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教学子豪我们再做一次吧 炖肉计(是今

对了刘姐,以后不用再叫我夫人,你就叫我小离就行。

总感觉这个称呼有些怪别扭的,像是封建社会的地主老婆一样,听了浑身都不舒服。

这怎么行!这不合规矩。刘姐知道沐离没什么架子,但是如果被老宅里那些人听到,肯定又要大做文章,趁机说二少爷身边的佣人没规矩了。

刘姐还想说什么,却不想,沐离的手机直接响了起来,沐离笑着说:我出去接一个电话。

电话是沐颜打来的,沐离眉头紧蹙,这个女人给自己打电话做什么,难道是因为今天丢了面子,想和自己算账?

话不投机半句多,沐离想也不想就挂断,沐颜这会儿指不定心里又出什么幺蛾子呢。

只是,她有些嘀咕了沐颜的耐心,电话像催命符一样,一遍又一遍的打来。沐离只能接通电话,冷冷道:有事吗?

你这个臭女人,竟敢挂我的电话!你立刻给我滚出来,我有事找你。

沐颜本来就受了一肚子委屈,这会儿更是快气爆炸了,沐离还真的是不想活了!

你让我出去我就出去,那我岂不是很没有面子?沐离不慌不忙的嗤笑一声,再说了,我很忙,没时间去见一些杂七杂八的人。

沐离这话还算给沐颜留了面子,没直接说什么阿猫阿狗也想见我之类的,但是沐颜已经气得脸色铁青了。

你母亲的医药费是我家缴的,想让你妈妈活命,就老老实实滚出来!

这招百试百灵,沐离顿时握紧了拳头,你们除了拿我妈威胁我,还会说什么?

怎么?怕了?我告诉你,你只有20分钟时间,如果我到时候看不到你出现,就别怪我立刻给医院打电话,停止治疗。

沐颜不等沐离说话就挂断电话,她生了气,沐离也别想好受!

电话另一边,沐离确实被气的不轻,但又只好乖乖的去赴约。

小离,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要不要给少爷打个电话?刘姐站在厨房门口也听到了沐离的话,刘姐直接走过去。

没事。沐离摆摆手,是我堂姐找我,我去一下就回来,不会有事的,也不用告诉顾霆琛。

说完沐离直接拿起包,飞快跑了出去,20分钟,亏这个沐颜想得出来。

沐离来到沐颜指定的地方,打开门之后,气喘吁吁的坐到沐颜的对面:有什么事赶紧说,我还有事要做呢。

你最好态度好一些,不然,吃亏的是你自己。沐颜把玩着手里的手机,一脸玩味,似乎就是想要看到沐离这副不能拿他怎么样的样子。

沐离恼火了,直接拍着桌子站了起来,抓住她的衣服,沐颜我告诉你,如果不是因为我母亲的话,我绝对不会任你摆布的。

呵,是吗?那我还真要感谢一下你妈呢。沐颜挣脱开牡蛎的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继续坐在沐离的对面。

有什么事情赶紧说,你不说我就走了!沐离看到她得意的样子就厌烦。总不能把她叫过来就是为了浪费时间的吧。

你今天回家闹的事情,爷爷已经知道了。沐颜不紧不慢的开口。

沐离愣了一下,随后就面无表情了,那又怎么样?沐家的人她一个也不想见,就算爷爷,现在也不会站在她这个孙女一边。

不怎么样,我叫你来,就是希望你去找爷爷,说今天这件事情是你的错。

爷爷回到家知道这些事情,肯定会发脾气,沐少华怕被老头子训斥,一家人想来想去,就想到这个方法。

你想颠倒黑白,让我替你们背锅?

沐少华紧闭大门,不让他们进去,顾霆琛才会被激怒,炸了他们家的大门。沐家不敢直接告顾霆琛的状,只好把事情责任推给沐离。

卑鄙!

这世界上哪有什么黑白?沐离,你现在应该关心的是你妈妈怎么活命,而不是和我争论谁对谁错,不是吗?

有了这个软肋,她自信可以把沐离握在手掌心里,就算她嫁入顾家,也别想有好日子过。

沐颜,你能不能换一点新花样?这些年我替你背了多少锅,你心里不清楚吗?每一次都要拿我妈相要挟。

以前她是无可奈何,可现在,她手里有一张顾霆琛给的金卡,只要以后不花沐家的钱,她也不用整天这样受气。

只是,不到迫不得已,她不想欠下顾霆琛的人情。

沐离强压住怒火,嘴角上扬,你说的对,我确实是应该为了我妈答应你的要求。如果没别的事情,我先走了。

如果命运不公平,那么除了顺从,就只能反抗
看沐离离开,沐颜嗤笑了一声,我看你这次怎么解释!她就知道沐离那个贱女人不敢不听她的话。

离开咖啡厅,沐颜拿出手机打了沐少华的电话,爸,沐离已经答应去找爷爷认错了。

真的?沐少华有些诧异,沐离虽然一直被他们打压,但性子很倔强,还以为要费一番功夫才能让她同意。

当然是真的,爸,你就放心吧,有医院的那个做筹码,不怕她不听咱们的!

等爷爷回来,只要把所有责任推给沐离,说她来家里挑衅,还教唆顾霆琛炸了大门,这件事情就追究不到他们身上。

好好好。沐少华连续说了几个好,沐离的弱点就是她的母亲,看来之前出钱保住医院那个女人的命,并不是一笔亏本的买卖,你也小心点,别把她逼急了……

狗急跳墙?爸,她哪有这个胆量?沐颜对此一点也不担心。

还是要小心一些,你爷爷马上就回来了,不能在这个时候出差错。老头子一退休,整个沐家就交到沐少华手上了,想到这里他就难掩的兴奋。

今天晚上有一场拍卖会,你记得去找顾廷烨,让记者拍到你是和顾家大少爷一起过去的。

顾家和沐家的联姻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尽管有了顾霆琛和沐离的婚事,但一个是被赶出家门的弃子,另一个是终身残疾的废物,没有多少人在意。

能帮助沐家的,只有沐颜和顾廷烨联姻,这件事情无论如何都要促成,沐家也能更上一层楼。

放心吧,爸爸,顾霆烨已经邀请我今晚一起去慈善拍卖会了。

沐颜现在唯一值得炫耀的事情,就是他可以光明正大的和顾廷烨在一起,不知道多少人羡慕嫉妒恨呢。

沐离没有回别墅,她沿着马路边走了很远的路,最后走累了,才打车去了医院。

把顾霆琛给的那张卡交到院长手里,她才觉得心里踏实了一些,就像常年绕在自己脖子上的一根绳子,终于断了。

她呼吸到了新鲜的空气,整个人都变得轻松多了。

小离,你母亲的医疗费沐家已经替你们交过了,而且现在还有很多余额,你不用着急交钱的。

张院长看她红肿却坚决的眼神,心里叹了一口气,怎么了,被人欺负了?

这些年,他看着沐离一步步成长,一个花季的女孩,本应该拥有美好的青春,却无数次差点被母亲的病情压垮。

她瘦弱的肩膀,这些年扛起了很多别人难以承受的重量。

院长,我没事。沐离摇了摇头,还是坚持把卡给了院长,万一沐家再威胁断了我妈妈治疗费,就用这张卡续费。

她这么一说,张院长就明白了,肯定是沐家刚才又威胁她,所以她才会哭红眼睛。

这样提心吊胆的过日子,还不如不接受那家人的施舍。

好吧,这卡我收下了,你也放宽心,不依靠沐家也好,至少你和你妈妈以后不用再忍气吞声,人活着,不就争一口气吗。

嗯,院长,谢谢你,我妈就拜托你照顾了,我先回去了。说完沐离便直接转身。

这一次,她甚至没去病房看一眼。因为她知道,这个时候见到母亲,她一定会忍不住哭出来,她不想在母亲面前掉眼泪。

张院长只是微微叹了一口气,拿着那张卡也转头离开了。

沐离眼神有些呆滞的向前走,她没有打车,也不知道自己这样走回去要到什么时候。

总之就是心里酸,忍不住想哭。

不知不觉走到了天黑,一阵冷风吹来,沐离这才反应过来,周围都是陌生的环境,她不知道走到了什么地方。

七点半,这个时间顾霆琛已经回到家了,沐离赶紧打车想往回赶。

这个时候,顾霆琛的车子刚好从这里路过,言述看着前面的人,二少爷,好像是少夫人。

顾霆琛顺着言述的方向看去,果然看到了,穆里正站在那里,甚至瑟瑟发抖。

二少爷,要接少夫人上车吗?言述问。

停车!顾霆琛声音清冷,眉心紧皱,这个女人怎么会跑到这里?

言述一脚刹车稳稳停住,直接走下车:夫人,您怎么会在这里都已经这么晚了,你为什么不回家呀?

沐离看到言述的时候,也是微微一愣,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这里遇上,霆琛在里面吗?

沐离声音有些哽咽,但她没说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自己能解决的事情,她不想让更多人知道,哪怕这个人是她的丈夫。

言述立刻察觉到有些不对劲,不过他也并没有再继续追问:少爷正在里面,您上车,我送您和二少爷一起回家。

言述说着直接为沐离打开了车门。

沐离看到顾霆琛正坐在车子的另一侧,瞬间红了眼眶。

是不是冻着了,赶紧上来吧。顾霆琛伸手,语气极为温柔,说的话也透着一丝丝的心疼。

沐离擦掉自己眼角的泪水,将手放在了顾霆琛的手上,只是触碰了一下顾霆琛便感觉这女人的手冰凉刺骨。

顾霆琛眉头紧锁:言述,把空调打开。

说着还不忘将沐离的手放在自己的手心轻轻地搓着。

顾霆琛这一套动作做下来,沐离再也忍不住自己心里的委屈,靠在了顾霆琛的肩膀上嚎啕大哭
顾霆琛任由这女人趴在自己的肩膀上哭泣,没有问什么原因,她不想说的事情他不会问,但他会私下去调查。

言述在前面悄无声息的开着车,整个车里面就只剩下了沐离低声哭泣的声音。

不知过了多久,大概是已经哭累了,沐离竟然在顾霆琛的肩上睡着了。

顾霆琛一只手拦住了这个女人的肩膀,让她靠在自己的身上,这样可以睡得更舒服一些。

随后,顾霆琛用右手拿出手机拨通了刘姐的电话。

少爷,我正要给你打电话呢,夫人到现在还没回来,已经出去一下午了。刘姐接通之后,便立刻传来了焦急的声音。

顾霆琛看了一眼倒在自己身上睡得更香的女人,语气冰冷:她和我在一起。

真的吗?那我就放心了。刘姐吐出了一口气,还以为出了什么事情呢,走的时候那么着急。

她今天遇到了什么事情?语气依旧冰冷。

少奶奶是接了一个电话,才急匆匆出去的。我听少奶奶打电话,好像说了沐颜这个名字,估计是少夫人娘家的堂姐约她出去。

刘姐把自己所知道的事情都告诉给了顾霆琛,想来顾霆琛也大概可以猜的出来,这女人遇到了什么事了。

知道了。顾霆琛旋即便挂断了电话。

怀里的人还在熟睡,他眸子深邃,看向开车的言述,沐誉什么时候回国?

应该今晚就能回来。言述想了一下,沐誉在国外谈的那个项目已经结束,需要派人去和他接触一下吗?

子不教父之过,我会找时间和沐誉好好聊一聊的。顾霆琛虽语气冰冷,但是声音极小,因为她怕吵到身边女人睡觉。

沐离浑然未觉,浅浅的呼吸着,眼角还有未干的泪痕。

她安静的模样,让顾霆琛的心也如软下来,静静看着她的小脸,狭长的睫毛如同一把小扇子,在她脸上盖下一片小小的阴影。

人是熟睡的,但手依然紧紧抓着他身前的衣服,可见就算在睡梦中,她也没有多少安全感,这样的她,让人心疼。

少爷,化妆师已经到了别墅,近看,今天的晚会还要去吗?

言述小心提醒,今天的晚会很重要,很多人都会到场,为慈善尽一份力,也能为自己积攒一些人脉和名声,这样的机会不能随随便便就浪费掉。

顾霆琛低头看了一眼沐离,轻声开口,她若是醒了就和我一起去,若是没醒,那就我自己去。

原本准备带着她去看一场惊喜,却没想到,半路撞见她失魂落魄的样子,差点给了他一个惊吓。

车子在别墅门口停下来,言述下车提醒,您还是把少夫人叫醒吧。这样睡着,他们两个人都没办法下车。

顾霆琛却没有叫醒她,轻轻抱着她挪到车门旁,言述拿来轮椅,他小心的撑起身体坐到轮椅上,就这样抱着怀里的人进了别墅。

刘姐迎出来,看到沐离和顾霆琛在一起,心里松了一口气,少爷,晚饭已经准备好了,您看……

先收起来吧,一会儿等她睡醒了,再叫她下楼吃饭。

回到卧室里,顾霆琛小心翼翼把沐离放在床上,见她还抓着自己的衣服,只能把外套也脱下来,轻轻盖在沐离身上。

叹了一口气,正准备调转轮椅往外走,就见沐离睁开了眼睛。

我是不是睡着了?沐离声音有些沙哑,大概是因为刚刚在车里面哭的声音太大,又睡着的缘故。

困了就继续睡吧,等你醒了再下楼吃东西。顾霆琛轻轻地拍打着沐离,打算让她继续睡去。

我不睡了。沐离摇着头,从床上坐起来,你也没吃饭吧?我今天又给你添麻烦了。

沐离脸上挂着歉意,她也没想到自己会情绪失控,如果可以的话,她倒是希望这种窘态不要被顾霆琛看到。

说什么傻话?我们是夫妻。

顾霆琛以前对家庭没有什么概念,就算对顾家,印象里也只有勾心斗角,从来没有什么亲情可言。

夫妻,家庭,真正理解这些词语的涵义之后,才能明白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温暖。

沐离推着顾霆琛来到楼下,刘姐已经吧饭菜拿去热了。

少夫人,你醒了?

嗯。

她没有多说话,但刘姐还是听出了她嗓音沙哑,往冰箱里看了看,少夫人,我给你熬一个冰糖雪梨吧,对嗓子有好处。

谢谢你,刘姐。

坐在餐桌对面,沐离迟疑了一会儿,还是决定把事情告诉顾霆琛。

你上次给我的那张卡,我把它拿到医院了。小心看了看顾霆琛的脸色,像是怕他生气一样,我怕妈妈医药费再被沐家停了,所以,就用那张卡支付医药费了。

顾霆琛确满不在乎:你喜欢就好。

沐离一愣,还以为顾霆琛会说些什么,没想到他是这样的反应。

顾霆琛……

嗯?他抬头,笑容温润如玉。

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顾霆琛忽然就笑了,视线温柔的看着她,傻瓜,因为你是我的妻子。

你是我的妻子,我不对你好,还能对谁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