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要做赘婿》齐昆仑谢芝真小说全本免费试读

谢青峰要打脸齐昆仑,终于又找到了一个机会。

“谢芝真,今天是太奶奶生日。”

没错,他又想到了一个打脸的机会,“你的礼物呢?该不会连礼物都没准备好吧?”

来了,终于来了。

谢芝真知道,谢青峰要向自己出手了,为的就是打脸齐昆仑。

想着自己礼物的价值,谢芝真很是不情愿的拿出来。

“给太奶奶的礼物,还在我这里呢。”

齐昆仑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盒子,“诺,拿去给太奶奶吧,相信她会喜欢的。”

大家没想到谢芝真的礼物居然是齐昆仑给准备的。

对了,他究竟是谁?怎么会出现在谢家?

谢家的不知道,秦守就更加不知道了。

看着齐昆仑,秦守的怒意又加重了几分。

刚才还想着谢芝真是帮自己说话的,看来和自己想象的完全不一样啊,

谢芝真不敢相信的看着何齐昆仑。

他什么时候准备的礼物?

早上才告诉他,今天是太奶奶的大寿呢。

但是看着手上的盒子,却已经说明,齐昆仑是真的准备了。

她不敢打开来看,生怕这价值会比她准备的还要低。

她又想到,齐昆仑以前就是个保安,哪有钱买得起贵重物品?

早知道自己就早点把礼物送给太奶奶好了,省得最后还是要被他人冷讽热嘲的。

但是,现在。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只好硬着头皮把礼物送上去了。

“太奶奶,生日快乐。愿您身体健康,寿比南山!福如东海长流水,寿比南山不老松。”

听到谢芝真这般说话,齐昆仑也是内心一阵舒爽。

你看,这才是最起码的祝福语嘛,不像其他人犹如背书一样。

我老婆最厉害!

见齐昆仑扬起那份得意,谢青峰立马走到太奶奶身前。

“太奶奶,我帮你打开看看。”

大家都知道谢青峰这绝对是不安好心,为的就是打脸齐昆仑。

不过大家也没多说,他们也看齐昆仑不爽。

当盖子打开,只见里面只有一个珠子,一条绳子绑住。

“哈哈。”

看到只是一个普通的珠子,谢青峰就笑了,“芝真,你该不会是穷的只能买个地摊货送给太奶奶做生日礼物吧?”

“你也太有心了吧?居然送这种东西?”

这时秦守也加入了进来,“你没钱直接告诉我啊。”

“你是有钱,然后买了个假货,还输了一千万,现在还欠着五百万呢。”

不过这只是谢芝真的内心话,当然不会说出口。

而是转头冷冷的看着齐昆仑。

但是齐昆仑依然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眼神。

对于秦守的话,她很想发作,但是知道不能。

“就是,芝真,你太过分了,就送一颗珠子。”

“真想不到,平时出手阔绰的芝真,送给太奶奶的礼物居然是个地摊货。”

“没办法,太奶奶老了,对她没什么帮助了,送的礼物当然就随便一点啦。”

……

谢家子弟你一言我一语的在数落谢芝真。

谢芝真这时真的想钻进地缝里。

这实在是太丢人了,而且他们的语言也实在是尖酸刻薄了。

谢青峰和秦守正得意的看着谢芝真,谢青峰还用余光看了一眼何文东。

只见齐昆仑好像没什么一样站在那里,听着他们的笑话。

刚才你不是很嚣张吗,继续啊!

“大家也不要见怪。”

谢青峰又是说话了,“毕竟芝真嫁人了,当然得留点钱过日子。”

此话一出,大家懵了。

嗯?什么意思?

青兰嫁人了?

什么时候的事?

大家不明所以的看着谢青峰。

秦守更是盯着谢青峰,就等他的解析。

想来,自己可能被“戴绿帽”了。

这时谢青峰也是知道自己说漏嘴了。

他可不想大家那么快就知道谢芝真和齐昆仑的事。

这事他和他爸已经商量好了,等到宴会的时候再说的呢。

现在怎么办?

说,还是不说?

就在这时,房门又是被打开了。

“没事,你有事先忙,我们就是来看看师娘的。”

“对对对,你先忙吧,我们知道今天你肯定忙不过来,不要照顾我们。”

只见进来两位老者,而谢家接待的人看了一眼里面,接着就离开了。

“师娘,祝你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师娘,祝你健康长寿,幸福安康。”

两人也不理会里面的人,直接来到太奶奶跟前,送上祝福语。

其他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本来是大家正要全级针对谢芝真和齐昆仑。

但是现在突然出现的两人,让他们不知如何是好。

不过也是有人认出了他们来。

“以前太爷爷做过教书的,他们都是太爷爷生前的学生。”

“哦,我记起来了,这其中一位是深海市博物馆馆主唐铭泽,另一位是深海市大企业家刘强光,也是资深收藏家。”

这时大家才知道进来的两人,都是社会上的成功人士啊。

谢青峰和秦守就憋屈了,本来要狠狠打脸谢芝真和齐昆仑的。

秦守更是对谢青峰最后的话有着太多的疑虑。

但是现在都得先放着了。

“好,好。”

太奶奶继续她不多的台词,“谢谢你们了。”

然后低头继续把玩着谢芝真送的珠子。

因为这珠子给她很舒服的感觉。

唐铭泽见他师娘专心玩着那珠子,也是好奇,然后认真的看了眼。

接着他碰了碰刘强光,后者反应过来,也是看着那颗珠子。

然后两人一个惊慌失措的对视。

“师娘,能把这颗珠子给我们看看吗?”

还是唐铭泽开口了,“很快就还给你的。”

太奶奶有点舍不得的把珠子送了出去,眼神还盯着那颗珠子。

大家也是不明所以的看着两位老者的举动,不过也没有打扰他们。

“这真的是它啊。”

观看了一会,唐铭泽先开口,“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见到。”

“是啊,是我们之幸运。”

大家又是懵了,你们能不能把话说清楚一点啊?

这有一半没一半的,很是让人抓狂的。

“两位爷爷。”

还是谢青峰上前问起老者,“你们能不能把话说的明白一点?我们一头雾水啊!”

两人还沉迷在珠子上,现在才醒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