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神独尊》小说全集免费免费试读(韩青苏书瑶)

终究,韩青还是没在父亲面前表现出情绪。

毕竟当年的事情,总是因他而起,无论真相如何,害的母亲身死这是不争的事实。

父子两对视了片刻后,韩青打破沉默问道:“说吧,你到底得罪了谁,把自己搞成这样?”

韩尚华闻言,虚弱地挥了挥手,让搀扶他的保镖暂时离开。

然后颤巍巍坐倒在墓前。

看着韩青,沙哑说道:“你还是不肯理解我。”

“我怎么理解?从小到大,你都业务繁忙,真正陪过我的时间,你自己算过有多长吗?”韩青冷声说道:“六年前,有人告诉我妈你跟人偷情,她因此而丧命!”

“你敢跟我说那是骗局吗?”

韩尚华闻言,眼神充满着内疚,摇了摇头:“没什么好解释的,男人在外面逢场作戏很正常,至少我对你们母子,不离不弃。”

韩青忍不住笑了。

怒极发笑。

把出轨说的如此冠冕堂皇,至今还不思悔改,还真是符合他的一惯风格。

当年之所以离家出走,与之绝裂,便是为此。

若不是那把紫檀梳子上的怨灵之气,韩青绝不可能因为他生病下山。

“这世间自有因果,违心的事干多了,落得如此下场我一点都不奇怪。”韩青不想扯皮,从怀里掏出一粒护心丹说道:“把药吃了,然后告诉我真相,我会找出幕后凶手,还你生养之恩,从此两清。” 

韩尚华闻言愣了一下,似乎没有想到韩青说话竟然如此果决。

从此两清么……

如此一想,韩尚华心中就没来由的痛。

没有接丹药,韩尚华叹了口气,“我也很想知道是谁干的!这六年我无时无刻不在查这件事。” 

“但每每到关键时候,线索就断了。”

“害我的人,根本不是想杀了我,而是要惩罚我,让我生不如死。”

“……如今两清也好,你要不是我儿子,人家也没有理由再害你。”

“这样你就可以回去继续修你的无情之道了!”

韩尚华说完,仿佛突然间又老了十岁,抓起碑前的紫檀梳子,颤巍巍起身想要离开。

就在这时,韩青身形一动,手指按在韩尚华后颈,韩尚华身体一软,昏迷过去。

接着,从怀里重新拿出一粒护心丹,塞进韩尚华嘴里,渡出一缕真气护住其心脉,神识一动将其体内的怨灵之气尽数泯灭。

然后抱着他走到远处的保镖身边,交给两人。

“带他回去吧,无论你们用什么办法,一个月之内别让他出门。”韩青淡淡吩咐道。

“少爷……那您呢?”保镖迟疑道。

“我自有事要做。”

韩青说完,在两人注视下,离开陵园。

韩尚华的性格,他太了解了,固执且自私。

自私到宁愿自己死,都不想拖累他这个儿子,只是为了除去心里那份愧疚。

但那的能力韩青更清楚,调查六年都没有找出真相,这个幕后的人,手段可谓通天。

不过就算他再神通广大。

韩青也要把他揪出来,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

最简单的办法,便是让人查清楚十年之内,跟韩尚华有瓜葛的所有人。

然后去找苏老对比,若有重复,定有关联。

能帮他做这件事的,只有一个人。

同中时的死党,有着网络鬼才之称的李候。

韩青打了个车出租车,直奔泯江区商业街,离开之前他曾资助李候在商业街开了个电脑手机维修店,不知六年过去,还在不在那。

半个小时后,韩青出现在一家名为“青候网络”的破旧店面中。

里面坐着一个瘦如竹竿的青年,正聚精汇神打着手游,完全没注意有客人上门,正是李候。

“老板,有没有手机卖?”韩青敲了敲玻璃柜台问道。

“柜台里,随便挑。”李候头也不抬答道。

“手机我不在行,麻烦弼马温大人亲自帮忙挑挑吧。”韩青笑道。

青年浑身一震,抬头看向韩青,瞬间便把手机扔到一边,跳了起来兴奋叫道:“青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TM想死我了。”

冲到韩青身边朝着胸口就是一拳。

韩青纹丝不动,李候却疼的龇牙咧嘴:“我拷,你身上装钢板啦?”

“小身板还跟人动手,再用点劲你手就折了,六年了你这生意不但没做大,反而还越来越破,对得起我投资的钱么?”

韩青摇头笑道,说着走进店里挖苦着。

“我哪是做生意的料啊,要不是怕见着你抬不起头,早关门大吉了,现在也就几个同学时不时来照顾照顾生意。”

李候连忙倒水泡茶,嘿嘿陪笑。

“你这一走就是六年,很多同学都在传你可能出事了。”

“我就说不会,青哥可是顶天立地的小霸王,谁出事你都不可能出事。”

“青哥,这些年你上哪去了?跟我说道说道呗。”

韩青无奈苦笑。

当年在学校,因为家里有钱,被人巴结烦了,就装的冷酷清高了一点,暗地里却被冠上小霸王名号。

招谁惹谁了。

“闲话有空再说,我今天来找你,是想让你帮我办件事。”韩青脸色一正说道:“帮我弄到韩尚平十年内结交的所有人资料,男女都要。”

“你要查你爸?”

李候一脸惊讶。

“能不能办?”

韩青不答反问。

“能,必须能,青哥发话,绝不拉稀摆带。”李候胸脯拍的咚咚响。

韩青点了点头,见李候开始在电脑上忙活起来,问他要来电话,发了个短信。

没过多久,一辆豪车停在了店门口。

一个表情嚣张的男子,从车上下来,接着副驾驶下来一个打扮妖艳,满身名牌的女人,亲热地跟青年挽在一块。

“弼马温,上次带王素在你这修的手机又坏了,怎么搞的?好心好意照顾你生意,你尽干坑同学的事?是不是不想好了!”青年还没进店,便扯着喉咙喊了起来。

紧接着眼神瞟过坐在店里的韩青,男子瞳孔猛地一缩,眼中升起浓浓的阴毒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