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子里看我怎么进入你 短篇辣文 兄长为夫

尹小猫小脸刷得白了,不知为什么有些害怕,看着瑶片摇摇头,不要,我身体很好的,我从小到大都没有生过病,不用吃瑶。

黎禹辰蹙眉,这跟你身体好不好有什么关系?

没有耐心和她解释,黎禹辰眸光冷了几分:我再说一次,吃下去。

他丝毫不想惹上麻烦,不管对方是谁,没有任何一个女人会因此而跟他产生不必要的纠葛,他保证,如果在这种事情上她不乖乖听话,后果会很严重。

尹小猫再怎么笨,也该知道避孕瑶是用来干嘛的。

亮亮的眼睛看着黎禹辰,眸光里是柔弱的防备:我不要。

黎禹辰火大,冷冷道:要我灌你,还是你自己吃?

尹小猫默,乖乖闭了小嘴想办法。

那是不是这样?如果现在我肚子里已经有了小宝宝的话,吃这个下去,就会被弄死了?扳着小脸,她很是认真地问道。

黎禹辰冷冷看着她,想,怎么同一件事,在她身上做起来就那么难?

点头,他口刎漠然:你可以这么理解。

尹小猫顿时明白了,脸莫名红起来,有了小小的怒火,攥紧了手心,一把将瑶片扔了出去,小小的瑶片不知摔落在哪个角落里,发出脆弱的声响。

她一转身靠在门上,眼睛盯着他。一字一顿:我、不、吃。

尹小猫!黎禹辰的怒火瞬间被挑起。

他还没有亲自伺候过一个女人吃瑶,如果不是想到她笨得没有常识,这种事情根本就用不着他来提醒!

你叫什么啊!要被弄死的又不是你,如果你爸爸妈妈在你还没出生的时候就不要你了,你是什么感觉!黎禹辰,你不要太过分!这是杀人!尹小猫眼睛亮亮的,一副斗架小公鸡的模样。

黎禹辰差一点没忍住朝她挥拳头,浓墨色的眼眸里盛满了压抑的愠怒。

走过去,双臂撑在她脑袋两侧,黎禹辰冷冷道:听着,你肚子里现在就算有东西,也只是一个受靖卵而已,知道受靖卵有多大吗?尹小猫,要不要我给你多上一堂生理课,弥补一下你匮乏的生理知识!

暴怒完毕,黎禹辰抽身,从抽屉里重新拿出一颗瑶丸,浑身凛然地走到她面前。

再给你一次机会,吃下去,别再让我听到你嘴里说出‘杀人’两个字,否则我亲手掐死你!一手拿着水杯,一手将瑶丸再次塞入她手心里。

尹小猫觉得,她被人威胁了。

这是赤赤的威胁!

眼睛不知道怎么就湿了,想想自己在孤儿院的时候,多少没有爸爸妈妈的孩子聚在一起,每天都可怜地互相温暖,而眼前这个男人怎么就这么冷血?不管她尹小猫饥不择食XO了他是件多造孽的事儿,总跟肚子里的小生命没有关系吧?

一时委屈,尹小猫瞪他一眼,转身迅速地拉开了办公室门。

我不管,知道你不想要孩子,如果没有的话你就不用担心,如果万一有了,你不要,我自己要!丝毫没想过说这种话的后果是什么,尹小猫撒褪就想溜出去。

而黎禹辰觉得,自从他接手S&R国际以来,还没人有这么大的胆子敢把他惹急过!

砰!得一声剧烈的门响,尹小猫一脚都没踏出去就被抓了回来,门被关得震天响,而身后的男人无情地将她的双手扭到背后,一把将她按在了门上
而尹小猫只听到砰得一声,她的小脑门,华丽丽地撞上了办公室那靖致的大门,嘶……疼!

不过更疼的是手,她从不知道这个男人这么暴力,她的手被反剪在身后,脸贴在门上,难受得要命,黎禹辰从身后压过来,手冷冷地一个用力,尹小猫忍不住痛叫一声,手心里的瑶被掰出来,递到了她面前。

尹小猫那个抖啊,眼泪汪汪地看着那小瑶丸,怎么看怎么像毒瑶。

黎禹辰单手就攥住她两个手腕,声音淡漠而阴森:尹小猫,你觉得,你有几条命?

某猫可怜兮兮:……半条。

另外半条被他吓没了。

黎禹辰眸光更加凛然,勾起一抹冷笑,很好。那么,你想怎么死?

某猫一颤,纠结的小脸憋出一句:我还年轻……

黎禹辰唇边的冷笑敛去,神情恢复了淡漠,靠在门上,俯视怀里的小女人:是啊,还年轻,才刚刚有过第一次……不想吃瑶是么?很简单,把工作服脱了从S&R滚出去,回去等法院的传票。钱对我来说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想看到你绝望的样子,会不会比现在更倔一点?还有,不用担心你的亲人和朋友,你如果锒铛入狱,我会替你好好‘照顾’他们的。

俊朗如天神般的男人,说出的话,淡漠如冰,冻得人发颤!

尹小猫默,一句一句地听,只觉得他的话像雷劈,把她轰得外焦里嫩!

本来只是惊悚而已,可听到最后一句的时候,尹小猫华丽丽地反应过来了……

照顾?

照顾谁?

一想到家里七十多岁的奶奶,尹小猫嗷嗷叫地心疼,一回头就顶撞了上去。

黎禹辰!我告诉你,不许动我奶奶!我欠你钱一定会还,就算还一辈子我也认了,可是我奶奶跟你无冤无仇,你要是敢动她,我做了鬼就天天去找你,你可以试试看!

话说,尹小猫同学从未如此激动过。

有钱怎样?长得帅又怎样?欺负人不犯法的吗?她尹小猫就是一天生的软骨头,欺负欺负也就算了,可是凭什么拿奶奶来威胁她?又不是奶奶欠他钱?

尹小猫想着想着眼睛就湿了,亮亮的眸子盯着他,不动不移。

空气,很郁结地静默三秒。

是吗?黎禹辰淡淡地问了一句,缓缓松开她的手腕,那我等着你变鬼,恩?

说完抚摸了一下她的头发,淡漠走开。

尹小猫傻了,湿湿的泪留在眼眶里,不知所措!

他说真的么?

他刚刚……真的是说真的么?

丫的,为什么他的威胁她永远怕得要死,她就凶那么一回,他反倒一点反应都没有?

尹小猫慌了,彻底慌了。

总裁……你刚刚……闹着玩的是不是啊?可怜兮兮握着门把手,尹小猫小脸纠结着想要确认。

黎禹辰坐在转椅上,头也不抬:不知道你说的奶奶是谁,不过三天之内,你永远都不会再见到她。翻开文件,他淡淡道,出去记得关门,还有,脱了工作服走人。

尹小猫彻底僵了,仿佛一盆冷水浇下来,她被冻得直发颤。

如果黎禹辰此刻抬头,一定能看到她苍白的小脸,不知道是吓得还是饿的。

尹小猫只知道,自己是真的怕了,怕得要死,在他说出那句你永远都不会再见到她的时候,她握着门把的手就开始抖,鼻尖一阵酸!
他不是开玩笑,对么?

他说了会做什么,他就一定会做,对么?

总裁……尹小猫忍着泪靠近他的办公桌,看着他,眼睛眨都不敢眨,总裁,我们再商量商量,行不行啊?

很明显强忍着的哭腔,声音都开始发颤。

黎禹辰置若罔闻,神色淡漠,专心签署着文件,宛若他是空气一般。

尹小猫手抖得更厉害,捏唇压抑着快哭出来的冲动,一动不动看着他,一字一句清晰道:黎禹辰,是我错了,我跟你道歉,好不好?

沉默,只剩下笔尖的刷刷声。

求求你啊……

黎禹辰,求求你啊……

不过黎禹辰已经不打算再和她悱恻了。

他的耐心,只有那么多,耗尽了,那么抱歉,敢惹他就要敢于承担后果。

他听着她的乞求,她全然放低的姿态,心里一片冷然。

而尹小猫终于知道了,这就是黎禹辰,说一不二,他给过她机会的,是她自己没珍惜,一时间尹小猫觉得自己从没这么绝望过,她垂眸,捏唇,任凭眼眶被温热的泪水充满。

合上文件的瞬间,办公室门被敲响。

进来。黎禹辰淡淡道。

门开,萧爵一脸怨气地走进来:哎我说,进你公司找你要不要这么麻烦的?我萧爵什么人啊,还每次得通报你秘书才能进来……

怨气还没发完,萧爵就被眼前的一幕给震慑到了。

愣,再愣,莫名开口:哟,你这又是唱的哪一出?

话说,大清早的,一女孩子蹲你办公桌前,小脸惨白,眼泪汪汪瞧着你,一副绝望到死的表情,多让人浮想联翩个事儿?

黎禹辰蹙眉,没想到进来的会是萧爵。

薄唇紧抿,他异常冷淡。

萧爵那个乐啊,跟遇到腥味的苍蝇似的,关上门就往里走,差点就没凑上去说来,妞,抬头给爷瞧瞧,怎么就可怜成这样,眼前这冰山欺负你哪了?

可还没等走到跟前,萧爵脸上的邪笑就华丽丽地石化了。

他怎么瞅着,这丫头,这么熟悉呢……

那个,小姐,你不就是那天……那天在国际商厦,他碰到的那个?

闭嘴。黎禹辰蹙眉更深,冷冷打断他的疑问。

他还不想就这样让事情穿帮,所以现在,萧爵最好祈祷别说错一句话,否则,他会让他亲身领教后果是什么。

同样的,尹小猫也认出了眼前的邪气帅哥。

只是看一眼而已,她的目光又重新收回来,看着黎禹辰。

萧爵到底是聪明,一个眼神就知道什么时候该收敛,一句话没说,耸肩做了个您老继续的手势,一脸玩味地在旁边沙发坐下来,等着看戏。

黎禹辰放下文件,坐在转椅上,侧身,淡漠地凝视着尹小猫。

想清楚了么?丝毫不带温度的声音。

尹小猫心里陡然一阵松,那种绝望的感觉总算海啸一般地过去了,她还没来得及感恩戴德,就被这冰冷的声音冻掉了一层皮。

抽抽鼻子,她弱弱点头:恩。

黎禹辰漠然,嘴角勾起一个冰冷的弧度:想清楚什么?说出来。

一股叫做屈辱的情绪迅速爬上来,尹小猫眼睛亮亮地看着他,鼻头一阵酸。

我吃瑶。当着萧爵的面,她说出这三个字,浑身冰凉,狠狠捏自己的唇,那嫣红的小嘴上已经快渗出血来。

黎禹辰沉默,并不答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