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级手艺文物不好惹张正范玲琦小说结局精彩章节全文

……

出租屋。

吱嘎嘎~

门被推开了。

张正有些惭愧地道:“地方脏,您二位别嫌弃。”

马静曼和沈鸿文上上下下地打量着这破烂地方,没说什么,只是心中了然,明白了张正为什么要倒卖仿制赝品了。

“你的工具呢?”沈鸿文问道。

“在这呢。”张正指了指隔壁不起眼的黄色折叠桌。

“什么!”沈鸿文眼珠子都凸出来了:“这就是你的工具?”

宣纸、毛笔、磨刀、剪刀、电风筒、煤炭、砂纸、竹刀、尺子、放大镜……

这都是市面上随手都能买到的好不好!

沈鸿文一开始还以为是什么精密的高科技仪器,敢情就这些小零碎?

他不信!

绝对不信,凭借这点小工具就能仿制出董其昌的字画?

太荒谬了。

“哼。”沈鸿文生闷气地道:“你动手吧。”

“好。”张正熟练地戴上了透明手套,笑嘻嘻地道:“你们要我仿制谁的呢。”

“谁都行?”马静曼试探着问道。

“说得上名的,我基本都会,国内的,国外的,不是问题。”张正点了下头。

这句话,听似狂妄。

但他也是实话实说。

“那你试试徐熙的《石榴图》试试!”沈鸿文开口道。

此言一出。

马静曼脸色都变了。

徐熙是谁?那可是南唐第一大书画家,有画技神绝之称,尤其是这《石榴图》,在篇幅较为的一幅画中,画一株树,树上悬挂着一百个奇形怪状的石榴果实,组合一起,如灿烂群星,美妙不可言。

自宋朝以来,就有无数人都想临摹这幅画,大多数是失败告终。

让张正临摹《石榴图》,这明显有点刁难呀。

“这……”马静曼迟疑地道:“要不换一幅,这有点太难了。”

哪知道张正摇头道:“不难不难,这幅画是我每年必画的,我年年都拿来练手,老家都堆积了上百幅了,有时候还拿去烧柴煮炉。你们等大半小时就成。”

“但是纸张的老化和凝墨,就得等大半天,大概十二小时内吧!”

啊!

沈鸿文脸庞都绿起来了,他觉得这个年轻人牛皮是越吹越大。

“好小子,上下嘴唇一碰张嘴就来,《石榴图》要想以假乱真,难度你知道多大不?”

沈鸿文冷笑道:“老夫好歹沉浸古玩几十年,我敢说,就算最顶尖的仿制团队,绘图最低也得用上一个星期,纸张老化最低一个月!”

“真不用,那玩意没那么难。”张正自信满满。

“哈哈,我敢跟你对赌,一个小时,你要真能临摹出来,我把名字倒着写!”

张正心里想,“文鸿沈”这名字似乎也还行……

不过表面上还是得给沈鸿文面子,当即讪笑几声:“沈会长,不至于不至于,我现在画哈。”

说完,张正开始仔细地磨墨铺纸。

马静曼也是行业中人,她暗暗点了下头,称赞张正手法很娴熟。

“这副石榴图呢,其实也不难。”

“但必须用小毛笔尖儿来画,那样才能做得细腻。”

“色调要浓淡分明,要不然果实和果实间,就不清晰靓丽了。”

张正自言自语地说着,已经开始提笔蘸墨,唰唰画了起来。

还真别说。

他一下笔。

马静曼和沈鸿文都为之心头一震。

这行画手法,真是灵动迅捷,一气呵成,毫不拖拉,刷刷点点,已成片墨,石榴树树干的轮廓已经出来,山水间的灵秀,更是隐隐透露。

不简单呀!

沈鸿文屏住了呼吸,眼珠子睁得极大,死死地注视着。

马静曼双手抱胸,也沉静而观望。

唰唰唰~

一顿挥洒后,更惊人一幕出现了——

张正居然左手也提起了笔,左右开弓,双管齐下,画速猛然提升了一大截。

“什么!”

“左右双手齐画?”

马静曼和沈鸿文大惊失色。

这太托大了吧。

古往今来,双手画画的人,根本不多,而且精通的,基本没有。

因为兼顾起来,太难了。

好端端一幅画,也会被糟蹋。

“你你你……”沈鸿文急得跺脚想要骂,但他再往下看,脸色却凝固住了。

张正左右齐下,画中图像没有一点都没凌乱,反而越来越清晰,一只只诱人可爱的石榴果实映现而出,交错衬托,争相红艳。

马静曼凝视着张正全神贯注的样子,看着他额头上的汗水留下,看着他那双毫无杂质的明亮的双眼,不由得心里跳了几下,脸上泛红了。

“好了!”张正停下了笔,长出一口气道:“画基本已经行了,现在就剩下提字,以及盖章。”

他放下了纸笔,小心翼翼地提上了一行飞舞飘逸的字体。

紧接着从底下抄起了一块方形木头,右手提起竹刀,在快速地雕琢起来。

咔咔咔~

一块块木屑落在地上。

张正真是无比娴熟,仿佛已经做过了千万次,短短几分钟,一枚印章就已经造好了,轻轻地沾了些特制的印泥,啪嗒地盖了下去。

“画好了,接着就是造假。”张正有些苦恼地道:“纸张的老化,墨水的凝干,还有气味的改造,很复杂呀!等十二小时吧。”

“什……什么?!”沈鸿文老脸一红。

“这样吧,你们先看看这画成不成,没问题,我晚上赶工一下,给赶出来。”张正说道。

沈鸿文和马静曼对视了一眼,快步走上来,拿出了最严格的鉴定标准,在一点点地端详着这副临摹的《石榴图》。

两人足足端详了老半天,似乎陷入其中,拔足不得,魂都被吸住了。

最后,两人脸色阴晴不定地抬起了头。

“小姐,您怎么看?毕竟您研究过真图。”沈鸿文两只手都有些颤抖。

马静曼艰难地开口道:“确确实实看不出是假的,至少肉眼上来说,风格和细节高达百分之九十九相似,跟3D打印出来差不多,这画工完全达到了徐熙的高度了。”

“尽管我也不愿意承认。”沈鸿文哆嗦着嘴唇道:“但确实是这样。”

他这会儿也想到刚才的对赌,颇为扭捏道:“年轻人,刚才……是我不对,我向你道歉!”

说完,就要深深鞠躬。

张正急忙上前扶住,笑道:“沈会长说笑了,你可是前辈,我也就这手艺,您不怪我就行!”

“哈哈哈,好!”沈鸿文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以后有事,尽管来找我!”

张正大喜,沈鸿文的人情,可比金钱贵重多了。

“不过现在嘛……沈鸿文眯着眼,笑着和马静曼对视。

接着,他们们两人都用炙热激动的目光,看着张正!

张正打了个哆嗦,强笑道:“二位的目光,有点不友善呀。”

张正有点害怕。

自己会不会因为太过擅长仿制临摹,而被抓去坐牢呢?

哪知道马静曼深呼吸道:“恭喜你,张先生,那一百万你自己留下吧,算是我给你的见面礼。”

“多谢多谢。”张正心中大喜道。

“但是我有个请求,不知道你能不能答应呢。”马静曼深意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