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奇术》陈原尸影全文在线试读

板柜也就两寸后的板子,年代久远,板子已经腐朽。几下就把这板柜的盖子给撬开了。

这板柜这么一撬开,顿时一股阴气涌了出来,在周围的人们都感觉到了寒冷。

这时候已经是五月底了,天气虽然不是很热,但是这样的冷气还是很少见的。就像是进了一个山洞的感觉。

板柜的盖子掀开的瞬间,大家看到的是一具已经白骨化的尸体,身上的换衣服也破破烂烂,并没有看到有婴儿血葫芦。

胡小军这时候呵呵笑着说:“你说的婴儿血葫芦呢?”

我心说完了,难道我看错了。

我凑过去看了下,虽然没有婴儿血葫芦,但是很明显,从衣服来看,这死去的是个孕妇。她的衣服腹部异常宽大。

我拿过来钩子,将衣服勾起来,说:“这是孕妇。”

胡小军说:“但是你说的血葫芦呢?小子,我看你是看走眼了吧。”

我现在真的不觉得我是看走眼了,要是没有血葫芦,那俩孩子哭个什么劲呢。

也就是这时候,那俩孩子在后面又哇哇大哭了起来。

我死死地盯着尸体,这尸体竟然突然动了一下,那血葫芦就藏在尸体下面!

我对另外一个拿着钩子的人说:“注意点。”

这是个很强壮的人,他胳膊上的肌肉高高耸起,应该是个练家子。他朝着我点点头,很坚定地看着板柜里的尸体。

我用钩子勾住了这白骨化的尸体,然后慢慢地将尸体翻转过来。

这一过来,顿时在下面就看到一个青皮小孩儿,一头黄毛,眼睛血红,满嘴獠牙。他愣是在板柜下面开了一个洞,就藏在下面的洞里。

这一见到天日,他慌了神,猛地就窜出来,那哥们儿手疾眼快,直接就挥动钩子,直接就勾住了这青皮小孩儿的脖子。这小孩儿在钩子上惨叫起来,流出来的都是黑血。

大家顿时吓得往后闪开,这哥们儿将竹竿子一转,就把这青皮小孩儿架到了火上,烧得吱吱响。

这青皮小孩儿挣扎了一会儿,忽然忽地一下烧了起来,也就是片刻,就化成了黑灰,从钩子上脱落下去到了火堆里。

而我这时候看着这青皮血葫芦挖出来的洞,在下面,正是那块磨盘的下盘。

我指着说:“上面是太阳,下面是太阴,刚好封住了这血葫芦。让它逃不出去。当初布置下这阴阳局的也是一个高手。”

尸影点点头说:“没错,这难产死的孕妇,怨气很重,心有不甘,死后很容易成煞。上有太阳,下有太阴,震住了这婴儿煞。

但是我不明白的是,你怎么看穿的呢?这穴深埋地下,有太阴太阳上下夹着,凭着一双肉眼能看到穴内细节,简直令我大开眼界。”

我嘿嘿一笑,用手挠挠头皮说:“雕虫小技,不足挂齿。”

再看胡小军和白皙,脸色都很不好。

虎子这时候看着胡小军说:“胡将军,愿赌服输。还有白姐,你这头啥时候磕啊?”

白皙哼了一声说:“磕头是一定要磕的,但不是现在。”

虎子笑着说:“难不成你要嫁给老陈,和老陈拜堂的时候磕头啊。那就是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送入洞房了哈哈哈哈……”

众人顿时也都跟着哈哈笑了起来。

白皙的脸羞得通红,一跺脚,哼一声,转过身去走掉了。

三爷站了出来,笑着对胡小军说:“胡将军,大家都看着呢。愿赌服输,你这将军令是不是得拿出来了?”

我突然发现,三爷这人还是很讲道义的。同时,他对这胡小军似乎颇有意见。这么多人,就他出来开言,胡小军一定恨死他了吧。

胡小军这时候笑着说:“好说,愿赌服输。只是这将军令不在我身上,改天我会亲自送去给这位小兄弟的。”

摆明了,这是要赖账啊!改日,那指不定改到哪一日去了。

三爷呵呵笑了起来,越笑声音越大。笑到最后,他摇摇头说:“看来胡家后继无人了啊!”

胡小军顿时怒目圆瞠,呵斥道:“三爷,您什么意思?”

三爷说:“我什么意思大家心里都清楚,你也别装糊涂了。世人皆知,倒斗中郎将胡家世代传承,将军令从不离身,号令四方摸金符。

四块摸金符分青龙符,白虎符,朱雀符,玄武符。这将军令实际上也是四块摸金符的主符。

你说没带在身上,也好,那你说在什么地方,我这小兄弟什么时候能取到手呢?”

胡小军这时候看着三爷呵呵笑了,说:“三爷,你别太过分。在四九城混,保不齐你就遇到什么难处。”

三爷也笑了:“看来是想赖账啊,倒斗中郎将,胡家,不过如此。徒有虚名罢了。”

三爷算是彻底捏住这胡小军的痛处了,现在众目睽睽,大家都知道这胡小军想赖账。

无奈三爷始终追着不放,胡小军痛苦不堪。

实际上,这将军令我也没有什么得到的必要,我也不指望得到。

刚才的事情我也不是为了面子,更不是为了赌气,只是想试试祖母留下来的这本书,它到底灵不灵。

现在看来,这书不仅是灵那么简单了,真的就像是有一只眼睛钻到地下,把地下的事情看得真真切切。实实在在就是“入地眼”。

三爷能这么据理力争,是我没想到的。

虎子这人平时虽然看起来嘻嘻哈哈,但是脾气不好,他瞪圆了眼睛说:“胡小军,你说这么多有意思吗?将军令在哪里,我这就和你去拿。”

胡小军说:“怎么也要等尸老板的生日宴会结束才行吧。”

虎子说:“想赖账就明说,只要你现在说不想给,我和老陈就不要了。”

我说:“是啊胡小军,给你一个机会,你现在只要说不想给,我们可以不要。”

胡小军的一张脸通红,他现在也是骑虎难下。他扭头看看周围,大家都很尴尬地看着他呢。

就在刚才,这胡小军信心满满,立下赌约。这转眼就要毁约,这叫什么事儿啊。中国人讲究的就是诚信二字,愿赌服输。正所谓是,人无信不立。

虎子这时候看向了尸影,说:“尸老板,你这交的都是什么朋友啊。不就是一块将军令么,至于的吗?刚才开始赌的时候,就没想过会输吗?”

尸影这时候咯咯一笑说:“胡将军又没说不给你们,只是说没带在身上。虎子,老陈,这样吧,我们去我书房谈谈吧。这个坑就麻烦大家给填上了。”

李闯这小子会来事儿,拿起板锹说:“交给我吧。”

三爷这时候到了我身边,趴在我耳边小声说:“能要到将军令最好,要不到,就开个天价。”

这胡小军能给吗?我对这件事是不报什么希望的。

随后三爷小声说:“将军令价值连城,不要轻易松口要钱。逼他一下,也许在尸老板面前磨不开面子,就把东西给你们了。”

我看看三爷,点点头。三爷用手捻了捻自己的那一撮毛,也点点头。

我们跟着尸影朝着一旁的厢房走去,胡小军也跟了过去。

尸影带着我们进了书房,进去之后,尸影就关了门。书房里点着香,贴着墙全是书柜,书柜上摆满了书,我扫了一眼,大多是历史书,和一些杂记。

尸影先招待我们坐在了沙发里,给我们泡了咖啡,这玩意苦中有甜,很腻,喝不习惯。

胡小军倒是滋溜滋溜喝得很顺口。

一直到了这时候,这胡小军还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难道你不知道自己把祖宗都给输了吗?你怎么就不能放下身段给我们道个歉呢?

说心里话,这件事只要道个歉,再给我们一笔钱,这事儿就过去了。

偏偏他就是这么傲慢。

看他的德行,把我的气也给惹上来了。心说我看你能狂多久,你要是不把将军令给我,我就满世界宣扬你胡小军赖账,看你怎么在这个圈子里混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