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我的手指在里边 宝贝看我怎么破你的处

五两银子现在就剩下三两,钱一想了想让张秋出面,用两百文雇了十个村里的汉子,一人二十文,用两天的时间把这个破房子修整了一下。

房顶铺上稻草,四周用篱笆围了一圈。房子破损的地方也用泥土修补的一次,还重新盘了一个火炉子。

大屋隔成为了两间,一半做厨房,一半是新盘出来的火炕。连着的小屋也修了一个火炕。

虽然没有什么日用品,好歹这房子是能看了。张秋有找人做了一张桌子几个木头凳子,连带着锅碗盘盆也做了几个。

在三天后,钱一和野人就搬了进去。

李富贵也知道张秋在做什么,他是内向的性子也不多说。刘氏也一直不知道钱一已经回来了,等到钱一出现和野人一起搬进了新家,刘氏坐不住了。

她能把钱一买了一两是因为她觉得钱一死了,一两是白得的。现在钱一还活着,自然不能便宜了张秋。

何况刘氏在心中就没有认为自己把钱一卖了,知道钱一活着却不回家,她只觉得钱一不守妇道,拿着手边的棍子就冲了出去。

等到了村东头一看,漂亮的两间草房,比起她家一直都没有修的那个不知道好了多少,刘氏心中更是不满意。

这房子若是给刘小力娶媳妇用不是更好,钱一这个克夫的贱人怎么能住这么好的房子。

钱一,你给我出来!刘氏敲门敲的震天响,钱一和张秋正在里面烧火,这新房子十分的阴冷。

钱一咬牙用了五十文买了几担柴火,想多烧一点去去寒气。

你婆婆来了!张秋惊讶,钱一倒是很平静,她就知道刘氏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估计是觉得你给的少了。钱一还有心思开玩笑。

不要脸的老太婆,当初都说好了,卖身契也写了。现在又来!张秋脾气本身就不好:你等着,我去帮你收拾她!

钱一没有拦住,张秋怒气冲冲的走了出去,打开门却堵在门口不让刘氏进来。

你干什么?

我做什么,你骗我银子我还没有找你算账,你现在问我做什么。你让钱一那个贱人出来。刘氏怒目,她拉着张秋几乎是扯着嗓子喊:钱一你这个不要脸的,你给我滚出来。

刘氏这一喊,几乎整个村子都听到了。

张秋一把推开她:你发什么疯?

我发什么疯?刘氏顺势跪坐在地上,拍着地面大哭起来:你欺负我老婆子啊,我老婆子死了丈夫,又死了儿子。现在轮到你来欺负我了。我不活了……

张秋气的跳脚:你给我说清楚,你什么时候欺负你了。

你骗我的银子。刘氏继续嚎:你说钱一回不来了,现在钱一那个小贱蹄子回来了,你……

闭嘴!张秋真的想撕烂刘氏的嘴。

是你同意一两银子把钱一卖给我姐妹的弟弟做丫鬟,你现在反悔不成?我告诉你黑字白纸你写的卖身契在我手里呢。张秋才不怕刘氏:不然我们去找里正评评理。

刘氏得罪了里正现在自然不敢去,她抱着地上突出的半截树根不肯走,不停的骂着张秋和钱一。

周围越来越多看热闹的村民,张秋觉得丢人极了。

钱一本来不想出去,听到刘氏骂的厉害,她伸手拨弄了几下头发,把头发弄乱一些,又在脸上涂了锅底灰,安抚了一下在里屋的野人,这才冲了出去。

刚冲出去,就看到刘氏在哪里哭喊着。

而张秋怒道:当初钱一生死不明,我们说好的一两银子。她不回来就当我白花了银子,回来你也认了,刘氏你现在翻脸不认账了?

刘氏全然当做听不到:你们欺负我一个老太婆,我老太婆好可怜啊!

她哭的厉害,想到她刚死了儿子,周围的人对刘氏也有了几分同情。又觉得张秋不免有些乘人之危了。

刘氏哭道:我老太婆现在可是无依无靠,全家就钱一这么一个出力气的,你就忍心用一两银子把她买走?那省城的人银子多,你多给我些也好啊!要不然,我不卖了——

她哭天抢地的模样还以为是家里办丧事呢!

刘氏的话让不少人都点点头,他们常年在村里,去的最远的地方就是县城,在他们心中省城都是高门大户,家家都很富足。

是啊张秋,听说省城的人顿顿都能吃细面饼子,他们那么有银子,你不用帮着省钱,就多给刘婶子几两。和刘氏关系亲近的人帮着刘氏说话。

刘氏心中得意,哭的更加厉害了。

钱一看到刘氏的表演心中冷笑,脱下外面张秋的棉袄,直接冲了出去。

她冲到刘氏面前噗通给刘氏跪下,对着刘氏磕了几个头。顿时刘氏傻了,那些看热闹的也不知道钱一这是做什么。

钱一语气悲愤:婆婆,你带我回去吧!

刘氏:……

她根本不知道钱一这是哪一出,钱一哭道:我回来的时候就听到婆婆把我卖给了别人,婆婆我不怪你。当时我生死不知,要是死了,就算是卖了一两银子也是好的。

刘氏一愣,钱一继续说道:我虽然活着回来,可是却得了重病,大夫中需要用药调养着,现在主人家想把我赶走,是张秋一直说服他们留下我。婆婆,我不想为难张秋,你把一两银子还给她,我们回家。

她太了解刘氏的性格,到手的银子是绝对不会吐出来的。

刘氏一顿,她看着钱一瘦的皮包骨头的样子,还有脸上青灰的颜色,心中也信了几分。

好人在山上都活不下来,钱一被冻伤也是正常的。难道说那主人家真的不想要她了。

张秋心中一愣,看到钱一的目光她也回过神:钱一你说什么呢!我好不容易让他们买下你,我那姐妹的远方表哥是衙门的捕快,你在他们家做丫鬟,也是一件有脸面的事情。
村中的人都没有什么见识,觉得省城的衙役都是顶天的官了,那可是吃官家饭的。

一听张秋说她姐妹的表哥是省城的衙役,一个个都缩起来不说话了。生怕说了什么惹了官老爷。

刘氏也懵了,钱一继续哭道:婆婆,你把一两银子还给张秋,我和你回家。我以后还伺候你。

见刘氏不说话,钱一在地上嚎了几嗓子,继续说道:婆婆,你马上就要改嫁了,到时候家中也是要一个支撑的人,长嫂如母,我一定会好好的管教小叔。

刘氏这才反应明白,自己马上就要改嫁给刘瘸子了,到时候就是刘瘸子家的人了,而那个时候,钱一就是刘家的长辈,长嫂如母,刘小力就必须要听从钱一的话。

想到钱一在这边是给人做丫鬟,回到家中要成为一家之主,刘氏就不是心思。而且提起刘瘸子,刘氏总能想起钱一当初给自己下的绊子。

要不是钱一,她的贞洁牌坊也不会被收走,她也不会莫名其妙改嫁!

她抹了抹不存在的眼泪:钱一,我已经把你卖给人家了,你就好好做你的丫鬟。只是现在家里紧张,你看能不能多要点银子出来。

钱一脸上渐渐带出了绝望,嘶吼着:婆婆,你真的要卖了我?

她那一脸的绝望差点让张秋都相信了,刘氏撇嘴,看着钱一瘦弱的身材和黝黑的面容不屑的说道:把你给人家做丫鬟也是你的荣幸,你就知足吧!

张秋适时的冷笑:一两银子不可能加,人家本来就不满意钱一了,你要是不同意我就换人了。

钱一期待的看着刘氏,身后的几个乡亲听到张秋要换人,连声道:刘婶子,你要是不同意就给了银子把钱一领回去!

就是,你马上就改嫁了,到时候家里总要有一个张罗事情的。不少人打起了卖了家里丫鬟的注意。

钱一这样瘦弱的还能卖了一两银子,他们家里的丫头片子是黄花大闺女,身体还好,总是能卖二两吧!

要知道在村里,二两银子都足够一家人吃喝一年的了。

有了人声援,张秋脸上也带出了底气:刘婶子,你不同意就算了。我就去给你拿卖身契。

刘氏的作风她更愿意拿回卖身契,同时也把银子霸占,可是听到张秋说对方有家人做衙役,她马上歇了这个心思。

算了算了,便宜你了!

刘氏也知道自己在这里得不到好处,爬起身讪讪的离开了。可是她没有注意她走后钱一冰冷的笑容。

刘氏走后张秋帮着钱一张罗,她贴心的把家里的东西拿来不少。一袋子黍子面,一包大豆,和一小袋红薯。

虽然都是粗粮,可是在这穷乡僻壤已经是很难得的食物了。一代黍子面很多家都用来熬糊糊,一小碗就是一家人一天的口粮。

这也是因为张秋在省城做绣娘,手里还是有一些银子的原因。

这太多了,你还是拿回去一些吧!钱一看着张秋趁着晚上送来的几样东西,心中酸涩。

我明天就要回省城了,这一去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回来。你好好的生活,和野人……不,和大牛,要是有事你就来省城找我。

我知道!钱一眼眶微红,她心中暗暗发誓,这一世一定要好好的护着张秋。

张秋很快离开了,离开前往钱一手中放了一个小布袋,张秋走后她打开,里面是一小包的山盐,还有五百文钱。

张秋走后钱一烧火,煮了一碗黍子面的糊糊,又在火里埋了两个红薯。她和野人,现在她给改名为大牛,一人一个红薯,一人一碗糊糊吃了。

晚上大牛就睡在大屋的火炕上,毕竟他现在是名义上的主人。而钱一睡在小屋里,等大牛睡下了,钱一起身开始盘算之后要怎么办。

她手头算上张秋留下的五百文也只剩下二两银子了,这点钱看起来不少,可是家里有很多东西还没有添,现在马上就开春了,她还想着买几亩地。

钱一想的很长远,离着周家来到苏州也要五年,她这五年需要有足够的势力,等到周家来了之后才能帮助周家。

现在她一口气吃不成胖子,需要一点一点来。她想好了,自己现在最大的保证就是手上的淼水,自己完全可以尝试利用淼水来灌溉蔬菜,到时候可以和周边的县城做生意。

现在她需要的就是土地。

现在一亩地大概需要二两半银子,她手里的钱远远不够。

钱一想了一夜,等到第二日一早,她起来忙里往外的把家里收拾一遍,手指稀释了一滴淼水在黍子面糊糊里,给了自己和大牛一人一碗。

大牛吃饭依然是开始慢,后期加快了速度。钱一也不想管他,等他吃了饭,钱一收拾了家里。

你今天和我去山里。她一字一句的说道。

这几天的相处她发现大牛估计是因为中毒,所以有些脑子不好用。但是离那些傻子还是有些距离的,慢慢和他说话的时候大牛还是能听懂。

去山里!大牛的声音很好听,低沉悦耳。可是此时他说话的时候有些缓慢,仔细听还有些大舌头。

但是他说的很认真,钱一也十分的有耐心:你不会会打猎么?打猎,杀一些动物。

她也不知道大牛听懂没有,拉着大牛去了山里。刚过了年,山里还没有开化,她要去的是之前救了大牛的地方。

那里气温比较高,已经有了一些野菜和春笋。

钱一知道现在县城的酒楼里面就缺这些东西,拿过去一定能买上一个好价钱。只是这山路难行,还有许多未知的野兽,若不是有大牛在,她自己真的不敢过去。

大牛就跟在钱一身后,钱一试了几次,她走得快大牛就快一点,她慢大牛就慢一点,不远不近的跟在她身后。而且绝对不让钱一走在他的身后。

有时候钱一回头和大牛说话,他都会一脸戒备的看着钱一
钱一没有办法,只能一边走一边和大牛说话,她尽量做到背对着大牛。两个人一脚深一脚浅的走着。初春的早晨十分的寒冷,虽然他们穿着棉衣,可是却觉得那冷气直直的往身子里面钻。

钱一不停的跺脚取走寒气,她留意大牛,发现大牛面不改色,似乎一点都不害怕这寒意。

她走的路都是上次进山的时候走的,还算是安全的一条路。也是她运气好,并没有碰到什么大型的野兽,也有几只野兔之类的跑过。

钱一本想让大牛去捉野兔,她说了好几遍大牛才明白钱一的意思,可是等到大牛明白的时候就再也没有看到野兔。

钱一有些失望,她重生之后一直没有吃过肉,虽然这几天吃得饱,每天还有淼水可以喝,但是她就是觉得胃里空空的难受。

她们从天不亮一直走,太阳升起的时候终于来到了之前看到的山坳。钱一惊喜的发现这里还有一条已经开化的小溪。

估计是冬日的时候山上的泉水干枯了,暖和一些才有泉水流出来。她喝了一口,溪水清冽带着清甜的口感。

冰凉的溪水取走了她最后一点困意,钱一放下身上的箩筐对大牛道:你看这里看着。她也不打算教大牛,有教他的时间,不如自己多干一会了。

她说了几遍大牛就明白了,点点头坐在箩筐旁边,钱一在山谷里转了几圈,她发现了不少蘑菇,又挖了一点野菜。

这才去了春笋的地方,钱一很数了数,冒尖的春笋足足有二十几个,她拿出腰间的锄头,一点一点的把春笋都挖了出来。

她在上一世后期是当家的大小姐,可是干活的手艺还是记得的,钱一很快就把春笋挖了干净,清理干净放在箩筐的最下面,又放了不少野菜,把那些蘑菇放在最上面。

等她干完这一切已经快到中午了,钱一看着已经装满的箩筐,满意的点点头。

走吧!她把箩筐背递给大牛,大牛疑惑的看着她。钱一比划了几下,示意让大牛背上,大牛一直不理解,钱一有些急了,上前就要把箩筐中背在大牛后背上。

可是她没有想到的是她一来到大牛身后,还没有等伸手,大牛一个反手摔把钱一摔在了地上。

唔!钱一顿时觉得后背疼的要死,她真的不知道自己触及到了大牛的那根神经。

你做什么?钱一大怒。

大牛看着钱一摔倒,有些发愣,可是他依然抿着嘴和钱一面对面对持着,不肯让步。

我真的倒霉啊!要不是自己那瘦弱的身板背不动,她也不需要这个大牛做什么。钱一挣扎着坐起来:你,你给我背起来!

看在他傻的份上,她不计较!

钱一又示范了几次,这下大牛终于懂了。他背起箩筐,和钱一一前一后的下山了。他们没有回村里,毕竟钱一不想村里的人看到自己去卖东西,否则刘氏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她现在还不想和刘氏有太多冲突,毕竟自己能力还小,刘氏名义上还是她的婆婆。一个孝道压下来,她也没有办法反抗!

下了山刚好是临近中午,钱一带着大牛走去了县城,在路上钱一拿出了放在衣兜中的红薯,两个人一人一个吃掉。

一边看着大牛吃东西,钱一一边感慨,好在是大牛不挑食,要不然她真的不知道怎么养。连着几天吃红薯,她都吃腻了。

眼看日头偏西,二人终于一路走到县城,钱一找到县城最大的一家酒楼。

她让大牛在原地等着,自己上前了几步。

诶,哪里来的要饭花子。赶紧滚。店小二看到钱一,连忙上前驱赶。也不怪他看错,钱一身上的衣服是张秋的,张秋比她高,也比她壮。

这衣服穿在钱一的身上有些大了,她只能用绳子勒住。而她走了一天,早上又去挖野菜,头发早就凌乱不堪,原本带着脓疮黝黑的脸也落满了灰尘。

钱一苦笑,她刚重生身体还没有恢复,确实是像个要饭花子。

我是来卖菜的。钱一压低了声音。尽量不让人听出来她是个女的,说起来也是心酸,她现在看着自己都分辨不出来自己性别。

我们这里不收破烂,赶紧走。

钱一自然不会走,她知道这里是县城最大的酒楼了,其他家给的价格肯定不高。要是去别的县城,又要多走几个时辰。

小哥,你就找你掌柜的来瞧瞧。钱一心一横,在小二的手里放了十个铜板。

小二倒是没有想到这个看起来像是乞丐的人竟然会这样上道,掂量了手中的铜板:好,你等着!

反正他也不吃亏。

很快他领了掌柜的来,掌柜正在那里犯愁未来几天的菜要怎么办,毕竟现在家家户户都没有什么蔬菜可以吃,可是来酒楼的人张嘴就是要吃菜。

储存的都卖光了,再没有蔬菜 ,这酒楼的名声可就扫地了。

听到小二说有人要卖菜,他也就是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态度来的。他看了一眼钱一,倒是没有像是小二那样赶她走。

你有蔬菜?掌柜的问。钱一点头,把背后的箩筐放在了地上,掀开上面的布,让掌柜的看到里面的东西。

掌柜的一看里面的野菜和蘑菇眼神就是一亮,可是下一刻还有些失望。

就这点蘑菇也不够干什么的。

都是野菜么?掌柜的问了一句。

下面还有春笋。钱一让掌柜的看到下面的笋。

少是少了点!掌柜的有些可惜:小哥,你这是在哪里找到的?钱一不说话,掌柜的笑笑:你放心,我也不是要抢你生意,就是你那边还有么?我可以高价买。

钱一点头:有,我每天都能送来一筐或者两筐。

行,那今天这些春笋我给你三文钱一斤,野菜十文钱一斤,这些蘑菇你都给我吧!我给你二十文。

钱一知道这个价格很公道,而且算是很高的了。她点点头,让掌柜的把东西带进去结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