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下边塞水果后吸出来 能让你听硬的音频播放

贺少卿倏地僵在了哪里,像是有重锤击中了脑后,一阵的钝痛之中,眼前是一片片的黑暗。

他从没想过,事情会演变成这样!

胸口的伤口扯动,有好一阵,他不敢呼吸,因为一呼吸,就能闻到空气中的血腥味。

他不得不缓缓闭了闭眼,才抬步走到她的面前,唤着她的名字,洛云初。

云初茫然的抬眸,泪眼朦胧之中,她感觉得到自己的身子在都,仿佛是这寒风中的一片枯叶。

她再低头,看了一眼雪地上的孩子,一片猩红。突然想起了她和贺少卿的洞房花烛夜,那一盏盏红色的灯笼,也是这般的红得让人心惊肉跳。

原来,从那个时候起,就是错的。

她看到贺少卿的唇瓣在开合,可是他在说什么,她已经听不清了,她只能跪在地上,双手抱起孩子的身体,心里却再告诉自己。

云初,不要怕,哪怕这个世界上只剩下了你一个人,你也不要害怕!

贺少卿看着眼前的这个不哭不闹的女人,仿佛是一瞬间,这个女人全身的血液都被抽干,她的面色苍白如纸,唯有一双眼眸,寂静如寒潭,里面装满了空洞和绝望。

他该觉得痛快的,看到她痛苦。可是不知为何,他却赶到莫名的心惊,不顾伤口撕裂般的疼痛的蹲在了他的面前,握住了她颤抖的肩膀,云初,你说话!

不知过了多久,她才终于停止了颤抖,讽刺的扯动嘴角,狠狠的拽住了他的胳膊,指甲掐进了他的肉里,贺少卿,还满意吗?还真是对不起了,这么就才让你看到你口中孽种的死!可是他是你的亲生儿子!

是你,杀死了自己的孩子!

贺少卿,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就是嫁给了你,爱上了你!

我恨你!

贺少卿整个人猛地僵住,心脏突突直跳,脑袋里面嗡嗡作响,洛云初,他真的是我的孩子?

洛云初痴痴的笑了起来,笑得状若癫狂,笑得眼泪直下,贺少卿,我这辈子都不会再原谅你!

他缓缓的松开了手,微微的向后养着身子,眯着眼打量着她,似乎是在掂量她的话的可信度。见她的眸光依旧幽深不见底,忽然折射出灼人的光芒。

她又恢复了过来,那个高高在上的洛家大小姐。下一瞬,她的目光越过了贺少卿,看到了从房间里面追逐出来的红菱。

两个女人对视的那一瞬间,云初立马便看到了红菱脸上的怨恨和不甘。

怀中孩子的身体渐渐的变凉,云初心中一笑,孩子,就算是你死,娘也不会让你就这么白死。

而她洛云初,也从来不是逆来顺受之人。

她朝着贺少卿展颜一笑,贺少卿,洛家欠你和青萍的,已经还清了。来生,愿永不相见。

贺少卿最恨的就是她这般轻易地就将自己放弃的样子,刚想要嘲讽她几句,却见她猛然的从怀中拿出了一把匕首。他先是一阵,猛然间意识到什么,面色一变,刚扑过去准备阻止,但还是晚了一步。

云初手中的匕首直直的朝着自己的腹部刺了下去,鲜血一下子从她的体内迸射出来,红的刺目。

他一把将她的身子搂进怀中,捂住她的伤口,对着周围的仆人吼道:快去叫医生!

而她只是平静的看着他愤怒的脸庞,轻声呢喃:贺少卿,我终于摆脱你了。

他对她恨的咬牙切齿,从没像这般恨过她,洛云初,你休想!
将军府中就有太医,速度并不慢,但是贺少卿却依旧觉得一分一秒都是无比的漫长。他低下头,看着怀中面色苍白的云初,神色发征。

为什么会走到了这一步?他不清楚,就算一开始娶她只是为了联姻,但是这些年对她也不是没有感情。可是,是因为青萍吗?还是因为贺成章?那个一开始就比他先认识云初的人。若不是最后继承将军府的是自己,那么如今和云初成亲的就会是他。

所以他才会嫉妒吧!

自己对洛云初到底是怎么样的感情,他不知道,但他唯一确定的是,他不想她死,不想她就这样,安安静静的躺在自己的怀中,一点一点的丧失温度。

她该是鲜活的,对着自己张牙舞爪的。

不一会儿,便来了一个陌生的女医生,但是在危急之中,贺少卿也没有注意那么多

云初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她看了看四周,是自己熟悉的环境,她竟然又回到了自己和贺少卿的卧室。

看到她醒来,给她处理伤口的女医生连忙俯身轻声问她:夫人,感觉怎么样?

她没有回答,而是再次合上了眼。

女医生很乖觉,知道她这是不愿意多说话,便出了卧室。

看到医生出来,贺少卿猛地走了过去,问道:怎么样?

女医生看了一眼房内的云初,然后道:病人的外商暂时处理好了,不过病人似乎不太愿意跟外界交流。

贺少卿沉默了半晌,好一会儿才问道,她醒了吗?

女医生点了点头,贺少卿这才轻轻的走了进去,目光复杂的看着病床上的女子。

他刚想开口唤她的名字,可是云初却已经先一步的扭过了身,不想看他。

贺少卿不再说话,后退了几步,出了房门。

那件事情之后,云初便就这样平静的住回了以前的院子。在这期间,她真的很平静,平静得一句话也不说。

贺少卿也曾试图跟她沟通过,可是每一次他一靠近,她就转过了身。若是他试图触碰她,或者更亲密的举动,她便开始浑身颤抖,甚至是恶心干呕。

这种她身体最为本能的反应,是她对他连理智都压不下去的恶心。

他所有的忍耐在这一瞬间被击溃,耐心失去后便是愤怒,他紧握这她的肩膀,咬牙看着她,洛云初,你到底还要我怎么样?红菱我赶走了,你母亲和孩子我也厚葬了你还要我怎么样?杀了人的是你们洛家,躺在贺成章床上的人也是你,对我下毒的人也是你,你凭什么在这里对着我装活死人?是不是在我的身上也捅一刀,你就心满意足了?

他起身开门,对着外面的仆人大喊,来人,给我拿把刀过来!

赶来的偶人闻言,脸色立马变白,将军!

给我拿刀过来!贺少卿的双目在喷火。

眼看着仆人们不动,贺少卿便自顾自的砸破了一旁的花瓶,捡起了一块碎片。吓得一旁的仆人连忙上前拖住他,又转头哀求,夫人,求求你劝劝将军吧,夫人——

云初这才抬眸看向了贺少卿,神色淡漠的道:贺少卿,你是不是到现在还不信我?

不信她没有背叛他,不信她的孩子是他的!

贺少卿渐渐的从暴怒中平复了下来,他僵在那里愣愣的看着她,半晌后,才道:我不敢说信你,但是我会去查明当初的那些事情。

她依旧是面色平静,应他,好。

在贺少卿转身之际,她轻声道:将素兮给我叫回来吧,我习惯了她伺候。

贺少卿点头答应。
素兮来了之后,云初开始慢慢地出了院子。彼时已经是开春之际,天气慢慢的回暖,可是云初依旧是裹着厚厚的棉袄。

看到云初慢慢的恢复了生气,贺少卿心中的石头,也渐渐的放了下去。

可是这样的平静没有过多少日子,就被贺成章的回归打破了。

这一次的他是带着贺家在陇西的旧部回来的,打着的旗号是贺少卿夺他妻,杀他子,他要为自己的妻儿报仇。

素兮将这个消息告诉云初的时候,云初的心中一凉,指尖微颤。片刻后,淡淡的看了一眼替自己换药的女医生,然后点了点头,示意她出去。

女医生前脚刚走,后脚一身戾气和血气的贺少卿便冲了进来。

果不其然!

贺少卿一把将云初的手腕拽紧,将她从椅子上扯了起来,苍白的唇靠在云初的耳边,唇瓣张张合合。

洛云初,这就是你说的,你没有背叛过我?嗯?我夺了他的妻?杀了他的子?还很是给了他一个大举讨伐我的正义借口!

云初的视线缓缓的下移,一眼便看见了他的胸口的暗红色的伤口,看那样子,应该是受伤不轻。

留意到她的目光,贺少卿干脆一把将她搂紧了自己的怀中,在她的唇上用力的碾压了一番,待她呼絮乱,面色泛红之际,才将她松开。

可惜了,当初他便没有争到这个将军的位子,如今也别想抢回去!包括你,洛云初!

云初蓦然的抬头,勾唇冷冷的笑了一笑,贺少卿,你这一次,必输无疑。

是吗?贺少卿微微的侧头,一个嗜血的笑容绽放在了那张极致完美的脸庞上,声音阴冷至极,洛云初,那我就让你亲眼看看,我是怎么将贺成章一点,一点的杀死的!

话落,贺少卿便一把拉起了云初,带着她出了远门,上了汽车。

几乎是在他们上车的同一时间,一脸慌张的红菱冲了出来,少卿,你去哪儿?带上我啊,少卿!

如今将军府已经乱成了一锅粥,贺成章随时都有可能打过来,她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贺少卿竟然会在这个时候抛下自己,带着洛云初离开。

可是贺少卿却只是冷冷的吩咐了一句,开车!

然后便彻底的将红菱甩在了后面。

云初如今是早就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了,随便贺少卿将她带去哪里都无所谓。但是她没想到贺少卿竟然将她带到了日本的租界。

你和日本人合作?云初惊讶的看着他。

贺少卿一把推开了车门,捂着自己的伤口,冷哼了一声,不要用这种看卖国贼的眼神看着我,我卖给日本人的只是一个工厂,可是贺成章卖出去的,却是中国的土地!下车!

云初的视线往里面扫了一下,发现里面不仅又日本的军队,而且还有贺少卿的军队。她是知道贺少卿的本事的,也知道他这个人为了成功素来是不择手段。

但是她最终还是没有多说什么,反而是乖顺的跟着他下了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