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泄不通金银花露海棠 小妖精好荡h

两人刚回到‘兰庭轩’就看见七娘已经回来了。

放下了江卿然,穆芷欢就迫不及待的打开了包裹。

把里面的脂粉盒拿出来,挨个在手臂上试了一下,这些化妆品,颜色比较单一,而且很纯粹,白就是白,红就是红。

粉红之类的也有,但是和21世纪那些东西比起来,这色号,差了不是一星半点之多。

趴在桌面上,穆芷欢定定的看着桌面上的东西,思索了良久,还是准备明天先自己上一趟街。

看着琳琅满目的街道和来来往往的穿着各异的人们,穆芷欢这才真真切切的感觉到古代风情。

穆芷欢向一个穿着精致的姑娘问了下本地最大的脂粉铺子,穆芷欢就直奔铺子而去了。

远远的看见了一个十分庄严华丽的门头,上面写着‘落梅轩’,还真是个好名字。

刚准备进去,几个硕大但歪歪扭扭的身影就出现在了穆芷欢的面前:哟~哪来这么好看的妞?

一个浪荡的声音响起,穆芷欢只感觉一阵头疼。

以前看电视就觉得女主或者女配走街上被调戏简直太扯了。

可现在自己遇到了,睨了一眼对面一群一看衣服就价值不菲的歪瓜裂枣,穆芷欢算是理解为什么会有这么多脑残当街调戏女人了。

有钱人家的公子哥们,可真的是闲出屁了,自以为是,十分跋扈,真当天子脚下是自己家啊?

滚!姐没心情陪你们玩。穆芷欢懒得搭理他们,越过三人就准备走。

但显然那三人并不愿意,其中为首的一个瘦高个一伸手,拦住了穆芷欢:别走啊,陪大爷们去玩玩,银子珠宝有的是!

穆芷欢在心里翻了个白眼,都说戏剧源于生活,原来世上真的有人用这么俗套的话来泡妹子的。

睨了一眼男人和自己的站位,穆芷欢刚准备抬脚,一个清冷的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冷的令人害怕:光天化日,你们这是在调戏民女么?

随着那人缓步走进来,整个街道上的人都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人长得,你要说他是妖孽一点都不为过。

俊朗的脸白皙如瓷般毫无瑕疵,横眉微微凛起,冷傲的眸子里仿佛嗜着万年的冰霜,只看一眼就叫人背后发凉。

雪白的衣衫再配上他这一头墨发,简直犹如画中仙人一般,美的令人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惊叹这世上怎么会有如此好看的人。

就连看多了现代小鲜肉小鲜花的穆芷欢,都不由恍了神。

世上居然真有这般美如画中人,喉结微微耸动,穆芷欢咽了咽口水。

知道爷是谁么?爷的闲事都敢……

没给那地痞放完狠话的机会,顾明轩给了身后的精壮男人一个眼神,那人上前一脚一个,就像踹狗一样,把这三个富家子弟给踹飞了。

穆芷欢看的一阵舒爽,差点忍不住叫好,捏了把嗓子,温柔道:谢谢这位……公子相救。

看着顾明轩妖孽的比女人还漂亮的脸,穆芷欢硬是忍了好久才没把到口的‘帅哥’给说出来。

不必,只是路见不平罢了。顾明轩一双清眸不夹杂任何感情。

那道谢的话就不再说了,若是有缘下次相见,一定为公子奉出上好的酒水作为谢礼。

说罢就带着江卿然离开了,既然人家不待见自己,她又何必上赶着?

看着穆芷欢离开的背影,顾明轩眯起眸子,意味深长的望向那个渐行渐远的倩影。

主子,看她刚刚的架势,像是练过。黑衣的男人靠前一步,凑到了顾明轩的耳边轻声低语。

顾明轩敛了敛眸,绝世的脸上晦暗不明。

好不容易挤进落梅轩,穆芷欢越发失望起来。

这家号称是京城第一的脂粉店,里面卖的东西无非就是品种多了一点,盒子稍微好看了一些。

但总体给人的感觉依旧很平庸,丝毫没有她在某视频平台上看见的‘仿古脂粉盒子’来的精致。

出了‘落梅轩’,穆芷欢的肚子就开始叫了起来。

就近找了个比较宏伟的酒店进去落了坐,面对完全看不懂的菜单,穆芷欢顿时感到头大。

一品官燕、溜鸭腰、挂炉鸭子、挂炉猪……

每个字都认识,但和在一起,穆芷欢就抓瞎了。

瞥一眼已经等了很久的小二,穆芷欢干笑:来两道你们这里的招牌菜吧。

得嘞!

呼了一口气,穆芷欢有点后悔独自出来了,不同的时代,果然还是有很多差异的
哎!翠云阁的老板居然要回乡了。

你还别说,不知道是不是离‘落梅轩’近的缘由,‘翠云阁’里面的姑娘可是个顶个的好看。

穆芷欢一边喝着茶,一边仔细听着身后那桌人的对话,眼里闪过了一抹精光。

填饱了肚子,穆芷欢就火急火燎的来到了‘翠云阁’,果然大门紧闭。

平稳呼吸,穆芷欢走上前去,敲敲门,没一会身材微胖打扮花哨的女人走了出来。

盯了穆芷欢一眼,就不耐烦的打发到:我这里不收姑娘了,别家去。

感情把她当卖身的青楼女子了?

穆芷欢在心里翻了一个白眼:妈妈误会了,我是想来盘店的。

盘店?

那老鸨一听到这两个字,眼神一下子冒了光:哎哟,你看我这嘴,进来说,进来说。

走到‘翠云阁’里面穆芷欢四处打量了一下,三层的木质楼房建筑,中间一个巨大的楼梯衔接着每层楼的出路。

整个房子给人很大气的感觉,看来这个地方老鸨还是花了不少心思的。

姑娘,来坐。这个地段,您接手准保能挣钱。

客气的接过了老鸨的茶,穆芷欢略略一沉吟:妈妈准备要多少银两?

这个嘛,你看这些具物都是新的……

没等老鸨说完,穆芷欢就打断了她:这些我都不要,你可以再便宜处理给别人,我只要这个店,你就说多少银子。

好说,好说。

老鸨的脸色明显变了变,但很快又挂上了笑:五十两银子,盘给你,怎么样?

50两?

穆芷欢立刻翻了她一大白眼,依照这个年代的生活水平五十两银子得相当于21世纪的一百多万了,亏这个老鸨敢要!

妈妈,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我这个店铺要来是准备做脂粉店的,你对面就有一个‘落梅轩’,对我来说,这并不是一个好位置。

穆芷欢漫不经心的站起来,把腰间别着的环形玉佩拿了出来,正是江子苏给她的那个。

余光瞥向老鸨,看着她脸上精彩的神情,穆芷欢微勾唇角。

姑娘你是……

没等她说完,穆芷欢就打断了老鸨:我是谁不重要,你只需知道,我们家主子虽然有的是银子,但是也不傻!

声音兀的变得低沉,穆芷欢一双清冷的眸子冷厉的瞪着老鸨,吓得老鸨直接跪倒在了地上:

小的,小的就是想离开京城前好好捞一笔。

接收到穆芷欢质问一般的视线,那老鸨把头埋的更低了:对王……姑……姑娘绝对没有冒犯之意。

行了。起来吧,我们主子也不是那种不讲道理的人,好好考虑一下,再说清楚,你这店子,准备多少银子出?

说是好好想清楚,穆芷欢清冽的目光一直落在老鸨的身上。

昨晚穆芷欢特意从自己以前住的正院的一个库房里翻出了以前前身穿的衣服。

好在杨秋雨虽然对穆芷欢各种不满意,但是她的衣服却不屑的去看一眼,就直接扔在了库房。

翻出来拍了拍上面的灰,然后就在杨秋雨极度鄙夷的目光下一箱又一箱把衣服往‘兰庭轩’里面搬。

然后今早,又大刺刺的穿着一套水青色的衣服从杨秋雨面前路过,那杨秋雨脸上的表情可以说要多精彩有多精彩。

所以,今天的穆芷欢穿的是前身以前那种,一看就贵的要死的锦缎。

再配上她清新的妆容和清秀的面貌,简直宛如一个有钱人家的深闺秀女,在街上被那几个浪荡子搭讪也算是情有可原了。

老鸨疑惑的看着眼前这个衣着华丽的女人,心里一下子没了底。

作为京城比较出名的青楼,对京城的大人物自然是记得的。

眼前这人的腰牌是礼亲王爷随身携带的,那么她是谁的人自然就不言而喻了。

她一个做卖肉生意的,自然是惹不得现在这姑娘和她身后那人的。

咬牙狠了很心,老鸨面色难看的狠狠的从牙缝里挤出一个数让她几乎吐血的数字:姑娘……这,最低也得二十两。

一下子给她降了这么多?穆芷欢心里一喜,表面上不露声色:二十两?妈妈你可想好了。

姑娘,真的不能再低了,这些具器都是我一个月前才制的,新的很,都送给姑娘怎么样?

老鸨面露苦色,穆芷欢犹豫良久,看来只好如此了。

签字画押交定金,约好了明日差人把余下的银子补上这事就算成了。

这流程可比21世纪的快多了,老鸨说她还需要时间整理,所以希望多住两天,这点穆芷欢也很大方的答应了。

了却一件心头事,穆芷欢开开心心的准备离开,这个时候大门的声音突然响起。

和老鸨面面相觑之后,还是老鸨走上去开了门。

门一打开,穆芷欢就嗅到了淡淡的香气,她心里一紧,熟人?

果然,在老鸨震惊又有点呆滞的目光下,一袭白衣飘逸的男子走了进来。

飘逸的黑发和白色的衣袂互相衬托,再加上顾明轩那精致的犹如刀刻的好看面容,硬是把他一个凡尘勾勒成了入世的仙子,好看的令人着迷。
这位……公子,您有什么事?本店今儿个不做生意。

老鸨毕竟是见过世面的人,虽然被顾明轩妖孽一般的脸给惊到了,但很快也反应了过来。

听闻你要回乡下,这店子不准备做了?

清冷的声音带着一丝低哑,给人一种十分优雅的感觉。

就连被某云村给养的耳朵极其刁钻的穆芷欢都听得有点醉了。

这人可真犯规,长得这么好看就算了,还声音这么好听。

是呀,我这店子都已经卖给这个姑娘了。

老鸨毕竟是做生意的,一听顾明轩的话就知道他想干什么了,连忙把穆芷欢给让了出来。

你……不会也想要这个店子吧?

穆芷欢也看出了一点什么,心里一沉,完了,这人要是高价收购,老鸨后悔了怎么办?

她眼睛滴溜溜一转,上前一步,垫着脚搭上顾明轩的肩膀,拉着他就往一边走去:

那个……你刚刚救了我,虽然不知道名字,但是我们也算是认识了,我叫穆芷欢,你呢?

余光瞥了一眼自己肩膀上葱白的手,顾明轩眸光微闪:顾明轩。

这个店子呢,我已经和妈妈签字画押了,所以先来后到,你不会破坏规矩的吧?

看着穆芷欢眼里闪着的光芒,顾明轩略略一滞,她的意图太明显不过了,淡淡的一点头:

既然姑娘先来,那便自然是你的,只是万一我给的价更高……

顾明轩的话还没说完,穆芷欢嗔怪一声不厚道:

你这可是破坏行规,这个店已经是我的了,你若真想要,那也应该和我谈不是?

穆芷欢本来就比顾明轩矮一个头的样子,再加上她又用手勾着顾明轩的脖子。

为了和他能更好的沟通,穆芷欢只能抬起脑袋,用一双清澈明亮的眸子看着他。

这个样子不管在外人或者顾明轩本人看来,都极其的暧昧。

略微一敛眸子,顾明轩就能看见穆芷欢清爽好看的脸。

白皙的脸颊上光滑如瓷,灵动的眸子像是水中精灵一般,闪着熠熠的光辉。

随着她睫毛的眨动,明亮又动人,伴随着她无意识的靠近,幽幽的体香若有似无的传来扫动鼻尖,顾明轩眼尾一挑:

若顾某没记错,姑娘你还欠我一顿好酒好菜。

额……现在提这个?

不过穆芷欢很快的反应了过来,嘿嘿一笑拉着顾明轩就往外走:对对对,我还欠你一顿好酒好肉呢。咱们走,去吃饭!

说着,就顺手挽上了顾明轩的胳膊,然后把他拉出了大门。

墨衣在后面险些惊掉了下巴,直到两人几乎要消失在眼前,他才步履不稳的追了上去。

在临出门的时候,还差点因为刺激太大被门框拌倒。

谁来告诉他,这个和才见过两次面的女子搂搂抱抱的男人,到底是谁?

穆芷欢才吃了东西,根本吃不下,但对这里也不熟,只好带着顾明轩又去了刚刚的酒楼,不过这次她特意要了一个楼上的包间。

看着被端上来的一道又一道的精致佳肴,穆芷欢就感觉肉痛。

姑娘怎么不吃?

穆芷欢肉痛的表情实在是太明显了,别说顾明轩能看出来了。

就连一旁的墨衣都看的清清楚楚,以至于他对眼前这个女人的印象更不好了。

一见面就和自家主子拉拉扯扯,请吃个饭还搞得这么小气巴拉的。

这女人除了脸稍微耐看些,其他的可真是没有任何可取之处!

这么多的肉,都够发给她的江卿然买多少的糖人了啊?穆芷欢银牙紧咬,故作平常道:

咱们一起吃过饭,就算是朋友了,我全名穆芷欢你就叫我芷欢吧。

听着穆芷欢居然直接让主子叫她的闺名,墨衣忍不住的暗自切了一声,但还是被敏锐的穆芷欢给察觉了。

不过穆芷欢也没当回事,这个世界的人本来就和自己的生活习惯不一样,能互相理解才有鬼呢。

墨衣,你出去,我和穆小姐有点事情要谈。顾明轩清冷的眸瞪了墨衣一眼,墨衣瞬间老实起来。

算了算了,就让他呆在这里吧,我不介意。

极其大度的摆摆手,比起和这种人计较,穆芷欢更在意顾明轩想要老鸨那个店子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