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个师妹美若天仙李沐温诗音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面具下面的不是别人,正是李沐的三师妹!李沐和温诗音,目光相聚,一时间毫无思绪。“如果这是三师妹的话,怎么会对咱们两个下手?”

李沐沉思了片刻。

“不管是不是三师妹,咱们都得看好她。”“之前差点就给她自尽了。”

李沐心有余悸,若是三师妹死在了自己的手里,那这一辈子,他都无法原谅自己了。

“对了,拿根绳子给我。”

李沐问道:温诗音点了点头,秋和居没有绳子不过倒是有根用来锻炼的跳绳。李沐拿着跳绳将这个疑似三师妹的女子用一种奇怪的姿势绑住了。两腿后弯,手腕和脚踝绑到了一起,这样其峰峦就更加凸显了。

温诗音看着这绑法奇特的手法,也不由一笑:“师兄,怎么战区里面还教怎么绑女孩子啊!”

“这以前师傅教的,让你以前不好好听。”

李沐还以为二师妹是不懂,连忙训斥。

温诗音吐了吐舌头,十年不见,大师兄变得越来越呆了!不过,我喜欢!

想到这,温诗音脸上攀上两朵红晕。还没说话,温诗音的电话又响了。一看来电提示,原来还有些高兴的温诗音也收起了笑容。

温富强的电话,她的父亲。温诗音看了看李沐,逃离家的她如今能依靠的大概就是这个大师兄了。李沐点了点头,温诗音便接通了电话。

“诗音啊,你在哪里啊?”

电话里面传来温富强和善的声音。

“爸,你要是问这个的,我就挂了。”

“诶,诗音啊,爸知道你在埋怨爸可是,没办法啊,咱们温家这一年来参与房地产资金链断了好几次,如果没有罗家的帮助……”

听着电话中父亲的话,那一声声无奈,温诗音不由心软。

“爸,咱们家的资金链怎么会断的?不是一直都有几个亿的现金流嘛?”

“诗音啊,你是不知道啊,房地产那是重型资产,一轮投资下去,咱们的钱就不见影子了。”

“一分钱都没有了?”

“只有几张欠条了,如果你不想跟罗少订婚,就去把钱要回来吧。”

温富强说道,想让女儿知难而退,毕竟那几家都是北江有名的地下势力,要到钱?没被打断腿就是好的了。

“啊这……”听到这话,李沐突然嘴角上扬,一声轻笑,看来狐狸尾巴漏出来了。“我去要回来。”

李沐淡淡开口,既然这么能解决二师妹的危机,那就简单多了。

“师兄你……”温诗音望向李沐,欠钱的可不是普通人,虽然大师兄好像会点功夫,但是也不能跟那些地皮蛇抵抗啊。

李沐点了点头,“怎么?还不信你大师兄吗?”

“好吧,你把欠条送来秋和居。”温诗音想了下,还是决定信任李沐。

“师兄,你可以吗?”对于师兄答应了自己父亲的要求,温诗音还是有点害怕自己的师兄打肿脸充胖子。

李沐摸了摸温诗音的头,一脸宠溺的说道。“放心吧,交给我就是了。”

突然温诗音的肚子咕咕的响了起来。一下子温诗音便羞红了脸,在师兄面前饿的肚子叫实在是太羞愧了。

李沐笑了笑。“我给你去做饭。”围上了围裙,李沐便进了厨房,多年的军旅生涯难免遇到野战,野外吃饭就成了大问题,于是乎在这种情况下,李沐也有一手化腐朽为神奇的好厨艺。

望着崭新的厨具,有看了看空荡荡的冰箱,

李沐笑了笑,果然不出所料。没过多久,李沐便做出了一碗热气腾腾的清汤面。端上餐桌,香味诱人。

温诗音偷偷吸溜了一下鼻子,

真香。

李沐一脸宠溺的说着“快吃吧,都饿坏了。”虽然只是一碗清汤面,李沐也是做的有滋有味,谁也不知道战功赫赫的冠军侯居然也有这样好的手艺。

不过除了冠军侯的师妹,哪里还有女子有这样福分?

温诗音慢吞吞的吃完了这碗面,心里不禁对大师兄的好感又上了一个档次。

李沐看着温诗音已经将面一根根的吃完了,缓缓开口说道。

“既然醒了,就不要再装了。”沙发上的女子,还是没有动静。“如果再不说话,你可以试试我的手段。”听着这话,沙发上的女子也是缓缓睁开了眼睛,还有些不适灯光。

她没说话,冷着脸,盯着看光了自己的李沐眼神中还有几分冷漠。

李沐看着温诗音慢吞吞的吃着面,目光又柔和了几分。

压抑着些许情绪,缓缓开口说道:

“首阳山的风景据说独好,不知道你有没有去过。”

一边说着,一边瞟了几眼那女子,都是冷漠。

首阳山是师傅修行的宝地,七个师妹和李沐在那里生活了十数年,如果真的是三师妹,怎么会脸不改色,毫无反应。

李沐有些失望,果然失散十年寻人不是那么容易的。

食指敲击着饭桌,李沐的声音冷了几分。

“叫什么?”

“慕云汐”

慕云汐清冷的声音道出了自己的代号。李沐已经基本确定这大概不是自己的三师妹,记忆中的三师妹虽然内向但是绝对不会这样冷漠。

就在李沐想再说些什么都时候。

欠条也被一个温家保卫送了过来,

李沐翻了翻欠条,望着温诗音关切的眼神,说道:

“放心,要个钱很快的。里面还有个我认识的朋友。”

温诗音一听这话安心了几分又看着慕云汐残破的衣裳,转身去了房间。

望着温诗音窈窕的背影,李沐扭头看了看冷若冰霜的慕云汐。冷声说道:

“你跟着我一起去。”

慕云汐置若未闻,完全不理睬李沐,一副不配合的样子。李沐半句多话不说,抽出了那把沙漠之鹰,直指慕云汐的眉间。

眯了眯眼睛,威胁之意表露其中。

慕云汐咬了咬下唇,看着闪烁着寒光的沙漠之鹰,和毫不怜惜的李沐,她相信如果她说个不字,眼前这个男人会毫不犹豫的扣下扳机。

冷言开口:

“你看光了我的身子。”

李沐又盯着看了看几眼,**饱满,凹凸有致。又似乎因为习武,慕云汐的身子充满了力量感,仿佛可以酣战到淋漓。

李沐耸耸肩,世上美女只要冠军侯开口的,不止是大汉上赶着送,其余如暮云,南阳诸国也必将搜刮尽国内美女,只为诞下能让冠军侯眷恋的子嗣。

“那有如何?”

李沐绕有兴致的问道。

慕云汐松开咬出血的下唇,一字一句的诉说。

“我一定会杀了你的。”

李沐转动松开扳机,沙漠之鹰靠着食指为支点在旋转,蓦然停下,李沐朝着枪口吹了口气。

“那我等你。”

听到了温诗音的转动门把的声音,李沐瞬间就把沙漠之鹰别到了腰间,再用风衣挡住,露出如沐春风的微笑。

望着手里提着衣服,款款走来的温诗音,慕云汐松了口气,那种随时触及死亡的压迫感在眼前这个女子出现时便消失的一干二净。

“这是我以前的衣服,试试看合不合适。”

温诗音将衣物递给慕云汐,说完眼中还带着点歉意,不管如何说,女孩子被看光了总共是吃亏了,尤其占便宜的还是自家师兄。

“我穿过一次,没想到有点宽松了,还是新的。”

慕云汐接过了衣服,却有些扭捏。心思缜密的温诗音,发觉别的女孩子换衣服的时候,师兄在是不是不大好,嗤怪的看了看自己的师兄。

李沐丝毫没有回避的自觉,十年的战争生涯,多少次艰苦环境下的决战,军中女将,换个外衣哪里来的扭捏,都是大大方方的直接就换了。

看着自家师兄呆呆的样子,温诗音走上前,捂住了李沐的眼睛,恶狠狠的说道:

“不许偷看!”

李沐的听觉何其灵敏,窸窸窣窣的声音自然不是捂住眼睛可以阻挡的,笑了笑也不说明。

待到慕云汐换好了衣服,温诗音松开了手,李沐还有点留恋师妹柔夷的触感。

转过身来,李沐沉声说道:

“走了。”

温诗音,整理了下李沐风衣,将领口的皱起抚平,柔柔的说道:

“注意安全,等你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