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攸蔡京大结局在线阅读 《穿越北宋之我爹是蔡太师》免费阅读

“臭蔡攸,平时不是挺聪明的嘛!怎么现在却犯傻了?”

周暮雪很是郁闷,平日里的蔡攸总是有无限的话语来撩拨自己,周暮雪也是被撩拨习惯了。

虽然这小子总是自己,但他心里是如何想的,周暮雪还真不太确定。

“看来还得姑奶奶先主动!”

平日里习武,令周暮雪也是养成了一种泼辣,敢说敢做的性格。

“蔡攸,你个混蛋,难道你不明白姑奶奶的心意吗?”

周暮雪扳过蔡攸的脑袋,鼓足了勇气说道。

“呃……师姐你是不是喝多了啊?”

蔡攸继续作死,语不惊人死不休。

“你才喝多了,你全家都喝多了。”

气的周暮雪将他撂倒在地,扑上去就小拳拳锤他胸口。

半晌,鼻青脸肿的蔡攸淌着大鼻涕,且嘴角漏风,坐在青石上怀疑人生。

“师姐,你到底想怎样啊?”

蔡攸都要哭了,到现在他都没搞懂周暮雪是什么意思。

周暮雪受不了了,起身大吼道攸,我喜欢你,行了吧!”

“哦,原来你喜欢我啊!”

“什么?你个母老虎居然喜欢我?”

蔡攸口无遮拦,随即便立刻捂住了嘴。

果然,周暮雪的身上爆发出一股杀气。

“蔡!攸!”

暴怒的周暮雪扑了上去,将可怜的蔡攸按在地上又是一顿摩擦。

“我让你说我母老虎!”

“我让你不关心我!”

“姑奶奶脸都不要了,你还想怎么样?”

周暮雪一边暴捶蔡攸,一边骂道。

蔡攸很憋屈,妈的爷还从来没有被女人欺负呢!

“不行,爷要还手。”

想着他便抓住周暮雪的双手猛地一拉,佳人入怀,顿时一股香风扑面。

蔡攸贪婪地嗅着,随即得理不饶人,一个翻身,变成了他在上,周暮雪在下。

两人的姿势很是暧昧,突如其来的变故,令周暮雪怔住了。

“师姐,没想到你竟然喜欢我!”

蔡攸面露坏笑,很是臭屁的说着。

“怎么着?不行啊?”

周暮雪白了他一眼,故作镇定,可是精致的小脸却红了起来。

看着她一副娇羞不止的样子,蔡攸食指大动,小心脏扑通扑通的跳了起来。

他下意识的便吻了上去,入口就是一阵香软。

周暮雪瞪大了眼睛,没想到蔡攸竟会如此大胆。

她象征性的抗拒了几下,便抱着蔡攸的肩膀热烈的回应了起来。

两人于高山之巅,星空之下,吻的是天昏地暗。

良久,唇分,蔡攸笑吟吟地盯着下面的佳人。

周暮雪却抱住了他,把头埋在他怀中。

蔡攸知道,佳人这是害羞了。

他使劲儿,便从地下站了起来。

周暮雪犹如树袋熊一般,四肢挂在他的身上就是不撒手。

好了,师姐,现在可以松手了!”

“唔,好!”

周暮雪松开手,从他怀中抬起头来,却害羞得不敢看他。

“师姐,师弟我明白你对我的爱意,你放心吧!亲都亲了,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

蔡攸拉住佳人的柔荑郑重其事的说道。

周暮雪白了他一眼,这可是你自己说的,以后你要是不要我,小心我将你下面给……”

说着,她举起手来比了个挥刀的手势。

蔡攸只感觉一凉,便下意识的夹紧了双腿。

“咳咳,不敢不敢,师弟我说话算话。”

他抱住周暮雪娇柔的身子,入手便是一片娇柔。

这姑娘常年习武,因此身体曲线很是曼妙,没有一丝赘肉,该胖的地方胖,该瘦的地方瘦。

两人抬头远眺,目光所及,尽是幽远的星空。

片刻后,蔡攸望向怀中的佳人柔声道姐,你知道你的名字是怎么来的么?”

“怎么来的?”周暮雪闻言很是好奇。

只听蔡攸轻声笑道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第二天一大早,蔡攸就抄着长枪,枪头之上挂着行李,出了茅屋,不声不响的离去了。

他先是来到师傅周侗的茅屋前,跪在地上,郑重的磕了八个响头。

然后最后深深看了一眼这熟悉的茅屋,起身头也不回的走了。

茅屋里的周侗叹了口气,虽然自己也舍不得这个徒弟,但为了他的前程,便也只能狠下心去。

为了避免离别的伤感,蔡攸并没有去拜别周暮雪。

两人昨晚已经私定终身,在山顶上看了半宿的星星。

蔡攸答应周暮雪,待他打出一番事业,日后必定接她去东京城。

“大王叫我来巡山诶!”

走在下山的小路上,蔡攸放声欢唱着。

歌声在山谷里回想响,最后飘出去老远。

这时,迎面走来一个汉子。

待到近前,那汉子拦住下山的蔡攸,客气的问道位小哥,请问这里是周侗周老先生的隐居之地吗?”

蔡攸眯着眼睛打量了他一番,这汉子精瘦精瘦的,但不像恶人,一身正气,且很有礼貌。

“你找周侗干嘛?”

汉子迟疑片刻,实话实说道瞒小哥,我听闻周老先生武艺高强,特来拜师学艺,日后用所学来保家卫国。”

“嘿,又来了一个拜师的,不过老东西可不会随便的收徒弟。”蔡攸暗想着。

但看此人很是顺眼,便决定指点指点他。

蔡攸指着山上说道侗就在上面,不过拜他为师可不是那么容易的,看你与我有缘,我便提点你一番。”

“记住,周侗愿意喝酒,愿意吃鱼,你小子会来点事,便会省去许多麻烦。好了,就跟你说这么多,小爷要下山了。”

说完,蔡攸肩扛长枪,一路下得山去。

“大王叫我来巡山诶!”

难听的歌声又传了过来。

汉子朝着蔡攸离去的方向拱手一拜谢小哥提点,如有相见之日,岳飞定当好好言谢一番。”

蔡攸走的急了,要是他知道刚刚与大名鼎鼎的抗金名将岳飞擦肩而过,估计得后悔死。

岳飞正了正满是补丁的衣衫,自语道论如何,我一定要拜得周侗为师,大战将至,我的时间不多了。”

他面露坚定之色,随即便朝着山上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