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可爱的男孩子做到哭的文章 女配娇软绝色

你来干什么?

唐陆凉对魏冉冉本来就不是多热切,这会在他处理公事的时候来烦人。

魏冉冉的尴尬也只有一瞬间,下一秒她就得寸进尺了起来。

她的仰仗也不过是她跟唐陆凉的婚约而已。

不过,她能在这么多的莺莺燕燕里边跟唐陆凉有了婚约,而且唐陆凉还没有拒绝,这就是她魏冉冉的魅力所在了。

陆凉,我听说伯父的病又加重了,我有些担心,你能带我一起去看看吗?我今天可是特意来的……魏冉冉语气里刻意掺杂了一些软弱和恳求。

唐陆凉却丝毫不为所动:我现在不觉得我有时间会陪你去,你自己去吧。

魏冉冉的眼神暗了暗,却没有太气馁,双手已经扶上了唐陆凉的胳膊。

她的身份本就不一般,所以她自信,唐陆凉对自己一定是不一样的,即使这一切都可能是建立在利益至上,但是谁能保证这之后不会有真感情呢?

没事,我能理解的,我就在这里等一会,等你有时间了我就陪你一起。魏冉冉很好的展示了自己的善解人意。

唐陆凉的心思根本就没有分一点给魏冉冉,自然是没有听到她在说什么。

魏冉冉就当唐陆凉是默认了。

走到一旁的休息室里,准备等唐陆凉下班。

唐陆凉感受不到身边有多一个人的气息,还以为魏冉冉自己知难而退了,就没有在意。

整个顾城最有名的一所私立小学门口,高彦虽然目不斜视,实则是在注意每一个从大门口出来的小孩子。

已经是放学时间了,学校门口接待的家长或者是下人都有序地站着。

就苏塘这小家伙的颜值来说,高彦觉得就算是不去特意看的话,也能看见苏塘在哪里。

这个正走出来的小家伙身边围着的一层层的都是女孩子吗?这么小这些小孩子就知道看脸了!

苏塘,苏塘,你什么时候去我家玩呀!我家里有很多玩具,还有好吃的,我可以分给你一半!

谁稀罕你的一半了,我可以全部都给苏塘。

你们都别争了,我是苏塘的同桌,苏塘当然是跟我走!

苏塘这小子这会却通通无视。

高彦突然觉得自己好心塞,毕竟他到现在连小姑娘的手都没有牵过!

苏塘面色阴沉地抬头看过去,希望在人群中看见自己的妈咪。

妈咪水第一天上课会早早的来接他的。

他也没有想到回国之后这里的女孩子竟然比国外的女孩子还要疯狂,这围着的一层层让他有些心烦,可是妈咪说自己是绅士,即使再不满自己也不能太表现,毕竟她们都没有恶意。

高彦微微一愣,看着不远处的苏塘,这小家伙冷着脸的样子,他怎么就觉得那么像一个人呢!就像……就像经常对着自己冷着脸的唐大总裁唐陆凉!

这简直就是缩小版啊!

惊讶归惊讶,高彦可没忘了自己来这里是干嘛的,忙下车,走到苏塘近前:咳咳,小少爷,总裁让我来接您回去。
苏塘过目不忘的本事让他记住了这个人是谁:你是唐先生的秘书?我妈咪呢?

高彦的表情极为坦荡:苏小姐医院里有手术,所以拜托总裁来接您。

苏塘没有怀疑这话里的真实性,但是却对自己妈咪的做法有些看不清楚了,不是那么讨厌那个男人吗?怎么还会拜托那个男人来接自己?

这完全是在给那个男人创造机会啊!

苏塘小大人似的耸耸肩,就跟着高彦走了。

小少爷,也许你还需要再这里待一会。高彦将苏塘放到了总裁办公室旁边的休息室,然后准备去回话。

苏塘点点头,表示理解,从书包里拿出了平板。

看着手中的资料,苏塘轻蔑一笑,这会要是高彦进来,看见苏塘这样的笑意,就会直接跪下来喊总裁了。

魏冉冉?就是他亲爹的订婚对象?

他倒是很惊讶,没想到自己的亲爹在感情方面倒是很守身如玉,没有一点不检点的行为,这么多年也就这一个叫魏冉冉的在自己的亲爹身边出现过,看起来倒是有种倒贴的嫌疑。

至于里面的还有一层的关系,让苏塘更加不屑。

苏塘放下了手中的平板,准备去自己亲爹的办公室里刷一刷存在感,至少套一两句话,对那个女人的态度。

苏塘刚打开门,就看见了一个女人从自己亲爹的办公室里出来。

魏冉冉看着苏塘,苏塘也看着魏冉冉。

唐氏集团总裁办公室里出现一个半大点的孩子,这也太奇怪了吧!

高彦,陆凉的办公室里什么时候还能让员工养孩子了。魏冉冉拉住了一旁来汇报的高彦,以未来女主人的身份问道。

高彦只是看了魏冉冉一眼,再看了眼苏塘:不是员工的孩子,是总裁朋友的孩子。

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孩子,这么可爱!魏冉冉说着就要上手去捏一捏苏塘的小脸。

被碰我,你没有资格!苏塘眼中是嫌恶之意,嘴唇也下意思地抿住,后退一步,戒备地看着魏冉冉。

魏冉冉伸出去的手放在半空中怎么也不是,看着苏塘这种拒人千里之外的气势,尴尬地收回了手。

这样的气势,这样的表情,她曾经在一个人的身上见到过,而这个人此时就坐在身后的办公室看着自己手中的文件。

唐陆凉听到了动静就走了出来,看见了仰头看着魏冉冉满脸不满的苏塘,嘴角一勾:苏塘,你站在外面干什么?

我想来找你,但是被这个怪阿姨拦着我不让我进去。苏塘苏塘满脸的深沉,放在这样小小的人身上有些不配。

魏冉冉没想到自己竟然成为一个小孩子眼中的拦路虎了,马上看着唐陆凉笑着解释,开了个玩笑:陆凉,我只是觉得这小孩子很可爱,还以为是你的私生子,就多看了几眼。

唐陆凉的性子冷傲,魏冉冉还从来没有见过唐陆凉跟哪个孩子有这么说过话,面前这个小孩子还是第一次,她双手握成了拳,竟然是在跟一个七岁的孩子吃醋。
苏塘眯了眯眼睛,魏冉冉问出这句话,让苏塘对她更加的在意,这个女人,好像无形中挑起了点什么。

唐陆凉听这话没有回,只是仔细地看了苏塘一眼。

眼口嘴鼻的确精致,可是他却没有怎么看见自己脸上的影子,倒是那双眼睛,还有那偶尔撇一撇的嘴角,都那么地像苏向挽。

苏塘感受到了唐陆凉的打量,面上沉静:这位阿姨你不要乱说好不好,我妈妈会不高兴的,你说谁是私生子呢?

唐陆凉这才反应过来,也嫌恶地看了一眼魏冉冉:苏塘只是熟人的孩子,你想多了,我今天没有时间陪你去医院,你回去吧。

毫无感情的逐客令。

魏冉冉还要在说什么,接受到了唐陆凉冰冷的目光,最终是什么都没有说,算了,来日方长。

她最后再深深看了眼苏塘,拿着包走了出去。

苏塘便自顾自地在旁边绕了一圈,然后又去了隔壁的休息室。

高彦完成了手里的东西就往总裁办公室走去,正好看见唐陆凉露出了不耐烦的表情,心里想,还真跟那小家伙的表情如出一辙。

直到晚上七点,苏向挽才过来把苏塘给接走,这个时候苏塘都已经睡着了。

毕竟是小孩子,一个人在隔壁扛了这么久,累了睡着了也是正常。

唐陆凉直接放下了自己手里的工作,原本想着加班的想法也被他丢在了一边,直接从苏向挽的手里接过了苏塘,抱在了手里:走吧!

苏向挽揉了揉手腕,平日里她抱苏塘不成问题,可是今天几台手术做下来,手腕的着力点早就松软不堪了,抱着苏塘的确有些吃力。

苏向挽坐在后面,旁边是躺着的苏塘。

唐陆凉从副驾驶的后视镜上朝苏向挽看去,看见她抚摸着怀中的苏塘那柔软的眼神,还有那柔和的侧脸,心里竟然有些甜腻。

甚至产生了这要是自己的妻子和孩子那就好了的想法。

唐陆凉沉了沉脸色,这件事情还是要查清楚,不管用什么手段,他一定要查清楚。

车停在了楼下,唐陆凉陪着苏向挽把苏塘抱到了楼上。

苏向挽却不开门:把孩子给我吧,谢谢你了。

既然是感谢,我不能进去坐坐被你请喝一杯茶吗?唐陆凉将得寸进尺进行到底。

这样的谢是表达不了谢意的,我尽量将你父亲治好就算是我谢谢你了,还不够有诚意吗?苏向挽才不吃这一套,直白地拒绝了他要登堂入室的要求。

哦?好像记得我是付了全额的医药费的吧?这也叫谢?唐陆凉觉得有些好笑,这个女人竟然试图蒙混过关。

我可不比唐总,住的用的都是好的,寒舍而已,没有什么好坐的,舍内的茶水我也不敢拿出来给唐总喝,怕唐总喝了有什么乱七八糟的肠胃的毛病在,到时候唐总可还是要找我麻烦的,这一来二去,可就里不清楚了。苏向挽淡淡开口。

唐陆凉头一次感觉自己没有了任何法子,在这个女人面前,任何你想耍的小聪明,她都能游刃有余地给你化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