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我想你站着做 玩弄绝色高贵美妇

稻草堆成的‘床’上,穆芷欢皱着眉头苏醒过来,浑身火辣辣的疼痛直钻入心,冷汗霎然沁出。

嘶……

不就是被自行车撞了一下?怎么这么严重?

穆芷欢,你装什么柔弱?不就被踹了一下?居然昏迷了这么久。

轻蔑刺耳的声音在耳边炸响,穆芷欢抬眸看过去,只见一张十分妖媚的漂亮脸蛋上挂着明显的不屑。

只是女人身上的穿着……怎么看,也不像21世纪的人啊?

穆芷欢一愣:你是谁啊?这里是什么地方?

还装?踹的是你肚子又不是脑袋,还能失心疯不成?

失心疯?这都是什么年代的叫法了?这女人是非主流还是杀马特?

穆芷欢龇牙咧嘴的站起来,上前仔细打量面前的女人,她的妆容古板厚实,但服装却显得雍容华贵,没一点古装剧里的廉价感。

我能请问一下……现在是哪年哪月么?

那女子被穆芷欢问的怔了怔,半晌才说:绪厉年间丁卯三月。

完全听不懂……

但是穆芷欢确是心里一凉,完了,自己这是穿越了?不会这种天马行空小说里的故事真被自己遇上了吧?

两眼一翻,穆芷欢又晕了过去,这次是吓的。

当穆芷欢再次顶着剧痛醒来,发现还是在这么个茅草屋的时候,整个脸都变绿了。

她这么一个21世纪的大好青年,一不爱历史,二不爱宫斗,怎么就穿越了呢?

娘……娘亲……

正在穆芷欢浑浑噩噩的时候,她突然听见身后一个怯生生的声音,循声望去,只见一团黑黢黢的影子,在角落里蜷缩着。

你叫我什么?

小影子以为自己又惹娘亲生气了,吓得浑身一哆嗦,脚步不自觉向后退:我……我什么也没叫,别打我……

看那个黑团子吓成这个样子,穆芷欢哭笑不得,想着或许是她的语气太冷,害黑团子误会了。

而后清了清嗓子,捏着声音轻轻说:你别怕,过来,我看看你。

也许是第一次听到穆芷欢这么温柔的语气,那个黑团子明显愣住,傻傻的抬起了头,穆芷欢这才看清了黑团子的庐山真面目。

干瘦的脸上,脏兮兮的几乎快要看不清他的面容了,稻草般凌乱的头发就像顶了个硕大的鸡窝。

倒是那双宝石一样明亮的眼睛,闪着些许欣喜,穆芷欢招招手:来呀,怕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

那小男孩犹犹豫豫了好久,终于慢腾腾的挪到穆芷欢的面前。

一把揽过小男孩,穆芷欢诱导性的问:你刚刚叫我什么?

小男孩在被穆芷欢楼的时候,浑身一僵,发现穆芷欢没有动手的迹象,才放松了身体:叫你……娘亲。

她没听错,还真是娘亲?

穆芷欢感觉自己简直是被上天开了个玩笑,你见过谁穿越是直接穿越成一个半大孩子母亲的么?

就算不是像《步步惊心》或者《宫》那样的成为某某家的千金小姐,至少也得是个黄花大闺女吧?

这倒好,直接让她升级当妈。

见穆芷欢半晌不说话,小黑团子以为穆芷欢又要生气了,瘦弱的肩膀止不住颤抖起来。

感受到小黑团子的不安,穆芷欢不禁心疼起来。

这孩子到底经历了什么,才让他在自己母亲的怀抱里都这么害怕。

隐约间,穆芷欢想起之前似乎听见他说,别打他?

念及至此,穆芷欢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这原主到底是不是人啊,对这么小的的孩子都能下手!

眼里喷薄着怒气,这样可怜的孩子,让穆芷欢想起了在孤儿院时,自己被人欺负时的无助。

既来之则安之!

穿越到这具身体上,就要担负起责任,她要替这孩子以前的母亲好好的对他,不让他体会和自己童年时一样的痛苦。

轻揉小黑团子的脑袋:别怕,娘亲刚刚被踢了一脚,脑子里的记忆都不见了,你能帮娘亲找回记忆么?
毕竟是小孩子,在穆芷欢的诱导下,很快就交代了一切。

穆芷欢这才知道,穿越而来的这地方,不是什么康熙之类的历史上有记载的王朝。

似乎是一个架空的世界,而她居然是王妃!刚来到这里就遭人欺负成那样,恕她实在想不到,原主身份居然这么大牌。

原主和她是同一个名字,而怀里的团子叫江卿然,是她和王爷的儿子,刚刚出现在茅草屋的女人叫杨秋雨,是王爷最宠爱的侧妃。

无非就是她不得宠,杨秋雨仗着王爷的宠爱肆无忌惮罢了,只是居然能沦落到这个地步,前身可真是有够蠢的。

咕咕咕~

莫名的异响唤回了穆芷欢的思绪,手不自觉覆上肚子,里面空落落的。

娘亲,你饿了么?

江卿然睁着星空般明亮的眼睛,献宝似的,从兜里拿出一块已经硬成石头的馒头。

杨夫人不让她们给我们吃饭,这是我偷偷留下来的,娘亲快吃吧!

江卿然嘴上说得大方,但看向馒头时,还是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模样滑稽却又惹人心疼,这么一个破馒头都被他当成宝贝,孩子以前到底过的什么样的日子啊?

鼻尖蓦地发酸,穆芷欢把馒头推回给了江卿然:娘亲不饿,就是肚子不太舒适,你们这里的厕所……呃,茅房在哪儿?

这么小的孩子,吃这种干馒头,哪里能有营养?

她才不管那个趾高气昂的女人是王爷多么宠爱的人,她只知道自己和儿子的肚子都饿了,要去吃东西。

茅房在外面,我们出不去的,杨夫人说还要把我们关三天。

穆芷欢瞪大了眼睛,还要关三天?意思是之前已经被关了一段时间了?

而且还不给吃喝,这不是要饿死她们母子俩么?

这女人可真心狠!

穆芷欢环顾四周,突然灵光乍现,有了!

这个年代没有钢筋水泥,尤其这样的小破屋,通常都是用普通茅草堆起来的。

墙角处有摞成山的木头,穆芷欢目测了一下,爬上去应该问题不大。

念及至此,她将江卿然抱到茅草床上,揉揉他的脑袋:娘亲要出去,你要安静一点,不要出声免得惊扰别人知道么?

不知道娘亲要怎么出去,懂事的江卿然还是乖巧点了头。

看向眼前阶梯堆放的木料,穆芷欢手脚利索的爬了上去,脚下略有些摇晃,但好在木材堆得很满,倒是没出现散塌的状况。

爬到最顶端,穆芷欢轻松够到了房顶的茅草,不出她所料,这个工业落后的年代,茅草房就真的只是茅草房。

当穆芷欢好不容易把茅草掏出洞之后,她回身给了江卿然一个安心的眼神。

而后把身上的裙摆系上了结,撑着木梁手脚一起用力,就这么从茅草房的房顶窜了出来。

当穆芷欢喘着粗气站稳脚跟,才发现这位置,真是偏僻的很,那杨秋雨倒是心大,也没安排一两个盯梢的。

三米不到的高度,对她这个体育特招生来说,简直是小菜一碟。

十分顺利的从房顶跳了下来,随手捡块石头,将锁砸开,刚打开门就看见江卿然眼睛瞪的溜圆。

娘……娘亲……你……

是不是觉得娘亲很英勇啊?走吧,娘亲带你吃东西去。牵起江卿然的小手,在他的指路下,穆芷欢来到了厨房。

此已经不是饭点,厨房里也没有人。

翻找了一下,没有现成的糕点,在江子卿失望的眼神下,穆芷欢拢起衣袖就开始忙活起来。

没一会,散发着猪油香的面条就端到了江卿然的面前。

娘亲……你……太厉害了!江卿然两只眼睛直泛绿光。

穆芷欢看着好笑,不就煮个面么?若是时间允许,她兴许还能做个满汉全席呢。

吃吧,这个年代的调料真少,只能吃清汤面了。

吃饱喝足后,穆芷欢满足的抚着圆滚滚的肚子,江卿然却紧张的在厨房门口张望:娘亲,我们还是快些回茅草房吧。

为什么要回茅草房?我们就没别的住处么?穆芷欢恨铁不成钢的白了一眼江卿然。

可是,侧福晋她……

看到江卿然脸上显而易见的恐惧,穆芷欢叹了口气。

这也不怪他,他从小就受那个懦弱的前身熏陶,习惯了逆来顺受。

今后有她在,定要护这孩子周全,即便这份亲情和穆芷欢关系不大,但血脉上的共鸣,她同样能切身感受到。

怕什么,走,带娘亲回我们的住处。

真的……可以回去么?一听能回住处,江卿然的眼里满是惊喜,漆黑的眸子里散发着光芒,看的穆芷欢心里一软。

恩!

见她再次点头确定,小团子恨不得当场欢呼起来!
回到住处,穆芷欢心里总算有点安慰,好歹这里该有的都有。

两人刚在屋内落脚,身穿素朴青衣的中年女人小跑进来,一把将江卿然揽在怀里。

哎呦,我的小世子哎,您可回来了!

说着绕江卿然打量一圈,见他身上没什么淤青,只是脸上脏了些罢了,中年女人不由一愣。

注意到中年女人奇怪的视线,穆芷欢一挑眉:你看我做什么?

王妃对不起,千错万错都是奴婢的错,和世子没有半点关系,还请王妃不要责怪世子。

这……又是演的哪出?

穆芷欢一阵头疼,自己前身可真不是个好货。

都落魄成这样了,能有人真心在乎你和你儿子就不错了,还对人家这么坏,瞧把这女人给吓得。

没事,你快起来吧,我被踢了一脚,摔了脑袋,有些记忆不清楚了,你是?

什么?摔了脑袋?要不要叫御医来看看?

中年女人显得有些惊慌,想上来查看,但又怕惹穆芷欢生气,只能在原地急的搓手。

无碍,你看我不是好好的么?就是记忆……不怎么清楚了。

说起来,别人穿越都会自带记忆,她穿越来一头雾水不说,还要收拾前身留下的烂摊子!

回想起来,她也没坐过什么缺德事,怎的就遭天谴了?

听穆芷欢说没什么事,中年女人这才放心下来,跟她说了许多从前的事,穆芷欢这才知道,原来这个中年女子是当初陪嫁中的一人。

陪嫁不应该都是小丫鬟么?怎么还有七娘你这样的人?

说起这个,七娘有些无奈:王妃,你忘记,当年你嫁过来的时候,就已经怀孕了,奴婢是被夫人指派过来伺候您和小世子的么。

什么?

怀着孕嫁过来的?

电视剧不是说这种人会被沁猪笼么?

像是知道穆芷欢在疑惑什么,七娘叹了口气:王妃,你当真忘记了?就连是你主动爬上王爷的床……也忘记了?

我主动?怎么可能!

穆芷欢差点被从凳子上摔下来。

不是说古代的人都含蓄么?怎么自己这个前身的主人这么浪荡?

现在她总算明白,为什么人家王爷不待见她了,这不是她自找的么?像他这样地位的男人怎么会喜欢一个倒贴了,还逼自己不得不娶的女人?

可我不是应该做小么?为何王爷许我正妃之位?

古代三妻四妾很正常吧?她这种用不正当手段怀孕的人,王爷大可以不娶啊。

王妃的母家怎么说也是三世将军的官宦世家,做小?怎么可能!七娘高昂着头,很是傲气。

既然她的背景这么厉害,前身又事怎么沦落到这步田地的?

穆芷欢提出了疑惑,七娘连叹了好几口气:后来,不知为何,夫人和老爷被人诬陷与外邦联系存了反叛的心思,从那之后,整个将军府,就只剩下你我世子三人了……

说着,七娘眼泪吧嗒吧嗒的掉下来。

穆芷欢完全没想到,穿越到异世,她居然还是个无依无靠没有父母的孩子。

看七娘哭的凄惨,穆芷欢轻拍她的肩膀:别哭了,以后我们三个就是一家人。

而后穆芷欢尴尬的加了句:以前我做了很多不对的地方,我在这里给你道个歉,往后我和卿然还要仰仗你多关照。

说完还鞠了一躬,七娘哪里受过这般对待,她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受宠若惊道:

王妃这可使不得,我本就是你的陪嫁,照顾你和小世子都是应该的。

穆芷欢无奈扶额:起来吧,别动不动就跪,看的我膝盖疼。

穆芷欢!你给我出来!一声尖锐的叫喊,吓得七娘眼泪都收了回去。

光是听这个声音,穆芷欢就知道是早上那个杨秋雨,这个侧妃,到底是哪来的勇气,竟敢对她正统王妃指手画脚!

稳稳坐在凳子上,穆芷欢还悠哉给自己倒了杯茶。

杨秋雨一进门就看见她平淡喝茶的样子,顿时怒火就要从胸膛喷出,腾腾几步走上前。

察觉到杨秋雨靠近,穆芷欢一勾唇角:七娘,这茶怎么是冷的?

话音刚落,穆芷欢端茶的手随手一倒,只听见凄厉的尖叫,杨秋雨被浇了个透心凉!

穆芷欢!你长本事了?敢从柴房里擅自出来,还敢泼我茶!来人把这对本侧妃不敬的女人抓起来,打一顿,关到柴房去给我饿个三五天!

又是这套,就不能换个其他的?

穆芷欢在心里轻蔑的翻了个大白眼,回身诧异的看着满脸茶叶残渣的杨秋雨:

呦,秋雨妹妹,你这是怎么了?不会是我刚刚的茶水泼到你身上了吧?姐姐实在不知你在这里,也没人来向我通报一声。

言下之意,是她没规矩在先,被泼水活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