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超凡造物师张正范玲琦章节免费在线阅读地址

沈鸿文缓缓站起,眼中有着惊喜之色,说道:“是真货!而且是董其昌较为上乘的字画作品,字字苍劲有力,用墨枯湿浓淡,恰到好处,精妙过人!”

绝色女人微笑道:“什么价位合适?”

“一百万!”沈鸿文正色道:“最低一百万起步。”

“好。”绝色女人双眼透着亮光,问道:“先生,我花一百万,买下你这幅字画,可以不?”

一百万?

这个沉甸甸的数字,瞬间砸得张正脑袋嗡嗡的。

一下子就手慌脚乱起来了。

他本想着套个几万块花花而已,这一百万,怎么敢收?

但是!

要不收的话,恐怕就要引人怀疑了。

“好……好吧。”张正硬着头皮答应下来。

“嗯。”绝色女人伸出了吹弹可破的雪白的右手,道:“我叫马静曼,合作愉快。”

“马静曼!!”在一旁的范伟树眼珠子直瞪,颤声道:“您就是马家长女,主持马氏集团的一代女强人,马静云女士?”

“正是!”绝色女人昂起了脸,骄傲之色甚重。

范伟树顿时脸色吓得惨白,结结巴巴地道:“我真是有眼不识泰山,几位,赏个脸,进来喝杯茶水?”

“不了。”马静曼摆了下手,转脸看着张正,说道:“先生,我们这就签约吧,签完我就给你立刻打款。”

签约?

张正心里叫苦。

他最不愿意就是签约,那字画可是仿造的赝品,迟早得穿帮的。

完了!

这真是作茧自缚了。

但都到了这个节骨眼了,再打退堂鼓,太让人怀疑了。

当即,沈鸿文恭恭敬敬地取出了一份古玩买卖协议,递了过去。

唰唰唰~

马静曼很爽快就签下了名字,转交给张正。

张正哆哆嗦嗦着手,也签下了名字。

协议马上生效!

马静曼问了张正的银行卡账号,嘟嘟嘟地操作着转款。

不用两分钟时间。

叮咚~

张正手机就来了一条建设银行的信息:账户转账存入收入人民币1000000.00元。

一百万!

到了。

张正呼吸都屏住了,心里狂跳不已,他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钱呢。

“合作愉快。”马静曼再次伸出了手掌。

张正有些恍惚地也伸出了手掌,握住了对方的手,就觉得对方皮肤柔滑至极。

“老爷子,走吧。”马静曼打了个眼色。

沈鸿文这才小心翼翼地卷好了这幅字画,向张正微微一笑,转身跟着马静曼离开了。

张正望着他们两人背影,还处在恍惚中。

第一单生意就这么做成了?

一百万呀!

自己就这样骗了一百万?

他额头上的汗,滴滴哒哒往下掉。

“要让老爷子知道我骗了一百万……”张正甚至不敢想象:“我还活得了吗!”

更重要的是。

对方仗义出手帮了自己,自己却反坑他一百万?

这!

张正无比纠结,脸色逐渐沉了下去,最后一咬牙,攥紧了拳头,箭步如飞地追了出去!

街道上,停着一辆纯黑色的宾利慕尚豪华轿车。

马静曼和沈鸿文正要上车的时候。

“等等!马小姐、沈会长!”张正忙追上来大叫着。

“嗯?”沈鸿文有些惊诧。

张正跑到两人面前,气喘吁吁的,上气不接下气。

“还有什么事吗?”马静曼疑惑道。

张正深呼吸几口气,涨红了脸道:“马小姐,我很抱歉!那幅字画,其实是我仿制临摹的,不是真品……我不想骗你!”

啊!

马静曼和沈鸿文两个人都各自一惊。

是仿制的?

“不可能!”沈鸿文立刻就反驳,摇头道:“我鉴宝几十年,怎会看走眼呢,这确确实实是董其昌的作品不假,我曾经研究过不下百次。”

“哎~”张正都快气死了。

这年头,说真话,还没人信。

“真是我仿制的。”张正叹气道:“你不信,最简单的做法,就是撕开来,看看纸张内部的老化程度。”

这确实。

纸张外部的老化和年代痕迹,可以伪造。

但内部要伪造,难度就大得多,很费工夫。

而且不撕开,根本无法考察纸张内部,但谁会贸贸然撕开一幅价值百万的字画?

沈鸿文是将信将疑,捧着这幅字画,不舍得撕。

马静曼是沉吟不定,最后道:“老爷子,撕吧!我要验验真假。”

“这……”沈鸿文脸色有些难看。

这可是董其昌的字画呀!

明朝四大书画家,每一幅画都是极其难得的。

对于他这种深爱着古玩的老人,是一万个不舍得、一万个不愿意!

“撕吧!”马静曼决然道。

“好吧。”沈鸿文咬着牙,闭着眼,咔嚓地将这幅字画给撕开了一小半。

这也是经验。

只撕开一半,到时候也可以作文物补修。

“看看。”马静曼盯了过去。

沈鸿文眯缝着眼睛,开始打量着字画的内部纸张,发现还软乎乎的,不禁惊叫道:“还粘着水墨!这纸张确实没有老化,真是仿造临摹的赝品!!”

马静曼也有些吃惊非小。

他们两人目光都死死地盯着张正。

张正脸上火烧似的,感到羞耻,感到罪恶感,低下了头,说道:“那一百万我这就退回给你们,你们想报警就报警吧,谁叫我走歪了路呢。”

马静曼眼睛闪烁着什么,开口道:“这字画真的是你一个人独自仿制临摹完成的?包括外部纸张的老化伪造,包括印章雕琢?以及书法临摹?”

“是。”张正点了下头。

马静曼跟沈鸿文两人对视着,眼中,都有着炽热的光芒。

这真是逮住宝贝了!

一个人,竟能够完成这种种超高难度的工艺,绝对是世界一流的大师。

“不过……我还是有点不信。”马静曼仿佛在盘算着什么,说道:“我要亲自看你做一遍,你要做得出来,我就不报警,另外那一百万,也当送给你。”

“真的?”张正心头狂喜。

“前提是你真的临摹得出来。”马静曼抬起了那骄傲的脸孔道。

“好!”张正点头道:“你们要我临摹谁的,唐伯虎?张大千?王羲之?说就是,我这十几年来,临摹了没有百万次,也至少十万次了。”

十万次?

马静曼和沈鸿文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敢情这是一个专攻于仿制临摹的小能手?

“我不信!”沈鸿文斩钉截铁道。

“你们先跟我回家吧,我家里有材料和工具,方便办事。”张正强笑着。

“我送你去。”马静曼轻轻地拉开了宾利慕尚豪华轿车的后排车门。

就这样。

张正第一次坐了价值几百万的豪华轿车,他心里是七上八下,生怕把真皮座椅给坐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