厨房里征服美艳老师,组织部长玩公安局长全部

苏向挽觉得唐陆凉绝没有只想跟她谈谈唐老先生的病情那么简单。

她正打算拒绝,一阵尖利急促的高跟鞋声越来越近,你就是刚才那个医生是吧?

苏向挽感觉手腕被人抓住,转头,这人她认识,在手术室门口刚见过——唐氏集团董事长夫人,文青媛。

文青媛一眼就看见站在她对面的唐陆凉,妆容精致的脸上渐渐浮起轻蔑而算计的笑容。

我说你一个医生怎么这么有心机,敢隐瞒唐进的病情,原来……是早被有些人收买。

她解释,唐夫人,这种话是要讲证据的,我不过是来找儿子,碰巧偶遇唐总。

文青媛视线在两人之间来回片刻,唐陆凉怀里那个小东西身上,唇角笑意加深,孩子?

苏向挽看了看还挂在唐陆凉身上的苏塘,这友好交流的画面实在太清晰,她现在孩子都不好意思要回来了。

犬子跟唐总能说上话,也纯属巧合。她实在不相信苏塘敢背着她跟唐陆凉认爹。

唐陆凉不太跟人亲近,你跟儿子面子倒是不小,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中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合作呢。

文青媛意有所指,她就是要借这个机会让唐家父子离心,自然也不介意中间拉两条小鱼小虾下水。

很可惜苏向挽可不是什么谁都能拿捏的小鱼小虾,她苏大小姐什么都吃,就是不吃亏!尤其是连她儿子都敢骂,简直不知死活!

苏向挽礼貌一笑,不客气的说,唐夫人,我理解你作为一个病人家属的心情,可这里是医院,不是法庭,唐夫人还是收起你那些不切实际的猜测,先前的诊断结果不论是误诊,还是处于对病人家属心情的照顾,我都代表院方向唐夫人表示歉意……

你算什么东西?也敢代表医院说话?文青媛自以为抓住了唐陆凉的把柄,忍不住对唐陆凉叫xiao,我当初说是什么来着?把老爷子送去苏家,你坚持把人送来这里,就是为了跟这个女人里应外合?

这个女人?

苏塘面色不善的盯着毫无贵妇之态的文青媛,柔软的肉紧攥成拳,小小的身体在唐陆凉怀里发抖。

唐陆凉不自觉地抬手安抚孩子,目光冷对文青媛,文姨,如果不是老爷子护着你,单凭刚才那几句,就够你吃一辈子牢饭!

这话听得文青媛浑身一凛,唐陆凉这话绝不只是说说。

良久,她才定了定神,继续理直气壮。

让我牢底坐穿?你勾结外人陷害老爷子这条,老爷子就容不下你!

苏向挽听得忍无可忍,什么身份的人在她面前不得客客气气恭恭敬敬?怎么偏偏就这位唐夫人脸大?

且不说之前跟唐总认识与否,我今天才才回国接手唐董事长的病情,实在没什么时间跟唐总里外勾结,另外……

什么?你刚来就敢给我们老爷子做手术?是谁指使你的?文青媛见缝插针。

苏向挽:……

这位唐夫人还真是难缠啊。
唐夫人,院方请我接手自然是经过了家属同意的,至于你知不知情,那都是你们家属协商的问题,如果完全让医院来担责任,未免太过不近人情,另外,唐夫人,容我提醒你,得罪医生对谁都没有好处,毕竟我现在是唐董事长的主治医生,想动手脚太容易了。

苏向挽淡淡的警告。

你……你敢这么说话!文青媛动心思挑拨离间,陆凉,你也听见了,这女人当着你的面说要害唐进!

高彦,夫人身体不舒服,送她回去!

唐陆凉没再给文青媛继续胡闹的机会——高彦不是一般手下,只听命于唐陆凉,如果文青媛不配合,他绝对会动手。

电梯前只剩下这一家三口。

刚才的表现,很精彩。唐陆凉中肯评价。

苏向挽瞬间觉得尴尬,只想离这个男人远点,一抹职业疏离的假笑融化在唇边。

唐总,既然没什么事,我就带着孩子先走了。

谁说没事?我记得我说过要跟苏小姐讨论一下我父亲的病情。

讨论病情?这是讨论完病情就能放她走的吗?

苏向挽十分敷衍的看了一眼手上的腕表,不好意思唐总,我下班了,孩子可以还我了吗?

苏小姐是不是该向我解释一下我父亲的病是怎么回事?

唐陆凉手里还抱着她的孩子,苏向挽也走不了。

对唐陆凉,她也没什么好隐瞒,唐总,这件事其实很容易就能想明白,唐董事长身份不一般,病情也有些严重,我们只是些拿手术刀的,实在犯不着因为这种事得罪唐家……

治不好人,唐家照样不会放过!唐陆凉一夕收敛脸上的笑意。

所以医院这不是请我来了吗?

说这话的时候,苏向挽有些漫不经心,不是对生命无所敬畏,而是对专业的自信。

唐陆凉换了个姿势抱孩子,挑眉问,我父亲的病,你有几成把握?

来之前只有三成,看过之后觉得能有五成。

苏小姐,你在跟我开玩笑?

因为文青媛的事,唐陆凉对唐进是有点微词,可这并不代表他能眼睁睁看着唐进病死。

唐总如果对我的专业能力有质疑,大可以另请高明,我敢保证,国内没有任何人把握超过三成。苏向挽的目光直指唐陆凉,没有半点怯意。

从文青媛出现到现在,唐陆凉的眉头就没舒开过,国外呢?

五成,而且很遗憾,那个有五成把握的人就是我。苏向挽再次提醒儿子,还不下来?等唐总请你吃饭?你也不怕消化不良。

唐陆凉没想到这个女人这么嚣张,不过并不招人厌恶,反而有那么一丝……可爱。

苏塘挣扎未果,跟唐陆凉打商量,唐先生要是再不放手,一会可能就要给我收尸了。

唐陆凉挑了挑眉,恶作剧似的把苏塘抱得更紧,故意当着苏向挽的面说,虎毒不食子,苏小姐不会这么做。

苏塘内心泪流满面:亲爹,你是真不知道亲妈辣手摧花的时候下手多狠。
唐总,你想多了,我家儿子,我想怎么来就怎么来。苏向挽的笑容充满慈母之爱,苏塘,你是真想感受一下?

苏塘急中生智把主意打到唐陆凉身上,唐总,我现在叫你一声爸,你能救我一命吗?

苏向挽内心崩塌:是她家教太严还是家教不够严?孩子就这么跟人跑了?

你可以试试。唐陆凉的唇瓣不自觉地上扬。

犹豫之下,苏塘求生欲极强的叫了声‘爹地’,唐陆凉十分受用的应了一声。

苏小姐听见了吗?苏塘好歹叫我一声爸,我就不能让你直接把人带走。

高彦刚回来,就听见这么一句不得了的话:总裁什么时候多了个儿子?

唐陆凉更是不顾影响的抛下另一枚巨型炸弹,苏小姐,方便谈谈孩子的问题吗?

苏向挽突然有种心酸的感觉,儿子是她费心养大的,好不容易长成一个优秀帅哥该具有的模样,怎么就有人来跟她抢人了呢?

她没回答,唐陆凉把孩子交给高彦,先带孩子去公司,我跟苏小姐还有话要说。

唐总,这是我儿子!苏向挽从没想过让苏塘出现在唐陆凉的生活之中。

他刚才叫了我爹地,而且苏小姐,咱们以后少不了要打交道,我调查你也只是时间的问题,你确定要一直躲着我?

……

唐陆凉把地点选在一家环境十分幽静的餐厅,菜品大多是家常菜,这对已经生活在国外七年的苏向挽来说,可谓十分贴心。

苏小姐刚从国外回来?

没错,在国外待了七年,没想到一回来就吃到这么地道的家乡菜,感谢唐总盛情款待。

苏向挽随心所欲的行为中透着一种中规中矩的贵族优雅,让人看不透。

七年……那个女人是七年前离开的,时间刚刚好,如果她就是当年那个女人的话,倒也不是不可能。

他下意识问,七年前毕业季那个晚上,苏小姐在什么地方?

苏向挽内心波澜万丈,这话是什么意思?

唐陆凉认出她了?

刚才所做所说的那一切都是为了试探?

苏向挽放纵生活了这二十多年,生平第一次产生了想落跑的冲动。

时间太久,记不清了。苏向挽咀嚼的动作明显迟缓。

唐陆凉并不打算就这么放过她,问,到底是记不清,还是那晚发生的事情太过刺激,苏小姐说不出口?

那晚发生的事是挺刺激的,苏向挽到现在都不敢相信她居然睡了唐氏集团的总裁,还给他生了个儿子。

要不是苏向挽学医,早就练就了一身‘在她面前解剖,她都能安静吃饭’的本事,至于唐陆凉的话,最多让她惊讶一下子,不至于回不过神。

七年前我收到国外的博士offer,如果没记错,毕业季的时候我正在准备出国事宜。

她的表情完美到无懈可击,就连说话的语气也平静到对他所说的话毫不知情。

唐陆凉盯着她的眸子渐渐变深,他接着说,七年前有个医学院的学生误闯我的房间,我们做了一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