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终痴汉电车 宝宝只想和你睡1v1

苏向挽的神色渐渐凝固,就像曝晒在阳光下的古希腊雕塑,表情标准却生硬。

唐总是在跟我分享你的风`流艳`史?

她表面多淡定,内心的惊恐就有多泛滥,这位唐总怎么一点也不按套路出牌?

不过是一夜风`流罢了,这女人不知好歹,翻脸不认人,麻醉了我之后,还撒了三千块当我的服务费。

苏向挽的心里就更煎熬了,坐在唐陆凉面前的每一分钟都感觉臀下生疮,食难下咽。

麻醉……唐总确定跟你睡了一晚的人不是个女特工?

不过是个医学院的女学生,苏小姐也是医生,你说我找到那个不知好歹的女人之后,该怎么折磨她才好?

有那么一瞬间,苏向挽真的觉得唐陆凉已经认出她了,而这些话就是故意说给她听。

苏向挽唇角继续上扬,惶惶不安的心情已经焦虑到极点,唐总,得饶人处且饶人,更何况人家自费被你睡了一夜,实在不容易。

苏小姐对陌生人的包容比对自己儿子感人多了,我更想知道为什么,莫非是苏小姐有过相似的经历,感同身受?

唐陆凉步步紧逼。

一切不会这么刚刚好,唐陆凉认定苏向挽就是那晚的女人,可苏向挽的表现竟让他有些不确定了,要么是他认错了人,要么就是这个女人的心理太强大!

唐总,你如果非要这么说,我只能误会唐总是在搭讪我了,不过理由实在是太烂。苏向挽起身,感谢唐总为我接风洗尘,我该去接我儿子了。

苏小姐现在出现在公司带苏塘离开,就不怕被人误会是我的情fU和儿子?

唐陆凉盯着她的脸?

苏向挽笑容僵了一下,随后便释然,刚回国正愁后台不够硬,既然唐总主动送上门来,那我就不客气了。

唐陆凉看着她离开。

他给高彦去了个电话,想办法把这对母子的资料给我查清楚,尤其是七年前,苏向挽出国前发生的事我都要知道,还有这个孩子身世,一点也不要放过!

对了,如果我没记错,当晚庆祝毕业,跟我住在同一楼层的事群医学院的学生吧?查她在不在里面!

苏向挽,不管你是谁,很快就知道了!

还想吃什么?

刚挂断电话的高彦正好迎上苏塘漫不经心却又饱含深意的目光。

那双一眼就能把人看透的眸子,差点让高彦以为坐在他对面的是总裁,谁能想到就是个不到十岁还醉心于汉堡的奶娃娃呢?

不在亲妈面前的苏塘就像个丧失了教养的绅士,已经初现修长之姿的小腿有一下没一下的在沙发上晃着,我一般只吃八分饱。

高彦看了一眼桌上只剩面包的两个汉堡,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

也不知道苏小姐是怎么喂大这个孩子的。

高助理,刚才的电话是爹地的?说完苏塘把最后一块虾肉放进嘴里,细嚼慢咽。

对上苏塘那双清澈无害的大眼睛,高彦内心一片火山爆发,苏塘立马自报家门。

就是你们唐总。
公司有些事要处理。高彦拿出专业的职业素养强压下心中的震惊,如此算是默认了刚才的问题。

苏塘晃了两下,没再试探——反正,高彦不说他也有办法知道那个电话的内容是什么。

他用柠檬水和纸巾擦拭手指不下三次,最后背上自己的小书包,咱们该去公司了,我妈咪接不到我肯定会着急的,记得速度一定要快,有近路就更好了。

……苏小姐到底养了个什么样的儿子?

高彦带着苏塘一路风驰电掣来到公司,以绝对的有事赶在苏向挽之前回到公司。

彼时,苏向挽从唐总车上优雅离开的时候,苏塘已经吃了三块木糖醇。

一看见苏向挽,苏塘立马像找到了组织似的飞奔过去,对美丽高贵的苏女士做了个标准的吻手礼。

妈咪,欢迎回来。

儿子,这话回家再说,这里还是唐总的地盘。苏向挽满意的捏了捏绅士儿子的脸,晚饭吃了什么?

苏塘一脸诚恳的回答,高助理请我吃了意大利面和薰火腿。

真是妈咪的乖儿子。苏向挽跟儿子简单打过招呼之后,就打算走人了,唐总,感谢你和高助理的热情好客,我感受得到了国内的热情,不过我和儿子需要倒时差,先走了。

……高彦看着这对风风火火离开的母子,内心一片惊鸿。

苏向挽离开餐厅的时候就电话联系过孟姜,让她送台车去公寓,结果唐总非要把她送到公司,苏向挽就顺口让孟姜把车送到唐氏集团门口。

她从前台取了钥匙,站在门口望了一圈,径直走向那辆深色路虎。

苏向挽在国外被那群烧包富二代疯狂追求的时候,苏塘没少跟着她坐豪车,路虎级别的根本不算什么,可毕竟是在国内,还是辆属于自己的车,苏塘立马就打了鸡血。

不过苏塘在车旁端详了一圈,还是提出专业意见,路虎配不上我妈咪小家碧玉的气质。

宝贝儿,这是别人送的车,你就将就一下吧。苏向挽打开车门做进去那一刻才觉得有了点归属感。

不得不说,孟姜对她的挑剔口味还是很了解的。

苏塘也很兴奋,一时口不择言把心里话说出来,妈咪,你看这车像不像唐总送你的?

唐陆凉亲自接她去公司,她带着儿子从公司门口开走一辆崭新的路虎……这还真像那么回事。

本就不愿跟唐陆凉扯上什么关系的苏向挽猛地踩了一脚刹车,顺便猛转方向盘。

哎呦,我的亲妈哎,您是嫌儿子命太长啊……

要不是副驾驶的玻璃没开,他觉得就刚才苏向挽那一下,能把他顺利发射出去。

苏向挽对儿子撞坏脑袋这种事完全无所谓,她就是心脑血管界的翘楚,不会让儿子变成痴呆。

想打车还是坐公车?

当然是坐亲亲妈咪的新坐骑,妈咪,宝贝一想到你以后就要忙碌奔波在工作岗位上,就觉得我们母子相处的时间太少,宝贝只想抓紧每一分每一秒跟妈咪相处的时间。

苏塘利索干脆的系好安全带,生怕亲妈一个神龙摆尾,他二百五的智商就真变成二百五
宝贝儿……

被苏向挽突然点名,刚从包里取出电脑的苏塘瞬间肝儿颤了的问,妈咪有什么指示?

我觉得送女人路虎的男人坚决不能嫁!尤其是送女人路虎的有钱男人。

……妈咪啊,你直接说唐总这种男人不能嫁不就好了吗?

当然,作为苏向挽的忠实粉丝,而且又是求生欲这么强的高智商宝贝,苏塘当然不会说这种妈咪不爱听的话。

亲爱的妈咪,宝贝觉得你说的是对的,不管你做什么选择,宝贝永远支持你。

以后不管你想要什么车,宝贝都给你买。

只听苏向挽说,等的就是你这句话宝贝,等妈咪无心工作,想直接退休的时候,你能给妈咪什么样的生活?

……苏塘深深的觉得自己是挖了个坑,然后自己跳进去了。

不过,妈咪既然不想工作,当宝贝儿的当然是不惜一切代价为她排忧解难,尤其是对他这种高智商宝贝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苏宝贝豪气冲天,妈咪,我能让你在顾城横着走!

苏向挽差点被这该死的童言无忌吓得急刹车,她笑道,那我还是嫁给唐总吧。

苏塘已经调出唐陆凉和高彦通话的波频,听完之后,那双跟唐陆凉如出一辙的闪亮多的眸子里闪动着邪恶的光芒。

宝贝,你在听什么音乐?咱们一起听。

苏向挽觉得无聊,这车是新的,估计没什么音乐,就算有,她也不太会调。

苏塘觉得苏向挽要是听到唐陆凉和高彦通话的内容,多半能气得一路连闯红灯杀回亲爹的办公室。

他漫不经心中透着几分小心翼翼的试探,妈咪,你到底是想跟爹地相认还是……

宝贝,你没有爹地,你是妈咪十月怀胎从肚子里捡的。

……这个回答,真的很对不起苏向挽的专业啊。

苏塘盯着屏幕上的对话框,飞速的输入一行指令。

‘宝贝和妈咪身份一级机密,泄露者死!’

消息很快被刷上去,但他知道那群人一定可以做好。

苏塘脸上扬起惬意而狡诈的笑容——亲爹啊,对不住了,亲妈不想跟你相认,我也爱莫能助啊。

这就是全部的资料?

唐陆凉看着眼前这几张打印纸,心里升起一股难以言喻的焦躁。

他几乎确认这个叫苏向挽的女人就是他要找的那一个,现在高彦调查回来的资料竟然告诉他他找错人了?

是,苏小姐的资料非常简单,苏小少爷因为出生在国外,被苏小姐保护的很好,资料更是少之又少。高彦谨慎回答。

高彦,如果不是苏向挽,你觉得还会是谁?

这种问题,高彦当然不会轻易回答。

他低着头,沉声向唐陆凉汇报另外一件事,总裁,另外还有一件事,先前我们查到的在国外的线索,已经断了。

很好,每次都是这样!

不管之前查到的线索多么确定,等他追到国外之后都会断掉。

只不过这次赶上老爷子生病他没去成国外,没想到线索居然也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