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你所见,我要离婚宁倾年冽精彩内容在线阅读

宁倾后背僵直。

“冽哥,你来啦!”

苏以诺娇柔出声,冲过去挽住年冽的手臂,毫不避讳。

年冽冷淡地看着地上的女人,神情不悦,“以诺好意关心你,你就这么跟她说话?”

他这话偏向太明显。

宁倾攥紧衣角,不做解释。

苏以诺挽紧了年冽,眼神暗含得意,落在宁倾身上,像刻意要下她的面子,剜她的心。

她故作柔弱和大方,“冽哥,我没事的,你不要怪姐姐,她一定是遇到了什么事情,所以才会这么不开心的。”

年冽凉薄启唇:“她没心没肺,谈何不开心。”

“冽哥,你别这么说,我也是女孩子,姐姐会生气,也许就是看见我和你在一起。”

苏以诺好似很理解宁倾的心情,“换做是我,看到自己丈夫跟别的女人一起,我也是会吃醋的。”

年冽的薄唇抿成一条直线,幽暗眸光里,看不到丝毫波动。

刺骨的阴冷渗透到心里,宁倾咬紧了牙关,克制着浑身的轻颤,“说完了么?”

“姐姐,我和冽哥只是碰巧遇到,一起吃了个饭,我们真的没什么,你别生气了。”

这解释如此苍白,更像是对她的挑衅。

宁倾深吸了一口气,从地上站起。

面对他们时,表情已经收得很好。

她挽唇,落落大方,“苏小姐说笑了,如果你们两个真的只是碰巧遇到,我当然不会生气。”

她这个反应,出乎了苏以诺的意料。

苏以诺勾唇浅笑,越发挽紧年冽。

“不生气就好,姐姐真是大方得体,怪不得冽哥会娶你。”

听着这明里暗里的讥讽,宁倾的心仿若针扎。

她脸上没有表情,“苏小姐出身名门,懂事听话这规矩,你该比我清楚。”

轻讽的目光向下,落在女人纤指搭着的那条手臂上。

而后,一掠而过。

苏以诺往后瑟缩着,小心翼翼道:“姐姐教训得是。”

“据我所知,苏家只有一个女儿,我和你年纪相仿,你可以叫我的名字,但这声姐姐,我实在担不起。”

苏以诺红了眼,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整个人恨不得贴到年冽身上去。

“我和年冽哥从小一起长大,一直都叫他哥哥,我想的是你和他结了婚,按道理,我是该叫你姐姐的。”

宁倾微微眯眸。

“如果你真把他当成哥哥,那你应该叫我一声嫂子。”

苏以诺小脸煞白,“我……”

“够了。”

年冽目光似短刃,冷硬,锐利。

“宁倾,谁教你这么咄咄逼人?”

心向下沉了沉。

他果然不会帮她。

宁倾扯了扯唇角,“心疼了?”

年冽的脸色沉下,薄唇紧抿,风雨欲来。

苏以诺拉住年冽的衣袖,哀求着:“冽哥,嫂子,是我的不对,一切都怪我,你们不要为了我吵架。”

年冽死死盯着宁倾,像要从她脸上看出一个洞来。

最后,他阴沉着面庞,黑眸含冰,“道歉。”

冰冷的笑意从宁倾眼中倾泻。

“宁倾,我让你道歉!”

她固执又冷漠地回望男人,语带讥讽:

“我为什么要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