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换美妇系列 穿越农家三兄弟的幸福生活

沐离跑出浴室,拿纸巾堵住鼻孔,靠在墙上大口的喘气。

丢死人了!丢死人了!这辈子又不是没见过男人,怎么到他这里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想赶紧把血止住,结果越是慌乱的擦拭,鼻血却越多。脑海里还闪着男人精壮的上半身,以及八块腹肌,每一处都透着诱惑。

你在干什么?还不快进来。浴室里面传来了顾霆琛的声音。

马上就来了。沐离忍住自己不去想那副身体,才让自己的鼻血止住了,沐离将纸扔在纸篓里面,深吸一口气,再一次走了进去。

这一次沐离没敢抬头,只是拿起浴台上的毛巾,轻轻地擦拭着男人裸露的后背。

你很怕我?顾霆琛回过头,看着这女人一直低着头,嘴角不禁微微上扬。

没……没有。

那你为什么不抬头看我?下一秒顾霆琛,用那健硕的臂膀直接将沐离捞进了浴缸里。

沐离惊叫一声,整个身子浸在水里,吓得花容失色。一抬头,和男人面对面视线相撞在一起。

沐离的脸色瞬间爆红,顾霆琛捂住她的嘴,不要喊,不然楼下的佣人会误以为我们在做不可描述的事。

沐离的脸色已经红的快要滴出血来,这个男人能不能不要这么骚包?

见到沐离点头,顾霆琛这才将手拿下来。

这一折腾,她身上松松垮垮的浴巾直接飞走了,和顾霆琛一样裸着上半身相对而坐。

啊……流氓!尖叫的声音终于响彻整栋别墅,沐离逃荒似的离开了浴室。

顾霆琛哈哈笑了出来,他已经有很多年没有这样轻松的笑过了。这个小丫头还真挺有意思。

顾霆琛擦拭好自己的身子,抽出一件睡衣穿在自己的身上,便坐在轮椅上走了出去。

卧室里,沐离已经躺在床上,用整条被子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

顾霆琛不禁哑然失笑:再这样继续闷下去,恐怕会把你闷坏的,我可不希望我的新婚妻子就这样上头条新闻,刚结婚就被送医院抢救。

沐离躲在被子里面听到男人的声音,虽然这是再正常不过的话,但是在这个男人的嘴里说出来却多了一丝调情的味道。

沐离努力让自己静下心来,不再去想刚刚发生的那些囧态。身体往床里面挪挪,给顾霆琛留了一个位置。

你是在邀请我吗?顾霆琛来到沐离的身边,缓缓的靠近这个小女人,嘴角微微上扬,嘴角的笑容尽显邪魅。

我……

好了,不吓唬你了,你累了就先休息,我还有些事情要去书房处理。

那你……也要早点回来休息。

沐离虽然不是那些演讲家,口才流利,但也自认为说话也不会磕磕绊绊,但是,今天为什么和这个男人说话总是很别扭。

好。说完,顾霆琛扬起手在沐离的头上轻轻地揉了揉,尔后转身离开了房间。

好一会儿,沐离回过神来,整个房间只剩下自己一个人呆呆的躺在床上。

今天晚上,绝对是他有史以来最丢人的时候。

不过,刚刚顾霆琛是摸了自己的头发吗?沐离双手摸在自己的脸上,热得发烫。

进了书房,顾霆琛的笑容渐渐消失,反而换上一副平日里严肃的冰冷表情。

拿出手机拨通一个号码。

少爷,您有什么吩咐?

去查一下沐离的母亲是怎么回事,还有,沐颜和顾廷烨发展到什么地步了。之前没兴趣调查这些,现在已经不知不觉想要了解和沐离有关的一切。

是!

言述虽然不知道,少爷为什么会忽然间调查这些事情?但是身为下属他却不该去问这些事情。

凌晨1:00,顾霆琛才从工作中抬起头来,看了一眼时间才发现已经这么晚了。

回到卧室,床上的女人已经熟睡,一点声音都没有。

沐离斜躺着,姿势算不上优雅,但她身材纤细,怎么摆都是一道两眼的曲线,让人看了心旷神怡。

顾霆琛缓缓的抬起手,轻轻地抚摸着沐离的脸颊,指尖触碰时,顾霆琛才发现这女人的肌肤吹弹可破,水润的像婴儿,顾霆琛看到后顿时一股股暖流涌进体内。

该死,顾霆琛眉心紧蹙,这可不是一个好现象。

顾霆琛没有上床休息,而是在一次反进了浴室里面,不多会儿,里面再一次传来了流水的声音
清晨。

阳光透过玻璃洒在粉色的床上,沐离微微动了动,忽闪的睫毛在脸颊上落下两片小小的阴影。

夫人,您醒了吗?二夜让您下去吃早餐。房间外面传来敲门声。

沐离睁开慵懒的眼睛,挠挠乱乱的头发,伸个懒腰,打个呵欠,直接从床上坐起。

醒了,我这就来。沐离揉了揉眼睛,他貌似已经好久都没有睡过这么长时间的觉了。

好一会儿沐离才发现,自己身边床单平整如新,没有睡过的痕迹,难道顾霆琛昨天根本就没有回房间?

沐离一骨碌走下床,跑到浴室里面以最快的速度梳洗。

餐厅里,顾霆琛已经坐在了餐桌旁,手里拿着报纸,优雅的喝着咖啡。

金色的阳光从窗口洒在男人身上,优雅的动作,没有一处不在彰显着这个男人身上的贵气。

不知道昨天晚上这个男人工作到几点,今天早晨竟然还是这样神采奕奕,果真是上天眷顾的宠儿。

夫人,早餐已经准备好了。

佣人见沐离走下来,笑着打招呼。

咳咳……沐离轻轻地咳了一声,视线从顾霆琛身上收回来,走进餐厅后,照例坐在顾霆琛对面的位置。

不好意思,昨天有些累了,所以没有起来给你做早饭。

在她的意识里,女人给丈夫做饭是分内的事情,她这才刚结婚,确实有点不像话了,天天都要让丈夫在餐厅等她起床。

夫人,做饭这种事情怎么能让您动手?您晚上累了早起就多睡一会人,不打紧,呐,这是厨房特意给您炖的鸡汤,补补身体。

沐离脸一红,怎么种觉得佣人话里有话呢?

悄悄看向顾霆琛,就见顾霆琛放下了报纸,平静的脸上也透着一丝浅笑。

佣人盛了一碗放在她面前,闻味道就知道厨艺比她强N倍,香醇可口,嗯,这鸡汤真好喝,顾霆琛,你也喝一点吧,我一个人也喝不完这么多。

不用了,这是他们专门给你炖的,你喝吧。说完后便开始继续吃着自己面前的清粥小菜。

沐离一碗鸡汤喝完,佣人又盛了一碗递过来,沐离摆手,不用了,我已经喝饱了,你给顾霆琛喝吧。

顾霆琛熬夜加班肯定特别辛苦,补补身体是应该的。

夫人,这鸡汤是专门给您补身子的,昨天晚上您也是累着了,所以你就多喝一些吧。女佣的脸上笑容更甚,双眼似乎都在冒着金光。

沐离听到这话更觉得不对劲,当下便看向了顾霆琛这男人脸上依旧挂着笑容,沐离这才知道这女佣好像是误会了什么。

那个……其实我们……

我吃饱了,外面的车子还在等着我们,你吃快一些。顾霆琛放下了餐具,直接打断了沐离的话。

我们?去哪啊?沐离看着顾霆琛,脸上露出疑惑的神情。

回门。顾霆琛晾下一句话,便直接坐着轮椅向着门口方向走去。

是了,结婚的第三天,是应该回门了,只可惜,她妈妈不在家,那个沐家真的没有回去的必要。

她倒是希望顾霆琛带她直接去医院看望妈妈。

路上,沐离一直低着头不说话,一看就兴致不高。她在沐家不受宠,那些人肯定也不愿意看到她。

万一那些人给她脸色看,顾霆琛的面子也不好看。

顾霆琛看到这女人似乎是在紧张,随后直接拉起了这个女人的手才发现这女人的手心就全是汗。

你在害怕?

没有。她的手往回抽了一下,没有抽走。

我们是夫妻。顾霆琛提醒着沐离,有什么话可以直接和他说。

沐离欲言又止,抬头看看顾霆琛的脸色,我和沐家……相处的不太融洽,我担心……

沐家现在全都在讨好顾廷烨,甚至默认沐颜悔婚,私下和顾廷烨交往,在他们看来,双腿残废的顾霆琛远远没有顾廷烨有巴结价值。

她不知道一会儿进了门,沐家会怎么看待自己这个丈夫,她遭受白眼习惯了,如今自己的丈夫也要被人鄙视吗?

你在担心我?顾霆琛听着这小女人的话后心情大好。

沐离:……这男人的重点能不能不要放在这种东西上?

就算顾霆琛这几年不受宠,好歹也是顾家的二少爷,从小养尊处优,自然不可能遭受别人的白眼。

如果沐家的人对待他,也像对待她那样,这个男人肯定忍受不了。

有我在,别担心。

顾霆琛将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腿上,目视前方,没有看到沐离瞬间有些红的眼角。

从小到大,除了父母,从来没有人这样暖心的和自己说过话。

车子停在沐家大门前,沐离先下车,然后小心的扶着顾霆琛坐上轮椅。没想到沐家大门紧闭,门前一个人都没有。

沐离面色露出尴尬,原本就知道沐家可能会不给顾霆琛面子,却没有想到,连大门都不给开。

沐家的人不知道今天是顾先生和顾太太回门的日子吗?言述看这紧闭的大门不禁喊了出来,言述知道躲在里面的人能听到他的话。

然而顾霆琛却完全不在乎,拉起沐离的手静静等待。

霆琛,要不然我们还是先回去吧。怕是顾霆琛从小到大都没有受过这样的委屈。

顾霆琛依旧不说话,倔强的等在外面,言述看到顾霆琛那骇人的脸色,就知道今天沐家的人要倒霉了。

言述。顾霆琛冷冷的叫了一声言述。

二爷。言述微鞠躬,听候顾霆琛的发布号令。

把门炸了。冰冷的语气响彻整条大街,神色冷静的样子,并不是在开玩笑。
炸?

躲在门口的管家一颤,不敢耽搁,立刻向大厅里跑去。

你说什么?顾霆琛竟然敢炸了我的大门。沐少华听到管家的禀报后,当下便大惊。

我看他有没有这个胆子!一个窝囊废,加上一个残疾,还能闹翻天不成?苏艳丽也没有想到顾霆琛竟然会这样嚣张。

顾廷琛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大家都有目共睹,所以他们也量他没有这个胆子敢炸了他们家的大门。

沐家和沐离没什么亲情可言,关门就表明了态度,今天不想见客。没想到他们自讨没趣,还非要进来。

老爷夫人,顾霆琛就算名声不好,但毕竟是顾家的二少爷,他要是真的炸了咱们的大门,传出去对两家都不好。

管家在旁提醒。

就算不想见到门外的两个人,紧闭大门也不是一个好方法。

沐颜一边弄着自己的指甲一边说道,不用理他们,顾霆琛也没什么了不起,这些年被顾廷烨打压的屁都不敢放一个!掉毛的凤凰不如鸡,我倒要看看,他们两个人想干什么。

别人怕顾霆琛,她沐颜可不怕,将来她可是要成为顾家当家主母的人!

一个被家族抛弃的废物,等她将来嫁给顾廷烨,有的是机会收拾他们夫妻两个。

到时候任凭他们两个怎么做,也绝对逃不出她的手掌心。

管家还想说什么,看到沐少华已经默认,他也只好照办,让门口的人不用理会外面,只管把门锁好。

爸,妈,你们当初为什么要让我和顾霆琛联姻?以后就算我嫁给廷烨,万一传出去我和那个废物有过婚约,也会被人笑掉大牙的!

沐颜脸上带着不满,现在已经有好多人知道,她和顾霆琛有婚约,幸好及时花钱封锁消息,不然早就被别人宣扬出去了。

你懂什么?当年顾霆琛,可是好手段,在整个顾家也是个风云人物,只可惜,一场车祸让他直接变成了废物,所以才会这几年被顾家不受用。但也由此可见,顾廷烨确实比顾霆琛要强,手段也狠,豪门之争若是一点手段都没有,恐怕将来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当年顾霆琛也算叱咤风云,在整个海城无人可敌,却不想被一场车祸给毁了,若不是他现在变成一个废物,他和沐颜的婚约也确实非常让他看好的。

如此可见这个顾霆琛也并不是最佳的人选。

颜儿,你和廷烨发展的怎么样了?你可一定要把他抓紧了,不要让他被其它女人勾引走。

妈,你放心吧,你女儿的手段难道你还不了解吗?他怎么可能会逃出我的手掌心?

沐颜对此很得意,顾廷烨在她的掌控之中,根本没有其他的女人能够靠近他身边。

那就好,你记住……

嘭!

话说一半,外面一声巨响,别墅的玻璃都震得哗哗响。

怎么回事?沐少华噌的一下从沙发上站起来,心里生出一丝不好的预感。

管家慌慌张张从外面跑进来,不好了,顾霆琛震得把大门给炸开了!这么大的动静,把附近的人都引来看热闹。

沐家这次,算是彻底丢脸了。

什么?顾霆琛这个废物!竟然还真敢这么做。沐少华被气的不轻,当下便气愤的直接跑了出去。

沐少华跑出去之后果然大门已经被炸烂,就连围墙也塌了一截,满地狼藉。

顾霆琛,你想要做什么?你知不知道这是谁的家?沐少华看着顾霆琛三人站在外面,一副与之不相干的样子,更是一肚子的火气。

顾霆琛眼底古井无波,听到沐少华的话之后,不禁冷冷开口。

沐家还真是好做派,我和妻子回门的日子竟然大门紧闭,这件事情传出去,恐怕也会折损沐家不少面子。

你这么做,顾家的长辈也不会站在你那边。顾霆琛,你们顾家的脸面也不会好看到哪里去!

沐少华气愤不已,虽然知道顾霆琛性情暴戾,却没有想到竟然会真的做出这样事情来,他是完全不顾及自己的颜面了。

脸面?顾霆琛笑了,脸面对我来说只是一个奢侈品,我早就不在乎了!这么多年背着残疾、废物的名声,他还会在意多一个标签吗?

你……沐少华被气得不轻,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男人,说出这样的话来。

顾霆琛可以什么都不在乎,沐家却不能什么都不管,沐少华矛头转向沐离:我好歹也是你的叔叔,你居然带着自己的丈夫,来炸自己家的门,真是枉费了我这么多年对你的照顾!

呵呵。不等沐离开口,顾霆琛嘴角立刻发出一丝轻笑,原来沐先生还知道你是沐离的叔叔。

顾霆琛你不要太放肆了。沐少华怒喊,这个顾霆琛,是不是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

门已经炸了,你打算把我怎么办?冰冷的语气响起,让整个沐家的人都失去一怔,这个顾霆琛也太过狂妄自大。

沐少华双拳紧握,他还从来都没有受过这等的委屈,今日若不讨回公道,他们沐家的颜面可就丢尽了。

沐少华不禁将目光看向沐离,语气不悦:沐离,就算出嫁了,你也姓沐,就眼看着自己娘家人被欺负吗?

沐离早就已经看清楚这家人的嘴脸,若不是因为想要治疗母亲的病,她才不会和沐家的人来往。

当年被赶出家门的时候,她怎么没从这些人身上看到娘家人的样子。

叔叔,你这话说的,让我有些不知该怎么回答。今日本来是我回门的日子,你大门紧闭不说,还把所有过错怪在我身上。这就是所谓的娘家人吗?

沐离的话铿锵有力,并没有惧怕的意思。

不管怎么说,这种时候,她都必须和自己的丈夫站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