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警花被迫献身 按着她的腰疯狂的撞击闷哼

季南初没有就知道这应该来电的人是谁,今日的事情她虽然是极力压住了热搜,但是作为傅氏今年重大的投资项目之一,季南初知道,傅爸爸是不会错过这里的一切进程的。

  所以,他必然会看这里的事情。

  电话刚刚接通,季南初就听到了傅爸的声音:南初,今天新片开机的事情我已经看到了,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个不是前两天时漠的绯闻女星,我听说是你不同意撤掉她的。

  爸,蓝心儿她比较符合新电影的形象,至于今天的事情,这都是正常的砸场事件,有人故意闹事而已,马上我就会安排澄清,爸你放心好了。

  季南初声音轻柔,却有一种自信笃定,让人能够不由自主的相信她。

  只不过此事影响颇大,不是季南初三言两语就能说服的,所以她又开口:现在的情况,一切应急的只是暂缓之计,只有澄清这件事,对我们新的投资计划的影响才会降到最低,所以爸,你相信我,今天一定会解决这件事。

  季南初把事情的好歹都分析了,傅爸爸权衡了利弊,又想了想季南初的公关手腕,最终是相信她了。

  不过在挂电话之前,还是补了一句:南初,工作上你已经很好了,但是在内,时漠的事情你也要处理好。

  说完,傅爸爸就挂断了电话。

  季南初看着结束通话的手机,微微松了一口气,才看向傅时漠:时漠,爸刚刚打电话来,听得出来他很担心这一件事,如果这一件丑闻不能处理,不光投资的度假村要失败,连傅氏的名声也会一落千丈。

  我的看法是,必须马上澄清。

  季南初的语气笃定坚决,显然已经决定好了。

  傅时漠揉揉眉心的褶皱,季南初眼底的明净,让他有一瞬间的迷惑,觉得蓝心儿的事情,似乎真的不是她的计划。

  但是这个疑惑,一瞬间就被他推翻了。

  季南初的心机手腕,连他都要自叹不如,三言两语就说服了自己的父亲相信她,这件事无非就是季南初利用别人,借着这一件事,再次提高她的业务能力。

  踩人上位。

  这不都是为了傅氏劳心劳力的季总应该做的吗?这个时候,难不成还想我告诉你应该怎么做?赶紧使出你那些讨好人的公关手段,也让我长长见识。

  傅时漠话说的刻薄不留情,季南初这三年下来虽然也已经习惯,但是在听到的时候,仍旧觉得有些心里发酸。

  不过很快她就调整过来了,依然说话正式冷静:时漠,这件事于公你可以不看,但于私,如果无法澄清,你的心心就从此被扣上不见得光的帽子。

  你的心心四个字,傅时漠面上立马露出烦躁不耐之色,黑眸带着强硬:马上解决这件事,我要今天的开机仪式顺利落幕。

  解决这件事,还要顺利落幕?

  季南初眸光微动,眼前浮现甜甜委屈的模样,不由地咬了咬唇:时漠,这虽然是我的分内事,但是蓝心儿却不是我的保护范围,如果这一次,我帮你保住蓝心儿的名声,你可以答应我一个小小的要求?

  呵!傅时漠的一声极为冰凉的冷笑:季南初,你终于按捺不住暴露出你的野心目的了?可惜事情还没有解决,等你真的解决了这一件事,你才有资格跟我提条件!

  傅时漠对季南初一点都不客气,向来也是不假辞色,现在不是一口拒绝她,季南初已经觉得很好了。

  那就这么说定了。现在已经十点,离开机仪式结束还有一个半小时,时间很仓促,但是季南初职业化的脸上还是露出一丝满足的笑容。

  傅时漠见了,一瞬间竟然有些愣了。

  下一瞬,傅时漠就甚觉荒谬的转眸,率先迈起修长的双腿,走到旁边的休息室。

  一开门,映入眼帘的就是蓝心儿掩面哭泣的样子。

  看到傅时漠进来,蓝心儿立马转过头,扯过至今擦了擦脸上的泪水,走到傅时漠的跟前。

  但这仍旧委屈的止不住眼底的水意,可怜兮兮的低下头,哽咽着声音一抽一泣的:时漠,我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你是知道的,我肯定是被人黑的。

  蓝心儿一边说着,一双红肿的眼睛看着傅时漠身后的季南初,一下子泪水涌的更凶猛了,呜呜呜的哭了起来,看着季南初想说话又不敢说的样子,更像是季南初很可怕一样,扑倒在傅时漠的怀里。

  傅时漠的眉头一下子掐了起来,抽噎的泪水声让他的心情更加的烦躁,将蓝心儿推开,直接将沾了泪水的西装外套脱了下来,转头看向身后的季南初。

  季总经理,该你了。

  季南初径自走到蓝心儿的跟前,上下打量了着她。

  你要做什么!蓝心儿本来因为的傅时漠的冷漠心里发怵,现在还将她交给季南初,蓝心儿就觉得不对劲:时漠我好害怕,你不要将我丢给她。

  蓝心儿哭的越来越厉害,一个劲的往后面退,就是不想靠近季南初。

  时漠,你是不是不相信我,你是相信她了吗?今天这件事我真的是被人陷害的,你一定要相信我。

  傅时漠只是直接坐落在沙发上,并没有发言,只是平静的看着这一切。

  蓝心儿退无可退,最后在碰到墙的时候,却突然往前朝着傅时漠跑了过去,走近蓝心儿的季南初,始料不及蓝心儿突然的举动,一下子脚一歪,生生的跌落在地。

  吸……

  季南初猛抽一口冷气,似乎能听到自己脚踝咔嚓扭转的声音,钻心的痛从脚上传上来,但是她却紧咬着牙,并没有叫出声来。

  傅时漠忽然坐直了身子,但是看到季南初撑着地站了起来,才又松了松眼眸,一手挡开走过来的蓝心儿。

  这都还什么也没做呢,她在鬼叫什么东西。

  平日还温柔甜美的,怎么一遇到事情,就跟有被害妄想症一样

  傅时漠阴沉着脸,接着就看到季南初快步上来,一把抓住蓝心儿的头发,动作近乎粗暴的将她扯到自己的跟前,动作利落的拉开礼服上的链子,礼服哗一声落在地上,那白花花的身体就这么赫然出现在所有人的跟前。

  在这里,除了傅时漠,可是还有几个工作人员,都是男的。

  所以蓝心儿当场就懵了,再也保持不住冷静的尖叫起来:啊!季南初你疯了吗?你还嫌害我不够?我要告你,我要告你——

  傅时漠也完全没料到季南初的举动,在蓝心儿尖叫的瞬间,他就垂下眼眸,遮住了眼前的一番春光。

  此时此刻,不管事情的真假是怎么样的,局面已经走到了这里,想要翻盘可没有那么容易的。

  不是季南初耍横就能解决。

  失控的蓝心儿,几乎是在休息室这里鬼哭狼嚎了,傅时漠忍着要离开这里的冲动,看着季南初一脸清冷的将的蓝心儿摁在沙发上。

  蓝心儿,你还想继续混这个圈子,就别在这里叽叽歪歪。季南初低喝,蓝心儿可不想妥协,但是头发被人抓住,她想要反抗都反抗不了。

  给傅时漠投以求救的目光,但是傅时漠一直垂着黑眸,仿佛睡过去一样,根本没有理她。

  至于其他人,大boss都不发话,摆明就是听季南初的,谁又能管她呢。

  连蓝心儿的经纪人王姐也冲着她摇摇头,示意她不要说话了。

  蓝心儿不得不蔫了,只能无声的哭泣,什么话都不敢说出来。

  季南初也懒得理蓝心儿,这时候,朱莉也满头大汗的进来,手上拿着一套东西。

  动作利索的拿出其中一样,在蓝心儿的腰侧抹了了一些,这东西根本不知道是什么,蓝心儿的哭声又大了些。

  你最好不要动,要是有什么差错,死的是你。季南初说完,她就朝着朱莉看了一眼。

  朱莉跟在季南初身边三年了,已经默契的知道她想干什么,走了上去,将蓝心儿的身体摁的死死的。

  蓝心儿这下真的只剩下哭了,有种自己沦为鱼肉的感觉,也不敢再动。

  季南初的手法其实很好的,蓝心儿几乎是没有一点感觉,所以也并不知道季南初做了什么。

  二十分钟后。

  季南初起身,又跟朱莉开口:继续下一步计划,刚刚要你们查的资料,查到了吗?

  秦特助已经查到了,他正在整理资料。朱莉立刻回答。

  季南初点点头,让朱莉去准备。

  两人古怪的对话结束,傅时漠才抬起头,就看到穿上衣服的蓝心儿,背上多了一颗黑痣。

  看起来就跟天生就有一样,谁都看不出是出自季南初刚刚纹的。

  果然是厉害。

  傅时漠心里泛起缕缕冰冷,抿紧的双唇渗着寒气的扯了扯。

  如果不是事先计划好,怎么可能在短短的一瞬间,季南初就想好了这一切的应对方案,连工具都能准备好了。

  还有这手法,如果没有练过,傅时漠还真是不相信的。

  季南初真的是季南初,装的若无其事一样,还跟他的父亲承诺一定会解决这一件事。

  难怪这么自信!

  傅时漠阴寒着一张脸,目光却时不时的落在季南初的身上,他早就知道季南初的本事不是吗?

  不然当初怎么会顺利的带着一个野种上位,这么多年凭借一己之力立足傅氏!

  放眼整个J城,还真是没有哪个女人,有季南初的本事了。

  难怪当初连他都被她算计了,这种滴水不漏的计划,不是谁都能够想得出来的。

  单纯的昕昕,又怎么可能是季南初的对手。

  事情得到顺利的解决了,傅时漠本应该是满意的,但是此时心里面却像是烧起了一把烈火一样,怒火几乎要冲破胸腔而出。

  越看季南初越控制不住。

  时漠,我要毁容了呜呜……本来就不知道季南初到底干什么了的蓝心儿,看到自己腰间的一颗黑痣,又可怜兮兮的哭了起来。

  女人都注重自己的外形,尤其是蓝心儿还是女艺人,腰上的黑痣说明显不算明显,但要说难看也很难看。

  好了,哭留着之后再哭吧,现在该出去了。季南初看着要扑到傅时漠怀里的蓝心儿,拽了她一把往外面走去。

  蓝心儿当下就要气死了,可是又甩不开的季南初的手,只能被她拖拽着走,和傅时漠渐渐分开。

  一上台,这闹事的原配就等着了,看到蓝心儿,又想冲过来,却被季南初挡住了:胡女士,众目睽睽打人,是要负刑事责任的,你确定你要动手吗?

  胡丽的手收回来了,一转脸就对着媒体大哭:欺负人啊,傅氏集团仗着自己财大势大欺负人的啊!

  傅太太,这些照片我们研究过了,并不是合成的,你们傅氏为什么要包庇一个小三呢?

  是不是真的像胡女士说的,你们傅氏是打算包庇这些艺德污点的艺人?

  记者指着屏幕又再放出来的照片和视频,一个问题连着一个。

  各位,傅氏集团不会为了任何一个人,打自己的脸。季南初神色淡然,冲着记者微微一笑:但是若是有人抹黑我们员工的,我们也一样是零容忍。

  季南初说话间,目光看了一眼一边站着的胡丽。

  啧啧,这不就是摆明包庇吗?

  傅太太,你老公都被这个女人抢了,你为什么还要帮她,这是有什么原因不成?

  可不是,蓝心儿就是小三专业户,专门爬床啊。

  说起这个,傅太太不也一样,是不是因为你拢不住丈夫的心,所以特意安排一个女人保住自己的地位,所以你现在才要保住蓝心儿的地位?

  各位真会开玩笑。三年前的旧事再一次被人当面提起,季南初并没有以往的慌乱,轻松的一笑置之。

  照片上的人,是挺像蓝心儿的,但是像不代表就一定是,所以各位媒体朋友,请注意你们发表的任何言论,因为一旦被证实是造谣并损害他人的名誉,不论是蓝小姐,还是我们傅氏,都会追究到底。
季南初这一番温和却有力的话,让乱糟糟的记者安静了几许。

  季总,你这么说,也得有证据的,你也看得出来很像蓝心儿了,你又有什么证据证明,照片上的人不是蓝心儿?

  记者也不是吃素的,很快就逮住了关键点。

  但是这正是季南初要说的:这自然要讲究真凭实据的,我也不多说,你们大家对比一下就是了。

  季南初扬了扬手,蓝心儿身边的经纪人王姐,和朱莉就一同帮蓝心儿拉下礼服的拉链,掀开一半衣服,雪白的腰侧,露出一小点黑色的痣。

  小小的指甲盖大小,却足以让大家看的清清楚楚了。

  当场,大家就愣住了的,随后又惊呼了一声。

  蓝心儿身上是有黑痣的!

  虽然只是小小的一颗黑痣,但是确实和照片上的人不太一样的。

  这会不会是假的啊。

  假的,这根本就是假的!最后,说话掷地有声的是原配胡丽。

  她气得发抖的看着蓝心儿腰上的黑痣,一双眼要喷出火来。

  大家提出质疑是应该的,但是真金不怕火炼,抱有怀疑的可以提出让心儿检验的要求,但是相应的,也得要付出相应的代价,这样合乎公平公正的原则。

  季南初的话,记者们当然是有一番犹豫的,就在这时候,她向秦朗伸了伸手,秦朗立马递上一份文件。

  这是新正老总何总的出入境记录,证实近一个月内,他都不在国内,我很好奇,为什么这么长的时间,胡女士都没有举动,偏偏选在今天。

  这是胡女士最近三个月联系律师和何总洽谈离婚,要求何总净身出户的记录。

  这是胡女士和时下网剧小生的开房记录,还有昨天,胡女士的账号无故多了一千万的入账。

  我想这些问题,媒体朋友你们会更好奇的。

  季南初说话的同时,秦朗已经换下了投屏上的照片,放上了季南初说的这些资料。

  业内的人个个不简单,这是胡丽被人收买,为了钱陷害自己的老公,同时搞砸傅氏开机仪式。

  一旁的傅时漠眼眸一扬,看了一眼秦朗,一旁的秦朗瞬间垂下头来。

  boss是在发脾气?

  可是事情不是都处理好了?

  傅时漠并没有什么异动,只是嘴角的嘲笑更加的浓了,连他身边的人也指使了,季南初真是算无遗漏,什么都在她的掌控之中。

  原本喧闹的会场寂静无声,胡丽面色大变,张了张嘴,无数麦克风就朝着她递过来了:不,我不知道,这都是傅氏陷害的!

  是不是陷害的,大家都很清楚,都取到了正规的证据,没有人会认为季南初此时会撒谎。

  季南初微笑的让人清场:今日的事情很明显,是有人故意趁机损害傅氏的名声,也同时损害了一个无辜女孩的名誉,各位都是业界良心,还请各位不要再被蒙骗,跟着做出有违操守和良心的事情。

  不然相关的人,会同属恶意攻击,我们傅氏会追究法律责任。

  虽然媒体都不断攻击,但是在无证无据的情况下,是没有人真的敢跟傅氏作对的。

  处理这件事之后,开机仪式自然是继续进行,虽然生出风波,但是仍旧算是顺利结束。

  季南初让人警告了蓝心儿,就匆匆的去门口追傅时漠,连已经红肿的脚也顾不上。

  时漠!在傅时漠刚刚要准备上车的时候,季南初一把挡着。

  看到季南初,傅时漠冷硬的侧脸蒙上一层暗黑的影子,垂下的眼眸仍旧渗出一阵阵瘆人的寒气。

  此时的傅时漠,双唇紧抿,身上四散着怒意,傅时漠很清楚,季南初会追出来,无非就是又想到了什么要求。

  刚刚在没办蓝心儿这件丑闻的时候,不就已经要跟他谈条件吗?

  现在这么迫不及待的来邀功了?

  傅时漠勾了勾唇,还能在这么短时间,从新正集团那边着手找到突破点,季南初踩着别人弱点上位的手段,真是一点都没变。

  在一旁站着的秦朗看到两人碰上,也暗暗叫糟。

  大boss不知道因为什么,正生气中呢。

  滚开!傅时漠一开口,就带着不留情面的怒火。

  季南初若是平时,倒是会知道傅时漠现在正在生气,但是此时她满脑子都是自己女儿,所以并没有发现。

  时漠,刚刚你说过的,是会答应我一个要求,我想你能不能……

  季南初,我答应你什么了?季南初话没说完,傅时漠就立即打断。

  时漠,我不是要你做什么,只是甜甜还小,她在幼儿园经常会因为你的绯闻受到影响,我只是想你、你下次能不能不要让人拍到,低调一点。

  本来清冷强硬的季南初,此时的语调带着几分温软的恳求,她知道傅时漠不会见甜甜。

  但是她只是想要傅时漠不要再增加那么多负面消息,影响到甜甜而已。

  那是她一个野种活该受的!傅时漠轻蔑一声:她受到影响?那我的影响,谁来负责?你计划一切之后,踩着别人来达到你的目的,季南初,你以为我还会让你得逞吗?

  傅时漠说完,就一把推开扶着车门的季南初,本来就是半靠着车门的季南初,又一次没有防备,惊呼一声摔在地上。

  季总……秦朗一惊,刚弯身想要扶起季南初,在车上的傅时漠就按下车窗,冲着秦朗冷冷道:秦朗,不要忘了你是谁的人。

  说着,扫了一眼倒在地上,似乎站起来的季南初,傅时漠眼底一点拨动都没有。

  在休息室里面这个女人瞬间就爬起来了,现在倒是躺着不动了?

  是觉得人多看着,就好威胁他不成?

  可惜,他傅时漠从来不受人威胁,尤其是季南初的威胁。

  秦朗当即一凛,想到傅时漠大概是恨上了他帮季南初调查证据的事情,只能冲着季南初抱歉的弯了弯身,飞快的回到驾驶位,开车,就这么丢下季南初离开
 季南初半撑着身体,二次受伤的脚踝,痛得她一条腿都麻了,别说是站起来了,就是动一动,她都眼泪直冒。

  不知道是因为太痛的原因,她耳边晃过傅时漠留下的话:季南初,你以为我还会让你得逞吗?

  这一句话,这个境遇,多么的熟悉啊!

  三年前,为了苏昕,她被傅时漠当成一个不择手段的人,差点撞死在雪地里,一尸两命。

  三年后,为了蓝心儿,她被傅时漠甩下,爬都爬不起来。

  只是因为她提出了让傅时漠不要把绯闻闹到台面上。

  撑了三年的季南初,有种瞬间力气被抽干了的感觉,她可以对别人的嘲讽嘲笑不屑一顾,可是甜甜才三岁,正是最无辜懵懂,对她爸爸渴望期待的时候,她要是知道傅时漠恨不得她不存在要怎么办?

  她的女儿要怎么办!

  季南初的眼泪不受控制的涌出,所有的成就感在这时候全然被摧毁,她连自己唯一的女儿,也要跟着自己一起,被傅时漠踩在脚底践踏。

  骂一句,活该!

  季南初!

  季总!

  朱莉接到了秦朗的微信,带着寻找季南初的易又瑾来到酒店门口。

  看到季南初爬不起来的样子,易又瑾一步迈过去,将季南初扶起来:你怎么样,怎么摔倒的?摔到哪里了?

  季南初忙的抹了一把眼泪,恢复了平日里清冷的样子,挤出一抹浅笑道:没事,就是摔了一跤,扭到脚,有点疼而已。

  傅时漠真的是个人渣,他看到你摔在这里也不管,就在这么走了?他还是不是个男人了,我一定要发一条微博的,让人看看他这个傅氏集团的总裁是什么德性!

  易又瑾气得都要炸了。

  一旁的朱莉有点尴尬,这骂的可是她的老板啊。

   季南初淡淡的摇摇头:跟他没关系,这是我刚刚在休息室就扭到了,刚刚不小心又摔了一跤而已,你不要乱猜测了。

  她哪里能让易又瑾去骂傅时漠呢,虽然易又瑾现在红遍国内外,但是要是傅时漠生气了,要对付易又瑾,这也是防不胜防的。

  你还给他说好话,你这人是不是有被虐待倾向啊,你替他说话,帮他的公司,他的小三解决了所有问题,他有谢谢你一句吗?我看你就是傻子,这事情摆明就应该让他们傅氏自己解决,最好被人骂到破产,到时候他就知道什么是好歹。

  季南初不说话还好,一说易又瑾又憋不住气了,开始不停的骂傅时漠。

  你注意点公众人物的形象行不行!季南初真的是败给易又瑾了:你别闹了,扶我去冰敷吧。

  想要我不说你,你就不要老是给自己罪受,这天底下又不是只有傅氏一个公司,你的能力去哪里不行,为什么非得这么吃力不讨好的。

  易又瑾十分暴躁:你这个样子,还冰敷什么东西,我带你去医院。

  易又瑾让经纪人开车来,把季南初抱上车里面,直接朝着医院出发,一路上,易又瑾的经纪人一直发消息,易又瑾的手机响了好几次,最后直接被易又瑾给关掉了声音。

  季南初不动声息的看着这一切,在下车的时候,季南初却止住要下车的易又瑾:医院到了,你先忙你的事情,我已经发消息让微微来接我了,你不用担心。

  一番话,几乎阻断了易又瑾所有可以反驳,本来易又瑾今天是还有个新电影试镜的,还是大IP,所以经纪人才会这么着急。

  易又瑾知道季南初是打算好的,而他的确还有事,就让人给季南初叫来了轮椅服务,然后被经纪人拖着离开。

  双脚肿成猪蹄一样,季南初做好所有的检查,走到医院大堂的时候,一个带着口罩的女人正朝着她走过来。

  熟悉的身影,季南初眉头微微的皱了皱,该不会是这么冤家路窄,到哪里都能看到蓝心儿吧?

  她的猜测才完,就听到蓝心儿不同往日在傅时漠身边时的柔弱无助,得意洋洋的冲着她开口:傅太太,你怎么也在医院?难不成你也产检吗?

  只是不知道,你这一次的野种,又是谁的了!

  野种一句,触碰到季南初心里面的一根弦,眼眸咻地眯起,目光清冷的扫向态度极为傲慢嚣张的蓝心儿。

  蓝心儿并没有在意季南初的眼神,扭着腰肢,朝着她走近了一步,弯身凑到季南初的耳边,带着炫耀挑衅的语气:季南初,我怀了你老公的孩子了,你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原来如此。

  这三年来,告诉她傅时漠喜当爹的人,蓝心儿不是第一个了,有时候季南初都觉得莫名其妙。

  好像她才是孩子的爹一样,这么大的事情,不是应该找傅时漠吗?

  关她什么事了。

  季南初没有出声,滚动轮椅,打算出去等夏微微。

  可是轮椅却被蓝心儿踩住了刹车,她眼眸露出阴险的光芒:季南初,你和时漠结婚三年了,你说他喜欢男孩多点还是女孩多点?

  我猜他喜欢男孩,因为你家那个赔钱货,时漠可是连一眼都没看过,真是可怜。

  你说你机关算尽,却生了一个赔钱货,是不是很不甘心啊?

  可惜你也没有机会了,因为每天晚上,时漠都跟我一起,要在我身上播种耕耘,这不,刚好四周。

  蓝心儿说着,故意撩了撩自己鸭舌帽下面的头发,露出鸽子蛋大的钻石耳环。

  这还是全球限量版,只有三对,价值一千两百万,前几天她听公司采购部有人提起,傅时漠买下的。

  难怪傅时漠不会答应自己的要求,对待这些莺莺燕燕这么大方,真是很难不高调。

  看看你身上,多寒酸,时漠这三年来,有给你送过一样礼物吗?蓝心儿得意洋洋的奚落。

  你说完了?季南初神色淡然的掀了掀眼眸,仿佛蓝心儿说的事情与她毫无干系。

  蓝心儿顿时笑容僵住,没想到季南初仍旧装的波澜不惊,不由地美眸一凛,恼羞成怒
季南初,你这人怎么这么犯贱呢?给你面子不要,厚颜无耻的霸着傅太太的位置,你以为我不知道吗?时漠从头到尾就没爱过你,你的那个野种,时漠也不屑一顾,三年来,除了有重要场合,傅家根本没有你的位置。

  你现在离婚,大家好聚好散,我或者还能帮帮你找找第二春,让你不用跟现在一样,夜夜寂寞空虚冷。

  例如,介绍一下新正的何总?季南初抬起头来,轻轻的勾了勾嘴角,丢下一句意味不明的话。

  可蓝心儿,一瞬间眼里涌上惊慌。

  季南初知道,自己的猜测没错的。

  你说什么!蓝心儿双手忍不住握紧,震惊莫名的看着季南初。

  说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今天自导自演的戏码,我不揭穿,是为了傅氏的名声。季南初轻嗤一声,不跟她啰嗦:我老公要是真的这么缺不得你,你就要他给我离婚协议就可以了,不用跟我说。

  本来就被将了一军的蓝心儿,此时被堵的说不出话。

  她也想让傅时漠提出离婚啊,可是当初就是她倒贴上去的,倒是不知道傅时漠也看上了她,对她宠爱有加,但是经常都只是让她坐在那里让他看,却什么都不做,把她都要急死了。

  尤其是今天,傅时漠竟然亲手将她交给季南初,任凭她给季南初折腾。

  这让蓝心儿觉得十分的不妙,傅时漠并非全然不信季南初的!

  所以蓝心儿恨死季南初了,尤其是现在季南初还发现了她的秘密吓唬她,她岂能任由季南初嚣张。

  恼羞成怒,她瞪着季南初:季南初,你装什么高高在上的白莲花,谁不知道,时漠为了苏昕,恨不得你死,你现在拿着一张纸,还远不如我!

  季南初心头一缩,是啊,她还不如蓝心儿的,傅时漠对蓝心儿,不会像对她那样,处处厌恶。

  妈咪!在蓝心儿正转身要走的时候,没有看到一个脚下的身影,然后就感觉到腿上的裙子被黏上了一坨臭烘烘的东西。

  臭豆腐!

  啊——蓝心儿忍不住惊呼一声,开口大骂:哪来的熊孩子,在这里乱跑乱窜,我的衣服是限量版,你赔得起吗?

  大婶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给你擦干净吧!季甜甜倒是没有被蓝心儿吓到,反而很惊慌的弯腰道歉,像是很内疚一样。

  说着,闪灵灵的眼睛还朝着担心不已的季南初眨了眨。

  季南初一愣,心却放下来了。

  接着,蓝心儿的尖叫又响起:大婶,你哪只眼看到我是大婶,你这个爹不要赔钱货,你睁大眼睛看看我怎么就是大婶了。

  蓝心儿知道眼前的孩子就是季南初那个没人要的女儿,更是怒火涌上,将季甜甜伸过来的手挥开。

  啊!季甜甜顺着蓝心儿的手摔倒在地上,登时哭了起来:阿姨对不起,你不要怪打我……

  来来来,清纯励志小花蓝心儿当众虐童,直播现场,大家都快来看看啊!季甜甜刚刚倒下,季南初就看到突然冒出来,拿着手机对着蓝心儿的脸直直的拍着的夏微微。

  今天的夏微微穿着一身休闲连衣裙,看起来休闲年轻,一头利落的断发,更衬托出她的成熟英气,别看她大大咧咧好说话,但是性子却是十分的火爆,谁都不能让她吃亏的。

  这里是医院的大堂,这么一喊,立即就引来了不少人的围观。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啊,这是当红小花,大家快过来拍啊!夏微微挡住蓝心儿的去路,还声大兼不嫌事大一样招呼旁边的人过来。

  蓝心儿最近挺火的,所以很多人认得,也很多人喜欢录下第一时间的八卦。

  所以立马就有人拿起手机开拍了。

  不许拍,你们干什么,我要告你们的!蓝心儿连忙的就将她的口罩戴上,指着周围的人恐吓。

  尤其凶狠的瞪着夏微微。

  哎呀,我好害怕啊,一个刚刚冒头的三流女艺人,当众欺负小孩不说,还要恐吓路见不平的路人?真是厉害啊,是有人罩着了吧?是潜规则上了自己公司的老总,有妇之夫傅时漠吗?

  蓝心儿现在虽然刚有点名气,但是傅氏也推了好一段时间了,也远不是三流艺人,但是却被夏微微往死里踩。

  这还不算,她还趁机扯过蓝心儿手上的单子,举高的拍了起来,一边气得想要撕了蓝心儿,一边道:还怀孕了啊,不是有坚持有原则的女艺人吗?未婚先孕啊,真是厉害了。

  这一番消息可是真的重磅了,蓝心儿根本不敢再跟夏微微硬碰,直接夺回单子,灰溜溜的跑了。

  人走了之后,夏微微立马收了手机,抿紧了唇看着季南初:怎么回事啊,一个三儿,你还让她指着你骂?

  季南初不用夏微微开口,就知道蓝心儿跟她说的话,夏微微都听到了。

  所以才有了刚刚直播上网的那精彩的一幕。

  妈咪,你没事吧?季南初面色喜怒不明,季甜甜不由地扑在她的怀里,扬起黑白分明的双眼,紧张兮兮的看着她。

  我没事。季南初揉揉自己女儿的脑袋,没好气的瞥了一眼夏微微,你们搞什么呢,哪来的臭豆腐?

  刚刚买的,正好派上用场了。夏微微的语气也不太好的,想到易又瑾的话,目光落在季南初的脚上。

  我说你要被傅时漠折腾死了你才能甘心是不是?那么一个渣男中的垃圾,你还要当垃圾回收站到什么时候才肯离婚?

  微微干妈,你为什么要我爸爸妈咪离婚!前段话季甜甜是没听懂,但是离婚她还是知道的。

  呃……夏微微被问的说不上话来,这她怎么告诉季甜甜,她爸爸不是个好东西,是垃圾中的战斗机,人渣中渣滓?

  我就胡说的,你们当没听到。碰到季南初不满的视线,夏微微抿紧嘴巴不说话了。