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的小芳抽搐 [重生]囚笼的金丝雀

然而,夏微微刚停下来了,季甜甜却又眨着单纯的大眼睛。

  目光带着不解的看着季南初:妈咪,你昨天不是说爸爸很忙吗?为什么他每天晚上却有空陪着刚刚那个大婶,却从来不来陪我们?

  季甜甜懵懂却又直接的话,让季南初心漏跳了一下,在思索着到底应该怎么回答她的疑问。

  妈咪,刚刚那个人就是同学们说的,爸爸喜欢的女明星吗?他就是为了女明星,不要我们的吗?

  充满奶音的童声,却追问着季南初复杂的成人世界的事情。

  夏微微见状,也有点着急了,她也没想到,季甜甜会这么上心的。

  或者说,这么在意的。

  妈咪,你为什么不说话?爸爸是不是有了别的小宝宝,就嫌弃了甜甜了。说到后面,季甜甜的声音都带着哭腔了。

  就算再怎么样,都只是一个三岁娃娃而已。

  当然不是啊,甜甜这么可爱,谁会嫌弃你呢!

  季南初心里面乱极了,深吸一口气,无可奈何的解释道。

  她怎么跟甜甜说,为什么傅时漠和蓝心儿一起,是因为恨她厌恶她呢?

  傅时漠不是不喜欢甜甜,而是因为不喜欢她,从而连甜甜也讨厌了。

  那爸爸为什么天天和她在一起,却从来都不来看我?爸爸真的是保护别人幸福的英雄吗?妈咪,你能晚上的时候,让我见见爸爸吗?

  季南初一愣,心里面隐隐作痛,有些不知道,她一直骗着甜甜,是不是真的对甜甜好。

  傅时漠在她单纯的小心灵里面,是英雄一样的存在,然而现实却频频让甜甜失望。

  充满希望却屡次失望的感觉,她知道有多难过。

  但是她却没有办法告诉甜甜,在傅时漠心里面,甜甜不是他的女儿,是逼迫他的工具,是一个不该出生的野种!

  甜甜,妈咪不是跟你解释过了吗?你不相信妈咪和爸爸,却相信一个陌生的人说的话?她的话要是真的,你爸爸早就和她结婚了,但是你爸爸没有,这不就证明了她说的话是假的吗?

  你为什么不相信妈咪的话,却要相信别人的?为什么一直要打扰你爸爸工作?季南初的语气加重了几分,带着不容置疑的语调。

  她不想这么重的说话,但是她没有办法,她可以被傅时漠奚落,她可以被傅时漠嫌弃,她可以被傅时漠不屑一顾。

  但是甜甜却不行。

  她没有办法带着甜甜到傅时漠面前,受她受过的委屈,被她亲生父亲冷眼相待。

  像她那样,不被承认,不被认可。

  季南初恨自己,恨自己的没用,恨自己什么都做不了,恨自己哪怕用尽全力,也没有办法让傅时漠看甜甜一眼。

  妈咪,甜甜不问了,甜甜不问了,妈咪你不要生甜甜的气,甜甜再也不问爸爸的事情了……

  季南初从来没有说过这么重的话,所以她当下被吓住了,立马嘴一扁,眼泪从大大的双眼冒了出来,用力的摇着头保证,不敢再继续问。

  南初,你这是怎么了,你怎么能这么……夏微微听到季甜甜一哭,连忙就上来说话了,可刚看到季南初死咬着唇忍着不哭的样子,她顿时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好了甜甜,你看看你妈咪的脚,你还要她陪你去看你爸爸,都不关心你妈咪,只记得你爸爸了。

  夏微微叹了一口气,发挥转移孩子注意力的本事,替季南初伤心的说道。

  本来还难过的甜甜,一下子止住了眼泪的,像是被水冲刷过的眼眸看着季南初被包比她的大腿还要粗的脚踝,眼泪又像是断线的珍珠似的滴答滴答掉下来,落在季南初纱布上。

  对不起妈咪,是甜甜的不对,甜甜不要爸爸了,甜甜只要妈咪你,只要妈咪就好,甜甜以后都不要爸爸了。

  甜甜像是平日季南初给她呼呼一样给季南初呼呼,声音哽咽着,像是刀子一般,割的季南初心头疼。

  甜甜,妈咪的宝贝,妈咪不该这么重说你的。季南初将女儿抱在怀里,用力的紧抱着,也不断的道歉。

  诶诶你们好了喂,在我这个单身狗面前秀恩爱,太过分了。看到两人拥抱在一起的样子,夏微微终于松了一口气。

  微微干妈,单身狗是什么意思?季甜甜从季南初的怀里冒出小脑袋,眨巴着水润润的大眼睛,很好奇的问。

  单身狗就是一只狗!季南初也难得有了心情,跟着笑话了夏微微一句。

  我呸,单身狗就是求抱抱,求我家可爱的甜甜宝贝抱抱……夏微微也瘪着嘴,一脸受伤的冲着季甜甜张开双手。

  甜甜,妈咪受伤了,让甜甜阿姨抱着你。季南初也不拒绝,将女儿给夏微微。

  回到家里,季南初受伤,给季甜甜洗漱的任务就落在了夏微微的身上。

  看着甜甜红肿的双眸,夏微微心疼极了,她的宝贝,她都舍不得她掉一滴眼泪,结果倒好,因为一个傅时漠这么难过。

  甜甜宝贝,以后微微干妈当你的爸爸,你别像你妈妈一样,为一个男人难过了。

  微微干妈你是女人,不能当我的爸爸。然而,季甜甜却是弯下了嘴角,略显失落的说道。

  咱们都是女人,别瞧不起女人啊。夏微微受伤了,你又没见过你爸爸,你怎么这么想他呢!

  我不想。甜甜刚想说话,又看了看门口,摇摇头否认。

  门关上了,谁都听不到,甜甜不怕,我们悄悄说。夏微微看懂了,关上门跟季甜甜说悄悄话。

  我不是想见爸爸,我只是想问问爸爸为什么不来看看妈咪,我好几次看到妈咪晚上睡觉的时候,一直喊着爸爸的名字,还一边喊一边哭,醒来之后就整夜的睡不着了,我想见爸爸,想跟爸爸说,能不能关心一下妈咪,陪一陪妈咪。
 看着这样贴心的甜甜,夏微微眼眶热烘烘的,心里面骂了傅时漠几千几百遍。

  放着气质高雅的娇妻,聪明可爱的萌娃不要,偏偏看上一些虚伪造作的绿茶婊。

  季南初论样貌论能力论品格,哪一样都比蓝心儿好几百倍,傅时漠这丫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对劲,就只知道看上那些只会装逼的莺莺燕燕。

  甜甜小可爱,万一你爸爸就是大渣渣呢?你嫌弃微微干妈,那微微干妈帮你挑个别的好不好?每年陪你过生日的顾叔叔怎么样?

  夏微微懊恼啊,季南初母女一个一个的为傅时漠那个大渣渣伤心,这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微微干妈,顾叔叔是姑姑的男朋友,是姑丈,当不了我爸爸的。甜甜垂下眼眸,显然就只是惦记着傅时漠一个人。

  哎呀你这孩子,怎么跟你妈那样一根筋呢,男朋友又不是老公……夏微微抓抓头发,拼一把了:让微微干妈想想办法,带你去见你爸爸。

  微微干妈,我爸爸是很厉害的人,在很高的楼上工作,你能带我去吗?季甜甜大大眼眸扬了扬,又垂下来了。

  ……夏微微知道,自己倒是去不了,但是也不想季甜甜失望:不就是99大厦吗?隔壁就是你干妈男朋友的公司,请他带你去看望邻居没有问题的!你要相信你干妈。

  甜甜小可爱,你干妈我可是为了你,拼了!

  干妈,你不是单身狗吗?季甜甜黑珍珠般发亮的眼睛看向夏微微,一开口,就拆了夏微微的台……

  夏微微一脸受伤样,揉着季甜甜的脸:甜甜小可爱,人与人之间需要一点信任。

  好吧,那我相信微微干妈。季甜甜扑闪着眼眸,小嘴却在夏微微转身之后抿起了。

  原来爸爸在99大厦。

  爸爸没空看她,那她就自己去找爸爸。

  至于夏微微没有察觉到季甜甜的心思,应该说,她根本没想过一个三岁小娃娃会自己找爸爸。

  所以只是纠结着她自己要完成季甜甜的冤枉。

  照顾季南初和季甜甜休息之后,夏微微离开,犹豫了再三,还是开车直奔厉家别墅。

  等到夏微微到了厉家别墅庄园的门口时,已经过了晚上九点了。

  夏微微手里拿着排了半小时队的何妈生滚粥,按下了厉家别墅的密码。

  滴一声,电子门显示绿色解锁,夏微微松了一口气。

  里面亮着小灯,夏微微心里面有些虚,但还是走了进去。

  拓大的客厅沙发上,厉北城面容清隽的半靠在沙发上,双腿交叠,修长的指尖夹着半根烟,看起来慵懒迷人,说不出的性感。

  夏微微的出现,让男人微微的歪了歪头,迷蒙的眼眸,一瞬间眯起来。

  厉总,我有了……夏微微被盯得脑袋空白,开场白什么都忘记了,直接把最想说的说了出来。

  ……

  因为脚伤,季南初请了一天假,趁这个空档陪着自己的女儿。

  来照顾季南初的夏微微,一来就像没魂了一样,不是摔了东西,就是做饭差点把季南初的房子烧了。

  好了,你消停一下吧,不然我怕等会得打119。季南初头大的拐着脚关了煤气炉,一脸的奇怪的看着夏微微。

  你一整天看着手机干什么?甜甜说你有了男朋友,还是真的了?

  不然夏微微魂不守舍的样子是为了什么。

  说起来,她认识夏微微已经很多年了,知道她家里有些不为人知的事情,但是夏微微不说,她也没有多问,

  只是一点还是挺奇怪的,夏微微人长得清甜可爱,稍微打扮一下也是大美人一个,而且还是个人民教师,可萌可盐的,但是这么多年,她就没见过她身边有男朋友。

  连暧昧的人都没有。

  要不是知道她不是同性恋,她都以为夏微微喜欢女人的。

  什么,哪门子的男朋友,别胡说,没有的事!男朋友三个字,夏微微像是被开水烫了一样,立马跳了起来否认。

  微微干妈骗人的,明明单身狗,昨天还骗甜甜。吃了一口冰激凌的季甜甜,又补刀了。

  甜甜,你不是小可爱了,你是小坏蛋,专门补刀的小坏蛋!夏微微生气的嚷嚷,插着腰追着季甜甜。

  没有不要紧,但是你也年纪不小了,傅氏也有不少的出色青年,你有没有兴趣?

  季南初看着打闹的夏微微,难得有心情的想当夏微微的红娘。

  夏微微顿时有种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的感觉,只是在等厉北城的回复而已,哪里是在为男人发愁啊。

  不过夏微微想到厉北城昨天恨不得吃了她的样子,就觉得事情悬的很。

  她不就是借着怀孕这个理由,想厉北城帮她搞到傅时漠的基因,到时候她证明了甜甜是傅时漠的女儿,知道季南初没有骗他而已。

  怎么就那么难呢!

  没兴趣没兴趣,我对男人一点兴趣都么有,尤其是傅氏的男人,我想到傅氏,就想到你那个种马老公!

  夏微微暴躁的摇摇头甩掉厉北城,还不忘拒绝季南初的建议。

  这个话,又让空气突然安静。

  嘿嘿,我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说。夏微微打呵呵的摆着手,反正我是单身女贵族,对结婚没兴趣。

  夏微微一边说,一边起身,我突然想起有点事,先走了,你们有事给我电话。

  你有什么事情?不是说今天全天在这里吗……季南初看着前言不对后语的夏微微,直觉有点古怪。

  我是突然想起来的……夏微微的声音,随着关门声消失。

  深夜,哄睡了女儿,季南初在收拾甜甜的第二天上学的工具,在书包里摸到一个厚厚的小本子,季南初翻开,露出的是甜甜的家庭作业。

  我的一家。

  上面有她和甜甜的合照,而旁边则贴着一张傅时漠的照片,但是这张照片,显然是不知道在哪里找来,只被甜甜剪出了轮廓贴在了本子上。
 看起来十分的用心,傅时漠的轮廓一点都没剪坏,可见她小小的手废了多大的功夫才做到的。

  想到幼儿园所有人都能完成作业,但她的甜甜只能够这样小心翼翼的拼出一份合照,季南初一瞬间顿觉心像是被人淋了一把热油一样,痛得火辣辣的。

  比当年躺在雪地里无人问津的时候,还要绝望。

  三年前,她知道傅时漠不爱她,但是她还是生下了甜甜,因为她知道孩子是她的,她可以独立抚养。

  但是现在,却有一种后悔蔓延。

  孩子不是猫猫狗狗,需要的不光是物质的保证,还要一个圆满家庭的保护。

  这些她都无法做到。

  季南初捂着胸口,瘫坐在地,趴在小书桌上无声的痛哭。

  第二天,季南初就一拐一拐的上班了。

  在99大楼顶楼的总裁办公室,秦朗正在汇报傅时漠一天的行程。

  傅时漠有一下没一下的在数码屏办公桌上划着,检查公司各部门上传上来,要他审批的文件。

  傅总,隔壁厉氏企业厉总的特助发来了消息,想和你见一面。

  说道这个,秦朗放下平板电脑,看向了傅时漠:傅总,是要见一见吗?

  厉北城?傅时漠手中的动作一顿,抬起头看向的秦朗,有说为了什么来吗?

  傅时漠对厉北城也不是不知道,关系属于不熟悉,但也不陌生。

  厉北城大他三岁左右,平日的话见面仅限在金融商会这些场合。

  私底下提出见面,还真是第一次。

  说是私人事情,有事和傅总你单独商谈。秦朗也是不知道为什么所以才来请示。

  私人事情?傅时漠抿了抿唇,想了想才交代秦朗:定个时间。

  得到傅时漠的回应,秦朗立马就定下来这件事,然后又发给傅时漠另一份文件。

  傅总,这是傅氏新一轮半年优秀员工的名单,你过目一下。

  傅时漠的数码屏滴一声之后,白皙修长的指尖点开文件,在上面来回滑动,深黑如海的双眸细细查看。

  办公室宽大寂静,只有傅时漠之间敲动屏幕的哒哒的声音。

  在看到了季南初的名字出现半年度最优秀员工第一名的时候,眸光瞬间就暗沉了下来,像是被乌云笼罩的天空,给人一种压抑的感觉。

  季南初,半年度特优员工?奖金五十万?傅时漠声音很冷,季南初真的是步步为营,任何好处都不放过啊。

  特优员工,她的脸皮真厚。

  啊?秦朗显然没有明白傅时漠这话什么意思,难不成,有什么不对吗?

  傅时漠抬起脸,精致的下颚绷的紧紧的,一双眼眸透着令人胆寒的冷光。

  什么时候,她有资格成为特优员工了?谁给她中饱私囊的权利!傅氏唯一一个特优员工,居然落在季南初的身上?

  她凭什么!

  傅时漠心里面厌恶极了,难怪季南初想要挤进来傅氏,看来是想要仗着他傅时漠太太的身份,让她可以光明正大为自己谋取利益。

  秦朗终于是明白傅时漠的意思了,连忙的解释:这个事情是季总还不知道呢,而且这些都是公司高层投票选出来的,不是一个人定的了的。

  然而,秦朗的解释,并没有能够平息傅时漠的不满怒火,反倒像火上浇油一样,傅时漠周身散发盛怒的气息。

  语气更加的犀利刻薄:高层决定?那更可笑,季南初充其量就是傅氏的中层,却将傅氏的高层员工全部压下,她配这个奖,值得这个价?这么说来,我是不是还要给她升职?

  傅时漠棱角分明的脸更加难看了,他目光凛利如同一匹被抢掠地盘的雄狮,看得秦朗心里面颤了颤。

  到底是哪些高层同意的,给我找出来,我倒要问问他们收了季南初什么好处!

  ……秦朗不知道说什么。

  半年度特优员工奖励,是为了员工努力进取,作为傅氏企业,给员工五十万的奖金,其实很少,去年年终的时候,傅总还提议今年年终追加到一百万的。

  怎么现在落在季南初的身上,反倒是不值了?

  傅总,季总经理虽然只是中层总经理,但是她顺利办好了新电影和度假村的项目,为傅氏翻了一番年度业绩,光是看业绩而言,她已经远超很多人了……

  秦朗硬着头皮的替季南初解释。

  傅时漠仰头揉了揉拧紧的眉头,虽然秦朗解释了,但是他仍旧觉得季南初一点都不配。

  按你这样说,现在傅氏的业绩,是靠她季南初一个撑着了?傅氏这些高层员工谁都不如她不成?不过就是卖弄心机,故意将事情危及化,趁机夸大喜工,她有什么能力,有的就是不择手段算计别人。

  傅时漠冷冷的说完,直接在数码屏上修改,将季南初的名字删去,重新排了人上来。

  不过轻轻的几个动作,季南初的特优员工奖励被取消,被第二名取而代之。

  接着,傅时漠才将经过他的特定盖章的文件发出去,在整个傅氏的企业联系群上发布。

  秦朗当即收到消息,看着没有了季南初名字的文件,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比起季南初,第二名的员工是在差太远了,业绩跟季南初相差十倍不止,现在却占了一个特优的名额。

  这个员工,还是个中层普通的呢,这跟傅总说的高层根本就是相矛盾的。

  这种理由,秦朗很难说服自己,傅时漠不是故意刁难季南初。

  当然,不管傅时漠做的对不对,这些话秦朗都不敢说出来的。

  所以因为傅时漠临时的改变主意,接下来的话,应不应该说,秦朗都不知道。

  有话就说。傅时漠带着薄怒的眼角扫向秦朗,似一把利刃划出。

  是这样的,为了庆祝新度假村顺利启动,还有半年度奖项,今晚顾总特地开了庆功宴,所以循例问一下你参加不参加。

  不过秦朗觉得,等一会顾景琛看到新的奖项消息,这个专门替季南初定下来的庆功宴,不知道还会不会顺利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