有证据,若是此刻提出来,以她现在在老太君心里的地位,怕是反而会弄巧成拙,被老太君责备,还要落个陷害姐妹的口舌。

起来吧,下次小心些。老太君只淡淡的瞥了她一眼,便摆了摆手,不再理会。

萧苌笙也不再多做说辞,乖巧应了一声便起身退到了一旁。

老太君竟有意揭过此事,萧清蕖诧异的看了一眼萧苌笙,这笨拙的四小姐何时竟变得这样伶牙俐齿?

呵,那又如何,等会儿展示绣品的时候,可有她出丑的时候。

萧清婉却做出一副温柔贤淑的好姐姐模样,关心道:苌笙你怎这般不小心,可有伤到哪里,让姐姐看看?

好一副姐妹情深。

令人作呕。

萧苌笙心里冷笑,面上却是扮得乖巧柔弱,冲着萧清婉微微一福,多谢姐姐关心,妹妹无事。

无事便好。萧清婉笑意温柔,若不是萧苌笙前一世见过她恶毒的嘴脸,怕是真的会被这幅好姐姐模样骗过去吧。

萧清蕖突然发难道:呵,没想到苌笙这么用心啊,姐姐可一直都不知道你是在家练习女红呢,可是准备给我们一个惊喜啊?。

她以为萧苌笙会带着那副极差的绣品来给她垫底,便有恃无恐,料定她那副绣品出来,一定会将老太君气得狠狠责罚她。

姐姐不常来苌笙的闺房,自然不知,苌笙的女红姐姐分明清楚,哪里比得上婉姐姐,姐姐可莫要取笑苌笙了。萧苌笙腼腆一笑,给足了萧清婉颜面。

老太君听了,并未评判,倒是慈爱的看向了萧清婉,婉儿的女红确实是极好的,婉儿此次可是准备妥当了?

祖母放心,婉儿已经尽心准备,但求不让祖母失望。萧清婉笑着向老太君微微一福,信心满满的模样。

她确实有这个资本骄傲,作为苏州的第一美女,自然是才色双全。

萧清雪和萧清蕖都有些嫉妒的看着萧清婉,这时,厅外突然传来嬷嬷的声音。

贵客到——

话音落下,厅外便走来一位锦衣公子,一袭鸦青色锦袍,上等蚕丝精绣,价值不凡,富贵繁华,腰间系着一块乳色玉佩。翩翩君子,星眸俊目,款步而来,立刻吸引了厅内一众千金的目光。

这便是今日老太君请来的贵客,苏州第一世家,景家的三少爷,长安四大才子之首,景墨辰。无数名门闺秀倾慕,琴艺非凡,传闻皇室一名公主为了听他一曲,竟曾亲自踏足苏州。

跟在景墨辰身边的就是萧家大少爷萧瑾文,虽也是一表人才,苏州有些名气的才子,可站在景墨辰旁边,却完全沦为了陪衬。

老太君早就站起身迎了过去,可见景家在苏州的地位。

景家和萧家其实并无关系,老太君为了巴结景家,不知从哪里翻出老一辈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关系,特意安排萧瑾文去和景墨辰交好,两家这才有了一丝丝的交情。

景墨辰作为才子,尤爱古人书画。萧家便投其所好,不知从哪里费尽心思买到了长恨歌的字帖,便借此邀请景墨辰前来鉴赏,这才请动了他。

老太君便借此机会,在景墨辰鉴赏长恨歌之余,也鉴赏一下萧家千金们的绣品,想借此让景墨辰对萧家千金留下些印象。

本来各位千金都将视线投向了景墨辰,可随后进来的一人,却是一瞬间就夺走了所有人的目光
男子一袭绯红色的锦袍,俗艳的颜色却被他穿出了邪魅之感。

刀刻般的面容精致无双,秀眉俊目,青丝如瀑。俊秀的眉微微勾着,一对墨瞳如同诱人陷入的深渊,深邃不见底,薄唇轻勾,便勾人心魄。

那绝世的面容是那么的完美,多一分则过,少一分则蹉。

世间,竟有男子,如妖孽一般,倾国倾城。

此人便是大宴第一权贵凛安侯世子,长孙翎。

萧家所有千金的目光如同黏在了长孙翎身上一般,怎么都无法移开,只有萧苌笙只看了一眼便垂下了头,眸光闪烁,思绪万千。

她前世已经见过二人,便不觉着惊奇了,她看了一眼一旁满脸向往的萧清婉几人,心中冷笑。

宾客到齐,好戏便该开场了。

老身携萧家女眷见过世子爷。老太君朝长孙翎行了一礼。

长孙翎淡淡的看了老太君一眼,嗓音清冷:老太君不必多礼。

祖母,还是快些让姐姐们拿出绣品吧,世子和景三少都等着瞧长恨歌的真迹呢。萧瑾文看出世子并不想搭理老太君,也有些急的催促了起来。如果不是用了长恨歌做引,还真的请不动这两位爷。

又一番客套后,宾主落座,老太君这才笑着道:那老身让我萧家女眷献丑了,就按照长幼顺序来吧,婉儿,你先。

萧清婉得体一笑,转身从婢女的绣篮中取出一副绣品,两个婢女连忙将绣品展开。

只见一副山水秀丽图,青山绿水,秀美之中也不是山川的巍峨。不过几寸的绣布之上却勾勒出了春冬两个季节的山川之美,着实惊艳。

清婉这幅绣品,名为山水秀。萧清婉笑得轻柔,话是对着景墨辰说的,眼神却时不时的飘向对面的世子爷。

一副欲语还休的模样,妄想得到世子爷的青睐。

但世子爷这般身世的人,哪是萧家这些小姐可以高攀的了的呢。

世子爷长孙翎丝毫没有回应萧清婉的视线,似冰块般静静的矗立在一旁。他甚至没有看在座的任何一名千金,没人可以入得了他的眼。他本就只是被景墨辰拉来鉴赏长恨歌的,至于鉴赏绣品,是景墨辰自己答应了,与他无关。

但他就算不开口,屋中众人的视线依旧时不时的落在他身上,好像只要被他看一眼,便是莫大的荣幸。

不愧是山水秀,名副其实。这幅小小的绣品上就有山水大川数处,高山流水,巍峨秀丽,且竟包含了春冬两景,更难的是萧大小姐这幅绣品竟已有微绣技巧的影子,不愧是苏州第一美人,此般才学,只怕整个苏州除了你再无他人。景墨辰暗含无奈的瞥了眼长孙翎,看着这幅绣品,清拨折扇,轻声一叹。

景墨辰倒也没有夸大其词,萧清婉确实有这样的才学,在萧家千金甚至苏州千金中都独占鳌头,不然她如何当得起苏州第一美人这个称号呢。

能够得到景大才子这样的夸奖已经足以让萧清婉骄傲许久了,她难掩欣喜,娇羞的向着景墨辰微微福身:多谢景公子。

老太君自然是十分满意的,萧清婉被夸奖是很给她长脸的,她心情颇为愉悦的看向萧清雪:雪儿,该你了。

是。萧清雪应下,拿出绣品,谦虚的解释道:雪儿比不上长姐绣技高超,女红是绝比不上长姐的,独有书法还可拿来献丑,便只好取个巧,绣了一副《长恨歌》。

说完,婢女便展开了萧清雪的绣品。这幅绣品比之萧清婉的要大上许多,但大的不是图,却是字。

每一字都和长恨歌的真迹一般大小。虽看起来大,但内容并不似萧清婉的那般丰满,确实是有些取巧。

但是这一个巧取得很好,世人皆知景墨辰最爱书法,且此次就是为了长恨歌而来
景墨辰一看见长恨歌的刺绣,墨瞳便是一亮,眼中毫不掩饰的浮现出一丝欣赏和惊讶,他走上前细细品赏了一番,赞叹道:这位小姐的书法想必是很有功底的,不然不可能将长恨歌的真迹临摹得如此相似。这哪里是献丑,虽只有其形没有其神,但已经十分不错了。

谢景公子品鉴,公子的书法冠绝天下,雪儿哪敢在公子面前班门弄斧,自然只能是献丑了。不过今日能得公子指点,雪儿受益匪浅,不甚感激。萧清雪温婉一拜,得意的看向萧清婉。

女红虽比不过,但她照样可以出彩。

老太君再次长脸,更是高兴,急忙向景墨辰介绍道:景公子,这位是我萧家的二小姐萧清雪,仰慕公子书法已久,现下不过摸到些皮毛,在公子面前献丑了。

景墨辰向老太君微微颔首,尔雅一笑,并未多言。

老太君也不敢多说,笑意还未散去,看向萧清蕖:蕖儿,你呢?

萧清蕖福身应下,转身取出绣图,让婢女展开。

一副普普通通并无出彩的芙蓉图,无功无过,颇为淡然。

萧清雪眼中浮现出一丝轻蔑,被萧清蕖捕捉到,她嫉恨的看着萧清雪,却不敢太明目张胆,她女红和书法都比不上前面二人,这幅绣品还是她找人代绣的,若是被萧清雪看出来,这人绝对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必定会揭穿趁此打击她。

所以她虽然愤恨,可现在也不太敢招惹萧清雪。

萧清蕖的芙蓉图并未获得赞赏,沦为了陪衬,老太君笑意有些淡了,她挥手让萧清蕖退下,看向萧苌笙的时候,兴致已经有些淡了,她淡漠的扫了萧苌笙一眼,下一个。

连名讳都没有唤。

萧清蕖一下就高兴了,她虽是个陪衬,可还有萧苌笙给她垫底啊。

萧苌笙这个蠢货,竟然真的被自己三言两语骗过去了,敢带着一副极差的绣品过来鉴赏,等会儿给老太君瞧见了,定是要被责骂。

有了萧苌笙,她的绣品已经可以算不错了。

萧苌笙自然知道这些人存得什么心思,却丝毫不惧,微微福身后便拿出了自己的绣品,两个婢女展开来,是一副碧月荷塘的景致。

夏日旭阳,青青荷塘,碧绿如画,栩栩如生,一针一线都十分细腻,明眼人一眼便可看出,此为上等品质的绣品。

萧清蕖顿时愣住了,还未来得及发难,景墨辰突然眉头一皱,好似发现了什么,萧清蕖本以为萧苌笙被拆穿了,正准备开口嘲讽,便听见景墨辰说道:翻过来看看。

两个婢女楞了一下,才将绣品翻了个面,便只见反面竟然是和正面一模一样的荷塘景色!

双面绣!景墨辰话语中难掩惊讶的道:这不是宫廷绣娘不传秘技么?你们萧家怎会有人会?

老太君也震惊了。双面绣可是比微绣更加高明的技艺,萧苌笙这般愚钝之人,怎么可能会?

老太君反应过来,确信萧苌笙是找人代绣或是买的一副双面绣,就是想在此次鉴赏会上出风头,心中顿时愤愤不满,但是当着两位贵客的面也不好拆穿掉了自己的面子,便沉着脸不语。

回景公子的话,苌笙的娘亲师从一名宫廷绣娘,苌笙便师从娘亲。萧苌笙看着老太君黑压压的脸色,并无惧色,不卑不亢的答道。

景墨辰看了萧苌笙一眼,心中虽大概猜到是怎么一会儿,面上却是淡淡一应:嗯。原来是这样。看来萧家真是人才辈出,老太君果然教导有方。

景公子谬赞了。老太君心中愤怒,脸上却是扬起一抹笑容,仿佛真的是与有荣焉。

但老太君只是不想在贵客面前丢了面子。

萧清婉和萧清雪却并不想这么放过萧苌笙,看到双面绣之后也是震惊嫉妒,萧苌笙肯定不会双面绣,肯定是萧用她娘亲的绣品作弊!

萧清蕖头脑简单,可不会细想什么方法,怒意上头,直接脱口而出:祖母!萧苌笙作弊!她根本不可能会双面绣,定是她娘亲帮她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