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肥岳交换,我和两个女领导玩双飞

最后云初还是接受了红菱的帮助,只因为,现在的她除了自己的孩子,根本就没有任何在乎的了。不管红菱是想要从她这里得到什么,她都无所谓了!

一天一夜没有得打母亲照顾的孩子此时早就已经发起了高烧,云初没有办法,只有直接抱着孩子朝着洛府去。

然而她没想到的是,在她在贺府被关押的这段时间,洛府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了!府中的人早就已经换了新面孔,甚至都不认得她这个洛府的大小姐,直到府中的老管家李叔听见声音才来将她领进屋。

李叔,这府中的下人怎都换了?我母亲呢?云初一边哄着怀中哭闹的孩子,一边不解的问道,为何自己回来了,母亲竟然都没有出来看她?

李叔苦笑了一声道,大小姐想来是还不知道吧?太太已经去了!但是由于老爷新认了一个义女,老爷觉得红白相冲,就没有大办太太的丧事直接入殓!

什么?云初的身子差点没站稳,母亲她

未等云初从悲伤和震惊中回过神来,就听见了一阵脚步声,以及娇软的笑声,原来是姐姐回来了!你们这些不长眼的东西,竟然连大小姐都敢拦!

看见来人,云初抱着孩子猛然的退后,脸色猛然的变幻,: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为何红菱会在这里,还穿着她曾经的衣服,叫着她姐姐!

怎么?姐姐还不知道吗?如今我已经是这洛府的二小姐了!

如同五雷轰顶,云初不可置信的摇头,见到一脸愧疚的洛老爷出来,立马便上前问道,父亲,你可知这个女人是谁?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我母亲呢?

沈洛老爷原本愧疚的表情立马变得生硬起来,别跟我提你母亲!若不是你母亲当初使出的那些下作手段,青萍也不会死!

云初迷惘的看着父亲,你说什么?母亲和青萍的死有什么关系?

你母亲担心贺将军独宠青萍你受委屈,又知道了我心慕青萍,便找人玷污了青萍!这件事情为了顾全你母亲的颜面,我都认了!可是红菱是青萍的妹妹,你母亲对不起她姐姐,我便将她

父亲!云初怒吼着这个给了自己生命和十几年宠爱的男人,你心慕别的女子,如今还将一个风尘女子接回府中,你可曾顾全过母亲的颜面?可曾顾全我的颜面?你可知红菱就是贺少卿的下一任夫人?你可知如今我在贺府几经生死,如今贺府再无我的立足之地!

云初的话让洛老爷震惊的抬头,目不转睛的盯着女儿。这段时间她一直都在享受着天伦之乐,从未关注过外面的消息。

目视着眼前变得陌生,两鬓斑白的父亲,云初苦笑,贺府我回不去了,我已经无家可归了!

闻言,洛老爷陡然的瞪着一双眼,贺少卿不曾休弃你,你便跑回娘家!你怎能同你母亲一般,曾经容不下青萍,现在就连红菱也不能容忍!我断没有你这般不懂规矩的女儿,滚回贺府去!

云初第一次认识到了父亲的冷漠和无情,她看着在一旁温柔小意的安抚父亲不要生气的红菱,忽然明白了红菱说要帮自己逃出贺府的真实目的!

云初的心上,蒙上了前所未有的霜寒!

抱着怀中的孩子,云初摸了摸孩子滚烫的额头,道:父亲,这是我的孩子,你要不要抱抱他?

红菱微微的勾了勾唇,警惕的拉住了洛老爷,义父,这个孩子不得贺将军喜欢,你若是亲近这个孽种,岂不是让将军生厌?到时候将军若是再将义父送进大牢

洛老爷的步子一僵。

云初的手脚瞬间冰凉。

父亲,我今日问你最后一句母亲是怎么死的?
洛老爷别开了脸,不敢去看自己女儿的双眼。

红菱见状,上前一步道:姐姐何必在这里咄咄逼人?姐姐要是真的有什么疑问,大可以去问贺将军。洛府发生的一切贺将军都是知道的!你母亲的死,我成为洛府的二小姐,这些若是没有将军的默许,谁敢?

心死,也不过于此!

她抱紧了怀中浑身滚烫的孩子,连句告别都不想再说,僵硬的就转过了身子。

她要去找贺少卿,她要问清楚。当初到底发生了什么,这段时间又发生了什么?

洛老爷抬头看着女儿单薄消瘦的身子在风雪中蹒跚前行,偏偏还吃力的抱着怀中的孩子,他的新中一酸,恻隐之心起,忍不住追出去了两步,云初,为父不敢违逆将军,也是真心想要补偿红菱

云初没有回头,依旧僵硬的抱着怀中的孩子。她身无分文,没有了父亲母亲,没有了家。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去哪里?

可是她知道,她必须去找贺少卿问清楚,如果真的是母亲逼死了青萍,那么以贺少卿的性格,难保他不会真的对母亲

终于回到了贺府,此时天上已经飘起了漫天的大雪。

有仆人见到云初连忙上前拦住了她,夫人,你还回来做什么?

我要见贺少卿,我要见他!云初低头看着怀中越来越滚烫的孩子,傻傻的念叨道:我有事情问他。

夫人,你害得将军身受重伤,你还回来送死吗!

什么?云初这才恢复了一些意识,刚想要开口问缘由,但是下一瞬间房门被推开,一身血腥味弥漫的贺少卿猛然的冲了出来,一把掐住了云初的脖子。

贱人!出卖了我,还敢回来!

看着身上包扎这伤口的贺少卿,云初吃力的挣扎,你说什么我不知道

这难道不是你给我大哥写的信?难道不是你告诉的他我今日会去码头?贺少卿扔出了一张纸在云初的脸上,满身肃杀之气,我一次一次次容忍你,你就这么回报我!

云初抱着孩子从地上爬了起来,捡起了地上的信纸,看着上面几乎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字迹,顿时觉得百口莫辩。

但是她也没准备分辨,她冷冷的抬眸,看着贺少卿,贺少卿,我母亲是不是你杀死的?

你说什么?贺少卿的瞳孔猛地一缩。

我父亲说是我母亲害死的青萍,你这么爱青萍,是不是你杀了我的母亲?云初冷声的质问道。

修长的指尖渐渐收紧,心脏像是被什么东西敲了一下,贺少卿深吸了一口气。原本对这件事情还有所疑虑,但是此刻,他看着这个女人,竟像是看陌生人!

这个女人,是他结发多年的妻子。

可她却始终觉得他会对她的孩子下手,觉得他会杀了她的母亲!

你怀疑是我杀了你母亲,所以你就勾结外人想要我的命?贺少卿眉眼冷肃:洛云初,我若是你,我就不会再回来!

贺少卿上前一步,踩住了云初的手掌,眸中恨意肆意。

因为,我绝不会饶过任何一个叛徒!

云初还没来得及去细问关于她母亲的事情,便听见贺少卿阴霾的声音道:来人,将这个贱人给我押走,关进地牢!

贺少卿!你凭什么关我?是你杀了我母亲,是你一直在背叛我,是你连你自己的亲生儿子都不认,一直都是你是你在对不起我,你凭什么关我?

从嫁给他,她渴求的就不过是花好月圆,琴瑟和鸣。可是后来他却有了青萍,有了红菱。

她因为他失去了一切,可是为何最后他要说是她背叛了他!凭什么!
冬日的牢房阴暗潮湿,地上没有一处地方是干的。

云初死死的抱住孩子,看着孩子的脸上,睫毛上,全都凝结着点点水珠,云初的泪水一滴一滴的滚落。

这个时候她开始后悔,恨不恨贺少卿有什么要紧呢?为什么不能说句软化呢?如今除了贺少卿,还有谁能给她钱给孩子倾大夫?

母亲已经走了,父亲已经不是她的父亲了,要是她在失去了自己的孩子,那她还剩什么呢?

眼看着孩子的呼吸越来越微弱,连奶水也不喝了,她的心终于开始慌了。

她抱住孩子一把扑到了铁栏旁边,开始不断的拍打着铁栏,放我出去,我求求你们放我出去——

可那几个狱卒早就被红菱收买好了的,只是看了一眼云初,便假装没有听见。

我求求你们,麻烦你们去给将军说一声,让他给我的孩子请个大夫,我求求你们了!

一个野种还想请大夫,做梦吧你!其中一个狱卒二话不说,上去就一脚将云初踹倒在了地上。

一口鲜血喷出,可是云初却浑然感受不到疼,一个劲的在地上咣咣的磕头哀求,我求求你救救我的孩子,我求求你们——

那两个狱卒见到平时高高在上的将军夫人此时竟然给自己磕头,顿时便觉得只是踹一脚不解气,对视了一眼,两人便上前,打开了牢房的们,扑上去就又是一顿拳打脚踢。

住手!飞奔而来的素兮看见这一幕,连忙上去狠狠的拖住了其中一人,护在云初面前,你们竟然连将军夫人都敢打,我我跟你们拼了!

素兮没几下就被那两个人打得满脸是血,但是她还是死死的抱住了狱卒的腿,夫人,你快带小少爷跑,快跑——

云初楞了一下,看着怀中只有吸气,没没有出气的孩子,最后还是抱着孩子冲了出去。

她直接冲进了贺少卿的院子,可是还没有靠近院子,就被下人拦了下来,夫人,你不能进去。

此时的屋中红菱小姐正在和将军在一起,若是这个时候放夫人进去,不是找死吗?

云初此时已经急的慌了神,抬头看了一眼门口,急切又一本正经的道:我要见少卿!

夫人,红菱小姐说了,将军受伤了,正在休养。

可是云初却是不管不顾的直直的往里面闯,我要见他,我要见他!

一群人开始上来拉扯,院子外面的声音惊动了里面正在小憩的贺少卿。这一次他伤的不轻,若不是子弹偏了一毫米,此时的他早就在地狱了。

外面怎么了?

红菱看了一眼窗外,眸光一晃,扭身道:一个丫鬟摔了杯盏,不打紧。

说着,上前替他滑动了一下打着点滴的药水,你再睡会儿吧。

贺少卿此时昏昏沉沉的,不疑有她的正准备闭眼,可是隐隐约约之中却感觉听到了云初的声音。

不知为何,他的心中顿时一阵慌乱,紧接着,便听见了外面一阵凄厉的惨叫声。

贺少卿一听,心中顿时腾起了一股不详的念头,人先是征愣了片刻,然后才反应过来,一把拔掉针头,要往外冲。

少卿,你这是做什么?

红菱吓得连忙要去拦住他,却被他一把挥开倒在了地上。

洛云初,你还真是不死不休!

孩子,我的孩子!

雪地上,云初浑身颤抖的跪在地上看着眼前被摔的鲜血淋漓的孩子。

一旁的仆人也是个个都傻了眼,他们只是想要拦住云初不进去,却不知是谁,在拉扯之间竟然将孩子给摔了出去,直直的砸在了一旁的石桌棱角上。

顿时,孩子便一命呜呼!

贺少卿慌了,疾步走过去,看到的就是躺在地上一脸乌青的孩子,血源源不断的从他小小的身子下面流淌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