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先生的小祖宗太野了(喻色墨靖尧)全文完结在线阅读完整版

第2章

可回应她的,却是一阵沉默。

喻色当然不会指望一个死人能回应她,她只是气不过自己被一个死人拉着垫背,所以过两句嘴瘾罢了。

她正想从墨靖尧的尸体上下来,棺材却忽然晃了一下。

这一晃,晃开了墨靖尧的领结,晃出一个挂在他脖子上的项链。

项链上的玉刚巧就打在她的手上,接起,‘卍’字的形状看着就眼熟。

喻色怔了两秒钟,突然间反应过来为什么看着眼熟了。

手一撩身上的红色寿裙,露出手臂上的一块胎记。

确切的说正是一个‘卍’字形的胎记。

可当手里的玉落下时,喻色彻底的惊呆了。

不大不小的尺寸,与她身上的胎记完全的吻合。

她呆怔的瞬间,身体仿佛如过电一般,全身上下酥酥的流过如春风般轻漫的电流。

随着电流一起涌入四肢百骸的是无数的文字。

天文地理。

医道圣典。

内力口诀。

针疚之术。

……

无数的文字灌入身体,再流向大脑,只是顷刻间,喻色就感觉到了从手臂胎记处而起的一股股热烫的暖流,再反流向全身。

那热烫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强烈的让她只想找一份冰冷贴上去。

于是,下意识的就贴上了身边的男人。

热与冷,悄然间的中合,让人特别的舒服。

忽而,红棺“咚”一声落下。

落在早就挖好的墓坑里。

这重重的一下,让喻色终于醒转,黑暗的棺中,她居然可以清晰的看到墨靖尧的一张俊脸。

没时间消化这突然间的变故,喻色下意识的在脑海里迅速搜索。

随即一个治愈这种病例的点穴法跃然而现,喻色也不确定这点穴法是否有用,但最坏也坏不过她陪着墨靖尧一起死。

思及此,喻色发狠的随着那一个个字符而起的意念快速出手。

先点人中,再掐头顶三大穴,腰间两穴,最后落向足底,只要点开墨靖尧足底的两穴,八穴出山,他就能活了。

喻色快速的点下了最后的两个足底穴。

收势。

随即又靠到了墨靖尧的怀里,她想用自己的体温配合点穴法唤醒墨靖尧。

这样,他活,她就也活了。

轻轻的闭上眼睛,就连呼吸都放轻了,喻色在静静等待。

忽而,头顶传来一道若有若无的气息,伴着的还有身前男人胸口的微微起伏。

“墨靖尧,你活过来了?”

喻色不敢相信的坐了起来,随即指尖落在墨靖尧的唇上,柔软的,带着浅浅的呼吸。

喻色睁大了眼睛,望着墨靖尧脖子上的玉石项链,再看看自己手臂上的胎记,看来,刚刚涌入她脑海里的一切都是真的了!

可惜,她现在什么内力都没有,如果有那些文字里所描述的内力的话,说不定这个时候墨靖尧已经醒了。

不过,他活过来就好。

“嘭嘭嘭——”喻色赶紧敲击着红棺的盖顶,“放我出去!墨靖尧醒了,放我出去,墨靖尧醒了!”

为了出去为了活命,喻色的手劲很大,嗓门也是豁出去的大。

“太太,少奶奶说少爷醒了……”

红棺外,正准备撒土的墨家人听到声音停下了手上的动作,起身向洛婉仪汇报。

洛婉仪脸色一白,瞪眼道:“你们在胡说八道什么?!”

她亲眼看到插在墨靖尧身上的机器停止了跳动,人死岂能复生?不过是喻色那女人不肯陪葬的借口罢了!

不可以,靖尧是不可以一个人孤孤单单的,想到这里,洛婉仪抬手,“不用等了,封土!”

于是,几个人飞快的挥动着手里的铁锹,很快就封住了红棺,修墓。

许是因为棺里的女人敲击的声音太响,他们听不下去这种活埋死人的凄惨,所有人的动作都很快,只用了十几分钟,就熟练的封好了新墓。

洛婉仪望着墓碑上墨靖尧和喻色的合影,再望了一眼墓前整齐摆放的白菊花,擦了擦泪,转身离去。

墓园里安静极了。

喻色染血的拳头重重落下。

许是她一直在喊,红棺里仅有的那点空气越来越稀薄了。

人都走了,她再喊也没用了。

喻色迅速冷静了下来。

再一次在脑子里搜索可以离开这红棺的办法。

九经八脉法,每天一小时,一个月可学成。

可喻色直接否定了这个办法。

一个月后她都快要成白骨了。

九阴太经速成法,五分钟速成,但对于五脏六腑都有损耗,用此法后必须每天启用九经八脉法练习两小时修复五脏六腑。

在损害五脏六腑与成白骨的二选一中,喻色自然选前者。

……

五分后,整齐一新的新墓被开了个口子,喻色探头出来,大口大口的呼吸着。

她总算保住了一条命!

转身看墨靖尧,如果她自己一个人出去,墨家人发现她后,还是会把她抓回来,她还不如把他带出去,至少,不用亡命天涯。

从墓地到守墓老人的小屋,疲惫至极的喻色背着比她高了一头的墨靖尧推开了小屋的门,“阿伯,手机借我一下。”

“姑娘,你这是怎么了?”

看到喻色和墨靖尧,虽然衣着有些奇怪,不过之前只见过墨家的车没有见到墨家人的守墓老人并没有怀疑什么,还以为是路过的路人,手机还是好心的递了过去。

喻色柔和一笑,“山里迷路了,他饿晕了过去,我打电话让家里人来接我们,谢谢阿伯。”

她记得墨家打给喻景安的电话号码,那边只响了一声就接了起来,“墨宅,请问哪位?”

“我是喻色,我和靖尧在一起,麻烦你们派车来接靖尧回——”

下一秒钟,手机里只剩下了“嘀嘀嘀”的盲音,墨家的佣人已经挂断了……

“怎么了?你家人不接吗?”一旁的老人关切的看过来。

“没事,很快就会有人来接我们离开。”

喻色面不改色的放下电话,先是把昏迷不醒的墨靖尧放到了老人的床上。

放下的瞬间,感觉墨靖尧好像动了一下。

喻色低头看他,从里到外都透着洁癖味道的男人仿佛在抗议她把他丢在了老人有点脏乱差的床上。

喻色懒着理他,若不是他,她也不会九死一生的差点死去。

紧接着她又拨打了两个电话。

这次,都有人接,也都有了回应。

把手机还给老人,喻色安静的坐在墨靖尧的身边,闭上了眼睛。

她太虚弱了。

从运用了九阴太经出来,她能明显的感觉到身体的不适。

“姑娘,要不要喝杯水?”

“不用,我休息下就好。”喻色开始运转九经八脉法修复受损的五脏六腑了。

二十分钟后,当山下传来刺耳的120救护声还有110的警笛声的时候,老人终于知道喻色请了什么人接他们离开。

墨靖尧上了救护车。

喻色上了警车。

终于不用守着墨靖尧,喻色舒服的靠在了椅背上。

“姓名?”

“喻色。”

“你同伴的姓名?”

“墨靖尧。”

“墨靖……”正记笔录的民警写到这里一下子抬头,“你说的是墨氏集团墨靖尧先生的名字吗?”

说着,抬头看了一眼前面的救护车,再回想一下被抬进车里的男人的面容,自言自语的道:“好像真的有点像墨靖尧!”

呃,那不是像,而是根本就是!

不过,喻色懒着解释。

“既然已经报了120,为什么又报了110?乱拨110是要被拘留的。”

民警望着喻色,女孩很美,但是警车里有监控,他们必须公事公办。

喻色眼皮都未抬,“既然报警,当然是有警情,我要告半山别墅区888号的洛婉仪女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