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股神翻身路冷枫林彩云阅读_重生股神翻身路文本在线阅读

大虎是这里有名的混混头子,是他将冷枫带上了赌钱的道路,并设局出老千,让冷枫背上巨额赌债。

一听催债的上门,冷枫又看了看这对孤女寡母,咬了咬牙,从旁边抄起一根铁棍和木板凳。

“他们交给我来处理,你和丫头别出来。”

还不等他走出门,手便被林彩云抓住。

“冷枫,就当是我求你了,不要再打架惹事了行吗?

你快躲起来,如果他们找到你,你会被打死的!”

看着她急出了眼泪,冷枫皱眉问道:“我躲起来,你怎么办?”

“我是女人,他们不会怎么样。

只要你没事就行,女儿不能没有爸爸。

我只求你能好好的,不要再去赌博,好好工作就行了。”

拗不过她,冷枫还是上了天台,躲起来。

刚一上天台,楼下就传来大虎的声音。

“冷枫,你给我出来!

今天你要是还不上800块钱,我打断你的腿!”

800块钱,在1994年,已经是一个工人两个多月的工资了。

大虎的声音引起了周围邻居的注意。

大虎还没到,几个八婆拿着瓜子,就已经出现在楼道里,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又是来找冷枫那个废物的。”

“我当初就劝她跟那个废物离婚,我再给她找个好人家,非不听,活该!”

“我听说啊,他家那个孩子,其实是林彩云偷汉子生的,所以才会被冷枫那个废物打。”

她们脸上是幸灾乐祸的神情,通过种种线索分析,自以为是地掌握了“实情”。

“你男人呢?叫他出来!”。

被大虎指着鼻子大吼,林彩云只能低着身子,让自己显得极为卑微。

“他不在,大虎哥,你有什么事可以跟我说。”

“少他妈的废话,欠老子800块钱今天必须还上!”

“大虎哥,我家最近不好过,你能不能容我一个月?”

与此同时,冷枫站在天台的边缘,看着十米高的楼下,蠢蠢欲动。

或许自己只有再死亡一次,就能回到原来的世界,原来的身体。

楼下的纷争传进耳朵,他不断在心理暗示自己,只要回去就行,这些不关他的事。

“只要一回去,我就还是原来的百亿富豪冷枫,而不是穷鬼冷枫。”

他捂着耳朵,想隔绝楼下的争吵声,想隔绝林彩云苦苦哀求的声音。

闭起眼睛,脚步一点点挪向天台边缘……

“少他妈废话,要么拿钱,要么我把他的腿打断!”

见大虎苦苦相逼,林彩云眼中含泪,直接跪倒地上。

“大虎哥,我给你跪下了。”

这时小丫头从房间跑出来,挡在她面前,举起柔软的拳头,拍打着大虎的大腿。

“坏蛋!不许欺负我妈妈,不许欺负我妈妈!”

“给我滚一边去!”大虎一巴掌扇在小丫头的脸上。

看着小丫头撞在墙上,额头瞬间磕破,林彩云却没有任何办法。

“不要欺负我妈妈!

呜呜……”

周围的邻居纷纷探出头,看着这里的纷争,没有人站出来说一句话。

面对两个女人的眼泪,大虎嘴角出现一丝狡诈。

“还不起钱,那就用女儿抵债,要么你就去不夜城陪酒还债,自己选择吧。”

不夜城说白了是娱乐场所,但其实是江州最大的招嫖地。

各家各户一下子疯传,纷纷猜测起来。

“我就说她是个狐狸精,勾引楼里的男人就算了,还去那种场所勾引野男人。”

“一个废物,一个**,他们家的那个女儿,肯定也是个野种。”

这一刻,林彩云是真的崩溃了,瘫坐在地上,看着咄咄逼人的大虎,心中有了想死的念头。

“怎么样?如果不同意,那就用女儿抵债,什么时候还了钱,这个小杂种就还你们。”

大虎冷笑道,拉起女儿的手,就要带走。

“爸爸你在哪里?

爸爸!宝宝害怕!”

而在天台上,冷枫用力捂住自己的耳朵,可是小丫头的哭声像是在敲打他的灵魂,让他无处躲藏。

不要听,不要听,这些不关我的事,不关我的事。

一大一小两个女人的哭声在楼道传着,传到天台,颤动了一颗温柔的心。

就在冷枫即将跨出最后一步,从天台跌落时,他停下了脚步。

当听到小丫头喊他爸爸时,听到林彩云无助的哭喊声时,他知道自己,将要守护这两个女人一生。

“操!

老子发誓,一定让着娘俩过上好日子!”

说完,抄起一根铁棍和板凳,转身跑下了楼。

大虎居高临下,听着俩人的哭声,看着她们的眼泪,嘴角露出得意地狂笑。

“你们还想着那种窝囊废保护你们?

别傻了,他巴不得卖了你们,然后拿着买你们的钱再去赌一把。

我另外再透露一下,说把你们卖了当赌债,可是他的主意。

哈哈哈哈……”

然而就在这时,冷枫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她是我女人,她是我女儿!敢动她们,宰了你!”

听到冷枫的声音,大虎得意地笑着,“我还以为你准备继续当缩头乌龟。”

然而刚转过头,一个木制板凳飞过来,重重砸在他的脸上。

砰!

一声闷响传来,板凳掉在地上,凳子上还沾染着血渍。

大虎只觉脑袋发蒙,用手一摸鼻子,沾满了血液。

这一幕太过突然,突然到众人反应不过来。

大虎捂着鼻子,还不等他惨叫一声,就见冷枫手持一根铁棍,冲了过来。

他眼睁睁看着铁棍落在自己腿上,想躲开,却无力不从心。

那钻心的疼痛,让他还未来得及哀嚎出来,又被一脚踢中胸口,摔倒在上。

周围一阵沉默,看戏的人顿时傻了眼。

在他们的印象中,冷枫就是只会窝里横的人,在外面当孙子,回到家就当祖宗。

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这个窝囊废,竟然会为了老婆和女儿出手,而且还手段残忍。

冷枫前世为了投资结了下了不少仇人,为了防身,专门请武术大师教他防身术。

手持铁棍,冷枫面色阴冷,大虎的惨叫声在楼道中响起。

他知道这个年代治安相对混乱,一切都要靠自己。

“啊!

我的腿!

冷枫,我告诉你,你完了,龙哥一定不会放过你。”

不等大虎话说完,冷枫抡起铁棍,直接砸断了他的另一条腿。

“啊!

我的腿!!!

枫哥,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你饶了我。

以前是我不对,我再也不敢了,真的,饶了我。”

看着大虎惊恐的眼神,冷枫一把揪住他的衣领,冷声说道:

“你去告诉龙哥,我欠他800,一个月后,我还他2000。

如果他再敢骚扰我的家人,我一定会把他妈剁成肉酱,拌到饭里,让他吃下去!”

原本趾高气昂而来的大虎等人,现在连滚带爬的逃离,不敢有丝毫停留。

当然,冷枫也知道这是为了震慑,虽然即便没有达到预期,但效果也够了。

他指着围观的邻居,狠狠瞪了他们一眼,并警告他们。

“你们说我,我无所谓。

但如果让我再听见哪个八婆,在背后嚼我老婆和女儿的舌根,我拔了你的舌头!”

刚才对林彩云议论纷纷的几个臭八婆,吞咽了一咽口水,点头如捣蒜。

冷枫丢下铁棍,抱起一脸崇拜的女儿,牵着一脸错愕的妻子,走进自己小房间,关上了门。

看到冷枫进去,看戏的长舌妇才重重吐了一口气,拍了拍胸口,仿佛逃过生死一劫。

“这个窝囊废吃药了?”

“嘘!你还敢骂他,小心他找你麻烦!”

“他敢!”

“他连大虎都敢打,还怕你个肥老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