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蒲团之玉女心经 小说完整版

这两个小人,让许问想起了栖凤曾经给他看过的那个陶像。

那个陶像,是一男一女两个小人在手拉手地起舞,就像有光村村民晚上在篝火旁边放松休闲的样子,带着一天劳作下来难得的轻松愉悦,与从骨子里透出来的那种快乐。

相比那种快乐与隐约的喧闹,眼前这两个小人则是静谧的。

显而易见,这捏的是许问和栖凤两个人,就是不久之前的场景,许问肩并肩站在郭安的那棵梧桐树前,一起仰头看那棵树。

整个场景都是安静的,动作不大,同样以栖凤特有的写意方式描绘而成,细节模糊,造型朴拙,有一种原始时代简约而质朴的美感。

但同时,栖凤在造型以及最后的上色上进行了一些设计,使得最后的成品有了一些别具一格的感觉。

首先,她截取了两人在看的那棵树的一部分,进行了一些设计。

那棵树只有伸出来的几根枝条,垂落在两人的肩上,与身体仿佛融为一体。

那几根东西看上去像枝条,又看上去像手,正在温柔地抚摸着眼前的两个孩子。

而他们身上斑驳的留白,就像透过枝桠落下的阳光。

它看上去像树,又像是母亲,在伸手安抚着自己的孩子。

前面的这两个陶像小人,像许问和栖凤,又像是母亲的一对儿女,正仰着头,接受她的安抚。

而他们俩,面露惬意的微笑,非常享受的样子。

对,微笑。

许问突然意识到,与栖凤以前的作品不同,这两个陶像小人是有五官、有表情的。

男性小人的五官有点像许问,但又有点不太像。他仰着脸,眼睛微闭,纯然的享受与沉浸,仿佛处于极致的幸福中。

而女性的那个小人,几乎跟栖凤一模一样。

看清她的表情,许问心中一凛。

她斜着眼睛,看着身边的人,嘴唇翘起,带着一丝神秘而微妙的笑意。

跟陶像本身的造型一样,这个五官也是比较粗糙的那种,远谈不上精细。

就在这样的似是而非和意味深长中,栖凤巧妙而充分地表达出了她的意图,她想要传达的东西

,让许问看清陶像表情时,心中立刻一凛。

这丝笑容,实在太诡异了,包含着隐约可见的不怀好意,仿佛想说什么,但又什么都不说。

许问盯着这表情看了一会儿,突然站起来,往圆窑方向走。

“怎么?”左腾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跟着站起来,问道。

许问一言不发,走到圆窑旁边,开始翻那些被打烂了的砖石。

他不久之前才研究过这座圆窑,对它的结构全部熟知于心。

很快,他就把它重新拼了起来,让内部那些烧入深处的壁画全部重现于天日。

这些画、这些颜色经过反复的高温灼烧,有一种玻璃一样的质感,艳丽惊人。

它们以没有意义的花纹为主,像蔓草向着四面八方延伸,装饰着圆窑内部这普通人完全无法触及,压根儿没法看到的地方。

左腾低着头,也被这奇景一般的装饰图案吸引住了,他情不自禁地问道:“这个……是栖凤那姑娘做的?怎么画在这里面,怎么会有人看见?”

“你仔细看这些图案。”许问头也不抬地说。

“嗯?”左腾发出疑惑的声音,看了他一眼,又去看那些画。

光天化日之下,这些图案张扬蔓延,像火,像草,像树枝,像一切具有强烈生命力与毁灭性的东西。

左腾又恍了一会儿神,这才想起许问说的话里强调的字眼。

图案。

图案跟画,当然是不一样的意思。

后者是艺术创作,表达情绪,表达心里的艺术思想,强调的是审美与传达。

而前者除了装饰性以外,更注重表意。所谓的图案,很多都是有意义的。

譬如松鹤延年寓意长寿,五蝠捧寿寓意多福多寿,石榴瓜果寓意子孙繁衍……都是这些图案约定俗成的含义。

而眼前这些图案……虽然能让人有很多联想,但感觉没什么意义啊?

“这画的是什么?”左腾看了半天没看出来感觉,索性直接问许问了。

许问在地上拣了一个碎砖块,直接讲解给他看:“这个左右弧线,意思是木头。这个一旋的小涡,我还没想好是什么。这个点重复出现,到处都有,它是有意义的,就是一个简单的一。这根线是二……”

许问这几天闲下来就在琢磨这些图案,还真给他琢磨出了一些东西,现在边写边画,既是讲给左腾听,也是整理自己的思路。

左腾越听越是震惊,过了一会儿,忍不住打断了他,道:“等等,我想想。”

他紧盯着那些排列得整整齐齐的碎瓦砖石,以及上面鲜艳的图案,将许问刚才说的话一一与之对应。

片刻后,他轻轻倒吸了一口凉气,问道:“你的意思是,这窑内的图案,其实是……”

许问向他点头,缓缓道:“没错,应该就是我们想要找的那些帐本。”

左腾张着嘴,看着他。

“不光是这里,还有其他地方的。你跟我来。”

站问一边说一边站了起来,带着左腾往山下走。

左腾看了一眼这座被摧毁了的圆窑,伸手往上一甩,一支响箭窜上天空。

没过多久,一支四人小队出现在附近,守在了旁边。

许问带左腾去的,当然是这几天他一直住的地方——有光村村民聚居的那片山洞。

他到这里来的时候心里就已经有了一些预料,现在过来一看,如他所想,四周空空荡荡,一个人也没有。

就连平常并不去做活的那些过于年老的村民,也全部都消失了。

最显眼的还是山洞跟着的那些陶像碎块,白荧土烧成,可以拼成一整座青木女神神像的。

现在它们一

块也不剩,底下被压伏的那些青草有的仍倒伏着,有的则慢吞吞地抬起了腰,在风中颤抖。

“人都不在了。”左腾环视四周,说了句废话。

“嗯。”许问应了一声。

“东西都带走了,感觉他们早就有准备了……他们是从哪里得到的消息?”左腾皱着眉问。

许问摇了摇头,带着他走进栖凤居住的那座山洞。

影壁如旧,上面的图案如旧,仍然看不出年岁,原始朴拙而又大气。

山洞寂静空旷,有隐隐的水声,天光从上方照下,仿佛圣光降临。

洞壁上图案同样依旧,因为周围的东西被搬走了一些,所以看上去更加清晰。

左腾有意去看那些壁画,快步走过去看。只一眼,他就看见了不少熟悉的图案——正是不久前,许问指给他的那些。

他被震住了,抬着头环视四周。山洞巨大,洞壁广阔,上面密布着同样形式的壁画,数量极其庞大。

“这些……全是?”他情不自禁地问。

“是。我还没完全破译出来,不过,它确实就是。”许问非常肯定地说。

“竟然,竟然……”左腾连续说了两次,话没说完,但许问已然听出了他的意思。

这么重要的东西,也是他们一直在找的东西,她竟然就这样大喇喇地放在最显眼的地方。

回想起最早见面的时候,她刚刚被他们掐住喉咙抓住,就带他们来了这里,还特地引他们来看这些壁画。

当时她是什么表情?

那明亮的笑意里,是否有得意与嘲笑,还有更多不可言说的炫耀?

左腾也是老江湖了,当时竟然一点也没有发现,直到现在被许问道明,才恍然大悟!

喜欢匠心请大家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