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运小医仙爆火燚小说章节阅读

《桃运小医仙》 小说介绍

小编今天给大家分享小说《桃运小医仙》,本小说讲述了张杜刘玉婵两人之间的恋爱感情史,内容精彩情节多变,作者文笔精深。值得阅读… 长信村。四月的南方闷热得让人难受。“各位大叔、大婶、大哥、大姐……响应国家三农政策,下乡大义诊,感冒、发烧、各种疑难杂症的都来看看了,保证一剂见效!”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骑着一辆黑色的嘉陵70cc的摩

《桃运小医仙》 第7章 免费试读

长信村。

四月的南方闷热得让人难受。

“各位大叔、大婶、大哥、大姐……响应国家三农政策,下乡大义诊,感冒、发烧、各种疑难杂症的都来看看了,保证一剂见效!”

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骑着一辆黑色的嘉陵70cc的摩托车转过路口的转角,尾座上面用绑带绑着一个大木箱子。

附近村民齐齐都靠了过来,议论纷纷起来。

“赤脚医生?我看不靠谱。”

“可不是,这么年轻的医生,能靠谱那里去,可别感冒被他医成肺炎!”

“没错,这种赤脚游医就一大骗子!”

“……”

年轻人脸色黯然,一天下来他已经换了好几个村落,无奈现在的村民的不相信赤脚医生了,都是遇到这样的情况。

等村民一哄而散,忽然一个清脆的声音传来。

“张杜?你怎么来我们村儿了。”

一个二十多岁的靓丽***走了出来,腰肢纤细,***,让张杜眼睛都快挪不开了,半天才看清眼前的人。

“刘玉婵?怎么是你?我记得你是大旺村的人,怎么到长信村来了?”

刘玉婵脸一红,说道:“三年前我就嫁到这里来了。”

“原来你都嫁人了!”

张杜稍微有点诧异,又稍微有点失落,说起来这个刘玉婵还是初中时候的班花,自己曾经还暗恋过她。

“不说我了,听说你去了省城打工,怎么出来做赤脚医生了?”

“诶!”

张杜长长叹息了一声,“这事说起来就一言难尽了!”

张杜初中毕业以后,和大多的农村青年一样除外打工,但被黑心老板拖欠工资,更被他做局欠了一屁股网贷,只能跑回村里躲债,可***的传票还是送到了村委会。

眼看就要被告上***,村长李小利拿了十万块上门,只有一个要求,做他的上门女婿。

走投无路下的张杜只得为了十万块把自己卖了。

三天前,就是张杜嫁到李家的大喜日子,洞房夜之时,掀开新娘子的红盖头,张杜顿时被李素贞的绝世容颜给惊呆住了。

喜出望外的张杜熄灯脱衣服,就准备完成人生大事,哪知道李素贤根本就不让他碰!

衣服都脱了都张杜那里忍得住,准备来个霸王硬上弓,结果悲催了!

李素贤一脚就把他踢的满面流血,把他带在脖子上祖传的玉佩都染红了,然后整个人往后一仰,倒在地上就昏厥了过去。

这一昏迷就是一天一夜。

醒来以后,张杜的脑海里面真的出现了各种诊断、治病知识,本来以为自己是出现了幻觉,可丹田下还有一股驱之不散的暖流,他才信自己是真得了神医传承。

不过治病救人的事情从来都马虎不得,张杜为了验证《阴阳六经》上门各种方子的疗效,所以才是骑着摩托车走村串户,做起赤脚游医。

只是想不到一天下来,走了八个村子,大家都是把他动作骗子对待……

“什么一言难尽,故事很长就到我家慢慢说。”

“你家?这……这不太好吧。”

“老同学那么久不见面了,有什么不好。而且正好,你现在不是做医生了,我最近老是感觉到身子发软,你帮我看看!”

“好……好吧。”

……

张杜跟着刘玉婵来到她家客厅。

“茶还是水?”

“不用麻烦了。”

“那就茶吧。”

刘玉婵斟了一杯茶过来,她的领口本来就阔松,向下弯腰的时候张杜的目光刚刚好看到一条深不见底的沟沟,脸上一红,浑身都燥热了起来。

“好热啊!”

刘玉婵夸张的扇了扇领口,这下子,张杜看得更清晰,眼底下是一对***、雪白的肉球颤动不已。

张杜怕自己会忍不住,赶紧说道:“玉婵,我们还是先诊脉吧。”

“好。”

刘玉婵直接就贴着张杜坐下,她虽是比一般的农村妇女要高许多,可张杜个头还是比她高了许多,眼睛一斜视就更近距离看到她胸口里面的半壁山峰。

“不行,她是病人,我是医生,不能乱来……”

张杜强压制住心中的欲望,按照《阴阳六经》上所教,三指轻轻按压在刘玉婵的脉搏上,又通过面色、舌诊辨认了一番。

“玉婵,你六脉强而有力,比大多数人都要健壮,不像有病啊!”

“咦!”

刘玉婵眼前一亮,惊喜说道:“原来你真的会看病!”

“原来你不是真的求医,只是试探我。”张杜郁闷说道。

“也不完全是试探,其实我还真有一个病,只是你没有看出来。”

“哦,什么病?”

刘玉婵用手指指了指自己高耸的胸脯,妩媚说道:“我有个心病,只有你能医。”

“你心事?”

“恩。”

“那你要说出来,我才能帮到你。”

“我结婚三年了,一直没怀上……”

“生孩子是两个人事情,你的生脉洪而有力,乃是生机勃发的脉象,生育应该是正常;那就可能是你老公的问题……”

“不是可能,本来就是他的问题。每次在我肚皮上折腾不够两分钟就完事了,我能怀上才是怪事!”

扑哧!

此时张杜整喝着茶,实在忍不住,一口茶水喷了出来。

“不好意思,我实在没忍住。男人这方面不行一般都是虚,你可以让他来给我看看。”

“算了,这些年也没少给他补,补也补不起来。”

刘玉婵忽然捉住张杜的手说道:“杜仲,你能不能帮我?”

“可以啊,你让你男人来找我,我帮他看下。”

“我都带他去了不少医院,一直没啥用……我的意思是,你能不能帮我把孩子怀上……”

看着刘玉婵红润的俏脸,张杜顿时懵了。

什么意思?

不用我医她老公,又让我帮她怀孩子。

这是找我……

借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