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蛇难下(双)海棠书房 乖好好含着待会就给你

婶婶,求你救救我妈,这钱我一定会还给你们的!

沐离跪在客厅里,连着磕了几个头,额头上已经见了血。

救她?你以为她还能活过来?婶婶嗤笑一声,嫌弃的目光从她身上扫过,厌恶至极,在医院躺了三年还不死,她可真能熬!

没等她开口,堂姐沐颜抢声道,就是!明知道是糟蹋钱,有去无回!再说了,借给你,你这辈子能还上?

说完也不看沐离,低头继续摆弄新做的指甲。

沐离眼里噙着泪,我将来肯定会挣钱还给你们的!

你怎么挣钱?婶婶鄙视了她一眼,说话毫不留情,就你这样的,还想挣钱?除非去卖!

侮辱的话,沐离已经听惯了,可这会儿看到面前母女两个得意的样子,还是忍不住心里酸涩。

三年前那场车祸,爸爸当场身亡,妈妈昏迷成了植物人,就连她从小长大的家,也被叔叔婶婶霸占。

若是有选择,打死她也不愿意踏进这个家门。

但是,明天是医院给的最后期限,她若是再借不到钱,妈妈就没命了。

沐离瘫倒在地上,婶婶,我求你,救救我妈,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求求你……

婶婶和堂姐对视一眼,视线重新落在她身上,想让我出钱,也不是不可以。你明天嫁给顾家二少爷,我就把钱打到你卡上。

沐离愣怔了一下,指向坐在旁边的沐颜,可是,明天顾家要娶的人,是沐颜!

是我又怎么样?不要忘了,现在缺钱的是你!沐颜站起来,翻开手机里的照片给她看,你妈妈全身插满管子的样子,肯定不好受吧?

你怎么会有我妈……沐离话说一半,脑海里闪过一些东西,她眼睛突然瞪圆,是你们干的?

她双眼变得猩红,恨不得把母女两个咬碎生吃了。

是你们故意让医生撤走我妈病房里的治疗仪,是不是?!

她怒急的样子,让母女两人非常满意。

猜得不错。沐颜收回手机,你妈是死是活,就看你肯不肯答应了。

沐离双手握拳,指甲深深的嵌进掌心里,刺痛的感觉让她恢复了一些理智。

半晌,她瞪着沐颜,好,我答应你!

一字一顿,掷地有声,如果我嫁到顾家,你们不给我妈妈治病,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们!

听她答应下来,婶婶才松了一口气。

这才对嘛,咱们是一家人,本来就应该互相帮助。而且,顾家可不是谁都能高攀的,你嫁过去就等着享福吧!

沐离低着头,眼泪汹涌而出。

顾二少爷残疾,人尽皆知,而且传言他性格暴戾,反复无常,总之,她这辈子算是毁了。

次日就是婚礼。

一大早,沐离坐上沐家的车去婚礼现场。

就算心中再委屈,也要完成这场婚礼,妈妈还在医院里等她拿钱救命呢。

婚礼现场,顾家父母看着沐离走出来,脸色顿时变得非常难看。

沐家临时换新娘,这分明是看不起他们的儿子!这笔账,等婚礼结束再找他们算!

顾霆琛坐在红毯尽头的轮椅上,脸上看不出息怒,就像一个没有情绪的木雕。唯有一双眼睛幽暗深沉,让人如临深渊。

沐离被簇拥着走上前,两只手死死搅在一起,不知道顾二少爷会怎么对待她这个临时顶替的新娘。

离得越近,她的心越紧张,终于看清男人的脸,她一下子顿住了。

怎么会是他!
上个月她回沐家借钱的时候,半路被一个忽然冲出来的男人捂住嘴,拽进了巷子里。

她拼命挣扎,被男人死死按住。

别动,我不会伤害你。低沉的声音带着压迫,让她瞬间不敢再动一下。

巷子口传来急促的脚步声,有亮光照进来。男人迅速低下头吻住她,死命啃咬。

直到那些人再三确认后,骂了一声‘偷情的野男女’转身离开。

浓重的血腥味飘进鼻孔里,她再次紧张起来。

你受伤了?那些人是来抓你的吗?

男人没有回答,把身上衣服穿好,面无表情的问,你叫什么名字?

巷子里很黑,沐离挡住自己的脸,随口说了一个名字,我叫李沐沐。她不想给自己招惹上麻烦。

男人道谢,踉跄向巷子口走去。

转身的一瞬间,借着微弱的月光,她看到了男人清晰俊朗的面孔。

此时站在红毯上,看着即将成为自己丈夫的顾家二少爷,她的心狠狠一颤,下意识看向他的腿。

这个不礼貌的举动引起一片哗然,幸好,顾霆琛平静开口为她解围,下半身瘫痪,你不知道?

知……知道!沐离匆忙回答,强压住心里的震惊。

顾二少爷残疾,人尽皆知,她怎么会不知道。

肯定是她看错了,一个月前那个男人四肢健全,怎么可能是眼前的顾二少爷?况且他这样的身份,也不可能有谁敢追杀他。

是她记错了!

这样想着,沐离终于慢慢冷静下来。

顾二少爷行动不便,婚礼一切从简,司仪简单说了几句,就宣布:礼成!新郎可以吻新娘了!

顾霆琛坐在轮椅上,沐离穿着婚纱也不能弯腰,要亲吻也是个麻烦事。

司仪正要打圆场,让新郎新娘回房间再亲吻,就见新娘子单手拎着婚纱,单膝跪了下来。

顾先生,不好意思,我穿了高跟鞋蹲不下,只能这样了。

这句话,给了顾霆琛足够的颜面。

顾霆琛眸光闪了闪,手臂一拉,沐离身体转了个圈,直接坐在了顾霆琛的腿上,以后,叫老公!

沐离慌了一下,你的腿……

不碍事,早就没有知觉了。

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带着几分熟悉,沐离来不及多想,就有一个微凉的唇压落下来,贴上她的唇。

一吻结束,顾霆琛并没有放开她,直接把她固定在怀里,对着司仪,后面的安排都取消。

说完,轮椅便带着两个人离开现场。

新房没有布置,和普通房间没有多大区别,大概在顾霆琛心里,这场婚礼只是走过场,并不重要。

顾霆琛将她放在床上,叮嘱她别动,轮椅离开了片刻,再出现时,腿上多了一个医药箱。

这是……沐离诧异。

把鞋脱了。顾霆琛自顾自的打开药箱,脚还疼吗?

沐离懵了,她已经尽量不让人发现,没想到还是躲不过这个男人的眼睛。

所以说,他取消后面的安排,还用轮椅把她带回房间,是因为他知道她在婚礼上崴了脚?

沐离有些意外。

传言顾二少爷性格古怪,喜怒无常,她还以为这个男人根本就不关心婚礼上的一切。

让我帮你脱?顾霆琛声音清冷,眉心隐隐有些皱起。

不不不,我自己,自己可以!沐离当下便回过了神,直接尴尬的脱下了自己的高跟鞋。

活了二十年,她还是第一次穿高跟鞋。

自己擦一擦。衣柜里有换洗的衣服,日用品在洗手间,弄完后记得下楼吃饭。

顾霆琛不知道临时想起了什么,把医药箱放到她手里,阴沉着脸向外面去了。

沐离有些懵,也不敢问。

自己抹了药,一瘸一拐走过去打开柜子,里面竟然全是女人的衣服。

而且看尺码,刚好是她可以穿的。

不知道这一切是不是巧合,总之从婚礼开始到现在,事情并没有像她预想的那样糟糕。

除了顾二少爷的脾气,传言的喜怒无常,还是有那么一丢丢道理的。
顾霆琛吃完饭,坐着轮椅向外走,门口的一个男人立即上前开门,态度恭敬。

你要去哪儿?沐离迟疑着问了一声,看他寡言少语的样子,完全看不出夫妻之间的亲近。

我去哪里,需要向你报告?顾霆琛回头,就见沐离想跟过来的脚步因为自己的一句话硬生生顿住,心里一软,不禁又开口道,我去公司上班。你要是在家里闷,也可以到街上逛一逛。

沐离:……好!她有些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开口说话了。

这时,跟在他身后的男人掏出一张卡,夫人,这时少爷给您准备的卡,不限额,您逛街的时候想买什么就买什么。

沐离微愣,她这个少夫人存在的价值,就是每天陪他吃饭,然后出去逛街买东西?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她或许可以用这张卡里的钱,给她母亲去医院做治疗。

虽然刚结婚,接受这个男人的钱有些不地道,但她现在最缺的就是钱。

谢谢。

她拿着卡转身,没有看到顾霆琛在她拿卡的瞬间,脸上突然露出的那种厌恶表情。

车上,司机看顾霆琛阴沉着脸,忍不住问,少爷,您还在想少夫人的事情?

找人跟着她。顾霆琛冷声吩咐,这个女人明知道他是残疾,还愿意嫁她,肯定有什么目的。

少爷,已经确认了,少夫人确实是沐家的小姐,但不是之前联姻那一个。

呵!顾霆琛嘴角上扬,沐家还真的是胆子不小。

要不要我去沐家……

不用。顾霆琛打断他的话,联姻只是给外人看的,我从不指望沐家能帮到我,不管嫁过来的是谁,对我都一样。

婚礼上,他看到了沐颜。那个本应该成为他妻子的女人,却在和他的大哥顾廷烨眉目传情。

还有,半个月前救我的那个李沐沐,查到了没有?

他后来去过那个小巷子,想找到一些那个女人的线索,可惜那一片附近都没有监控录像,一点线索都找不到。

已经去查了,暂时还没有消息。再不行,我就让人挨家挨户去找!

濒临拆迁的老区,很多房子都已经搬空了,剩下的都是从小生活在那里的人,不愿意搬迁。

那些人的身份也尽快核实。当天晚上的杀手,不仅有他大哥顾廷烨的人,还有一股神秘的势力也插手了。

是!司机点头,又问,少爷,那……洛小姐那边……

话没说完,顾霆琛一记眼神落在他身上,让他立刻闭了嘴,抱歉,我不该多嘴。

饭后,沐离赶去医院。

沐家的人答应婚礼结束就给母亲支付医疗费,她要去看看钱到账了没有。

医生说,大多数病人瘫痪一两年,身体就扛不住了,会出现器官衰竭。她母亲是幸运的,没有器官衰竭的迹象,这就增加了将来康复的希望。

沐离谢过医生,去了病房里。

妈,我嫁人了,原谅我自作主张,但是你放心,多了这个身份对于我来说没有什么区别。而且,顾霆琛对我很好,妈你不用为我担心。

虽然知道母亲听不见,她还是习惯有任何事情都第一时间和母亲分享。

顾家二少爷下半身残废,这个婚姻对她来说有名无实,所以她和以前也没有什么区别。

妈,你先好好休息,我出去买些生活用品。

沐离拿好自己的东西,走出医院。

他身上没有带那么多的钱,平时也是一直在打零工赚到一些钱给母亲续交医药费,今天早上顾霆琛给了她一张卡,真的是帮了她一个大忙。

买了些日用品,沐离在一个精品包的店门口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他们家的牌子不错,我之前的护肤品都是在这里买的……

沐颜姐的眼光肯定错不了,我们一起去看看吧……

世界这么大,她偏偏走到哪里都能遇见沐颜?

沐离不想和那女人碰面,原本打算躲一下再往外走,却没有想到沐颜竟然直接发现了她。

妹妹,你怎么会在这里?

真是冤家路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