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少宠妻没商量小说试读 席夏厉景淳小说全文章节列表

“我如果记得没错的话我跟你已经没有什么关系了吧?”席夏转身,冷眸相对,忽而又笑了笑,“对不起,忘记了,你不太听得懂人话,这样吧,我通俗点……关你屁事。”

话音刚落,厉少廷不出所料的黑了脸,像吃了一只苍蝇一般难受。

席夏正欲抬脚离开,席静迈着脚下的高跟鞋挡在身前,“怎么了,被说中了,落荒而逃?”

“呵。”席夏轻笑,脸上绽放轻松的笑意,目光直直的对上席静:“并没有,我只是怕跟你们这对狗男女呆的久了,我怕等会恶心的吃不下饭。”

“你!”席静被气的青一阵白一阵,语塞在口,如鲠在喉。

席夏那**身上的裙子她一直想要,可是价格高达十几万一条了,她一直没买,那个丑男人居然给她买这么贵的衣服。

眼看着厉少廷看着席夏眼睛都移不开了,记忆中的席夏一直都是低调纯色的廉价休闲装,清纯中带着羞涩和些许的自卑……

他从未见她穿过这种高调奢华的礼服裙装,别致的美,惊艳妩媚不失清纯的美……

席静看着厉少廷盯着席夏的那种眼神……心中嫉恨,恨不得冲上去,将席夏的那一身撕个粉碎。

厉少廷这才发现席静的情绪,在她身旁安抚几句,席静的情绪总算安静了下来,她勾唇一笑,得意洋洋的挽住厉少廷的手臂,小鸟依人。

“我和少廷快要订婚了,小夏你可一定要来参加我们的婚礼啊,你可是我妹妹呢。”席静特意加重了妹妹两个字,好似在提醒席夏她当初的男朋友已经是自己的未婚夫了。

这副模样,席夏只觉得心中一阵反胃。

末了,席静不忘讽刺:“如果要是你们家老头子腿脚不方便,你一个人来我们也不会嫌弃的,或者……”

“我让少廷亲自派人去接,毕竟就算再怎么样,也是我的妹夫啊!是吧,少廷?”席静目光投向身旁的厉少廷,讥讽笑出声。

厉少廷的眼中划过一抹不明的神色,最后却也是配合着席静,点了点头。

席夏继续保持沉静淡然:“我好歹是合法婚姻,不像某些人,就喜欢做三儿,勾搭别人的男朋友,先上车后补票的订婚,你们有脸办,我真没脸参加。”

“你什么意思!”席静精致的妆容仿佛裂开了。

席夏看都没看她一眼,转身笑着对服务员开口,递上了黑卡,“裙子给我抱起来,我老公付钱。”

不出所料,席静的脸黑了,冒火的眸子盯着席夏手中的黑卡……

店员彬彬有礼,划起职责微笑,稍稍鞠躬,将黑卡还给席夏:“小姐,淳爷已经定下了一个季度的新款,并不需要刷卡,因为整个商厦都是淳爷的,我们很快有专人给您送货上门。”

席夏平淡如水的眸子里闪过一丝诧异。

一个季度,厉景淳这么大方吗?

这哪里是买衣服,简直就是白嫖……

她才跟厉景淳说了打欠条,他就给他包了一个季度的衣服。

好家伙,这钱还不起了……

她忽然有点心疼她的账户余额。

“一个季度?”席静在身后惊的叫出声。

席夏嫉妒的眼睛冒火,但是仍然要保持微笑。

“是的女士,一个季度。”店员礼貌回应。

她咬了咬牙,自己在这里也只能偶尔买一件,即使席家也是算是半个豪门,这种奢侈的商场里,也只有她跟厉少廷快要结婚的时候,才回来这里买。

虽然知道席夏嫁的老头子是有钱,可居然有钱到这么舍得给席夏这个**花!

她肯定是用了什么龌龊的手段讨好那个老头子,想想就恶心。

席夏眼看着面前二人,心情大好,笑了笑,“好了,就不跟你们叙旧了,姐夫记得带着姐姐好好逛逛,我就先走了,我老公,等会儿等急了……”

说完,席夏恢复一如既往的冷淡,走出了商场。

刚出门。

“夫人。”冷漠平淡的男声出现。

夫人……席夏抬头,是一身全黑的保镖,

不用说,席夏也知道这是厉景淳安排的人,只是猛的还不太习惯“夫人”这个称呼。

“淳爷有事先走了,他叫我护送您回去。”西装男人一本正经开口。

护送?

席夏不禁冷笑,厉景淳是摆明了想叫人监控自己吧,还说的那么好听,面子功夫做的真足。

“行。”

回到家,厉景淳正坐在沙发上小呷着茶水,矜贵冷彻的气质令人望而生畏。席夏提着气,上前几步,“你为什么给我买那么多衣服?欠条我已经打好了,只是我工资不高,全部还清的话,你可能需要等几年。”

她语气平淡,不卑不亢的态度在她的身上,多了几分不易察觉的自尊。

话音刚落,身旁的仆人保镖们立即把头低的低低的。

他们伺候了淳爷这么久,连说话都不敢跟淳爷对视。

可夫人,却敢这样跟淳爷说话……不愧是夫人……

不免都在一旁为席夏捏了把汗,祈祷淳爷心情好不处罚她。

“就算是两年的契约结婚,身为厉太太,你也不能穿的太low。”厉景淳并没发怒,说着放下手中的报纸,缓缓起身,不紧不慢,脸色平淡,还是之前那副姿态。

他比她高上许多,这般站着,让人有些莫名恐慌感。

也许来自于身高上的压迫,也许来自于他寒冷淡漠的性子,总之任何人待在旁边都会不寒而栗。

Low?

席夏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T恤和牛仔裤,咬了咬下唇。

“买一两件就行了,一个季度的衣服太多,我也穿不完。”更还不起那钱……

后面半句,被席夏狠狠的咽了回去。

他的双唇微微动了动,幽幽吐出几个字:“奶奶要见你。”

他的话,成功岔开了席夏的质问。

厉景淳的奶奶……席夏皱眉,心里泛起波澜,见家长这种事情,她知道迟早都要面对的。

可他怎么才突然告诉她,那岂不是要准备礼物?方才买衣服的时候怎么不顺便告诉她,现在回家了才说,那她要送什么好?

“该配合表演的戏,我会配合到位的。”席夏淡淡的开口,并没有提送礼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