裙子下的野兽 我和岳乱小说合集

这下,唐陆凉就是个傻子也该想明白,这一切都不是巧合,而是有人故意在耍他,而且很有可能就是当年那个女人——除此之外,没有人知道他让高彦查这件事。

高彦,你说一个人既是医学专业,又是电脑高手的概率有多高?

问出这话,唐陆凉觉得自己都可笑,这种概率……全世界都不一定有几个,能正好让他碰上吗?

不等高彦回答,唐陆凉从冰凉的皮质座椅上起身,眸子里的阴霾又深了几分。

那个女人,不管躲到天涯海角,他是一定要找到的——不仅是当初这女人的大胆和那夜的食髓知味,更是这么多年的执念。

就连唐陆凉自己都没发现,他已经把这女人放在何等位置。

备车!

唐陆凉一路飞驰回家的时候,楼下一辆车正在‘练习’倒车入库,非常妨碍他回家。

他不耐烦的鸣了几声喇叭,让一时心急的新手车主更停不好。

新手车主苏向挽对副驾驶的苏塘说,宝贝,下去教育教育这个没素质的人。

……亲妈,你也不怕宝贝我这一下车,就被人家教育了。

苏塘本着良好家教,笑容十分优雅从容的回答苏向挽,宝贝保证不辱使命。

苏塘跳下车,走到那辆深蓝色保时捷轿跑驾驶的位置,礼貌的敲了敲车窗。

这位先生……

车窗落下后,苏塘看见渐渐露出的驾驶座里的那张脸时,剩下的话瞬间梗在喉间。

宝贝儿子,如果我没记错,三个小时之前,我还是你爸爸。

……呵呵,亲爸和亲妈真是一样的毒舌。

唐总,当时那不是形势所迫吗?我童言无忌,您别放在心上,还有,您能大人有大量,等我亲爱的妈咪把车停好再走吗?

苏塘别的本事没有,见风使舵绝对是好手。

唐陆凉看了一眼眼前的车,眸子微微迷了迷,车上的人是苏向挽?

等苏小姐停好车,今晚我们都不会回去了!

说着,唐陆凉已经打开车门,大步走到路虎车的驾驶座旁,敲了敲车窗。

车内正在想办法的苏向挽突然愣住——宝贝这是怎么解决问题的?人家怎么过来了?莫非是要打架?

就在苏向挽检查车门有没有锁好的瞬间,她一抬头看见那个男人的脸。

这是……唐总?!

唐氏开发了私家侦探的新业务,唐总亲自上阵?唐总业务能力不行啊,已经被我这个目标发现了。

苏向挽心脏狂跳的已经不在正常频率上,她落下车窗漫不经心的开着玩笑,心却在哀嚎。

孟姜给她安排的公寓不在医院挂名的,而且她才刚回国,行踪……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就算唐陆凉找人调查也不可能查到,所以唐总是怎么知道她住在这里的?

唐陆凉被她语出惊人刺激的说不出话来,几秒后唐总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我承认苏小姐长得确实算得上有姿色,可远没到能引人犯罪的程度,苏小姐觉得我在跟踪你实属多虑,我……也是这个小区的业主。

……苏向挽没想到唐总说话这么……难听,一时不想跟他说话。
苏向挽泄愤似的踢了一脚油门,车子瞬间跟里离弦的箭似的,往前哆嗦了一下,苏向挽这个心脑血管界的神之手差点被吓出心脏病。

她紧握着方向盘,双颊被吓得泛着白。

下车!

唐陆凉在车外面无表情的开口。

苏向挽整个人虚弱无力的趴在方向盘上,有气无力的回答,唐总,你不用管我,我就是医生……

我不给你倒车,你今天能把车停进去吗?下车!

这男人干脆利落的嗓音显得过于无情,苏向挽听完之后竟难得觉得有一丝尴尬。

她抬起头,脸上写满为难,唐总,我腿软,下不来……

……

十几分钟后,在唐总护送下顺利到家的苏向挽直摇头,最后实在忍不住,宝贝,你说妈咪刚才打的表现是不是有失水准?

倒车没倒好就算了,还被唐总看见了,当然,这都是小事,关键是这种时候怎么能腿软呢?不知道还以为她在勾引唐陆凉呢!

苏宝贝在亲妈热切的注视下,不负众望的回答,妈咪,宝贝觉得你表现的很好,如果换个女人卡在楼下,唐总说不定会直接叫警察过来拖车。

……这种行为听起来十分可笑,可仔细一想还真符合唐总的行事风格。

苏塘跟苏向挽互道晚安后立马打开电脑上线。

戚少农的消息立马刷满屏幕。

‘宝贝居然又上线了!’

‘快,赶紧跟哥哥说说,你是不是马上就要成为有钱人了?’

‘别怪哥没提醒你,苟富贵勿相忘,你要是有了钱就敢抛弃我们这些为你卖命的兄弟,我立马杀到你老家去!’

‘宝贝?宝贝?被哥哥热情吓死了?’

……苏塘看得满头黑线,到底是谁给谁卖命?要不是他年少无知被这些人忽悠着进了组织,他现在还是个无忧无虑的快活少年呢。

他没理会戚少农这快要刷炸了的消息,直接问,‘这些年我不在国内,你们谁有唐总的风`流艳`史?越风`流越好,高价买断。’

屏幕上先是静止了几秒钟,紧接着,连雷霆都被炸出来了。

雷先生:‘唐总到底跟你什么关系?’

七哥:‘宝贝,你该不会是女扮男装,来追唐总的吧?’

苏宝贝看着屏幕默哀了几秒,这两个队友怎么一个比一个不靠谱?

‘宝贝是纯爷们!还有,唐总不是宝贝的,是宝贝妈咪的,谁敢动宝贝未来的爹地,杀无赦!’

七哥:‘宝贝,你都多大了?还帮你妈咪追唐总?唐总可是镶金带钻的单身贵族,莫非你妈咪是第二个志玲姐姐,不老童颜?’

宝贝:‘我妈咪绝对是人美心善气质优的优质少女。’

配镶金带钻的单身贵族爹地最合适了。

八卦完之后,雷霆终于给出一条建设性意见。

‘宝贝,这种事不是你最在行吗?侵入唐总的手机或者电脑,还愁不知道吗?’

戚少农立马在下面跟回。

‘对对对,到时候别说唐总的风`流艳`史,就算有什么陈年隐疾都能被你深挖出来,如果能拿着威胁唐总一大笔,那绝对是财源广进,和气生财,对了宝贝,记得找找唐氏的内部资料,对咱们发展有利无害,到时候你妈咪嫁不了单身贵族,组织负责养老!’

苏塘气得差点把电脑砸了。

宝贝的财产是别人能觊觎的吗?宝贝的妈咪是别人能染指的吗
早上苏向挽开门准备上班的时候,意外的在门口看见唐陆凉,对方西装革履……倒像是专门来等她。

唐总早。苏向挽礼貌的跟现任金主打招呼。

唐陆凉挑眉看了一眼苏向挽和她身边的苏塘后,点头闷哼一声。

既然碰上了,那我就顺路送苏小姐上班好了。

我有车……

就凭苏小姐倒车半小时都倒不进去的车技?

这是苏塘主动卖给唐陆凉的消息,原因是唐陆凉从高彦嘴里知道苏塘前一天的晚饭不是意大利面,而是汉堡和炸大虾。

苏向挽无语望天,接着又找借口,唐氏和博安不在一个方向吧?

她很想知道这个顺路究竟是怎么顺的。

我先去医院看我父亲。为避免苏向挽继续推辞,唐陆凉直接问,苏小姐上班没有规定时间?

唐总才是没有规定时间!

苏小姐,希望你能明白,我是总裁,我就是规定时间。

话音刚落,唐陆凉已经大步走向电梯,苏向挽并没有跟上,她心里有些不爽,博安医院的院长还是她闺蜜呢!唐总怎么能这么嚣张?

苏宝贝见她半天都没有反应,小声劝了一句,妈咪,唐总这是免费的法拉利外加高配的司机,不坐白不坐。

沉默了半天,苏向挽才像是找了个借口心安理得了似的。

宝贝说得对,免费的车不坐白不坐。

坐在车上的苏向挽感觉自己愁的头发都快白了,明明想跟唐陆凉保持距离,没想到回国后接手的第一个病人就是唐陆凉的爹,就连暂住的小区都是同一个,现在还搭上了唐总的车,苏向挽有种日后会跟唐陆凉纠缠不清的感觉。

她突然问,唐总,你家住哪一栋?

你家对面。

……卧槽这特么绝对要纠缠不清啊!

……

苏向挽没想到纠缠来的那么快。

下午孟姜给她安排了两台手术,她以为下班前能结束,没想到第一位病人病情突发异常,做完手术时已经快到下班时间,孟姜也忙得跟陀螺似的,这种时候她只能想起邻居唐先生。

苏向挽还在犹豫斟酌的时候,电话已经打出去,而且唐总还接了。

有事?

这声音听起来有些不耐烦,苏向挽当即想挂电话,可一想到她可怜又可爱的宝贝还没人接,她就心有愧疚。

为了宝贝,她忍了。

唐总,我稍后还有一台手术,能麻烦你帮我接一下宝贝吗?

没问题,你下班给我打电话,我让人去接你。

唐陆凉话音刚落,才意识到自己的话有些热情的过了头,所幸苏向挽神经大条,没察觉这话里微妙的暧昧。

那我先谢谢唐总了。

挂断电话,唐陆凉吩咐高彦,苏向挽要加班,让人把苏塘接过来,你亲自去!

唐陆凉可以加上并强调最后三个字。

半小时后,唐氏集团来了位不速之客,是魏市长的千金魏冉冉。

唐陆凉看见来人正想找高彦质问这是怎么回事,才想起高彦他安排去接孩子还没回来。

魏冉冉对唐陆凉的脸色毫无察觉,她热忱主动的打招呼,陆凉,咱们都快订婚了,你对我……怎么还这么冷淡啊?

那种心思颇多却又假装矜持的矫揉造作看得唐陆凉浑身难受,这时候倒有点怀念苏向挽那张毒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