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学渣肉车长文 室友粗大(h)

顾公子,你刚刚去那铺子,是想盘下来做生意?

这人衣冠楚楚,但脸色苍白的令人心疼,活脱脱一个病恹恹的短命鬼,不好好在家呆着,和她抢什么店铺?

不过是想开着店子,方便寻一个重要的人。

穆芷欢疑惑的几乎脱口而出:重要的人?

但顾明轩似乎一点也不在意,他淡淡的喝了一口茶:我的孩子,和他的娘亲。

顾明轩的语气一直很淡然,就像是耳旁的风,一身白衣坐在这满座的酒肉旁边,竟然意外的显得超脱。

什么?这个妖孽一般的男人居然不但有老婆了,还有个娃?

啧啧,果真不能以貌取人。

不过穆芷欢转念想到了自己,这个年轻的身体居然是一个六岁孩子的娘亲,这时代的婚嫁观念,真是让她这个现代人难以接受。

那可真难找,这京城这么大。

会找到的。顾明轩语气笃定,莫名给人他就是能找到的感觉。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穆芷欢好像觉得刚刚顾明轩在说会找到时候,目光看了自己一眼?

那我就祝公子能与妻儿早日团聚了。说着穆芷欢以茶代酒敬了顾明轩一杯。

这个时候,楼下传来了小孩子哭闹的声音,穆芷欢这个时候才想起自己出来的时候答应给卿然买糖人的。

眼看天色不早了,这和顾明轩聊着聊着居然忘记了这重要的事,暗自啐了自己一口,真是美色误事、美色误事。

那个……顾公子,不好意思,按道理我请你吃饭应该陪着你的,但是我突然想起还有点事。

穆芷欢尴尬的起身给顾明轩告别,心想自己在他面前可是一点好形象都没有了。

请人家吃饭,人还没吃完就要先走,这可真是太扣分了。

无碍,下次择个天朗气清的日子由我来请芷欢姑娘便好。。

穆芷欢客气的回应:一言为定!但并没有留下自己的住址。

开什么玩笑,一个有老婆孩子的男人,就算长得再像妖孽一样,她也没啥兴趣了。

出了酒楼,穆芷欢匆匆买好东西便赶回府。

当她大包小包的出现在礼亲王府大门的时候,正好遇上了回来的江子苏。

你这是做什么?江子苏瞪了穆芷欢一眼,满是鄙夷。

早知道就走后门了,居然遇上这个扫把星。

回王爷,这是我给然儿买的用具。

睨了眼穆芷欢手上的糖人、拨浪鼓、风筝,甚至还露出了几件新衣服的衣角。

江子苏眼皮跳了跳,上次她当着整个王府下人的面哭诉没银子给江卿然买衣服穿这事还历历在目。

本以为是她在耍花样,故意给江卿然穿的很烂,为的就是博同情。

可现在看来,似乎她和江卿然真的过得很寒酸?

江子苏皱了皱眉,语气依旧很生硬:府上没给你们发放布匹衣物么?怎的在外面买?

穆芷欢狂翻白眼,放没放你自己心里没点逼数吗?

区区侧妃敢这么克扣她堂堂正妃的吃穿用度,不就是你这渣男默许的么?

现在装什么大尾巴狼!

这事王爷您恐怕问不着我,得去问问您的心肝宝贝去,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然儿还等穿新衣服呢!

故意加重新衣服几个字,说完穆芷欢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阳光下她瘦弱的背影丝毫不失倔强,看的江子苏有一瞬间的晃神。

什么时候起,她竟然会背对着自己了?以往哪一次她不是看着自己的背影黯然神伤的?

坐落在京城交通枢纽的三进宅院内,顾明轩换下了白衣,一袭青衣在落日余晖的照耀下,染上了一层淡淡的黄色光晕。

他不急不缓的喝着茶,身前的门突然被人打开,墨衣步伐轻快的小跑到了顾明轩面前跪了下来。

主子,穆芷欢在集市买了许多小孩子用的玩意,然后径直回到王府,就一直和江卿然呆在一起。

顾明轩淡淡的恩了一声:如何?

和探子说的完全相反,穆芷欢对江卿然很是宠爱,但处境又和探子说的相同的凄凉,她为何要在外对皇……江卿然这么差?

墨衣眉毛拧在一起,更令他想不通的是,当时在街上穆芷欢被戏弄时,主子一眼就认出,她就是主子要找的人。

似乎是看出了墨衣的疑惑,顾明轩给自己满上了一杯茶:你就没看见她腰间的环形玉佩?
见墨衣还是一脸不解,顾明轩端起茶杯,小小的喝了一口:你跟我许久,真是白跟了,我问你,那玉上刻的什么?

那玉佩他当然一眼就看见了,只是他不明白玉佩和穆芷欢身份有什么关系:

是一条龙,而且还是镂空的。

顾明轩放下了杯子,语气虽然冷,但却也没怒气:

那是一条四角蟒,大渭敢用这种物品作为装饰的,就足以证明她是皇家的人。

更重要的是,你可曾看清她身上那件锦缎的图文,分明是我们大湮皇族的特有图文。

在整个大渭能同时拥有这两样东西的,你说除了她,还能有谁?

听着自家主子轻飘飘的解释,墨衣只感觉醍醐灌顶:那图文我是看着眼熟,但只以为是相似的……

毕竟是隔了这么远的地方,所以他也没多想。

说着墨衣屈膝跪在地上,自责道:是墨衣莽撞了,差点坏了大事,还请主子责罚。

罢了。

顾明轩也知道墨衣是个直性子,没有怪他的意思。

刚一开口,突然喉间耸动,他忍不住的咳嗽了起来。

这一咳就一发不可收拾,当他好不容易缓过劲来的时候,手心上赫然有着一滩殷红。

墨衣吓得心里一紧,连忙上前来关切到;主子?

顾明轩只是淡淡的抽出手帕,漠然的檫掉了手心的血迹:我没事,你去查一下,我要知道她为何变化如此巨大。

是!翻身越窗,墨衣的身影就隐没在了黄昏之中。

顾明轩食指抚着刚刚喝茶的杯子,只见里面根本就不是什么茶水,而是褐红色的药,残余的药水正散发着若有似无的香气,显示着它的毒性。

消了晚餐,穆芷欢陪着江卿然在院子里玩。

这个时候穆芷欢才深刻的感受到,江卿然这熊孩子根本不配穿好看的衣裳。

他真是的拿着什么脏东西都往自己的身上擦啊,这才换的新衣裳,已经被他擦的脏的不成形了。

娘亲跟你说过多少次,手脏了不可以擦在衣裳上面。

小团子被这么一吼,就想起了穆芷欢之前的教诲。

星星一般晶亮的眸子里充满愧疚,低着头道,小团子心虚又害怕:娘亲,孩儿知错……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吃了糖人,穆芷欢感觉江卿然的声音甜甜的,特别可爱。

原本的教训到了嘴里怎么也说不出来了,然后就变成了苦口婆心:

以后用这个,我等会让七娘多给你做几张,随身带着手帕,可是长大成人的第一步。

感觉到穆芷欢似乎并没有生气,一听长成大人,江卿然满心欢喜的把手帕当宝贝一样小心翼翼的收起来。

见他这个样子,穆芷欢一阵好笑,终究是孩子,抵抗不住长大的成人的诱惑。

可他哪里知道,长大成人才是真正受难的开始。

正巧,这时候青禾带着人推着车来收脏衣物了,本来‘兰亭轩’是没有这种待遇的。

也不知是不是她上次闹得太厉害的,从那天起,青禾每日准时的来这里收需要清洗的衣物。

说到这青禾,还算是有眼力界,这么好的人才,怎么就拉去洗衣服了呢?

青禾。穆芷欢突然叫住了青禾:你来。

突然被叫住的青禾一愣,没想到穆芷欢竟然知道她的名字,又是惶恐又是小心翼翼的走近。

王妃有何吩咐?

看的出青禾有点害怕,穆芷欢手搭上了她的肩膀,拉着她来到了稍微偏僻一点的地方:青禾,我问你,你签给王府的卖身契还有多久?

这……青禾拧着眉想了一会:似乎还有三十年。

三十年?

穆芷欢一愣,这大半辈子不就栽里面了?

难怪古代有一朝为奴终生为奴的说法,这卖身契签的也太久了吧。

那你想不想……赎身?

赎身两个字一出来,穆芷欢清晰的感觉到青禾的身子抖了抖,四下打量了一番,发现没人看自己,青禾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王妃……这种事……是说不得的。

要是被杨夫人知道我们敢讨论赎身的事,是会被关柴房的。

看着青禾眼里的认真,穆芷欢纳闷了,说说而已都不行?

看出穆芷欢的疑惑,青禾微不可查的叹了口气,低声解释:杨夫人说,哪怕还有一个时辰,是奴才就要做奴才该做的事。

这就是压榨干他们最后一滴血的意思呗,这女人当真是周扒皮。

那我假如现在给你一个赎身的机会,不过有点条件,你会愿意么?

王妃……这是要替奴婢赎身?

盯着穆芷欢看了半晌,青禾才小心翼翼的询问着穆芷欢。

要知道,赎身这种事,几乎是她这种低等杂工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先别说自己本就是低贱的奴籍身份不到一定地步,是不可以为自己这种人赎身的,因为太下贱了,没有自由的资格。

就说她卖给王府的时给的银子,这么多年利滚利,早就从一粒雨滴堆成了雪球。

这哪里是她一个丫鬟能还得起的价格,所有她早就做好了会在王府做一辈子奴隶的打算了。

要是真的有人给她赎身,别说一点条件了,就说让她当牛做马都愿意,她只想要那么一点自由就心满意足了。

我觉得你是个有用之才,想让你帮我做点事情。穆芷欢见青禾开始动容了,于是开始了循序善诱。

那……王妃是要我做什么?

青禾激动的手脚颤抖,但转念又冷静了一些。

这穆芷欢已经不是之前的穆芷欢了,她的心机可不比杨夫人差。

万一她让自己对于杨夫人,那她别说自由了,指不定没等到出府就被杨夫人给抹杀掉了。

眼看着青禾的脸色接连变化,穆芷欢眯了眯眼睛,大概猜到了她在想什么。

了然的拍了拍她的肩膀:放心,我不会让你和杨秋雨做对的,我让你做的事,绝对不会威胁到你的生命。

一听不是和杨夫人作对,青禾眼里的光芒又亮了起来。

见状穆芷欢神秘一笑。

现在还不能告诉你,不过肯定比这里的生活要好。

这点青禾是相信的,最近因为府上的大家都很羡慕七娘能跟着穆芷欢这个主子,从那次失心疯醒来以后。

穆芷欢就像换了一个人,不但来不对来自己院子里的下人打骂,也从来不克扣七娘的工钱。

现在能被穆芷欢主动诏安,还能有赎身的机会,青禾没理由不心动:我愿意跟着王妃。

穆芷欢嘿嘿一笑:不过这事没这么快,你心里知道就行了,可记住一定要保密。

青禾见穆芷欢难得严肃,就知道这件事的重要性了,她接连点头,以示忠心
送走了青禾,穆芷欢就发现院子里玩泥巴的江卿然不见了。

当她疑惑的走到大厅里才发现,黑团子已经洗成了白团子,还在他身上套了一件墨绿色的袍子。

那袍子并非是她所买,但一看就价值不菲的样子,穆芷欢皱起了眉,这王府中还有人对江卿然这么好的?

王妃回来了?这个是刚刚王爷差人送来的,说是给王妃和世子的。

桌子上放着托盘,里还有一件淡粉色的衣裙。

这王爷突然抽什么疯?给我们送这么多东西?穆芷欢看着还不忘吐槽,正说着突然发现七娘的表情不对。

地面上霎然出现一道影子,穆芷欢心里咯噔一下,为什么每次说他坏话的时候,他都会突然出现在自己身后。

这人难不成是装了什么特殊雷达的么?

本王给自己儿子送东西,还需要理由么?冷硬还带着一点怒气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穆芷欢只感觉后背一阵发凉,她努力堆起脸,扯出一个难看的笑容:哪里的话,王爷来看然儿,然儿都高兴坏了,你说是不是啊然儿。

说着,穆芷欢就把小团子拉出来做了挡箭牌。

从上次江子苏对江卿然的态度来看,他应该只是对江卿然有点漠然,但是血浓于水,也没有像讨厌自己这么讨厌小团子。

所以穆芷欢也就大大方方的把小团子推到了自己父亲面前了。

看着穿着墨色衣服的小团子,江子苏的瞳孔骤缩。

江卿然可以说是他的耻辱,要不是因为这孩子,他也不会和穆芷欢成亲。

这也是为什么江子苏一直都不怎么待见江卿然。

在这之前其实他也多少听见了一些江卿然被虐/待的风声,不过他也没在意,毕竟他一直都对这个嫡长子不闻不问。

今天在大门口遇见穆芷欢的时候,他突然想起了那日自己差点掐死穆芷欢时。

江卿然那小小的身躯前来拦住自己的样子,不知不觉的这个小孩子已经长到这么大了,但看自己的眼神还是很陌生,甚至于害怕。

所以在书房的时候,才会突兀的想起,让人给准备一些像样的衣裳给这个孩子送过来。

他就想看看,再次和自己想见,那双夜空般明亮的眼眸里,是不是依旧这么陌生。

所以他才放着折子不看,来到了这破旧的院子里,然后第一次这么近距离,且这么仔细的看清了江卿然的样貌。

原本脏兮兮的小脸被洗干净,露出五官俊秀明朗。

一双浓黑明亮的眼睛,和穆芷欢同出一辙,晶亮的令人挪不开眼睛,只是这一张小脸,俨然一副营养不良的面黄肌瘦的样子,看起来少了一丝的灵气。

显然,江卿然也看见了江子苏,他嘟囔着小嘴有点害怕,上次穆芷欢被他掐住脖子那幕蓦的在脑海里闪过。

小团子彻底害怕了,他一溜烟跑到穆芷欢的身后,躲了起来,软糯的声音夹着一丝害怕:娘亲……

他这个动作一做,对两人孰亲孰远一下子就明白了。

江子苏心里微微一抽,从未体验过的一种涩涩的感觉涌上了心头:

我是你父王,怕我做甚?过来。

江卿然被他这么一唤,反而害怕的缩了缩毛茸茸的脑袋,更加不敢正面看江子苏。

见状,穆芷欢半蹲着身子揉了揉小团子的头:然儿别怕,他是你父王,又不会害你。

虽然很讨厌江子苏这个人渣,但没有父亲的童年是不完整的。

为了江卿然的以后好,穆芷欢也是要鼓励他和江子苏多接触的。

没想到穆芷欢不但没有像以往一样阴阳怪气的讽刺自己,还温柔的安抚江卿然,让他接纳自己。

江子苏余光撇着穆芷欢时,发现她秀丽的脸上挂着温柔的笑。

这样的表情,似乎是他从未见过的,原来穆芷欢还有这样好看的一面。

父,父王……在穆芷欢的鼓励下,江卿然终于把毛茸茸的脑袋从穆芷欢的身后伸了出来,露出了水灵灵的大眼睛,然后怯生生的唤了江子苏一声。

血缘这种东西,真的很奇怪,江子苏以往明明总是对江卿然视而不见。

今日突然猛地听见他叫自己父王,那小小糯糯的声音像是蜜一样的甜,瞬间让他感觉之前的不悦全部消散了,他学着穆芷欢的样子,半蹲下来:

然儿,你过来。

有点僵硬的扯出了一个笑,江子苏对着江卿然招了招手,他从未想过有朝一日,他居然想要亲近这个对自己来说一出生就代表着罪恶的孩子。

但不知为什么,这个团子在自己为进门之前看和穆芷欢一起时,笑的甜甜的样子,他还想再看一次。

似乎还是有点害怕,小团子晃了晃小小的脑袋,不太确定的抬眸看了娘亲一眼,在得到肯定回答以后,才小心翼翼的挪着向江子苏走了过去。

然后,他十分乖巧,但是又疏离的拱手行了一礼:然儿给父王请安。

看着江卿然怯生生又拒绝的样子,江子苏伸出去的手顿在空中,终是收了回来,神情里有着一丝他自己都未曾察觉的落寞。

喜欢这身衣服么?

每年朝廷都给有子嗣的皇族多发放布匹和衣物,今天去让人拿江卿然衣服时,江子苏才知道。

杨秋雨不但扣下了穆芷欢的东西,就连江卿然的吃穿用度都一并给压下来了,满库房的陈年锦缎被虫蛀的乱七八糟,江卿然却只穿着粗布棉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