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手抚大(po)泱暖 女人越喊痛男人越猛烈

沐离握紧自己的袋子,嘴角也是勾起一抹笑容:来这里自然是买东西的了,姐姐你也是来买东西的吧!

妹妹?颜姐,你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妹妹?怎么从来都没有听你说过?

站在沐颜身边的女人,嗓音有些尖,让人听着却非常的不舒服。

哦……我想起来了!这不就是那个被你爷爷赶出去的那那个沐离吗?怎么穿的这么寒酸啊?这不是给你们沐家丢脸吗?

另一个女人语气更加尖酸刻薄,看着沐离的眼神,都带着嘲讽,仿佛像是看一个乞丐。

沐离冷哼,知道她们说不出什么好话,能和沐颜走在一起的女人能有什么好东西?

这些人为了讨好沐颜,肯定会拼命的嘲讽她。

沐颜看见沐离脸色有些不好看,脸上不禁露出得逞的笑容:你们可别这样说,妹妹虽然平时不在沐家,但她毕竟也是我们沐家的人。

穿着这种破衣烂衫的样子,还配姓沐?颜姐,也就只有你才会这么好心承认这个妹妹,如果我是你,早让她滚得远远的了。看到那破衣烂衫的样子,指不定身上带着什么传染病呢。

那女人说着还不忘捂住自己的鼻子,仿佛沐离真像是有什么病。

沐离不怒反笑,看着那些巴结沐颜的人,给别人当狗是你们的自由,但是不要随便乱咬人,不然崩掉的是你自己的狗牙!

你……你说谁是狗呢?

谁是狗,谁自己不知道照镜子吗?沐离和这种人说话,根本不会客气。而且几句尖酸刻薄的话,她听惯了,也不会放在心上。

沐颜微眯,一日不见,这小丫头倒是变得伶牙俐齿了,看来在顾家倒是让她脾气涨了不少。

好了菁菁,我妹妹现在可是顾家二少夫人,代表的不仅仅是我们沐家,还有顾家的颜面,她受了欺负,万一顾家算在我的头上,我还真不好和我那个妹夫交代。

顾家二少爷的夫人?那女人一听更乐了。

原来是那个下半身残废的瘸子,听说他不能人道,不知道你妹妹婚后的生活幸福不幸福呀?

怎么,你羡慕了?要不要我把这个二少夫人的位置让出来给你?

我羡慕你,我……她想说嘲讽的话,可又怕这话真的传到顾家,当众嘲讽顾家的二少爷,可不是什么明智的做法。

不敢骂顾家,对沐离她们就没那么多顾忌了,柳菁菁恶狠狠一巴掌打在沐离脸上,我今天非得给你点教训不可!

没料到柳菁菁会忽然动手,沐离结结实实挨了一巴掌,顿时脑袋嗡嗡作响,眼前跟着几秒的昏暗。

她擦了一下嘴角的血迹,忽然笑了出来。

三个女人不明白她为什么笑,难不成是被刺激的傻了?就连沐颜也完全看不清楚沐离到底想要做什么。

你笑什么?白敏看着沐离这个模样,心里忽然没了底气。

我在笑这个女人愚蠢,我虽然是沐家遗弃的女儿,但别忘了我现在已经是顾家的二少夫人。

那又怎么样,不过是一个有名无实的寡妇罢了。你别忘了,顾家可不是顾霆琛当家!

而且,顾家将来也不可能让一个瘸子当家,她沐离哪来的依仗?

要不怎么说你傻呢?沐离缓缓的靠近柳菁菁,我把你骂我老公的那些话带回去顾家,你猜,你会有什么好下场?

顾家发怒,别说柳菁菁,就算整个柳家也不被放在眼里。

柳菁菁声音一噎,梗着脖子,我说什么了?我什么也没说呀,你可别诬陷我!

沐离看她还没搞清楚自己的处境,好心提醒,你觉得,顾家是信我,还是信你
更何况,这个女人刚才还说了不少,顾二少爷不能人道,还恶心她身上有传染病呢!

你没证据!

是吗?沐离拿出手机,打开了上面的播放按钮。

听着自己的声音传出来,三个人脸色都苍白了,嘲讽和不屑的表情瞬间变成了惊慌。

柳菁菁大惊,立刻威胁的喊着:你……你敢。

你猜我敢不敢?看到柳菁菁脸色不太好,可能是真怕她自己的一时嘴上痛快,会害了整个家族。

就算柳菁菁再怎么得宠,影响到了家族的利益,也会被家族放弃。

沐颜同样脸色很不好看,这个沐离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若是以前,她说一句话,沐离绝对不敢与她反驳。

就凭顾家二少爷夫人的身份,今天事情闹大了,对她们三个都不是一件好事。

沐颜当下便笑了一声化解尴尬,妹妹,菁菁刚才只是和你开个玩笑而已,这件事情就这样算了吧。

还真是厌恶至极!

她被欺负的时候不理不睬,现在却站出来帮外人说话。

沐离语气不善:玩笑?我怎么不觉得这是玩笑?

本来就是几句玩笑,你又何必当真呢?非要闹到整个海城人尽皆知,才可罢休吗?

沐颜的语气中多了一丝嗔怪,眼神也在提醒着沐离见好就收。

好啊,那就当时一个玩笑吧。沐离说完,伸手抓住柳菁菁的衣领往前一带。

柳菁菁大惊,放手!你要干什么?

从今天起,再让我听到你说我老公一句残废,我就真的把你弄成残废,打得你满地找牙!

你……你给我等着!柳菁菁不敢再跟她动手,只能色厉内荏的放狠话。

我让你走了?沐离见她们转身要走,叫住了她们。

你还想怎么样?沐颜语气不悦,她今天吃了个闷亏,已经很给沐离面子了,她竟然还得寸进尺?

沐离没理会沐颜的脸色,走过去,直接一巴掌打在柳菁菁脸上,刚才那一巴掌,还给你!

柳菁菁用手一摸,上个月隆的鼻子被一巴掌打歪了,气的差点昏过去,沐离,你竟然……我不会放过你的……

沐离用手指着她,以后叫我二少夫人,还有,不要再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

柳菁菁急匆匆去医院治鼻子,白敏也跟了上去,沐颜难得没有一起走,停下来盯着沐离。

你还有话跟我说?沐离这会儿已经没有刚才的怒气,准备回医院陪妈妈。

几天不见,沐离,你真是让我刮目相看。但是我提醒你,不要跟我摆什么二少夫人的架子,别人怕顾家,我可不怕!

她沐颜,将来也是要嫁入穆家的人,而且她选择的男人,将来会成为顾家的掌权人!

你不怕,是因为这个位置本来应该属于你吗?沐离嘲讽,怎么,后悔了?

沐离,你别给脸不要脸!

她最羞耻的事情,就是当初和顾霆琛这个瘸子有婚约,现在好不容易瞒天过海找人替嫁,沐离这摆明是在戳她的软肋。

我要不要脸,不用你操心,倒是你的脸面,还没出嫁,好歹也要给自己留一点吧?

她没有兴趣在这里跟沐颜扯闲篇,拿上东西就要走。

沐颜眼底闪过一丝精芒,阴冷着声音:沐离,我们走着瞧,我倒是要看看谁才能笑到最后。

两个人离开后,旁边角落里闪出来一个人,不动声色打通手里的电话…
办公室里,言述汇报完情况,就退到一边,二爷,事情就是这样。

一时间,整个房间的气氛异常凝重。

沐家一向狡猾,他们早就猜到沐家会看不起二爷的残疾,果然,这个沐离是替沐颜嫁过来的。

瞒天过海,沐家真是越来越胆大妄为了。

沙发上,顾霆琛面如冰雕,没有丝毫多余的表情,冷漠的样子,让在场的每一个人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她们还说什么了?良久顾霆琛才缓缓的开口,只是脸色依旧不好看。

那个柳菁菁说了您一些不好听的话,少夫人很生气,打了那个女人一巴掌,还说以后再听到她说您坏话,就打得她满地找牙。

众人:……

言述:……

这又是什么操作?

二少夫人是在耍威风,还是真的心疼他们二爷?

顾霆琛听到男人的话之后,原本冷漠的脸上竟出现一丝动容,他还是第一次有过这种被人维护的感觉。

她现在在哪儿?不知为何,顾霆琛的心里有点小窃喜。

夫人买了东西之后,就直接回了医院,一下午都待在医院病房里,现在应该已经回到别墅了。

嗯。顾霆琛应了一声,转身问言述,那件事情,你处理的怎么样了?

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了。言述低头回答,二爷,时间不早了,您该回别墅休息了。

走吧。顾霆琛惜字如金。

别墅。

大厅里没有沐离的身影,言述看了看顾霆琛的脸色,问佣人,夫人呢?

夫人刚回来,已经上楼休息了。佣人如实回答。

我有一头小毛驴,我从来也不骑……女佣话音刚落,便从楼上传来女人唱歌的声音。

言述一愣,心想自己是不是该告退了。

顾霆琛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了久违的笑容:她倒是很能适应环境。

我让夫人下来接您?

不用。顾霆琛说完,直接开启了电动轮椅,向着二楼走去,你回去吧,我自己上去。

别墅里为了照顾顾霆琛出行,到处都有轮椅通道。

只不过……言述看着二爷的背影,今天二爷似乎乖乖的。

顾霆琛打开门,整个房间与之前大变模样,之前的房间一贯都是冷色系调,除了黑色就是白色,而今,床单和地毯已经变成了粉色,活脱脱像是少女的闺房。

门口的柜台上,还摆放着各种女人所用的物件,以及一张粉色系照片。

顾霆琛拿起来端详,照片上的女人未施粉黛,倒是显得极为清秀。

啊!沐离洗完澡,只裹着一条浴巾走出来,见顾霆琛坐着轮椅就停在浴室门口,当下便惊叫了起来。

你,你怎么在这里?

这里是我的房间,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顾霆琛面无表情,看着这个惊吓到的女人,脸上倒生出了一丝玩味。

呃……他说的好有道理,竟然无言以对。

顾霆琛将照片放到了柜台上,视线扫过房间里的布局,连窗帘颜色都变了,这些都是你弄的?

是……我觉得房间太单调了,所以……对不起,我没和你商量,如果你觉得这颜色不好看,我立刻都换回来。

顾霆琛脸上面无表情,她确实有些害怕,她对这个男人不了解,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忽然就发脾气。

你喜欢你就换吧。顾霆琛抬头望向沐离,刚刚洗过澡,她的头发还没有完全山头晶莹的水珠从发尖落到锁骨上,魅惑又性感。

顾霆琛喉结滚动,当下便低下了头,开动了轮椅:我要进去洗澡,一会给我擦背。

啊?她以为自己听错了,给他擦背,貌似有些发展太快了。

你是我顾霆琛的妻子,给我擦背很委屈吗?顾霆琛看起来又要生气。

沐离欲言又止,他们两个人是举办了婚礼,的确做什么事情都是光明正大的,只是沐离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排斥。

好吧!

听到沐离的回答之后,顾霆琛直接进入了房间里面。

沐离这才反应过来,他是坐着轮椅进去的,不知道需不需要帮忙。

那个……

砰——

沐离的话还没有说出来,顾霆琛直接将门关上,隔绝了沐离想要说出来的话。

沐离撇了撇嘴,没有再继续说什么,而是擦干净自己的身体,换了一件干净的睡衣,随后又将头发全部吹干,才听到了顾霆琛在里面叫自己的声音。

来了。沐离拍了拍自己的脸,打开了门走进去,看到顾霆琛正坐在浴缸里裸露着上半身。

一滴水珠顺着他狭长的眉眼流下,在锁骨的地方打了个旋,不甘心的滑落,最终在那腹肌上坠入浴缸中。

在这个男人我身上没有一处都不透着邪魅的诱惑,让每个女人看到都会有窒息感。

顾霆琛看到这女人直了眼睛,忍不住提醒:看什么?我让你进来是发呆的?

沐离瞬间反应过来,但却感觉鼻息下一热,当即便捂住了自己的鼻子:对不起,对不起。

不等顾霆琛回答,沐离直接转身跑了出去,她竟然没出息的流出了鼻血。

看到这小女人慌乱的样子,顾霆琛心情大好不禁笑出了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