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我的指尖搅乱吧 长公主宁绾四个男主

听着江子苏的话,穆芷欢只感觉心里一沉,这是要为难她的节奏啊,连忙扯出一个讨好的笑脸:

以前只是意气用事,不明白王爷和妹妹的情谊深厚,所以心生妒意,不过现在明白了,妹妹和王爷那可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穆芷欢说的格外的真诚,再加上她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好像她很认真在反省的感觉:

若不是这赐婚是皇上亲自拟旨下的,我都想让出这王妃之位,让妹妹和王爷伉俪情深了。

一袭吹捧的话被穆芷欢脸不红心不跳的说了出来,包括江子苏在内,所有人都惊讶了。

要知道穆芷欢对江子苏那可是爱到下药也要嫁给他的。

就在不久前,下人们还经常看见穆芷欢和杨秋雨为了江子苏而争吵,怎么会突然说出祝福杨秋雨和江子苏的话?

难道府里偷偷传的,穆芷欢被杨秋雨打成了失心疯,是真的?

偷偷撇了眼江子苏,发现他极其不信任的神情,穆芷欢暗自叹了口气。

前身到底是痴情这个渣男哪里?就长得好看,身材还不错,但骨子里已经坏到生蛆了好么?

穆芷欢,你又想耍什么花样?你以为奉承本王就可以拿银两了,你之前不是嫌弃本王的银两脏么?那就别来求本王。

见他死活不愿给,穆芷欢突然抱住江卿然,兀自大哭起来:

卿然,是娘亲没用!眼看着你快生辰了,娘亲想给你置办一身新衣裳,却没有半文钱……

说着,穆芷欢还泪眼婆娑的看向衣着华丽光鲜的江子苏和杨秋雨:

你看看你,这身破衣裳,缝缝补补都脏的洗不掉了,都怪娘亲没本事……

这么一说,所有人的目光都跟着穆芷欢的视线看去了。

江卿然一身朴素的棉布衣衫,原本的蓝早就被洗的没有了,满是泥垢的衣服上面还零星的贴了几个补丁。

和台上的江子苏和杨秋雨一对比起来,瞬间就让人不由的同情起这个世子来了。

看看侧妃穿的是锦缎丝绸,而这礼亲王府的正统嫡子却穿的粗布麻衫。

一时间,所有人看江子卿和杨秋雨的眼里,都带着毫不避讳的异样。

杨秋雨被看的很不舒服,想让这群狗奴才滚,但一想到自己平日里在江子苏面前的温婉形象,也只能哑巴吃黄连。

江子苏的脸色也不好看,穆芷欢公然抱着江卿然哭诉,不就等于在给别人说,自己虐/待了自己的儿子么?

虽然他本就不是很喜欢这个孩子,但这话要是从府里面传出去了,那他亲王府的面子往哪搁?

罢了,拿着你的月例滚回你的宅子去,没我的命令不准出来!

好好好!谢谢王爷!

穆芷欢在看见江子卿额角肉眼可见的青筋暴起以后,暗笑一声,十分配合的‘夺’过了那名下人手上的银子。

然后抱起江卿然,头也不回的离开这里,只留下一群人看着她们两欢快的背影哑口无言。

娘亲……

江卿然在穆芷欢的怀里,抬起了脑袋,一双灵动的眼里闪烁着自责:其实,只要娘亲不再被杨夫人和爹爹欺负,然儿不需要新衣裳的。

听着江卿然乖巧的话语,穆芷欢心里一软。

这么可爱懂事的孩子,前身怎么舍得对他又打又骂的。

我们家然儿就应该穿的漂漂亮亮的,之后还要送我们然儿上学堂呢!

学堂?

几乎是脱口而出的欢快声调,让穆芷欢感到好笑:然儿不想去?

想去!想去!

江卿然兴奋的直接从穆芷欢怀里蹦了下来,一双水灵灵的眼睛里满是期许。

穆芷欢刚刚才拿到了钱,心情大好大手一挥,捞过江卿然:好!那咱们就去!

开开心心的回到住处,穆芷欢把好不容易得到的银两收好,就又开始犯起了愁。

钱是有了,但是也不能坐吃山空啊?

以后这小包子上学了,哪儿哪儿都要花钱,她小的时候因为是孤儿院赞助读的书。

不管是伙食还是衣着条件,样样都比别人差。

现在她穿越而来,成了母亲,那说什么自己家的孩子也不能被别人比下去!

七娘,世子怎么没上学堂啊?

七娘看见穆芷欢一回来就看着银子发呆,本来还担心她怎么了,听见穆芷欢的问题才知道,原来她在担心江卿然上学堂的事。

这不由的让七娘的语气温婉了许多,她能看出,这个人虽然表面是自己家的那个王妃,但是里子已经不是了,不过,这样的王妃,对江卿然十分的上心,让她感到很欣慰:

咱们世子年纪尚小,还得等三个月呢。

穆芷欢长长的哦了一声,还有三个月啊。

那她还有时间挣钱!

可她不能出府,满心烦躁的看着忙碌的七娘,穆芷欢突然灵光一闪:七娘,王爷禁了我的足,但你的没有啊,你可以帮我出去跑一趟么?
跑一趟?王妃你是想买什么东西么?

穆芷欢嘿嘿一笑:猜对了!悄悄俯身在七娘耳边念叨了一通,七娘接连点头应着。

那七娘你现在就去,晚饭前应该能赶回来的!

送走了七娘,穆芷欢手撑着下颚,即便七娘可以代她出府,但有些东西还是要亲力亲为。

出府之事定要尽快解决!

娘亲,可以陪卿然玩吗

江卿然泥巴玩够了,顶着一张满是污渍的脸凑到穆芷欢的面前,看上去脏兮兮的,但是却也蠢蠢萌萌的。

你看你,都玩成小花猫了。说着拿出手帕为他擦干净脸:娘亲没空,自己玩去吧。

满心期待却被拒绝,江卿然瘪起小嘴:娘亲,你又在想父王么?

他不喜欢那个高高在上的父亲,因为他总是对自己和娘亲很差。

见江卿然脑袋耷拉了下去,穆芷欢把他抱过来,柔声安慰道:那毕竟是你父王。

显然这样的安慰还不如不说,江卿然满心愤懑:父王整日和杨夫人在一起,娘亲咱们过好自己的,不去招惹他们不好么?

没想到江卿然的思想居然这么成熟,这么小的脑袋就知道让自己不要去和杨秋雨争,穆芷欢既欣慰又心疼。

不过,这次她一定要为了自己和江卿然的未来拼一把:你刚刚说,你父王总和杨夫人在一起?她们现在也在一起么?在哪里呢?

一听穆芷欢还是要去找那两个人,江卿然一张小脸皱成了包子:我才不会告诉你!

注意到江卿然说的是不告诉,而不是不知道,穆芷欢眸光一转。

知道江卿然在别扭什么,伸手把他的脸掰过来面向自己,穆芷欢难得语气十分认真:

然儿,你想去学堂,想穿漂亮的衣服,住漂亮的房子么?

江卿然‘想’字都到了嘴边,但一想到,穆芷欢去找他们又要被欺负,就沉默了。

见他动容了,穆芷欢眼里闪过了一抹得逞,再怎么成熟,也还是小孩子嘛,于是继续诱骗到:

娘亲已经不喜欢那个人了,我去找他,是想出去给然儿买新衣裳。

江卿然有点不相信的瞪着眼睛看着穆芷欢:真的?

穆芷欢连忙举起三根手指:我发誓,若是还对江子苏有半点情分,就诅咒我长痘痘!

虽然不是很明白长痘痘是什么意思,但看着穆芷欢痛心疾首的表情,江子卿感觉那应该是很重要的事情了。

见江子卿又动摇了,穆芷欢嘿嘿一笑:那你现在可以带我去找他们两了么?

很艰难的点了头,江卿然一边带穆芷欢走往假山,一边向他再三确定。

好不容易到了地方,一丝丝很不和谐的声音传入了穆芷欢的耳朵里。

循着声音走去,远远的就看见在草丛中,欢快造人的两个人。

黑眸一转,穆芷欢低声在江卿然的耳边轻语:等一下,我让你叫的时候,你一定要捂着耳朵,闭上眼睛大声的哭知道么?

虽然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江卿然还是乖巧的答应了下来。

穆芷欢抱着江卿然就悄悄的走到了正在‘热火朝天’的两人身后,在一个刚好能看清两人具体情况的地方停了下来。

余光撇着衣衫半落的杨秋雨,樱桃小嘴喘着粗气,带着鲜艳欲滴的红,再加上她那宛如模特一样完美的身材,简直让人挪不开眼睛。

不过要说杨秋雨身材好,江子苏也不差,撇了一眼那健硕的肌肉,穆芷欢眼里闪过了一抹欣赏。

这可一点都不比健身房里出来的那些人差,穆芷欢庆幸自己把江卿然反过来抱,让他没机会看到这样香艳的场面。

要不然就是自己教坏小孩子了。

只是这江子苏和杨秋雨也太心急了吧,在这大白天,光天化日之下居然野合,真是不知羞耻!

找准时机,穆芷欢唇角勾起狡黠笑容:宝贝,哭!

瞬间江卿然就哭了出来,满脸泪水,哭声凄厉,直让人心疼。
这哭的,比自己可好多了。

随着江卿然的这一声哭腔,穆芷欢余光轻撇着两人。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江子苏,他扯过一旁的衣服就撘在杨秋雨的身上,。

穆芷欢不由的吹嘘了一声。看来这个男人还是有点良心的嘛,至少知道给自己的女人裹一裹。

清晰的接收到了男人冰冷而带着怒气的视线,穆芷欢一脸无辜的瞪着大眼睛,连慌张都慌张的那么假:

王……王爷……还有扬妹妹……你们这是……

啊!

似乎这才看清两人到底在做什么,穆芷欢惊呼一声连忙捂住了江卿然的眼睛,一脸羞愤和江卿然转过身去:

我……我不知道王爷在‘忙着’,真是对不起,冒犯了。

这么说着,穆芷欢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反而是定定的站在了原地开始哄起了江卿然:

好了好了,别哭了,娘亲也不是生你的气。

江卿然配合的抽泣起来,那可怜的小模样,看的穆芷欢忍不住在心里给他点了一个赞。

呜呜呜……

江卿然哭的伤心,嘴里也没一句完整的话,穆芷欢很耐心的劝他,并且死死的霸占住了这个山亭的唯一出路。

杨秋雨本就随便裹的衣服,她一心想快点离开这里,但看着穆芷欢在唯一的出路上站的稳稳的。

纵使她平日里嚣张跋扈习惯了,但是一个女子遇见这种情况,也是乱了阵脚。

见杨秋雨羞的都快哭出来了,江子苏神色一凛:穆芷欢,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等的就是你这句话!

王爷这是什么话,难不成是我叫你们在野地做那般羞耻之事?

理直气壮的顶嘴回去,穆芷欢无辜的转过脸来,上下打量杨侧妃:妹妹的身材当真绝妙啊。

穆芷欢!江子苏忍无可忍,怒吼道。

穆芷欢下意识抱紧江卿然,拉着他往后退了一步:

然儿哭了,我又不能出去给他买点什么哄他开心,就只能抱着他到处走了,我事先可并不知道王爷和扬妹妹在这里……

穆芷欢保持了一个比较安全的距离,故意顿了顿,笑的意味深长:在这里‘快活’,我也是无心打扰的。

她不说还好,这么一说,杨秋雨的脸瞬间红的像个熟透的番茄似得,一双美丽的眼睛里沁满了雾气。

江子苏冷眸盯着穆芷欢,那张清秀的脸上挂着淡淡的笑,不像往日的终日愁苦。

灵动的眸子里有着一抹市井无赖才有的放肆浪荡,凭的给穆芷欢增了一抹豪气。

要是这样的表情放在任何一个别人身上,就会有一种猥琐的感觉。

但放在穆芷欢那双清亮的眸子里,却只有干净的戏谑。

看着穆芷欢紧抱的泪流不止的江卿然,江子苏眼神微微一晃,随后一针见血的抓住了重点:

我许你出府,快滚!

那可真是谢谢王爷了,可门口侍卫怎知你放我出门呢?

穆芷欢笑的一脸清纯,江子苏的脸色不由的又沉了几分,这个该死的女人,何时变得这样会算计人了?

要是以往,江子苏绝对会上前直接把她掀翻在地。

这样不堪的女人压根不值得自己多看她一眼,但是今天的穆芷欢狡黠明亮的样子,还有她怀里的江卿然,都让江子苏一时间下不去手。

以前看见他总是小心翼翼的眼神,被一双灵动的眸子尽数替代了。

那卷翘的睫毛下灵动的眸子,就像是羽毛一样,轻轻的拂过,令江子苏诧异的第一次真正正视了这个女人。

感受到怀里杨秋雨的颤抖,江子苏唤回了理智。

他随手扔给她一个玉佩,冰冷的眸子夹杂着恼怒的阴鹜,他怎么能因为眼前这个恶毒的女人失神?

这是本王贴身带的东西,只要熟知本王的人都知道这是我的,你拿着这个,定能进出自由。

多谢王爷赏赐!穆芷欢收紧了玉佩,给江卿然擦去眼泪:宝贝不哭了,娘亲带你上街买糖人好不好?

余光瞥着脸色越来越难看的江子苏,穆芷欢脚下抹油,以最快又不失狼狈的速度离开了这里。

刚离开后花园,江卿然马上就不哭了,他兴奋又好奇的询问穆芷欢:娘亲我表现怎么样?

捏了捏团子哭的通红的鼻子,穆芷欢心情大好:自然是极好的,我们然儿最棒了。

娘两四目相对开心的一笑,全然不知道在她们身后有一双冰冷的眸子正注视着她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