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肉伦怀孕 武藤兰

国内最大规模的半导体项目在上市前夕遭到狙击!

这绝不仅仅是中芯一家的事情!

一定会冲击本就薄弱的相关行业,一定会对正在立项或者已经立项的类似项目蒙上一层阴影……

说的就是你!

CSMC!

冰芯!

熊潇鸽人在京城家中坐,刀从电话那头来。

他人都懵了!

很快,来自德银张红力的电话结束。

熊潇鸽握着手机,久久失语。

一刻,他奇异的没有第一时间想到那位易科总裁,反而看向右手,沉默数秒……

熊潇鸽用力把手往桌上一拍,随着不知是屏幕还是什么的异常声响,喃喃自语:“我怎么就管不住我这手呢!”

他不知道其他人和方卓是怎么沟通的,但自己确实亲耳听到过方卓对中芯上市前景的判断。

哪怕,当时的方卓只是随口说说。

但自己确实听到了!

熊潇鸽坐在书房的椅子上,他这个瞬间没有去想台积电和中芯国际,也没有去思考行业和冰芯,更没有去琢磨方卓的行径。

他在自省,也在迷茫。

到底什么时候应该坚持自己的判断?

到底什么时候又该相信别人的判断?

方卓他怎么好意思专逮着自己一只羊薅羊毛的?

这一切的一切到底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书房里安安静静的思考了半个小时,伴随着业内消息的进一步传递,IDG开始有电话联系进来。

熊潇鸽的手机身残志坚的提供着彼此沟通的功能。

IDG也要召开紧急会议了。

不过,很快,这场定在办公室紧急会议又被更改为在飞往申城的客机上边飞边开。

……

晚上九点四十分。

申城DCM会议室,晚上有投资项目的加班小会。

DCM的合伙人兼在华业务负责人康纳一边悠闲的喝着咖啡,一边聆听同僚的调查报告。

桌上的手机响了。

康纳看了一眼,示意会议稍微暂停,他接通电话,听到了来自张红力的最新消息通知。

台积电对中芯动手?

康纳愣住。

电话几秒钟之后挂断。

康纳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脑海中反复权衡这一惊人消息。

不知怎地,他想起第一次到恒隆23见方卓时的玩笑话。

——“我来之前倒也听申城的一些朋友聊了聊方总,还让我注意方总这位风投猎手呢。”

——“真正的投资人谁信这个啊。”

康纳忽然笑出声。

会议室里的人面面相觑,总裁这是怎么了?

康纳越笑越大声,一手撑着会议桌,一手捏着手机,如此笑了将近一分钟才猛然止住笑声。

他悠悠的叹道:“名不虚传啊。”

“康纳先生,出了什么事?”DCM的副总裁瞧着这一幕,茫然询问康纳的失态原因。

康纳重新坐下,摆摆手,平静的说道:“没事,继续开会。”

台积电起诉中芯国际?

OK。

也还行。

相较于高盛和德银,他们既投了中芯又投了冰芯,总比自己更急吧?

康纳这么一想,心情就舒缓很多。

会议室里的会议继续,该汇报的汇报,该阐述的阐述,可大家都瞧出来康纳总裁的若有所思,心已经明显不在这里了。

……

晚上十点钟。

人在英国的高盛集团在华首席代表徐开伟拨通了冰芯总裁方卓的电话。

徐开伟没法参加中芯的紧急会议,但时刻关注着这个事,他也第一时间联想到了高盛参与投资的CSMC冰芯,对这个项目的未来生出担忧。

等到会议结束,徐开伟一边把收到的紧急会议内容发给方卓,一边思考这件事的可能展开。

“方总,你收到我的邮件了吗?收到中芯的突发消息了吗?”

“收到了,刚刚点开。”方卓感慨道,“很突发,很惊人,很让人担忧啊。”

徐开伟很难不认同这种感觉,询问道:“方总,台积电的诉讼案对你们有没有什么影响?”

“对咱们冰芯啊……”方卓先纠正了一个小小的谬误说辞,然后沉吟道,“台积电起诉中芯,这和咱们冰芯有什么关系呢?”

徐开伟说道:“你们不也挖了台积电的员工吗?还有胡正明。”

“挖了,但不多,而且不涉及关键工艺工程师,至于那位胡正明,他是到中科大任教。”方卓侃侃而谈,“中科大邀请的他,法理上能有什么问题?”

徐开伟陷入思考。

片刻之后,他更详细的描述了意见,生怕对面误解自己的意思:“方总,我的意思是即便法理上有问题,我们也要把它变得没有问题。”

方卓惊讶:“这……”

下一秒,他就明白了高盛的想法,这钱投都投了!还能打水漂吗!管它什么法理,把项目弄下去才是正理!

而且,高盛和别家不一样,它在易科上市和新浪定增中都有获益。

“方总,我这里有些中芯的资料,等下换个邮箱发给你,用来综合判断下现在的情况。”徐开伟想了想,叮嘱道,“阅后即焚,切记切记。”

“好的好的,一定一定。”方卓立即同意,虽然他对中芯的资料不太感兴趣,但人家的殷殷之情,也不太好拒绝。

说来惭愧,邱慈云是中芯的前高级副总裁,有意无意间已经知道不少中芯的内部资料。

现在这又有中芯的现任机构股东、董事会董事把秘密资料发来……

惭愧,惭愧啊。

分钟之后,方卓和心情不太平静的徐开伟结束通话,随后立即登录新的邮箱,点开来自陌生邮箱的电子邮件。

边阅读,边思考。

其实真也不需要太多材料,仅凭逻辑上就能知道台积电这次的来势汹汹不是作伪,一定会用尽全力把中芯搞得元气大伤。

方卓拿起钢笔,就着几个中芯的关键数据记录下自己的想法和判断。

还没等他完成这项小工作,手机又一次响起来。

这一次是IDG的熊潇鸽。

按了接通。

电话另一端的熊潇鸽只说了四个字:“我去申城。”

方卓也只说了两个字:“你来。”

他其实还想说更多,可老熊已经把电话挂掉了。

方卓看了眼手机屏幕,知道另一端的熊总已经迫不及待的过来为大家共同的项目排忧解难。

对,就是这样。

双向奔赴的投资才最有意义。

喜欢重塑千禧年代请大家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