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拍偷拍网 YunaShiina

“我的确不是一个人来到不死神国的。”“阿平的仇家在这家客栈。”“十二号楼的秘密我也不知道,我们只是来找住在客栈三楼的三个小乞丐的。”帕沙老头连问五个问题,晋安回答了三个问题,只字不提最重要的另二个问题,没有回答他们来的是几个人,其他人在哪里。帕沙老头等了好一会,见晋安始终不再往下说,他满脑子疑惑:“?”“没了?”晋安认真点头:“没了。”帕沙老头:“就这?”晋安再次认真点头:“就这。”“……”帕沙老头脸黑看着晋安。“这也太言简意赅了吧,我怎么感觉晋安道长您回答得跟没有回答一样。”帕沙老头活学活用成语。晋安眼角一横:“出家人不打诳语,你要这么说的话,你是在觉得我故意诓骗你?”帕沙老头一脸蛋疼表情,嘴角肌肉抽抽,他很想破口大骂道士算哪门子的出家人不打诳语,这句话不是和尚的口头禅吗!你是道士,不是和尚啊!还有,去掉觉得两个字,你明摆着就是在诓骗我们啊!“晋安道长您这样有点不厚道吧,我们真心回答您问题,您就这么随口敷衍我们。”帕沙老头虽然已经在心里把晋安骂得狗血淋头,但他脸上还要装出虚伪的假笑,现在还不是跟晋安闹僵的时候,他必须要从晋安口中套问出更多有关于鬼母噩梦的情报。话虽是这么说!但是!他内心还是好想抓狂啊!啊啊啊!看着帕沙老头想发怒又拼命隐忍的表情,晋安呵呵一笑:“是你记错了吧,你就回答了我两个问题,一是回答了你们当初为什么逃走,二是回答了有关九号房客的去向。”“而我却一下回答了你们三个问题。”晋安竖起三根手指。“明明是我老实吃亏,你们白捡了一个大便宜,却反过来倒打一耙,这个道理,走遍天,都是站在我们这边。”帕沙老头:“?”扎扎木老头:“?”此时就连红衣伞女纸扎人和阿平也都齐齐转头看向晋安:“?”要不是纸扎人没有面容表情,两人的脸上表情肯定是震惊吧,晋安道长这张嘴真是绝了……帕沙老头:“……”见鬼的言简意赅!是哪个汉人发明的这个成语!他现在痛恨死这个该死的成语了!晋

安的三个问题,回答得跟没回答一样,这种感觉就像是你巴拉巴拉的跟人热情讲一大堆,结果只换来对方呵呵两字,伤害不高,却侮辱性极强,能把人憋出内伤来。不仅如此,对方还反过来倒打一耙说你倒打他一耙。晋安仿佛没有看到脸黑得跟锅底似的帕沙老头和扎扎木老头,继续笑呵呵说道:“既然我多回答了你们一个问题,接下来你们也要再回答我一个问题,这样大家互换情报才公平。”他根本不等帕沙老头反驳,已经问出自己的问题:“黑雨国国主,还有几大高手,以及其他笑尸庄老兵现在在哪里?你们二人又是为了什么出现在这家客栈的?”帕沙老头强忍住胸中憋屈和怒火,皱眉说道:“晋安道长您这是两个问题吧?”晋安一本正经的说道:“对啊,没错,就是两个问题啊,一个问题是你们还我的,还有一个问题是你们先回答我问题我再还你们一个问题,这叫对等互换情报,大家谁也不吃亏,很公平。”帕沙老头总觉得晋安这句话哪里不对劲,隐隐觉得他好像吃了大亏,可又说不上来哪句话不对劲,为了能从晋安口中套问出更多情报,他只能强颜欢笑的憋屈回答:“国主他们的下落,我们兄弟二人也不知道,我们是逃难无意来到这家客栈的。”“现在变成晋安道长您欠我一个问题了,这次你们共有几个人来到不死神国?”帕沙老头学得很快,很快就把晋安那套长话短说给学会了,说完后还洋洋得意的看一眼晋安。晋安倒也没有恼怒,也没有去揭穿对方的谎言,脸上笑容依旧的伸出两根手指。帕沙老头:“意思是两个人?”晋安:“这是另一个问题了吧。”呃。帕沙老头差点没被噎住,他原本以为晋安的言简意赅已经够绝的了,想不到还有更绝的,那就是——你猜你猜得对不对啊!又是说了跟没说一样!接下来,双方互相试探,试图从对方身上问出些情报,但两人都对对方抱有很大戒心,再也无法从对方口中问出什么有用情报,见此,双方也不再浪费时间了,最后一致决定先搞明白十二号客房里有什么。这算是共同利益,所以一拍即合,打算暂时联手共同探索十二号客房的秘密。这三楼住着不少怪物房客,变态杀人狂房客,尸魅房客,还有很多秘密没探索,晋安要想探索遍三楼,找到小女孩,单靠他们三人有点势单力薄,所以需要找几个人用来分散三楼其他房客们的注意力,并且继续旁敲侧击情报。晋安打着让人分担压力的主意,而帕沙老头和扎扎木老头又何尝不是存着一样的心思。这是小狐狸与老狐狸的较量,就看是老狐狸老谋深算技高一筹,还是小狐狸先少拳打死老狐狸了。不过看起来这两头老狐狸并不怎么聪明的样子。在智商对决上,小狐狸连胜两筹,暂时领先。“其实要想进十二号客房也并不难,我朋友红衣姑娘倒是有个办法不需要铁钥开门也能直接进入十二号客房,她一进客房就马上给我们开门,然后我们一起杀进去最快制服住池宽和段山两人……”晋安说到一半突然停住。帕沙老头急声问:“是什么办法?”呵呵,晋安做了个通用的搓拇指食指动作:“我朋友红衣姑娘孤身一人进十二号客房,就如孤身一人闯进龙潭虎穴,肯定要冒很大危险。既然我们出力了,你们是不是也出点有用的东西,暂时借给红衣姑娘,让红衣姑娘有足够的保命手段……”“在十二号客房秘密与红衣姑娘安危里任选一个,我肯定选我朋友在人身安全有保障下去试探十二号客房,没有足够的保命手段,我是绝对不会让我朋友冒险的。她信任我,我就不能让她置身险地。”晋安在赌。赌眼前这两人来客栈肯定另有目的,说不定这目的就跟找到小女孩,跟离开鬼母噩梦的线索有关。赌对方比他更加渴望知道十二号客房里的秘密。帕沙老头:“……”扎扎木老头:“……”两人迟疑了对视一眼,这次还是由帕沙老头负责交流,帕沙老头面露难色的说道:“晋安道长您也知道,我们现在是身在鬼母噩梦里,外界什么东西也带不进来…而且这个噩梦世界里也是危机重重,到处都是各种怪物和死人,我们也是一路逃难才好不容易找到个暂时安全地方…我们身上实在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宝贝给红衣姑娘。”晋安:“我纠正下,不是给我们,是暂时借给我们,等我们进入十二号客房并安全离开十二号客房后就还给你们。”帕沙老头忍不住翻一个白眼,信你个鬼的有借有还。他敢肯定。东西真要借出去肯定再也拿不回来了。“没有。”“真没有?”“真没有。”晋安把目光看向客房唯一的床上:“我进来的时候,就看到床上被子下好像藏着什么东西,不介意我看看吧。”介意!但是还没等两人反对,阿平在晋安目光示意下已经来到床前,两人还想要阻止,红衣伞女纸扎人浑身阴气、血气翻滚的挡在两人身前,房间里的气温骤然下降,两人都忍不住打了个冷颤。阿平一把掀开床上被子。嗯?咦?阿平和晋安先后惊咦了一声。床上被子下藏着一个死人,但是那死人暂时被一张镇尸符给镇压住,晋安一眼就看出来这张镇尸符比他在福寿店找到的那两张镇尸符还要高级出许多。这镇尸符镇压着的尸体,并不是普通尸体,而是第二境界的煞尸。“小心!不要揭开那张镇尸符!”帕沙老头和扎扎木老头同时紧张喊道。晋安看向两人:“你们认识这张镇尸符?这黄符你们哪来的?”两人闭嘴,只字不答。晋安:“你们不肯说这镇尸符来历,那总该说说这死人哪来的吧?”两人对视一眼,帕沙老头点点头:“这事倒是没有什么可隐瞒的,晋安道长您应该清楚,这家客栈的每间客房都有一个故事,每间客房都有一个怪异吧。”“这床上的死人就是这间客房的怪异,这间客房的故事叫‘血腥盛宴’。”“这间客房每到半夜就会半夜喧嚣,有许多人聚众喧闹,据曾经的几位房客说,他们每晚都会梦到有人设宴招待自己,宴席上有好酒好肉,有普通人一辈子都吃不到的山珍野味。”“实际上这宴席是鬼宴,房客们吃的酒宴都是拿自己的心肝脾肺肾和筋肉跟死人互换,喝的美酒是拿自己的鲜血跟死人互换,最后亏空鲜血和五脏六腑,只剩一具骸骨。”“这‘血腥盛宴’,就是床上暂时被镇尸符镇压住的死人在吃人肉饮人血,还好

我们兄弟二人命大,恰好有一张镇尸符保命。”晋安没有多余废话,手指着床上的死人,直接朝红衣伞女纸扎人说道:“红衣姑娘,别浪费了这些阴气,正好让你提升实力。”“等等……”帕沙老头想要出声阻止。但他们迎来的是晋安横身挡在前方,目光冷漠:“怎么,你们不想知道十二号客房里的秘密了?”顶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