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澈夏倾月小说章节目录 《天邪毒君》全文阅读

二人话毕,稍倾。

夏倾月在两个伴娘的搀扶之下,出现在了萧澈的眼前。

她头戴大红色的凤冠,细密珠帘将她的面部完全遮盖,长发柔柔的绾于身后,身着大红喜袍,腰身束起,勒出纤纤柳腰。

腰间佩带着玲珑玉带,足踏金丝履,一身华丽的装扮夺目之极。

只见她缓缓向花轿旁的萧澈走来,每一步都轻渺优雅,看的萧澈也是一阵赏心悦目。

夏倾月终于来到花轿前,两个伴娘也松开手,向后退步。

萧澈向前一步,向夏倾月伸出了手,夏倾月也是柔夷轻抬……

然而,就在夏倾月的手即将搭在他的手掌时,一股刺骨的冰冷猛然从萧澈的手上传来!

他的整只右手,乃至右臂,都在刺痛中变得僵硬,再也无法动弹半分。

夏倾月的手悬空覆在萧澈的手掌上,身体轻缓优雅的进入花轿之中……

待手上的冰冷感缓缓消失,萧澈的手臂垂下,表情淡然,不发一言。

此时如果掀开夏倾月头上的细密珠帘,会看到她的美眸之中闪过一丝讶然,但马上又归于冷漠。

萧澈上马,迎亲队伍顿时浩浩荡荡的折返,夏家的送亲队伍也紧随其后,直奔萧门而去。

又是一个半时辰后,队伍回到了萧家门口。

萧烈早已亲自站在门口,迎接着前来的宾客。

来看热闹的人更是多不胜数,将道路拥堵的水泄不通。

而这些人,显然都是来目睹流云城第一美女出嫁的。

夏倾月的花桥缓缓的停了下来,喧闹声中,帘子的一角被掀开,她的侍女夏冬灵轻轻说道:“小姐,已经到了。”

然后,一只手伸了出来,在夏冬灵的搀扶下缓缓走下。

在她刚出花轿的那一刻,周围原本喧闹到震耳的声音一瞬间安静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又一个的抽气声。

时间已接近中午,阳光格外明媚柔和。

夏倾月虽未露容颜,却已犹如天女谪尘,美的不似凡间。

不知多少人直接眼睛发直,半天回不过神来。

这就是夏倾月的魅力,未露容颜,仅凭超凡出尘的气质和身姿,便如同一个从画中走出的仙女,绝美的让人移不开眼睛……

一条红绸子被夏冬灵缠在了夏倾月的手上,而红绸的另一端自然是系在萧澈的手上。

萧澈面带微笑的走在前方,牵引着夏倾月跨过火盆,跨过马鞍,踏过夏家门槛,直奔大厅。

进入萧家大门,耳边的喧闹声依旧不减。

议事大厅的最高处,萧烈和夏弘义已经落座,都是满脸带笑的看着萧澈和夏倾月走进。

紫檀席案分居红毯两侧,左右各三排,也都已经坐满了人,萧门门主萧云海赫然在座,萧门其他四长老也都在其中。

当萧澈满面春风的走进时,他们表情依旧,但眼眸深处,齐刷刷的表露出不屑之意。

萧澈一直表情如一,心如静水。

婚礼在按部就班的进行着,萧澈心中却是反复思虑着一个他在意的问题……

在夏家,夏倾月即将碰到自己手时,手中传来的骤冷感是什么回事?

难道是某种玄功?

但流云城中,从来没有听说过有这样的玄功。

夏倾月能在十六岁达到初玄境十级,是个让人惊叹的天才无疑……

但这种境界之下,竟能无声无息的释放出那么冰冷的寒气,让他的整只手臂都完全无法动弹……究竟是什么样的玄功,竟能在这样的等级下发挥如此惊人的威力!

还是,夏倾月……依然隐藏了实力?

夫妻交拜时,萧澈透过微散的珠帘,捕捉到了一抹清冷的眸光。

清冷的几乎没有一丝感**彩的存在。

“礼成!”

到了这一刻,本该热烈无比的大厅中,只有几声稀稀拉拉的拍手声,尴尬至极。

“呵呵,五长老,还有夏老弟,真是恭喜了。”

萧云海在这时起身说道,他今年四十岁出头,面相温和。

“的确是该对五长老表示大大的恭喜啊。”大长老萧离不咸不淡的接口道,任谁,都能听到他话中的阴阳怪气。

二长老萧博也怪笑两声,慢吞吞说道:“五长老得了这么一个孙媳妇,我们整个萧门都是倍感荣光啊。夏家世代从商,找了这么一个女婿,嘿嘿,也很是不错。恭喜恭喜啊。”

大厅里的气氛顿时冷凝了几分,他们口中道着“恭喜”,但其中的嘲讽意味,只要不是傻子都能听的清清楚楚。

想当初,萧烈在萧门的地位可谓无人能及。

但后来萧鹰遇刺而亡,萧烈的地位也是一落千丈。

儿子早逝,孙子残废,后继无人,谁还会惧他?

萧烈早已习惯了这些冷嘲热讽,淡然一笑,道:“谢谢各位赏脸前来,过会宴席上一定要多喝几杯。”

“脸已经赏了,喝酒就不必了。”三长老萧泽一边说着,身体也站了起来,“我长孙,萧承志,刚突破初玄境七级,我必须亲自给他稳固一下,不在这里耽误时间了。”

“承志已经突破初玄七级了?”四长老萧成也跟着起身,一脸惊奇的向着三长老道贺道,“才十七岁就有如此成就,未来不可**啊,三长老,难怪你今天红光满面,真是可喜可贺啊!”

纵然萧烈涵养再好,神色间也已凝起一抹怒色。

今日是萧澈的婚礼,他们如此作为,简直是侮辱!

忽然剧变的气氛,让司仪萧德瞬间满头大汗,他连忙尖着嗓子吼道:“新郎新娘送入洞房……各位贵宾请入宴!”

在耳畔不断缭绕的锣鼓喜乐声中,萧澈和夏倾月一同走入了萧澈的小院。

侍女将夏倾月搀扶到床上坐着,随后无声的退出,关上房门。

房中顿时一片寂静,夏倾月安静的坐在那里,无声无息。

萧澈站在门口,目视着门外的方向,眼眸之中一片阴霾。

“自己的爷爷被那么欺凌,还是在你的婚礼之上,心中很不好受,对吗?”

耳边,一个轻柔中带着清冷的声音传来。

萧澈神情一动,夏倾月居然会主动和他说话,这让他很是意外,虽然她的话相当刺耳。

萧澈侧过目光,犹豫一下道:“你把凤冠拿下来吧,那个东西太重,戴久了会很不舒服。”

按照天玄大陆大婚习俗,新娘的凤冠必须由新郎亲手摘下。

但之前欲搀扶她时被“冰”了那么一下,萧澈绝不愿去再触一次霉头。

当然,他也绝不认为夏倾月真的会愿意让他帮忙把凤冠拿下。

夏倾月微微停顿,然后素手抬起,那挂着珍珠流苏的凤冠被她无声的取下。

顿时,一张绝美到让人窒息的容颜,映在萧澈的视线中。

她美眸抬起,在接触到她目光的那一刹那,萧澈的眼神顿时出现了刹那的呆滞。

“果然,名不虚传……”萧澈喃喃而语。

虽然他与夏倾月从小便有婚约,但除了年幼时的偶尔几瞥,萧澈因为自知玄脉残废,心中自卑自怨极少出门,这还是他十岁之后,第一次见到夏倾月的真颜。

他无法去形容这是怎样的一种绝代风华。

而且,眼前的夏倾月,和他同龄。

萧澈无法想象,如若再过几年,她会美到何等的境界。

而这个女孩,在今天成为了他的妻子。

纵然是有着两世记忆的萧澈,心神都出现了不短时间的迷离。

“而你,却和传闻中的,以及我想象中的,并不太一样。”夏倾月站起身来,动人至极的身体曲线在她起身之时刹那显露。

她走近萧澈,眸光似水,唇瓣微启:“传闻中的你玄脉残废,终生只能停留在初玄境一级。你因此体质孱弱,性格也变得自卑懦弱,极少出门见人。似乎,唯有的玩伴,只有你的小姑妈萧泠汐和我的弟弟元霸,全身上下唯一算得上优点的,也只有长相。”

“你的玄气不但微弱,而且浑浊不堪,的确是玄脉残废无疑。但关于你性情的传闻,却似乎全错。”

夏倾月在萧澈身前不到三步的距离停了下来,一双美眸直视着他的眼眸。

“虽然你在刻意掩饰,但你的神态之中,却分明透着一种傲然,从我看到你的第一眼一直到现在,都是如此。”

“之前在我家,我用玄力冰封你的手臂,你的反应平静的让我吃惊,如果不是你的手臂短暂僵住,我甚至要怀疑是不是我的玄功失效。”

“适才在礼堂之上,你和你的爷爷萧烈被在这么重要的场合上冷嘲热讽,你的身上却只出现了一瞬间的怒气,随后便全部消失,表情,心跳的频率,都没有丝毫的异常波动……”

“这种心境,即使是一个年至中年的灵玄境强者,也绝难做到!”

“甚至,你在看我的时候,目光痴迷,却绝不涣散!”

“你玄脉残废是事实,但你真实的性格和心境,却是瞒过了所有人。”

夏倾月轻语之中,双眸始终注视着萧澈的眼睛,这个眼眸,深邃的仿佛无边无际。

萧澈的心中猛然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